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某商人,你欠作家李汉荣一万个磕头!

六月一日,这原本应该是一个纯净的日子。始终拥有一颗童心和赤子情怀的汉中作家李汉荣先生,却在这样一个节日里意外地迎来了泼向他身上的莫名污水。在这个自媒体发达,成人微博、微信圈集体刷屏矫情“缅怀童年”的日子,一位来自山东威海且拥有香港理工大学、浙大在读博士、桂林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山东某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等众多闪亮头衔,且早年编辑过内部文学刊物的名叫李文举的商人,为了哗众取宠、博人眼球,在没有经过认真调查了解和考证的情况下,居然黑白颠倒、不负责任地在自己的微博和众多自媒体上以《震惊!赤裸裸的抄袭!作协主席竟抄袭逝去十多年的威海小伙文章》”这样耸人听闻的标题,发表恶意诋毁著名诗人、散文家、汉中市作家协会主席李汉荣先生名誉的侮辱性文字。

通观李文举其文,通篇几乎仅仅只凭借自己狭隘的阅读量及其网络百度上搜索到的零星资料就主观臆断地信口雌黄,将污水肆意泼向一位为人低调、精神高洁的当代著名诗歌、散文大家头上,其用语之粗暴恶毒,不仅令众多了解李汉荣为人为文的读者无不感到震惊和愤怒,就连一向淡泊名利、闲云野鹤的李汉荣先生本人,在看到这篇混肴视听、恶意攻击的文章以后,也难以忍受这样黑白颠倒的侮辱和恶意诽谤,在不得已的情况才发表声明以及相关证据以正视听。

从法律角度而言,李文举6月1日发表的那篇不负责任的文章和对李汉荣先生恶毒辱骂性的言论,已经严重构成了对李汉荣先生的人身攻击和名誉的诽谤,对李汉荣先生本人精神和名誉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其行为已经涉嫌违法。然而,令人失望和愤怒的是,恶意诋毁李汉荣先生的始作俑者李文举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于事发后的第二天仅仅只是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了寥寥百余字的一份所谓“致歉信”。

这份“惜墨如金”的致歉信不仅从篇幅上与其之前洋洋洒洒、恶意攻击李汉荣先生的檄文形成巨大反差,就连寥寥百余字的“致歉信”内容来说,不仅看不出任何的诚意,相反却看出了其为人的虚伪狡诈以及面对事实时内心的极不情愿(可能是其担心吃官司而不得已为之吧)。特别是其“致歉信”的结尾两句“死者已逝,我无意打扰,但尊重事实,尊重历史是基本原则。实为不知情所作,引以为戒”这样貌似忠厚、实则阴险狡诈,并且打着“尊重事实、尊重历史”幌子试图转移视线、缺乏真诚的所谓“致歉信”,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如果这封“致歉信”是李文举本人写给李汉荣先生的,那为何致歉者李文举却还要拉出“死者已逝,我无意打扰”这样牵强的借口和理由呢?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这才是真正“尊重事实,尊重历史”态度,何必在一篇毫无诚意的“致歉信”中绕来绕去地找一些根本站不住脚的理由替死者和自己“开脱”呢?

古今多少逝去的先贤大师和帝王将相都任由历史评说,莫非你为你那位名叫左腿的朋友使用的是双重标准?作为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你李文举的初衷既然是想要澄清事实,而且你的行为已经严重“打扰到了死者”,那么,在事实和证据已然十分清楚的情况下,在你所谓“尊重事实、尊重历史”的基本原则下,让你客观公正地评判一下究竟谁对谁错难道很困难吗?让你发自内心地说一声“对不起”,难道也很困难吗?你最初义愤填膺、“替死者讨回公道”时恶毒攻击侮辱他人的激情到哪里去了?以你众多闪光亮丽的社会头衔和丰富的社会阅历,以你一个已近知天命之年的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越看你的致歉信越像是一个幼儿园孩子的所作所为呢?难道你以为这只是自己搞了一场恶作剧一样简单吗?!

