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易哲:一个有底气的愤青。| 猫狗两道行业版 封面人物 秀迷

本文摘自2019年《SHOW TIME秀迷》9月刊(行业版),更多精彩请关注杂志内容。

引子。

“蛙牌”是我入行近20年参观过的第二家已投产的宠粮工厂。

这么说,不是想表达我有什么了不起,而是想阐述两个原因:1,对于文科生来说,生产技术、设备、研发等学问堪比外太空知识,满脸“不明觉厉”,满心“一头雾水”,真的很对不起人家特别认真的介绍;2,对于偏素食主义者,原材料库房弥漫的“荤”味会令我不适,人家特别自豪地向我展示“良心肉”时,我却在努力克制胃部的翻江倒海,又是一种十分不礼貌的行为。

宠粮研发、生产在我看来是一门严谨的科学。

说出来不怕被鄙视,养宠物这么多年,我从来没看过包装上的成分表,那些字我都认识,但内容看不懂;就算旁边有专家指导,看懂了那些数据,但理解不了……

所以,当自媒体开始疯狂用检测宠粮来吸睛时,我特别想问问梁静茹给了他们多少勇气?也希望他们能特别自豪地亮亮专业背书、权威背景。否则,满纸荒唐害人,给小白洗脑真的不算什么高尚的本事。

当然,互联网时代,小白犹如僵尸,以啃咬方式“繁殖”,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不需要用脑子思考。

当然,这种现象会令研发、生产者苦恼愤恨,但不会让他们停下脚步,放弃“战斗”。

这一点,我是从易哲先生身上看到的。

初识鬼哥。

“蛙牌”的创始人易哲,江湖人称鬼哥,这个称呼来自于他创造的另一个王国,“老鬼牌”鱼饵,不过,能称得上王国的,绝不仅仅是因为一款畅销数十年的产品,在整个垂钓界,鬼哥的名号几乎无人不知。

那又是一个对于我来说陌生到自己如“白痴”的领域,但我身边的男性同胞,不管来自时尚文化界,还是餐饮娱乐圈,就算八竿子划不出什么圈子的人,只要喜欢钓鱼,或者喜欢看人家钓鱼的,听到“老鬼”二字,皆两眼放光。

