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商汤科技的“蛋鸡困局” 智皓

商汤科技已经近三年没有融资的消息了。

2020年,AI四小龙之中,依图科技完成融资2亿美元,云从科技完成融资18亿元,旷视科技在等待上市中,唯独商汤科技的融资迄今为止还未曝出融资信息。

商汤科技的上一轮融资,还停留在2018年9月,当时软银投资10亿美元,将估值推高至60亿美元。此后虽然不断地传出商汤科技“即将获得融资”,公司估值也被推到到上百亿美元,但是这些融资消息又都没有了下文。

最近有媒体称,商汤科技将推迟在港IPO的计划,转而向一级市场寻求融资。虽然,商汤科技否认有上市时间表。但无论是新一轮私募融资还是IPO,似乎都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面对资本市场的冷落,不得不让外界质疑——商汤科技到底值多少钱?

一、AI公司估值虚高,商业化难度大

1、风口上的猪

商汤科技由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院团队于2014年底创立。

2016年AlphaGo战胜了全球所有著名的围棋手, AI概念被推上风口。

风口效应推高了资本对AI的想象和期望,商汤科技在不到两年时间里完成了8轮融资,成为媒体口中的“融资机器”,一时风光无限。

此时,不仅仅是商汤科技,几乎所有的AI创业公司都备受资本青睐,云从科技、旷视科技、依图也疯狂吸金,“AI四小龙”格局初现。

但是时间到了2018年,一级市场对AI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一方面,AI在应用场景上迟迟得不到突破,缺乏应用实践能力;另一方面,全球经济进入调整期,资本市场也开始经历钱荒,更关注可以实现盈利的商业模式。

AI赛道开始进入寒冬期。

2、商业化难度大

AI 技术的特性非常美好,也具有极大的想象空间,但检验和衡量其市场价值的尺度是商业化。只有 AI 技术真正落地到具体应用场景中,才能真正发挥其商业价值。

目前,无论是AI 算法企业,还是 AI硬件企业,都没有找到爆发性增长的应用行业。

这个难题,在AI四小龙中普遍存在。

3、成本高,营收低

AI 技术公司的投入成本巨大。

人工智能行业技术研发难度大、研发投入高,需要持续不断地投入资金,这点从AI公司已公布财务数据上也能看出: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云从的研发费用累计6000万元,其中2017年的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例高达92.06%。

依图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0.68亿元、3.04亿元、7.17亿元、3.8亿元。但三年半合计亏了72.62亿元。

旷视在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6780万元、3.13亿元、14.27亿元、以及9.49亿元,三年半的时间里亏了96.53亿元。

作为人工智能界“巨头”,商汤科技的营收和亏损一直是个谜。

不少投资人甚至公开指出,过往两年AI创业公司估值过高,非理性烧钱模式难以为继。而李开复在2020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则直接点出,“不少AI公司割了不少投资人的韭菜……”

二、毛利率低,行业竞争大

根据商汤科技去年融资计划书数据显示,商汤科技2019年收入是50.6亿人民币,毛利率43%。40%以上的毛利在许多其他行业来看,并不算低。

但AI是高技术行业,43%的毛利率在头部AI公司中属于低水平。(旷视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率是64.6%,依图2019年毛利率是63.9%。)且AI公司都面临长期的高技术投入,较长的项目交付周期和收款压力。对比之下,商汤科技这样的毛利率就显得很低。

商汤科技在2019年度收入贡献最高的智慧商业,营收为26.81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53%,但毛利率只有23.9%。虽然官方曾预测未来毛利率可以提升至50%以上,但与商汤竞争的不止有AI四小龙,还有各行业里的信息化公司,以及综合实力更强的科技巨头们。

另外占据商汤主要营收的还有智慧城市、手机移动互联网、智能汽车等业务。

智慧城市项目听起来很美,一个城市的智能化改造的投资巨大,但项目周期通常在3年以上,流程包括政府顶层设计、试点、等多个环节,目前商汤主要是阶段性参与项目,在整个项目中占有的份额并不高,主要集中在安防场景。

但安防早已成一片红海。

商汤科技、旷视科技等“AI四小龙”,几乎都把该领域作了重要布局,业务同质化相当严重。在这个赛道上,也有“海大宇”等传统的安防巨头,更不用说还有各行业里的信息化公司,它们包括了阿里、华为、腾讯,百度等平台型巨头,对于中小AI公司来说,这意味着面临更大的竞争和压力。

除了安防外,AI四小龙还在金融、汽车、手机等场景都推出了相应产品,业务重合度非常高,交锋异常激烈。

以智能手机场景为例,旷视和商汤都是通过为手机厂商提供算法,来获取一部分收入,双方市场争夺惨烈,旷视副总裁吴文昊曾喊话对手,“一定要把商汤挤出去”。

但市场天花板却很低,据虹软科技招股书显示,在手机厂商采购量最大的AI拍照算法市场,虹软科技在安卓主流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超80%,也就是说,商汤和其它AI算法公司只能瓜分剩下的20%的市场。

并且,根据财报数据,虹软科技虽然占有80%以上的市场份额,2019年的收入规模也只有5.6亿元——这意味着即便剩下20%市场收入都归商汤科技等企业所有,其收入总规模也只有1.4亿元上限。  

除此之外,由于几家AI算法厂商在技术上并无显著差距,手机厂商在采购时往往会让多家厂商同台竞争,商汤科技的算法并非不可替代。

所以商汤和一众AI公司都将陷入同质化产品的红海竞争泥沼中,谁也不具备更强的技术优势和壁垒。所以无论商汤进入哪一个新领域,都要面临同样的市场困境。

三、“蛋鸡问题”困局

早就有自媒体爆料,商汤科技负责自动驾驶业务的核心员工刘文志离职,在官网上,该业务降级为车载智能。

2019年,商汤科技前总裁张文离职创业。

曾经被寄予厚望的AI领域,为何陷入了迟缓不前的境地?

这是因为,相对于互联网行业,人工智能创业有着差异巨大的变现逻辑:

互联网行业是先确立一个商业需求场景,然后通过技术实现进行产品落地;

人工智能则是先搞出一个核心技术,然后再去为该技术寻找商业需求场景。

先有鸡好,还是先有蛋好,这个哲学问题很难定义。

但至少从AI领域看,显然“创造需求”要困难得多。

到目前,唯一真正能跑通的AI商业场景,只有视觉识别领域。这一领域目前也受到了隐私保护法规的关注,接下来市场增长率将会受到抑制。

因此AI四小龙旷视、依图、云从、商汤不得不在同质化的产品上厮杀。视觉识别领域据估算只有百亿元不到的总需求规模,明显不能支撑4家估值几十亿美元甚至百亿美元的公司。

毫无疑问,接下来AI领域的竞争格局会迎来更多变数,谁会出局,谁会暴毙,谁能活到最后?都不得而知。

商汤科技作为其中估值最高的公司,将会被业内更多的关注和质疑。

最终是蛋鸡双收,但是鸡飞蛋打,拭目以待。

【欢迎留言,感谢转发】

作者:智皓

指导老师:张栋伟(市场营销专家、资深互联网人士、大学生就业创业导师)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577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