李文举的这份“致歉信”通篇看来,仿佛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在澄清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更像一个狡猾的杀人犯在作案以后,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冷静地耸耸肩说一声:“ I'm sorry”。当然我这样比喻可能会有人说我夸张,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通读一遍李文举之前恶毒攻击李汉荣先生的那篇檄文之后,就不会觉得丝毫夸张了。俗话说,恶语伤人六月寒。

有时候文字也是可以杀人的——发在网上的文字纵然可以删除,但是,对于他人精神上造成的侮辱和伤害绝不是一句轻描淡写的“深表歉意”所能消弭的。特别是在网络自媒体传播速度无比快捷的当今时代,这样耸人听闻、被大量虚假传播的文字,不知道会以讹传讹、谬种流传给多少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 一位汉中文学界的朋友在看完李文举发表在微博上的这份所谓“道歉信”后不无愤怒地说:“李文举骂李汉荣先生时咬牙切齿、恶毒至极,道歉信却不痛不痒、轻描淡写,其虚伪狡诈可见一斑”。

也许是山东威海这位拥有众多社会头衔的李文举董事长比较健忘,对自己删除的那些文字已经全然忘记;也或者是李文举长期担任董事长的身份,对下属和求他办事的人居高临下地责骂习惯了,一时难以转换身份,那么且让我试将这位李文举董事长之前文章中部分质问责骂李汉荣先生的文字稍作改动后,照单还给李文举本人,好让其知道该如何学会做人(希望李文举先生不要举报我抄袭他):

“李文举:你与李汉荣先生虽然都姓李,但你和他的差距可谓天壤之别:一个在精神世界里遨游,追求精神纯洁无瑕;一个沽名钓誉,追求名利作伪君子。你不明真相就在微博和自媒体上颠倒黑白、狂犬乱吠般的文字,和毫无诚意、不知所云的所谓致歉信,其结果究竟是在打谁的脸?作为香港理工大学、浙大在读博士的你,不知道母校是该为你感到自豪还是丢脸?你这样不经过丝毫严谨考证就妄下结论的学术风气和毫无真诚可言的为人处世风范,不知身为桂林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和公司董事长的你,是想以自己的无知和无耻去毒害广大的莘莘学子和你公司里的那些员工吗?”

另外,还需要向你特意强调的是:在当今这样一个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官场大面积腐败、各类文艺团体丑闻跌出的时代,“作协主席”在民间貌似也成了一个饱受诟病的头衔。尽管每天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丑闻爆出,但这一次你却的确是选错了对象——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几乎所有认识和了解李汉荣先生为人为文风范的人都会发自内心地告诉你:李汉荣先生绝对是这个浊世中难得的一股清流。当你真正读过他那些关注万物众生、“与天地精神独往来”的精彩文字,以及其宽厚博大的为人风范时,你就会为自己的无知和渺小而感到惭愧和汗颜。

李汉荣先生身为汉中市作协主席,靠的是其几十年来发表在全国性文学刊物上的那些精彩诗歌和散文作品,以及连续十多年散文作品荣登年度全国散文排行榜,且多篇散文作品早在十多年前就入选中小学生语文课本并屡获大奖这样的事实和荣誉;靠的是其数十年如一日地如屈子、李白、杜甫那样的古人先贤般在精神的世界里仰望星空、上下求索,在文学的大地上默默耕耘,以自己的心血哺育文字,抚慰苍生。更靠的是其质朴厚道、高尚纯净的人格魅力,而绝非像李文举所在省份的那位在当年汶川5.12大地震中写出“纵作鬼,也幸福”那样无耻诗句的某作协主席!

因此,我要说:李文举,你欠李汉荣先生一万个磕头,而不仅仅只是一份毫无诚意、轻描淡写的所谓“致歉信”!尽管以李汉荣先生“宅心仁厚、待人宽容”的为人风范可能已经原谅了你的无知以及不真诚,但正如你所言:“人要有敬畏……一篇尘封数年的文章背后,也站着一位地老天荒的神灵——良心!”

