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父亲继母相继过世,遗产怎么分割四兄妹吵得不可开交!调解后竟然在现场...... 广电是什么意思

家住北干街道的邵女士向《188调解团》反映,她的母亲在她小时候就过世了,父亲带着她和哥哥,继母带着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重组了一个家庭,虽然大家没有血缘关系,但四兄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还算不错。2016年父亲过世,今年7月继母也过世了,两位老人都没有留下遗嘱。现在,因为遗产的事情,兄弟姐妹之间起了争执,希望《188调解团》可以作为第三方帮忙调解。188调解团记者联同浙江腾远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永铭一起帮忙进行了调解。

邵女士今年57岁,她说当时父亲和继母再婚时,她和自己的哥哥以及继母那边的姐姐、哥哥都未成年。2016年5月,父亲生病过世,当时继母告诉他们父亲有32万元的存款,除去医药费、丧葬费、护工费等开支,总共拿出23万元,四兄妹平分,每个人总共分到五万七千五百元。这个当时写下协议,四兄妹都是签字认可的。2021年7月,继母过世,姐姐告诉他们母亲只剩下7万元的存款,邵女士不太相信。

邵女士说:“估计一下两个人百万钱肯定有的,我爸爸工资不算低,母亲也还好,平时都也很节约,亲戚都没有来往,没有什么大的开支。我哥哥结婚的时候也没有出多少钱,我想想开支不大。”

邵女士打了证明,去银行查了父母的账户流水,发现姐姐曾有多笔大额取款记录,而这些取款她和哥哥都不知情,也从未告诉过他们有什么用途。除此之外,邵女士还发现这些取款基本上都存进了姐姐楼女士的账户,甚至在父亲去世后,父亲的账户里还有一笔几千块钱的取款记录。

邵女士说:“妈妈的账户就是爸爸的账户,爸爸的账户就是妈妈的账户,这不是很明的,只要取走一个人的账户,就包括我爸爸里面的钱,有很多笔就在我姐姐和哥哥的名下,账户转到她自己名下了。”

邵女士和哥哥邵先生对父亲过世后,四兄妹分割的23万存款产生疑义,他们认为父母亲的存款早在父亲在世时就已经悄悄被转进了哥哥、姐姐的名下。邵女士多次找哥哥姐姐沟通,但目前双方关系闹僵,多次调解都没有结果。

陈永铭律师说:“邵女士父母生前到底留下多少遗产,这个数字还没法确认,我的想法是最好还是建议邵女士和她姐姐两方能够坐下来谈一谈,把这个账目进行核对一下,明确一下到底父母有多少遗产,然后再按照各自的份额,大家坐下来谈一谈,进行分割。”

随后记者拨通了邵女士的姐姐楼女士的电话,电话里楼女士表示愿意与弟弟妹妹再做一次调解。一周后,四兄妹就父母遗产分割问题接受我们的调解,但双方一坐下来,就吵得不可开交。

邵女士:我跟你说了这么久,32万银行里取款的。

楼女士:32万,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20万是借的集资的,3万是工资总有的。

邵女士:我要你银行的明细拉出来,你怎么拉到现在还没有拉出来?

邵先生:他还拉得出吗?她都拉都到自己的袋子里了。

记者:大家情绪先稳定,今天来聊事情的。

邵女士:你说有借款,那借款的东西呢?

楼女士:20万,我有的,那你也要报出来,什么钱什么钱,账报出来。

邵女士:我跟你说,你自己一手操办的,怎么还要看我的,你再和我说呢?

邵先生;都是后妈和她一手操办的。

楼女士:银行里,他们都去拉出来了,拉出来说都打到我的账户,总要什么时候什么钱打进来。

邵女士:我在问你呀,你自己做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楼女士:这么多年,我记不住。

调解现场,双方就父母存款的数额僵持不下,因为姐姐拿不出自己和父母银行账户的流水,邵女士和哥哥情绪比较激动,调解一度陷入僵局。

陈永铭律师:邵大姐,原来你父亲去世的时候,按照你们结算是32万,你认为32万这个数字是不对的,其实父亲留下来的钱远不止这个32万。现在就是要姐姐说清楚,这个32万到底是怎么回事,来龙去脉说一说,当时这个32万是你经办处理的,当时是怎么算出来的32万。

楼女士:32万是我母亲说的,23万分掉。

一共是32万,其中23万拿来分是这个意思吗?

