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塔利班建国后前途如何?这三个问题很关键,中国是这种看法 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

本文转载摘编自微信公众号 “环球网”(ID:huanqiu-com)、“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环球时报”(ID:hqsbwx),首发时间及原标题分别为:8月19日《塔利班 · 冰淇淋 · 拜登》;8月19日《阿富汗真相答疑》;8月19日《中方对塔利班发表看法》。

当地时间8月19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在社交网站发表声明,在阿富汗脱离英国统治、独立102周年纪念日之际,塔利班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路透社报道,塔利班决策高层哈希米(Waheedullah Hashimi)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将如何管理阿富汗时,哈希米称可以肯定的是,阿富汗不会是个民主国家,因为民主制度在阿富汗没有任何基础,“我们不会去讨论我们应该在阿富汗运用什么类型的政治制度,因为很清楚地就只有伊斯兰律法,仅此而已。”

塔利班执政已成定居?事情恐怕依然没有那么简单。

反塔利班的武装也在集结,此前甚至从塔利班手中夺回了喀布尔北部的帕尔旺省首府恰里卡尔。

坐碰碰车、健身后,塔利班士兵又被拍到在喀布尔街头吃冰淇淋

另一边,塔利班士兵现在真有点享受胜利的意思。继在游乐园玩碰碰车、在总统府健身房锻炼身体后,塔利班士兵在喀布尔吃冰淇淋的场景也被媒体拍到。

《今日印度》19日发布了一则塔利班士兵驻足喀布尔街头冰淇淋店的视频。 视频中,这名记者说道:“你看,塔利班来吃冰激凌了。”

(视频截图)

“塔利班士兵在游乐园享受游乐设施、享用冰淇淋和去健身房的画面,与阿富汗妇女在首都为争取权利而抗议的悲惨报道相比具有讽刺意味。”《今日印度》称。

然而报道紧接着表示,在接受《今日印度》记者采访时,吃冰淇淋的塔利班士兵表示,妇女和儿童在店内吃冰淇淋也没问题。

此外,阿富汗黎明新闻记者阿卜杜勒-哈克-奥梅里18日也在个人推特账号上发布塔利班吃冰淇淋的照片并配文称:“塔利班士兵吃冰淇淋”。

当然,塔利班士兵也是人,其中有许多“00”后“山里娃”,整个青少年时代都在打仗,玩木马吃冰淇淋回归老百姓生活对于他们是再好不过的了。但是,就在社交平台刷屏这些内容的不久,印度媒体又报道称:塔利班士兵焚毁了阿富汗北部朱兹詹省首府希比尔甘市的一座游乐场。

前几天刚上热搜的游乐场恐怕很难猜到,刚到来的和平和一点点的欢乐就这么转瞬即逝。

阿富汗的前途命运又何尝不是这样诡谲多变。

第一个问题,阿富汗未来会怎样?

依据过往历史,可以预测,和平与发展,会很难。

塔利班将武器放在总统办公室桌子上

如今掌权的塔利班,并非第一次掌权,曾有过非常糟糕的执政记录,破坏千年文物、毁灭文字、残害妇女、公开处刑、种族清洗、种植和走私鸦片、培育和包庇恐怖组织等等。

当然它得到全国政权后会不会变良善呢?现代史上,还没有哪个政权能以完全“反文明”的姿态,长期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但有了这样糟糕的执政记录,就不太可能迅速得到外界信任,所以很难在短时间内取得外援。

对于一个一穷二白的新政权来说,没有外援,就算没有内乱,也非常难发展。之前塔利班到处飞,并向几个大国大剂量释放友好和平的讯息,姿态圆融了许多,目的就是为尽可能多取得外界谅解和援助。

对了,顺便说下,塔利班代表不仅来了中国,还去了俄罗斯,甚至美国都跟他们“亲切地交谈”过,只有一个号称很大的国家,始终不愿意承认或不相信塔利班即将掌握阿富汗全国政权的现实,这就是印度。

近20年来,印度在阿富汗投了30多亿美元,援建了不少大项目,比如萨尔玛大坝、议会大厦。甚至在2020年,印度还宣布计划再投8000万美元建150个社区。从贸易数据来看,目前阿富汗40%的贸易出口都去了印度。