愿那位有着众多炫目社会头衔的商人李文举,不要辜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六月一日,这原本应该是一个纯净的日子。始终拥有一颗童心和赤子情怀的汉中作家李汉荣先生,却在这样一个节日里意外地迎来了泼向他身上的莫名污水。在这个自媒体发达,成人微博、微信圈集体刷屏矫情“缅怀童年”的日子,一位来自山东威海且拥有香港理工大学、浙大在读博士、桂林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山东某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等众多闪亮头衔,且早年编辑过内部文学刊物的名叫李文举的商人,为了哗众取宠、博人眼球,在没有经过认真调查了解和考证的情况下,居然黑白颠倒、不负责任地在自己的微博和众多自媒体上以《震惊!赤裸裸的抄袭!作协主席竟抄袭逝去十多年的威海小伙文章》”这样耸人听闻的标题,发表恶意诋毁著名诗人、散文家、汉中市作家协会主席李汉荣先生名誉的侮辱性文字。

通观李文举其文,通篇几乎仅仅只凭借自己狭隘的阅读量及其网络百度上搜索到的零星资料就主观臆断地信口雌黄,将污水肆意泼向一位为人低调、精神高洁的当代著名诗歌、散文大家头上,其用语之粗暴恶毒,不仅令众多了解李汉荣为人为文的读者无不感到震惊和愤怒,就连一向淡泊名利、闲云野鹤的李汉荣先生本人,在看到这篇混肴视听、恶意攻击的文章以后,也难以忍受这样黑白颠倒的侮辱和恶意诽谤,在不得已的情况才发表声明以及相关证据以正视听。

从法律角度而言,李文举6月1日发表的那篇不负责任的文章和对李汉荣先生恶毒辱骂性的言论,已经严重构成了对李汉荣先生的人身攻击和名誉的诽谤,对李汉荣先生本人精神和名誉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其行为已经涉嫌违法。然而,令人失望和愤怒的是,恶意诋毁李汉荣先生的始作俑者李文举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于事发后的第二天仅仅只是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了寥寥百余字的一份所谓“致歉信”。

这份“惜墨如金”的致歉信不仅从篇幅上与其之前洋洋洒洒、恶意攻击李汉荣先生的檄文形成巨大反差,就连寥寥百余字的“致歉信”内容来说,不仅看不出任何的诚意,相反却看出了其为人的虚伪狡诈以及面对事实时内心的极不情愿(可能是其担心吃官司而不得已为之吧)。特别是其“致歉信”的结尾两句“死者已逝,我无意打扰,但尊重事实,尊重历史是基本原则。实为不知情所作,引以为戒”这样貌似忠厚、实则阴险狡诈,并且打着“尊重事实、尊重历史”幌子试图转移视线、缺乏真诚的所谓“致歉信”,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如果这封“致歉信”是李文举本人写给李汉荣先生的,那为何致歉者李文举却还要拉出“死者已逝,我无意打扰”这样牵强的借口和理由呢?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这才是真正“尊重事实,尊重历史”态度,何必在一篇毫无诚意的“致歉信”中绕来绕去地找一些根本站不住脚的理由替死者和自己“开脱”呢?

古今多少逝去的先贤大师和帝王将相都任由历史评说,莫非你为你那位名叫左腿的朋友使用的是双重标准?作为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你李文举的初衷既然是想要澄清事实,而且你的行为已经严重“打扰到了死者”,那么,在事实和证据已然十分清楚的情况下,在你所谓“尊重事实、尊重历史”的基本原则下,让你客观公正地评判一下究竟谁对谁错难道很困难吗?让你发自内心地说一声“对不起”,难道也很困难吗?你最初义愤填膺、“替死者讨回公道”时恶毒攻击侮辱他人的激情到哪里去了?以你众多闪光亮丽的社会头衔和丰富的社会阅历,以你一个已近知天命之年的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越看你的致歉信越像是一个幼儿园孩子的所作所为呢?难道你以为这只是自己搞了一场恶作剧一样简单吗?!