楼女士:32万有丧葬费,父亲医药费、丧葬费一共使用了6万多,我母亲自己提出来留3万,这个32万多是我母亲自己说的。

陈永铭律师:父母还在世的时候,钱是由你保管的吗?

楼女士:不是的。

陈永铭律师:是谁保管的?

楼女士:是我母亲保管的。

陈永铭律师:都在你母亲那里保管的吗?

楼女士:以前他们(父母)是两个人都有的,后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我母亲管的,他们说钱是我去取的,现在银行里如果有存款拿出来多少,你说是打在我的账户里多少。

陈永铭律师:父母当时的银行里的钱你是去取过的,由你代办的,钱是存在父母的账户里的,但取是你去取的?

楼女士:取出来有一段时间集资的时候,我借给他们,拿利息多一点的钱。

陈永铭律师:外面有集资的业务,你把父母的钱拿去做投资了,是这个意思吗?

楼女士:帮父母去拿出来,借也是写我母亲的名字。

陈永铭律师:你帮他们去拿出来,借给别人,是这个意思吗?这笔钱是多少钱?

楼女士:这笔钱我现在还是20万。

陈永铭律师:投资出去的时候,这个钱是怎么投资的?是现金拿过去还是转账?

楼女士:现金。

陈永铭律师:直接从你母亲的账户里取出来。

楼女士:取出来。

调解中,楼女士表示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平时主要是由她一个人在照顾,当时母亲提出每月给她1000元钱作为护工费。

陈永铭律师:你母亲身体不好,主要你在照顾她,所以她答应给你1000块钱一个月,口头答应你的。

楼女士:不是口头答应,她给我的,这个钱我今天也拿来了。

陈永铭律师:一个月给你1000块钱,那么其他剩下母亲的钱在哪里呢?从父亲死了以后,父亲死了以后母亲自己留了一部分钱,剩下她也有退休工资,她这个钱后面是怎么处理的?是你帮她在保管的还是她自己在保管?

楼女士:钱是我给她取的,取来我给她,我妈妈2016年12月份有3万块留着,她给了我3万块,她说借3万块去存起来,等于说是她要我存的存我的名字,3万块钱给我。

邵女士:这种就是假话了,钱没有取出来过,你的意思是母亲给了你3万块,母亲每个月的工资总是要取出来,那你为什么就算你妈取出来的,你的流水为什么到今天还拿不出来?你妈有你妈的流水,你总有你的流水,我要你拿两个流水,你一个流水都拿不出来,你什么意思?取款也要流水的,现在推到你妈身上去了。

邵先生:你不要一天到晚嘴巴不准。

楼女士:母亲给我存的钱,我是今天存也好,我先用也好,这个钱不会少给她利息给她,是不是可以的?

陈永铭律师:你的意思是反正你帮母亲取出来的钱,反正都是属于母亲的,哪怕你先借用的,你也是会还给她的是这个意思。

楼女士:我就是说得清楚。

陈永铭律师:你母亲从父亲死了以后到母亲死这段时间,母亲一共有多少存款?

楼女士:我现在跟你说,他又说我假。

陈永铭律师:你按照你的先说,到时候邵大姐他们提出异议,你再根据他们的异议你再回答。

楼女士:母亲存款一共存了到2019年12月份又弄了1万,那是6万, 2020年到12月母亲又增加了5000元 ,一共是65000,但是母亲2018年我记得好像是12月份,11月份也有一段时间,这几个月时间你钱不要拿出来,要凑个2万,所以母亲一共是8.5万元。

调解中,大姐楼女士表示,母亲过世后一共留下8.5万元的存款,算上之前每月给她的1000块钱护工费等,总共是20万多,她提出四兄妹均分这笔钱,每个人可以分到5万多。对于这样的提议,邵女士兄妹表示无法接受,并拿出了姐姐的转款记录,双方再起争执。

