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货拉拉再陷风波,平台、司机与货主之间的“罗生门”化解僵局 拉拉鱼

1、货拉拉长沙事件回顾

长沙女孩坐货拉拉跳车身亡事件再度引发关注。8月4日,涉事司机周某春的家属发文称,认为女孩跳车是意外事故。11日,周某春妻子李女士称,希望案件早日审判,也希望得到对方家属的谅解,目前已递交申请辞去法援律师。跳车身亡女孩父亲认为,女儿不会无故跳车,不会接受道歉和调解。

公检法人员最想要的结果是:坚持【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回顾货拉拉事件,司机在笔录里承认行车中曾“三次偏航”,“第一次偏航的解释是导航错了,第二次偏航的解释是,他家就在附近,对路线熟悉。”司机家属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司机曾告诉家属,行车途中因偏航与莎莎产生争执,“在解释的时候语气不太好,可能导致女孩心里产生恐惧,跳窗可能是想逃离。”

早先的官方通报,在车某跳车前,周某春为节省时间抢新单曾擅自更改了行车路线、还用恶劣口气表露对车某不满,在车某意识到偏航要求停车后也未予理睬。

回到李女士的网络发声,她强调丈夫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案发时并未对受害人实施侵害和身体接触,当时是为急于完成订单无法预料到跳车意外。

2、女性危险防控措施(平台+个人)

在2020年2月24日,货拉拉就长沙用户跳车致死事件,发布了致歉和整改公告。公告中,货拉拉方面表示安全预警缺失,对异常事件未能第一时间觉察。同时货拉拉也表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感到极度自责与愧疚。

货拉拉称将作出多项整改措施,包括:升级安全事件处理流程,对于重大安全事件,由CEO直接牵头成立处理小组专项处理;在跟车订单场景中上线强制全程录音功能,确保遇到意外时能够及时掌握车内情况,并便于警方取证等。

跳车,在所有自救方式中,是最不值得提倡的一种。目前的网络舆论中,男女对立,甚至相当偏激的言论都甚嚣尘上。如果在晚上独自面对陌生人和陌生环境,女性发现异常情况后,可以立刻选择报警。譬如将110报警电话设置为快捷键,方便迅速报警。可以实时关注路况,如果对路段不熟,打开事先查好的路线,观察司机是否偏离路线。如果在偏僻的路段,可以提前联系好朋友家人,实时共享地理位置。

企业与个人都应当承担起自己相应的责任,法律作为最后的审判,只能用作事后的警示惩戒。

3、货拉拉行业状况

同城货运是个极其庞大的市场,货拉拉占据的仅仅是“网约车”行业的头部位置。公开资料显示,同城货运市场规模呈逐年增长趋势,已从2013年7100亿元上升到2019年1273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0.22%。不过目前中国同城货运前十家头部公司市场占有率仅有3.5%,同城货运存在较强的地区隔离属性,市场较为分散。在同城货运市场,经常存在需求错位的问题,即货车空置率高,车和人不匹配的现象。

据红星新闻盘点,货拉拉已于今年1月完成F轮,共计15亿美元融资。据悉,在2021年年初的这一轮融资时,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对公司给出了300亿美元的估值。

从前,货拉拉和满帮集团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前者专注同城送货,后者聚焦跨省干线整车。但由于货运市场竞争压力增强,原有市场难满足企业发展需求,彼此间的边界也就在近两年被逐步打破。

曾经专注C端生意的货拉拉,开始发力B端,从“整车”向“零担”、“同城”向“跨城、跨省”转变。去年6月,货拉拉便推出了“货拉拉物流”;而之前专注B端、深耕干线长途货运生意的满帮集团,也开始进入同城货运赛道,与货拉拉正面竞争。

长途货运的特点之一就是漫长单调甚至无聊,卡友们不仅需要主动关注如何减少空载率,提高收入,也要积极开启在长途货运中的人身安全防御。所托瑞安AEBS自动紧急制动产品作为国内商用车首屈一指的主动安全设备,可以探测前方车辆、行人及非机动车;如果在行驶中出现碰撞危险,不仅报警器会发出警示,而且AEBS系统会在驾驶员未采取措施的紧急情况下启动自动减速或缓速刹车,来保持安全距离,避免碰撞。

4、货拉拉平台机制与司机心声

据深网记者调研得知,货拉拉同城货运平台上主要订单由B端用户完成。货拉拉2100万注册用户中,30%是以建材市场商家、小型工厂、花卉市场商家等为代表的商家用户,这些商家提供了70%的订单量。有司机表示“最多的时候一天也只能接两三单,有的时候可能几天都接不到一单,收入实在是太低了。”

货拉拉目前主要采取会员制。在面向司机的政策上,货拉拉注册需交1000元保证金并要求司机注册会员,保证金满6个月方可退还;会员分三个等级,费用在每月几百元到上千元之间。

在货拉拉平台,对司机最重要的制衡标准是行为分。

按照平台规定,违规分为四个级别,不同违规等级对应扣除不同的分数。 每个司机有100分的起评分,不同分数会有不同的优惠或限制。 如80-100分,提现3天到账; 60-80分,提现延迟15天; 60以下延迟30天;再低就要封号。至于加分,只有客户评价一种途径。

在长沙货拉拉事件中,值得关注的是,司机接到当事人订单后,等待时间接近超时的40分钟并未曾获得载人外的搬家费用,出于节省时间三次偏航但未曾解释理由给当事人,也未曾劝阻当事人探身车窗等行为……在如今这样一个经济与时间都异常量化的当下,双方尊重与互信的缺失,造成了难以互相体谅,与换位思考的悲剧。

据新京报采访,在货拉拉司机看来,平台与用户的矛盾除了门槛低致使司机鱼龙混杂,平台收费机制及配货不合理也是一大诱因:运费定价偏低,超时费平台不管收,客户因为价位错选车型,超载将加价,这些都成了司机与用户矛盾的爆发点。

在深网采访中,有货拉拉司机表示:平台只是规划最近路线,但一些地方限高地图却没有显示,一些地方禁止通行地图也没有显示。平台计算费用是就按最近路线计算, 不会考虑堵车、限高、禁行等问题,一些临时修路的地段平台上也没有展示。有效的办法还是和用户多做沟通,建议避开高峰期或用其他导航平台查好路线后和用户进行确认。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814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