不过问题在于,这些投资、合作,都是印度跟美国支持的旧阿富汗政权谈下的,塔利班一旦掌权,可能一夕之间全部化为泡影。所以印度有点急,此前明里暗里支持过旧阿富汗政府军,结果被塔利班怼了,要它不要搞军事化动作。

塔利班不怕印度,它最怕的应该是美国极有可能推出的经济封锁。

这个很要命。过去跟美国对抗、有意识形态分歧的国家,基本都遭过这茬罪,一般小国顶不住,只能找可以跟美国抗衡的国家靠,比如以前的苏联。今天的世界,并没有哪个国家可以作为塔利班“抗美”的后援者。

为什么美国的封锁对于阿富汗比较要命?因为美国居于全球经济最顶端,下面跟着一帮实力雄厚的小弟,共同建立且把持着一套保证他们居于全球领先地位的政经系统。

塔利班要挤入西方主导的政经系统,非常困难,需要大量的改革,以及各类政治形象包装和示好游说——鉴于它过去的劣迹,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美国国内的女权组织、反恐组织,还有阿富汗流亡者组织,都会极尽能事抹黑、攻击塔利班。

一旦受到外部压力,塔利班内部也有可能陷入分裂,有人会主张极端到底、跟西方死磕,有人会主张改革,原教旨主义和世俗派会长期内斗。等塔利班内部不稳时,原先暗藏在阿富汗各地的军阀,又可能趁机揭竿而起,整个国家有再次陷入战火的危险。

而且大家可能不知道,现在塔利班虽说已经占领喀布尔,算是掌握了全国政权,但还是有跟它政见不同的组织在顽强地抵抗着。

比如马苏德(2001年9月,被伪装成记者的塔利班分子炸死)的儿子小马苏德,现在就领导着他爹留下的组织联合阵线(也叫北方联盟),盘踞潘杰希尔省。

那小蓝块就是潘杰希尔省

受到强大的外部压力后,也有可能产生另外一种后果,就是塔利班的强硬派占据上风,接着撕破刚刚表现出来的那么一点点温和,越发内向、抗拒西方,再次走向极端宗教主义和全面对抗。

事实上,“911”事件发生之前,联合国发布禁令全面封锁当年掌权的塔利班后,产生的就是这样一个全面对抗的效果。巴米扬大佛就是在那段时间(2001年2月)被塔利班炸掉的,目的是为摧毁竞争对手联合阵线与它争夺巴米扬的意志。反正逼急了,塔利班要咬人的。

总之,塔利班的统治会非常难,需要极其高超的政治艺术。外界与他们打交道,一样需要非常谨慎。

第二个问题,大国怎么办

很多人可能听过,过去阿富汗被称为“帝国的坟场”,但并不知道这个现象的源头。其实“帝国的坟场”,源自一个非常古老的政治难题:俄罗斯帝国兴起之后,与英国产生的地缘政治冲突。

美国是继英俄之后介入阿富汗的第三个帝国,说到底还是英俄那场旷日持久的地缘政治冲突的延续,如今也灰溜溜的走了。

阿富汗的地理位置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当年美国介入阿富汗,一开始是为了反恐,后来是为了在那建一个“民主国家”典范,然后在亚欧大陆中间点打入一枚“钉子”,上牵俄国、右牵中国,弄得阿富汗这地好像真是什么风水宝地。

这就有点想多了,本·拉登没死之前,美国一直不想走,因为总觉得他没死,这场反恐战争就是失败的,花那么多钱搞那么激动,总得对选民有个交代。他死了以后,从奥巴马那会开始就一直想着怎么脱身,只是美 国那种党争体制,没法当机立断,一直拖拖拉拉拖到现在。拜登这次彻底退出了,特没谱又出来说风凉话,可当初他也是主张尽快退出的。

加尼

美国扶植的阿富汗高层腐败高发,好多官员还参与贩毒,公务员中吸食毒品的比例高得惊人。 由此可见,美国根本没任何心思在阿富汗培育什么“民主国家”典范,更别说躬身去帮助阿富汗禁毒发展农村经济了。实际上这么多年以来,美国花在阿富汗的钱,大多都用在了战争、武器、养兵方面,花在建设方面的资金少之又少。