陈永铭律师:你现在已经明确知道不对的,你跟你姐姐当面对一下。

邵女士:我跟你摊一下牌,你32万,你这里的11万,你先给我解释清楚,你这里的11万你先解释这个钱你到哪里去了,我一票一票跟你来。

邵女士:你这个钱你拿到哪里去了?11.3万多。

邵先生:老头子在的时候,你还把你女儿国外去的钱都是我老头子的,销毁存折,我爹还在存折就开始销毁了。

楼女士:存折怎么销毁的事情,我懂都不懂。

邵先生:证据这里有。

记者:气话先不要说,账对一下。

邵女士:这笔钱你先给我解释清楚,这笔钱总不是我爹要你打进去的吧。

陈永铭律师:姐姐先说一下,这个11万怎么回事情?

邵女士:我给你这么多时间考虑,你说到现在还说不出。我跟你说这笔钱你至今账户里还在,我跟你说一声,到现在还在你的账户里。

楼女士:至今在我的账户里,她打给我,我不用,我自己的钱拿出来。

邵女士:那你说过了,剩下来只有20万,你要说清楚,自己的账前后要对上,你怎么不说你这个钱就是20万里面,你可以这么说,反正流水没有的,随便说。

近四个小时过去,邵女士兄妹俩与哥哥姐姐始终无法给出令对方满意的说法,调解团记者、律师将双方分开,各自做起了思想工作。

陈永铭律师:现在你妹妹拿出来的那张存单,那张存单很清楚的,11万是你从你母亲的账户里取出来的,既然是从母亲账户里取出来的,即使当时是遗产里没处理进去,你爹的遗产里没处理进去,现在你母亲没有了,肯定也是属于你母亲的遗产,这个事情你肯定要给他们一个交代,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情?

楼女士:借条不是一次性有那么多的,20万,我记不清楚到底是五万还是六万,后来加起来一共是20万,就算是5万,还有6万我也拿来分,要分这个钱的时候我拿出来给他们,我现在怎么说?母亲去世了。

陈永铭律师:他们当时是处于这个意思,因为当时母亲还活着,母亲要求保管多少,他们也都没疑义,拿出来多少该分多少,现在的问题是母亲已经没有了,母亲到底有多少遗产,肯定是要来摊一摊,要说一说。他们的意思也不是一定要分母亲的钱,为什么有这个疑义,因为当时父亲死掉的时候,母亲肯定是有一部分钱留在那里,这个钱也是属于父亲的,所以才会给你们提出来意思要算。今天要是能调解那最好,如果是调解不成功的,最终可能还是要走上司法途径,要查这个账户,通过法院调查令,应该也是查得清楚的,我的意思你们有没有一个想法,这个事情我现在也不去说流水不说什么,大家不管怎么样兄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从小到大亲情肯定还是在的。

楼女士:他们也是这样说的,所以我才……

陈永铭律师:在这样的前提下,我等会儿也会做做他们的工作,如果说不对账了就按照匡算一下,父母这几年来大概工资有多少?有多少钱?大概的生活开支多少?不管今天有拿也好,没拿也好,大家各退一步,你在现在这个情况之下,愿意拿出多少钱来四兄妹来分,如果说这个方案都能成功的,我们就帮你们谈一下,如果谈不成功也只能走法律途径。

在调解团记者、律师的多番努力下,最终双方达成一致协议,由大姐楼女士、大哥楼先生支付邵女士、邵先生各9.5万元,共计19万元,并于调解现场当场支付,四兄妹各自签字按手印。

陈永铭律师说:“在处理遗产纠纷的过程当中,第一个最好是父母在生前的时候能够留下遗嘱,这样就避免了今后子女因为遗产的问题产生矛盾纠纷,本案当中产生的纠纷就是因为父母没有留下相关的遗嘱,导致兄妹之间关于遗产无法达成一致。第二个如果说在父母没有相关遗嘱的前提下,也建议兄弟姐妹之间在父母生前的时候对父母的赡养问题也可以事先以协议的方式提前进行约定,这样也避免了今后的矛盾,导致后面无法进行处理。”

萧山广电全媒体记者:孙洁晶、孙超

编辑:陆玲玲

责编:莫利锋

来源:智慧萧山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1982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