1. 首页
  2. 娱乐

千锤百炼熔铸光阴,来听听杭州工匠朱炳仁的故事 金星铜

坚持坚守、敬业精业、专心专注、创新创造、至善至美、无私无我——这是新时代工匠的样子。在9月底认定的第四届“杭州工匠”名单中,来自上城区的朱炳仁、毛戈平、江亮,用精湛技艺与创造诠释了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今天,《杭州日报》的“杭州工匠”系列报道聚焦铜雕大师朱炳仁,展示他传承技能、示范带动的“工匠风尚”。一起来看。

杭州日报2020/10/13截图

朱炳仁,“朱府铜艺”第四代传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铜雕技艺传承人,熔铜艺术、庚彩艺术创始人,中国当代铜建筑开创者,金星铜工程创始人,浙江朱炳仁铜雕艺术博物馆馆长,北京故宫博物院文化产品研发顾问,第四届杭州工匠。

中秋国庆双节的喧闹还未散去,河坊街上张灯结彩,人群络绎不绝。一路粉墙黛瓦,到了221号陡然一变,一座铜匾铜身铜门面的古江南民居夹在中间,质朴中透着华贵,低调又气韵不凡。

这里是朱炳仁铜雕艺术博物馆,长期免费对外开放。它还有个更亲切的名字——“江南铜屋”,也是中国目前唯一的铜雕大宅。

江南铜屋内景

移步登堂,3000平方米的空间内别有洞天,除立面墙和地面外,门窗、立柱、穹顶、斗拱、家具等全部采用铜质结构和装饰。铜屋主人是“朱府铜艺”第四代传人朱炳仁;无需编织履历,这份耗费原料铜150余吨的匠心大作就是手艺人最好的名片。

回廊穿连、厅楼叠筑、画栋雕梁、彩箑云窗,每一处无不以铜为精华,将中国传统造型艺术中的绘画、雕塑、书法与建筑交汇融合,造就了满室熠熠生辉,也直观重塑着来访者对铜艺的印象——铜艺,并不一定只做供人手中把玩的小物件。

作为中国当代铜建筑开创者,朱炳仁创造了很多第一,创造出峨眉山金顶、桂林铜塔、常州天宁宝塔、台湾同源桥等当代百余座铜建筑。

“其中杭州有四件,除了重建的72米彩色铜雕雷峰塔,还有灵隐、香积寺和钱王祠的铜殿。全国有100多座铜建筑印证过‘朱府铜艺’的匠心。”他淡淡陈述道,岁月沉淀下的面庞波澜不惊。

彩色铜雕雷峰塔

“梦回苦忆雷峰塔,谁是湖山再造才”。与铜结缘的大半辈子,朱炳仁从“多层次锻刻铜浮雕”“多重蚀刻仿铸铜”到“紫金刻铜雕”“高反差磨花工艺”等,共获得六十多项国家专利,其中一熔一彩是最具突破性的。

一熔指熔铜艺术及其衍生出的“熔现实主义”的新流派,在1083℃的高温下将原本笨拙坚硬的铜,化作灵动柔和的曲线。“一次偶然大火启发了我,这种工艺从模具里解放了铜,所以又叫‘无模可控熔铸工艺’。”朱炳仁解释道。铜的自由流淌遇上匠人的设计雕琢,方可炼出不可复制的艺术神韵。

而一彩并不是重建雷峰塔时首创的彩色铜雕工艺,指的是以熔铜为基础的庚彩艺术,综合运用油画、水墨画、水彩画、漆画、画珐琅等技法,将彩料渗化、叠加、融汇、渲染、抛磨,赋予熔铜彩绘艺术的绚烂。

朱炳仁、朱军岷父子

“历史上中国有过非常辉煌的青铜器时代,多年来铜一直都在,现在我想带着它突破后的姿态,让铜艺再次回归视野,活在人们身边。”大约十年前,朱炳仁与当时的故宫“看门人”单霁翔有过一次合作。

也是那时的深入交谈,定下了当下朱炳仁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三大主要品牌的方向,除了铜建筑、铜艺术外,增添开发民用文创产品的“朱炳仁·铜”。“现在我们发展到800多人,有全国实体店82家和淘宝旗舰店。”

熔铜壁画-春和清妍

疫情没能阻碍人们对这些承载厚重光阴的铜器的喜爱,也没能停下朱炳仁前行的脚步——“接下来北京、厦门、上海要赶三场展,每天忙着准备作品。”创作、参展、传艺、交流,仍是这位76岁匠人的生活重心。

他永远在漫漫求索路上,用一颗纯粹“铜心”,执着找回一度淡去的铜文化。大火淬不灭的那份坚韧,好似这座铜屋般,经得起千锤百炼,当得起传承复兴的重托。

来源丨区总工会 杭州日报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880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