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暴雪发布声明称与网易的合作于2023年1月到期且不再续约,相关游戏将于2023年1月正式暂停服务。自2005年暴雪旗下的《魔兽世界》进入中国市场后,暴雪在中国网游市场建立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此后在2008年网易确认接手暴雪中国代理权起,双方合作持续至今。

变化,从暴雪的财报开始显现。

诡异的财报数据暴露的小心思

在发布的Q3财报中,“网易代理的国内市场只占其3%收入”的说法一度甚嚣尘上,也令包括投资者在内的许多人感到困惑,因为根据此前的协议,包括《魔兽世界》《星际争霸 II》《炉石传说》《守望先锋》等多款知名游戏产品均包涵在内了,这些产品仅有这些占比,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其实专业媒体早有分析,暴雪3%的算法存在歧义,甚至是别有用心。因为该数据的计算基础用的是整个“动视暴雪”的营收数据,也就是88亿美元,而实际上,“暴雪”的净收入只占整个动视暴雪的20%不到。去除分母里的King和动视,实际上网易代理带来的收入能占暴雪净收入的比例很可能超过14%。

那为何动视暴雪要在此次财报中不断弱化网易代理的重要性呢?不少人猜测,这是暴雪为和网易新合约铺设的谈判计谋罢了,即企图通过财报中“精打细算”出来的3%来向网易施压,敲打网易“中国市场其实没那么重要”,以妄在续约谈判中获得更高的分成比例。

然而,根据Appmagic 报告显示,仅2022年暴雪和网易联合开发的《暗黑破坏神:不朽》,5个月的累计营收已经突破 3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1.74 亿元,已除去平台分成),其中网易凭借在手游、本地化方面的经验,在晚上线近两个月的国内市场帮助暴雪贡献了 1.447 亿美元,将近一半。

另外在暴雪 2022 年 Q3 财报中,暴雪娱乐净收入也实现了 10% 的同比增长,财报称增长的重要原因为 7 月份暗黑手游在中国市场的上线。这些数据或许证明了,中国市场依旧为其带来可观收入。

所以,无论怎样算,随着中国的崛起和经济的腾飞,中国市场也早已成为暴雪眼中的一块肥肉,暴雪非但不是看不上,反而是想在中国市场得到更多。也因此,有业内人士推测,这次续约失败,或是因为动视暴雪给网易开出了一份极端苛刻的续约条件,即便是多年合作伙伴也难以匹配。

一心为钱,在中国从不吃亏

如果把时间倒回暴雪和中国结缘的起点,就会发现,暴雪从来都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乖孩子,分成始终是的核心诉求。

2005年,暴雪与九城合作,暴雪游戏旗下的知名产品《魔兽世界》在中国区的运营帷幕开始拉开。当时,九城通过代理韩国游戏《奇迹MU》已从名不经传的网游入局者迅速坐到了国内网游老二的位置,但为了拿下《魔兽世界》的代理权,九城被迫答应了暴雪方一系列相当苛刻的代理条件,比如必须为暴雪提供独立的电信级别机房,并且服务器只能运营《魔兽世界》,服务器的容量也必须要支持万人同时在线,代理商不得对游戏本体进行更改等等条件。

时值2005年,当时我国的服务器成本、带宽成本等都非常高,这些条件即使放在今天看依然非常苛刻。所幸九城赌对了,通过代理《魔兽世界》持续超越盛大、网易、腾讯,鼎盛时期成为国内游戏第一厂商。但暴雪对中国代理厂商的苛刻和不平等,也在九城这里埋下了基调——暴雪虽然不接触中国大陆的实际运营工作,但对主要的运营策略和国服内容版本等仍然具有主要的话语权。

即使此后在网易代理阶段,这种强势的话语权仍然能从国服游戏内容和暴雪财务情况得到具体体现。如九城代理暴雪期间,暴雪国服版本比国际服始终落后很长时间,到2012年才在网易努力下实现了新版本内容《熊猫人之迷》国服首次与全球实现首周同步,直至后续版本的全面同步;而在收入上,行业里普遍采信的说法均为“五五开”比例,即暴雪国服营收的五成甚至更高分配给暴雪,而由于运营成本由代理方完全承担,可以说暴雪在国内的利润趋于收入净值。