换句话说,其实“帝国坟场”这么多年,英美俄几个大国都累了,基本没得到什么好。如果说过去的大帝国,对阿富汗还有些积极索求,那现在基本都是些消极需求,就是不期望从这儿得到什么,只希望这儿别给自己招来什么麻烦。

第三个问题:塔利班怎么禁毒

塔利班的前世今生,大家可以去《塔利班胜利了,跟着激动啥?阿富汗的真相你知道吗》 一文中找。有必要补充说的是,塔利班的确不是铁板一块,目前塔利班主要分为阿塔和巴塔,而且就是阿塔内部,也分为温和派和强硬派,如以前的塔利班首脑之一毛拉·穆罕默德·拉巴尼,就是塔利班内部的温和派代表,此前跟马苏德对过话。不过这人在2001年4月因为癌症死掉了,结果以奥马尔为代表的强硬派再无牵绊,所以在911之前的几个月,塔利班在阿富汗境内实施了一系列反人道的措施。比如以比如中止联合国防止脊髓灰质炎计划、处死与医生来往过密的妇女、逼迫印度教徒佩戴黄色标签、禁止女性开车、禁止互联网、游戏机、音乐磁带、唇膏等等。

很多人搞不清楚,阿塔和巴塔的区别。

其实2007年以前,塔利班不分巴塔和阿塔。两者同源,都是阿富汗流亡到巴国的宗教极端分子培育起来的极端组织。 2001年阿富汗战争打响后,塔利班丢了政权,被迫转入地下、农村,有一部分回流到了巴基斯坦。回流到巴国的塔利班成员,一样是反美且致力于阿富汗解放的,但逐渐在巴国落地生根,且慢慢有了独立运行的机制。

巴基斯坦当局不允许这些塔利班流亡分子搞事,比如给他们限定活动范围之类,他们就跟巴国当局对着干,势力范围一度触及白沙瓦和伊斯兰堡。2007年12月,巴国北方7个部落、西北边境各省20多个部落武装组织,聚到一块开了个会,宣布成立巴基斯坦塔利班。

巴塔成立后,跟阿富汗的塔利班组织脱离了关系,并在自己控制的范围内实施沙利亚法。不出意外,他们被巴国当局宣布为非法、恐怖组织。前段时间,中方一辆通勤班车在巴国爆炸,造成9名中国公民死亡、28人受伤,就是该恐怖组织所为。另外有证据显示,这巴塔幕后的大boss,极有可能是印度势力。

再有,一直到2015年,美国出于现实利益考量和交换俘虏需要,才改口称塔利班为“武装叛乱”而非恐怖组织。

塔利班的生存基础在哪儿?农村!被美军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一部分流亡到了巴国,形成了巴塔,另外一部分则渗透到了阿富汗边远农村地区。

阿富汗目前的人口总量为3220万左右,其中城市人口770万,农村人口2300万,另有150万人为游牧民。可以算出来,70%以上的人口都在农村。

美军占领阿富汗后,为什么迟迟没能把塔利班消灭干净,秘密就在这,他们藏身于偏远广阔的大农村,自给自足,饿不死、打不垮。

塔利班为什么能势如破竹(其实他们1995年第一次掌权也很快),在一个月内就完成了夺权,秘诀也在这儿,有广大的农村基础。

那么,塔利班是怎么和农民相容的呢?一是利用农民低识字率和教育水平,灌输邪乎的极端思想。二就是组织农民种植和走私鸦片。前者不说了,重点说说种鸦片这事。

当年为了反苏联,阿富汗的抵抗组织为了筹钱,开始在边远农村组织农民种鸦片。由于地理气候条件俱佳,阿富汗的鸦片种植面积和产量越来越大,常年占据全球非法鸦片产量的70%以上。 比如2000年,阿富汗罂粟种植面积达到82171公顷,鸦片产量高达3276吨,同年全世界非法鸦片产量为5674吨。2016-2017年,全球鸦片产量为1.05万吨,阿富汗贡献了9000吨。