李文举的这份“致歉信”通篇看来,仿佛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在澄清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更像一个狡猾的杀人犯在作案以后,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冷静地耸耸肩说一声:“ I'm sorry”。当然我这样比喻可能会有人说我夸张,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通读一遍李文举之前恶毒攻击李汉荣先生的那篇檄文之后,就不会觉得丝毫夸张了。俗话说,恶语伤人六月寒。

有时候文字也是可以杀人的——发在网上的文字纵然可以删除,但是,对于他人精神上造成的侮辱和伤害绝不是一句轻描淡写的“深表歉意”所能消弭的。特别是在网络自媒体传播速度无比快捷的当今时代,这样耸人听闻、被大量虚假传播的文字,不知道会以讹传讹、谬种流传给多少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 一位汉中文学界的朋友在看完李文举发表在微博上的这份所谓“道歉信”后不无愤怒地说:“李文举骂李汉荣先生时咬牙切齿、恶毒至极,道歉信却不痛不痒、轻描淡写,其虚伪狡诈可见一斑”。

也许是山东威海这位拥有众多社会头衔的李文举董事长比较健忘,对自己删除的那些文字已经全然忘记;也或者是李文举长期担任董事长的身份,对下属和求他办事的人居高临下地责骂习惯了,一时难以转换身份,那么且让我试将这位李文举董事长之前文章中部分质问责骂李汉荣先生的文字稍作改动后,照单还给李文举本人,好让其知道该如何学会做人(希望李文举先生不要举报我抄袭他):

“李文举:你与李汉荣先生虽然都姓李,但你和他的差距可谓天壤之别:一个在精神世界里遨游,追求精神纯洁无瑕;一个沽名钓誉,追求名利作伪君子。你不明真相就在微博和自媒体上颠倒黑白、狂犬乱吠般的文字,和毫无诚意、不知所云的所谓致歉信,其结果究竟是在打谁的脸?作为香港理工大学、浙大在读博士的你,不知道母校是该为你感到自豪还是丢脸?你这样不经过丝毫严谨考证就妄下结论的学术风气和毫无真诚可言的为人处世风范,不知身为桂林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和公司董事长的你,是想以自己的无知和无耻去毒害广大的莘莘学子和你公司里的那些员工吗?”

另外,还需要向你特意强调的是:在当今这样一个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官场大面积腐败、各类文艺团体丑闻跌出的时代,“作协主席”在民间貌似也成了一个饱受诟病的头衔。尽管每天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丑闻爆出,但这一次你却的确是选错了对象——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几乎所有认识和了解李汉荣先生为人为文风范的人都会发自内心地告诉你:李汉荣先生绝对是这个浊世中难得的一股清流。当你真正读过他那些关注万物众生、“与天地精神独往来”的精彩文字,以及其宽厚博大的为人风范时,你就会为自己的无知和渺小而感到惭愧和汗颜。

李汉荣先生身为汉中市作协主席,靠的是其几十年来发表在全国性文学刊物上的那些精彩诗歌和散文作品,以及连续十多年散文作品荣登年度全国散文排行榜,且多篇散文作品早在十多年前就入选中小学生语文课本并屡获大奖这样的事实和荣誉;靠的是其数十年如一日地如屈子、李白、杜甫那样的古人先贤般在精神的世界里仰望星空、上下求索,在文学的大地上默默耕耘,以自己的心血哺育文字,抚慰苍生。更靠的是其质朴厚道、高尚纯净的人格魅力,而绝非像李文举所在省份的那位在当年汶川5.12大地震中写出“纵作鬼,也幸福”那样无耻诗句的某作协主席!

因此,我要说:李文举,你欠李汉荣先生一万个磕头,而不仅仅只是一份毫无诚意、轻描淡写的所谓“致歉信”!尽管以李汉荣先生“宅心仁厚、待人宽容”的为人风范可能已经原谅了你的无知以及不真诚,但正如你所言:“人要有敬畏……一篇尘封数年的文章背后,也站着一位地老天荒的神灵——良心!”

愿那位有着众多炫目社会头衔的商人李文举,不要辜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作者简介

沙漠,陕西汉中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资深媒体人,有过十年从军经历。

附1:李文举微博原文截图《震惊!赤裸裸的抄袭!作协主席竟抄袭逝去十多年的威海小伙文章》

附2:李汉荣的《个人声明》截图

附3:《李文举的致歉信》截图

本文为原创,作者沙漠,首发于《家在汉中》平台,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和出处。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4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