对此,有行业人士总结到,暴雪在中国的运营可以说是“净赚模式”,几乎相当于“收入即利润”,没有运营成本,且合作方分成比例远低于行业一般基准。

可以看出,暴雪游戏在中国区的苛刻代理条件在暴雪与中国代理商历史合作中是一直延续的。今年8月动视暴雪宣布与网易合作的“魔兽”IP MMORPG手游中止,有媒体报道称,“取消魔兽世界手游开发的原因,是暴雪要占9成收益,且不承担任何开发费用,经过谈判无果,只能取消。”

对于暴雪与网易的此次断约,行业人士评价称:“暴雪游戏其实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他们实际上从未直接接触过中国市场和玩家,国服近二十年时间市场变化很大,国产游戏也已经成长起来,中国游戏被外来和尚任性薅羊毛的时代已经不在。

竭泽而渔,业绩下滑 暴白变暴黑

在跟网易的最后一个协议期的 3 年里,暴雪的处境并不算乐观。一方面,随着游戏寿命周期增长和市场环境影响,暴雪多款端游玩家流失严重。曾有玩家依据暴雪财报披露的月活数据,制作了一张暴雪玩家月活统计图,数据显示,暴雪月活用户已经从 2017 年 Q2 的 4600 万,下降至 2021 年 Q2 的 2600 万。另一方面,暴雪游戏在玩家中的口碑也在迅速下滑。例如 2020 年初暴雪推出《魔兽争霸 3 重制版》后,有超2万名玩家在 Metacritic 上给出满分10分的0.5 分评分,有玩家表示,这0.5分是对暴雪沦落至此的满满失望与愤怒。

老产品玩家流失、口碑滑落同时,暴雪新品的研发进度却相对缓慢。不仅自 2017 年起连续 5 年没有新 IP 产品上线,而且备受期待的《守望先锋 2》和《暗黑破坏神 4》也多次跳票。甚至在疫情等因素影响下,作为暴雪玩家每年最期待的嘉年华也自 2021 年起暂停筹办。 玩家笑称“每一个暴黑,都曾是暴白”。

水暖水寒鱼自知。去年,暴雪也迎来了一波人事大变动。不仅《守望先锋》游戏总监 Jeff Kaplan、《守望先锋 2》执行制作人兼暴雪副总裁 Chacko Sonny 等多名高层离职,而且公司本身也因陷入 " 员工性骚扰事件 "解雇了多名涉事员工,关于 “暴雪离职员工创建XX独立游戏工作室”的新闻早已屡见不鲜。

内外交困令暴雪放弃了曾经赖以成名的“精品战略”,而更像一位竭泽而渔、赚一笔就跑的投机客。在今年1月18日,微软宣布计划以每股95美元的价格收购动视暴雪。这笔交易总金额高达687亿美元,成为微软史上最大收购案例,也是游戏界第一收购案。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此次微软是溢价吞并动视暴雪公司,溢价空间为45%,这并非是一个小数目。此前,微软为了丰富自己的游戏业态,想通过压价、示弱等方式促进收购成功,但暴雪关心的仍然只有一个

远离似乎并不是坏事

而此次暴雪与网易断约后,暴雪在中国大陆能够选择的代理商也很有限,是否有能力和意愿也会成为新代理合作中比较难以平衡的问题,后续若暴雪停服需要在国内找新的代理商,也会在具体的合作条款上有比较大的牵扯,毕竟代理方只能赚“辛苦钱”,大头还要上缴。这意味着,国内千万暴雪玩家未来一年将遭遇的困境将是历史性的,即国服重启的时间线非常不明朗,且停服流失及重启运营策略的变更影响巨大,但这些,是暴雪会关心的吗?

不知道14年陪伴终结的网易此刻心里又是作何感想。好在与失去了魔兽就一蹶不振的九城不同,网易手上仍然有着大量的自研产品和一众海外工作室,远离暴雪,也许并不算坏事。十余年前,暴雪的一款《魔兽世界》即可掀起中国网络的滔天巨浪,而如今,在玩家一片唏嘘中,它渐行渐远,沦为时代的尘埃。远离他,对玩家似乎也不一定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