但在宠物圈,很多人是因为一篇《蛙牌,对不起,你的猫狗粮实在让我有些心里发慌……》的推文而知道易哲的,因为他写了以下一段文字——

老阳,你好,本人是蛙牌董事长易哲,正在出发去苏州的高铁上,有人发来了你刚在你的公众号上发表的“蛙牌....让你心里发慌”的博文,现特作简单回复!昨天还与几位圈内朋友一起笑谈老阳喷了信元接下来会喷谁?有人说,会不会是蛙牌,我说,不会的,因为蛙牌11月28日才正式上市,正式产品还没到消费者手中,我们光棍节为电商铺了点货,销量也没起来,老阳不会急于喷我们的,没想到,今早就看到了老阳你喷我们的“蛙牌....让你心里发慌”的文,说实话,算准你会喷,但没算到你会这早喷,你让我输了昨晚与朋友的赌局,我输给这朋友一箱“红二”,因为他赌老阳接下来喷的对象是蛙牌,他赢了!首先,我想向老阳你道歉,因为一个刚刚问世的蛙让你心里发慌,由此影响了你的身心健康,也有可能影响你的寿命,实在是罪过罪过,如若需要速效救心丸类药品我免费奉送,并且选用顺风快递即日达!第二,关于让您恶心得要吐的蛙牌包装“绿”,我已决定与我们受托的这家设计公司交涉,责成他们在以后的蛙牌包装上一定标示警告语:若对“蛙牌緑”有致敏源者勿视勿购,本“蛙牌绿”有摧呕效果,误视引起不适本公司仅赔偿直接损失....不知道老阳你同意不?第三,关于你来上海亚宠展没有成功进人蛙牌展厅,我要向你道歉,因为展会人多,前二天是专业观众日,我们只接待我们特邀的专业观众,并且要亮明身份报上公司大名才能接待,因此没让你进来实在是失礼,不让你进来肯定不是我们本意,但若你拿着你的那么多的花名片如“阳尾”、“斜对面的老阳”、“左奶子阳”想进来也不可能,因为一看就知是花名不是真名,更何况守门的是小姑娘,估计一见你这名片得晕倒!第四:重点说说你出具的没有任何检测单位和公章的的检测报告,检测时间是10月26日,估计产品是8月28日亚宠展上的样品或者试用装,你标注的蛋白含量保证值为35%,而检测值为:28.2%;另一份报告蛋白保证值为28%,检测值为27%,前一个产品名为蛙牌成犬粮,不知是哪款粮,蛙牌品系从高到低成犬粮有20余种,蛋白含量从26%到35%都有,国标你知道是多少吗?给你普及一下:成犬蛋白18%,幼犬:22%;成猫:25%,即为达标合格品!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因你工作太忙,你沒有时间去把检测结果和报检产品对上号,或者是你为了挑点证据故意混淆视听达到你想要的结果(当然,我是以小人之心度你这君子,)此信我后后附蛙牌所有出厂产品的国家级的检测机构的正式检测报告,若你提供真实的身份信息,我会差专人送达你指定的任何地方,我送也行!第五:关于老鬼与蛙牌的企业关系,你所查询的信息应该都是公开的,相信没有查到什么负面的、跑路、吃官司类似信息吧,因为30多年来,我们既没当过原告也没当过被告,你今天所发的这“.....让你发慌”的文是我从业生涯的第一次,谢谢老阳把这第一次给了我,让我知道了有时打赌也会输!第六,关于你担心的写此文的人身安全问题,今天我向你保证,我们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公司,不是黑社会,不会釆用那些极端的方式去处理这些事,更有赤脚不怕穿鞋的说法,你也大可放心,这个社会还是有公平正义的,你发文后几小时,好多关心我们的朋友出主意如何应对,我都一笑了之,因为我们真的太忙太忙,若因这点小事就让我们浪费精力和时间,实在不值!最后,给你提点个人建议:文品如人品,你文思很清,做事有目的,但你用词造句还是讲究点,比如你开篇即喷:“几个月前,上海的亚宠展,各路妖魔鬼怪厂家代理都齐聚一堂......”呵呵呵呵我是不介意的,但不知有人介意不?若遇一少不更事的二货,也许就一个大巴掌呼你脸上了,你也只能捂着脸喊下疼,没人帮你,因为是你冒犯他人在先!还有,江湖上有个规矩:双方干仗前,先聚一起摆个造型,亮出家伙,势弱者一看必败立马走人或拜对方为老大,而我俩现在的状况是,我想拜你都不知你是那路神仙!这可不好玩!好了,苏州站已到了,要下车了,后会有期还忘了一点,你的“.....心发慌”一文中,对蛙牌舞台上那些靓丽的妹子赞不绝口,这是你对蛙牌唯一的肯定,谢谢!

——易哲2017.12.7,13点25分于武汉去苏州动车上写就

我是在某个群里看见有人转发这段文字的,当时一口气读完,对这位易哲董事长心生好奇:

如此夹枪带棒地直面非议,不是有底气,就是纯愤青。

后来熟识了,我就称呼他“鬼哥”,我就把他定义为一位“有底气的纯愤青”。

有底气,是他的商业成就;纯愤青,是他的处事态度。

这样的人设带着蛙牌高调进入宠物行业,有点儿刺激,又有些冒险。

2017年的亚宠展,蛙牌的亮相着实吸引了宠物圈的目光,匪夷所思的、讳莫如深的、惊鸿一瞥的、隔岸观望的……反正妥妥地引起了丰富的话题。

有人还打了赌:一半说蛙牌是一匹黑马;一半说蛙牌活不到第二年的亚宠。

此文写于2019亚宠展结束的第二天。

鬼哥拨冗在展位上与我聊了20分钟的“八卦”;蛙牌的展位持续歌舞升平了五日。

最令人激动的歌声是鬼哥带领团队号召观众们一起合唱《歌唱祖国》。

火爆的蛙牌展位一下子被另一种庄严的热烈点燃。人头攒动,鬼哥站在中间,认真而用力地歌唱。视频里听不到他的声音,但他的神情让人敬畏。

我想,他表达的是对中国的无比热爱,还有,对中国制造的绝对信心。

鬼哥的朋友圈。

本已达到含饴弄孙境界的鬼哥(我称呼他易总,他说过两次“你叫我鬼哥”后,我改口,感觉很亲切),却总给人一种“不服一切”的生命力,流行的东西玩得很是6666,每次看他发的抖音都觉得“这老头酷得很”;更别说朋友圈,关于蛙牌的各种消息和他个人的感慨,最多时候发布一天十多条,他有多热爱自己做的这件事啊,可见一斑。

—— 蛙牌,在数百家中外主粮生产企业中被组委会评为“创新奖”,主要基于蛙牌独创的“鲜肉注浆”宠粮生产技术!这一独创我们研究了15年!