老有人说塔利班是一直主张禁毒的,其实不对。塔利班在1995年-2001年掌权期间,只有2000年宣布全面禁毒,让2001年阿富汗鸦片产量速降到185吨。

禁毒的主要原因,是当时的塔利班急需要得到国际社会认可。虽然鸦片产量降了,可当年鸦片收购价从每公斤28美元飙涨到了350-400美元,所以并没有妨碍塔利班从中谋取巨额暴利。

种鸦片的后果,就是农民已经完全依赖上了这种经济作物,形成所谓的“鸦片经济”。一旦强力禁止,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替代农作物,那一定会导致本不富裕的阿富汗农民更加贫穷,对经济也将造成沉重打击。

何况,鸦片在当地常年是作为普通药物在用的,什么头疼脑热,吃点鸦片就灵,一旦没了这玩意,农民不答应。目前阿富汗境内吸食毒品的人口比例惊人,最高统计是瘾君子占了总人口的10%,妇女和青少年吸食毒品的比例非常高。

但塔利班要得到外界认可,禁毒是他必须要做的事。靠它那种野蛮的手段,效果应该是立竿见影的,但短期内也一定会伤农。这就涉及另一个大问题了,即当塔利班禁毒伤农时,其他一些竞争性军阀则可能鼓励农民种罂粟,一方面获得毒品走私利润,一方面将农民拉拢到自己这边来。

这就是阿富汗,一个被战火、苦难和贫困缠绕的国度,世道艰难,未来更难。

中方对塔利班发表看法

19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中方有没有跟塔利班进行接触?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称,其实这几天我和我的同事都介绍了,中方在充分尊重阿富汗国家主权以及国内各派意愿的基础上,同阿富汗塔利班等各派都保持着联系和沟通。近日阿富汗的局势发生重大变化之后,阿富汗的塔利班领导人和发言人多次通过不同的渠道公开表示阿塔要解决人民面临的问题,满足人民的愿望,致力于构建开放包容的伊斯兰政府,并表示阿塔致力于人人平等,消除歧视,已宣布赦免前政府工作人员,并将保障妇女的言论自由、就业和接受教育等权益。

华春莹说,阿塔发言人表示,将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保护阿人和在阿的外国使团人员的安全,愿意与各国建立良好的关系,绝不允许任何人利用阿领土威胁别国。我们注意到了这些积极的表态和释放的信号,我们也注意到俄罗斯等一些国家的政要和不少的国际媒体也都肯定当前阿塔进入喀布尔之后各方面的表现,认为阿塔目前的做法是良好的、积极的、务实的。尽管阿富汗局势还没有彻底的明朗,但是认为塔利班不会重演过去的历史。

华春莹表示,不少媒体认为如今的塔利班比上次执政时期更加清醒和理性,我们鼓励并且希望阿塔将其积极的表态落到实处,同阿富汗各党派各民族团结起来,尽快通过对话协商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得到人民支持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施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遏制各类恐怖主义和犯罪行径,确保阿富汗局势实现平稳过渡,让饱受战火之苦的阿富汗人民能够尽快远离战乱,建立持久和平。

华春莹表示,我们也看到阿富汗国内积累了诸多的矛盾,美国又留下了大量的难题,和平重建的进程难以一帆风顺。在此过程当中,国际社会应当共同的鼓励和支持阿富汗各党派各民族团结合作,翻开阿富汗历史的新篇章。

华春莹还说,我们也注意到有些人在反复的强调他们对阿塔不信任,我想说的是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变的,我们主张要用全面联系和发展的辩证思维来认识看待和处理问题,不仅要看过去怎么样,也要看现在怎么样,不仅听其言,也要观其行。如果不与时俱进,而是抱守固定的思维,无视形势的发展,那就是刻舟求剑,就不会得出符合实际的结论。事实上,阿富汗局势的急剧演变也表明外界以往对于阿富汗局势的判断是缺乏客观判断的,对阿富汗的民意是缺乏准确把握的。在这个方面,我认为西方的某些国家尤其应该汲取教训。

监制:夏宇

编辑:顾佳 贇

制作:张静、万宏蕾、郭赛玲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2093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