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三阴乳腺癌其实并不可怕!关键还是选好治疗方法

三阴性乳腺癌一直是众多不同乳腺癌分型的老大难。了解乳腺癌的姐妹们都知道三阴性乳腺癌,既没有内分泌药物可以使用,又没有相应的靶点来进行靶向治疗,只能用传统的手术和放化疗治疗。导致很多姐妹听之色变,那么三阴乳腺癌真的“无药可救”了么?传统的治疗疗效就差于新型治疗手段么?

答案肯定是 NO

正确的认识才会给你战胜三阴的信心!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很多患者患病后都会去网络上面查询相关信息。小编也尝试在百度搜索了一下三阴性乳腺癌,结果如下:

大家可以看到,除去右下角带V的信息;连比较权威的知乎网都有患者在问【难道三阴的5年生存率真的这么低么?】。

其实网络上面的信息,有专业人士的研究成果,也有主观臆断的随意发布。就如同“皇帝的新衣”,大家都说有衣服,是不是慢慢地,你也相信了,或者也只能说皇帝是穿着衣服的。

但在科学已经非常普及的今天,我们既然学会了使用网络来找寻适合自己的信息,也应该学会判断信息的真伪和可靠性。

那么,无论是何种类型的乳腺癌,都有最专业的团队打造的指南作为临床医生的参考手册。医生们也是经过专业的训练和培训,也会根据这些指南,来进行诊断和治疗!

对于三阴性乳腺癌,其实最好的治疗就是早期地发现,手术和放化疗哦!

早诊早治

早诊早治对于任何癌症来说都是基本原则。乳腺癌的早期诊断和发现依然要依靠规范的定期检查。35岁以上的女性,不只是参加普通的体检,也可以每年增加钼靶或者乳腺B超的检测,这样才能及时早期地发现肿瘤苗。

另外,平日的自检也非常重要哦!

每次洗澡前观察自己乳房的正常形态,这样一旦出现异常,也能够及时识别。

双手自然垂下,看看乳房外观是否正常。

单臂太高,摸一下腋下和锁骨处的淋巴结是否有肿大。

用大拇指和食指轻捏乳头,按压乳头下看是否有硬块,挤压是否有分泌物。

手术治疗

由于三阴发病的年龄较为年轻,所以很多姐妹会纠结是否进行全乳切除或者根治术。首先,小编想说,没有任何研究表明保乳手术就会影响预后和增加复发转移风险。所以,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肿瘤大小,与医生协商一起制定适合自己的手术方案。

也就是说,符合保乳手术标准的三阴性乳腺癌,也可以选择保乳手术;不会增加复发转移的风险!

铂类化疗

像三阴乳腺癌一样,很多患者对化疗也有很多的误解。比如小编经常听到的;化疗损伤身体元气,化疗后再也恢复不到以前了,化疗会疯狂掉头发等等。奇怪的是,这些说法往往来自一些还没有化疗的患者,甚至成为他们不选择化疗的原因。

相反的,在觅健社区,经过手术化疗,现在依然健康生活着的三阴姐妹也非常多。

所以,既然三阴性乳腺癌对铂类的化疗这么敏感,那么相对于其他类型的乳腺癌。化疗对于三阴的患者,其实是性价比非常高的选择。

研究分析

一项发表在Lancet Oncology上面的研究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项关于三阴性乳腺癌的新辅助化疗3期临床试验是随机、双盲且全球多中心的,受试患者人数达到634人。

研究中,紫杉醇+veliparib(一种PARP抑制剂)+卡铂的三药联合组的完全缓解率为53%,远远高出单药紫杉醇使用组的31%,但是另一组只联合卡铂组的完全缓解了也达到了58%。

也就是说,三阴乳腺癌的新辅助化疗中,加入PARP抑制剂和卡铂相比较单用紫杉醇,提高了完全缓解率;但是如果只加入卡铂,完全缓解率没有也无太大差异。所以,真正缩小抑制肿瘤的,是卡铂!

靶向治疗

其实三阴性乳腺癌,也是有靶向治疗的。

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有10%-20%的患者携带BRCA1/2的突变。其中BRCA1突变占57-80%,BRCA2突变占23-35%,还有部分患者是双突变。

BRCA基因是乳腺癌的易感基因之一,且现已经证实了其是遗传性乳腺癌的抑癌基因,它的突变可能造成抑制失效,从而引发乳腺癌。且BRCA1/2基因突变对乳腺癌的发生的风险高达80%。

铂类靶向化疗

有很多研究都表明,携带BRCA1/2基因突变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使用铂类药物化疗,可以取得更高的完全缓解率。

新希望-奥拉帕利

新药物奥拉帕利作为一种PARPi抑制剂,在美国的FDA指南中已经批准用于符合要求的乳腺癌和卵巢癌患者;不仅如此,奥拉帕利在中国已经进入了药监局的优先审批列表,也就是说,在今年内,中国的三阴性腺癌患者又有了新的治疗希望和选择!

乳腺癌适应患者

存在有害或疑似有害的胚系BRCA突变(gBRCAm)的,HER2(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表达阴性的转移性乳腺癌。

患者应该已接受过新辅助化疗、辅助化疗或转移状态下的化疗。

温馨提醒

在使用靶向药物前,一定要进行基因检测,才可以保证药物的有效性哦。那么选择有资质的相关基因检测产品,来确证BRCA基因突变的存在就是非常必要的咯!

内容来源公众号:乳腺癌互助圈

参考资料:

1. Chen W, Zheng R, Baade P D,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J].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16, 66(2): 115-132.

2. Sharma P. PARP inhibitor and platinum agent in 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 utilizing innovative trial design to bring together something “new” and something “old”[J]. Chinese clinical oncology, 2017, 6(1).

3. Cortazar P, Zhang L, Untch M, et al. Pathological complete response and long-term clinical benefit in breast cancer: the CTNeoBC pooled analysis[J]. The Lancet, 2014, 384(9938): 164-172.

4. Rugo H S, Olopade O I, DeMichele A, et al. Adaptive randomization of veliparib–carboplatin treatment in breast cancer[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6, 375(1): 23-34.

5. Tutt A, Tovey H, Cheang MCU, et al. Carboplatin in BRCA1/2-mutated and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BRCAness subgroups: the TNT Trial. Nature Medicine. 2018.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4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