—— ……我没想把别人当对手,市场是大家的,一起凭本事吃饭。

—— ……几十年生意场上的拼杀,无依无靠,养成了独立的爱憎分明的性格和处事的果敢干练,是不是这些特质让人误解成“霸道”?我讨厌霸道之人,看样子我还要好好修炼!

—— ……我6岁养狗,一直感动于狗的忠诚和道义。它只要跟了你,一辈子它都会不离不弃地跟你混。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它都不怨不悔!反观我们人类社会,有几人能做到狗的忠诚和仁义!

—— ……一场颠覆宠粮的战争已经开始,只是你还不知道而已!我们要告知天下:蛙牌,中国造!

……

除此之外,他还会在朋友圈即时发表自己对国际时事、社会民生的看法,用词犀利,情感丰沛,有不惜子弹的炮火,也有令人动容的绕指柔;中美贸易战阶段,鬼哥隔三差五还对特朗普呛声,每每看到“特朗普先生:”我都会忍不住先笑一下,然后读内容,就那个特别认真的“:”,似耿直Boy,又如热血老兵……

他同样把这种单纯而炽烈的情感倾注在蛙牌,一边审视行业,一边我行我素。

对了,鬼哥在大学里的专业是动物营养学,虽然我对他说的很多专业知识一知半解,很多名词也是第一次听,但我努力地记住了什么是应用研发,什么是技术研发,同时也应验了一些我平日里的疑惑。

简单说吧,目前在教授宠物营养学的人,可以理解为传播者或者应用者而并不能用“XXX家”来定义,他们传播的是国外专家的技术研发成果,而非自己的学术成果。中国宠物行业太年轻了,关于学术层面的东西,多数是拿来主义,所以,作为传播者,不是只看得懂学问的字面意思,照本宣科地站在台上读一读,卖弄一下口才、记忆力,便即刻“封神”。

关于学问,专业就在于人的理解能力必须是科学而正确的。

鬼哥说,国外专家提供的配方是属于技术研发,他的专长是应用研发。

白话一些:鬼哥是深谙用什么原材料能到达最佳效果的权威。

所以,当蛙牌聘请的市场总监指点江山一般“教育”鬼哥产品宣传上、包装袋上一定要用“去泪痕”、“美毛”等噱头时,鬼哥“惊”了:我们产品根本不具备这种功能啊;总监很有经验:这样好卖啊。鬼哥“怒”了:这不是骗人吗?!

后来,这位总监就没有后来了。

我没有在鬼哥的朋友圈看到过这段小插曲,我想,这位很懂营销套路的总监可能是宠物行业里很多人的朋友,但不是鬼哥的。

后记。

虽然在采访前就跟鬼哥报备过,我不会去写产品,因为不懂,也没那个脑子去了解;企业发展史什么光辉事迹的我也不涉及,因为不擅长,还因为网络上可以搜到很多类似的报导。但我还是有备而去,邀请了几位我在武汉的好友,有的是赛级犬繁殖者,他们的赛犬不仅在国内,也在美国打排行榜;有的是资深宠业人,经营的宠物店和美容师培训在武汉都是一线的,他们对产品的了解比我透彻,养宠物的经验也是权威级的。

我想借用他们的眼睛去看,用他们的脑子去判断。

脖子上绕着毛巾的鬼哥带着我们在40度高温的天气里,穿过20多度的办公室、厂房,在零下18°的冷库边请工作人员一包包把鱼、虾、鸡肉拎出来向我们介绍。

好友在“啧啧”,我在打哆嗦,鬼哥脖子上的毛巾已经被汗湿透,形象很是接地气,很是出了企业家的戏。

但从头到尾,鬼哥的气势又像一位骄傲的将军,向我们“炫耀”着他的装备和战利品,他的战略胆量,还有知识储备。依旧是那种“不服一切”的愤青架势,瞬间把偌大的厂房变成了装在他心中的一团烈火,点燃他为蛙牌打江山的激情,也为他在黑暗里的思考照明。

我在感性地观察,我的朋友们却理智而腼腆地“打起算盘”:易总,我们可否拿一些犬粮回家给狗试试?

鬼哥豪爽,送了每人两箱“峡湾”:比赛犬,吃这个!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这便是我说的:底气。

这就是鬼哥自己说的:凭本事吃饭。

END

采编/本刊记者 泓默

摄影/丁一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712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