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原创 撒哈拉以南最残暴的恐怖组织,恶行累累,但却十分热衷环保事业

作者:战忽局编外

请看一则新闻报道:肯尼亚国家警察局于近日发表声明称,在肯尼亚东北部靠近索马里的加里萨郡遭到索马里青年党武装分子的袭击,4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一位老师和一个儿童。肯警察击毙2名武装分子,并缴获2把AK47步枪、制作简易爆炸物的材料及其他简陋武器。

袭击事件频发

2008年2月6日,索马里海港城市博萨索实施爆炸袭击,造成近90人伤亡。

2010年7月11日,一伙恐怖分子对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一家酒店发动爆炸袭击。此次行动故意安排在西班牙与荷兰之间的世界杯决赛当天,当晚有74人遇难。行动的目的是对乌干达加入非盟打击其的行动进行报复。

2013年,一伙恐怖分子对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一处高档购物中心的袭击最广为人知,袭击造成62名平民、5名士兵和4名持枪歹徒死亡。有传言称,绰号“白寡妇”的英国籍恐怖分子萨曼莎·卢思韦特参与了这次袭击。

2015年,又是这伙恐怖分子对加里萨大学学院进行了袭击,共造成148人死亡,其中多数为基督徒学生。

2016年1月,这伙恐怖分子袭击了索马里的一处肯尼亚军事基地,打死180名士兵。

2017年10月14日,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萨法里旅馆外发生了一起汽车炸弹袭击事件,成为了索马里历史上最惨烈的一次袭击。它摧毁了附近多个街区,造成587人死亡,316人受伤。

上述事件发生的两周后,这伙恐怖分子再次占据摩加迪沙另一座酒店长达12小时,杀害20多人。他们用汽车炸弹炸开酒店大门,破坏了这栋3层高的建筑,持枪歹徒由此进入大楼。

2018年3月,这伙恐怖分子在摩加迪沙议会大楼外引爆汽车炸弹,7月在内政部办公楼外同样引爆了汽车炸弹。在后一起袭击中,一些公务员为了躲避发生在大楼走廊里的枪战而从窗口跳楼。两起事件共造成13人死亡。

这些恐怖分子还袭击了度假区姆佩卡托尼、乘坐公共汽车的教师、采石场工人以及加里萨大学学院,并将袭击目标扩展至参与非盟维和部队的国家及其组织。除多次在肯尼亚境内制造严重恐怖袭击外,还袭击难民营,绑架、杀害国际援助人员,强占联合国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财产及设备、袭击非盟军事基地等。

这还只是摘取该恐怖组织的几次典型恐袭而已,实际上的罪行远不止这些。

索马里青年党是个什么鬼?

上述事件的发生,让一个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索马里青年党走入了人们的视线。这个组织成立于2006年,外文名称al-Shabaab,其阿拉伯语名称可译为“青年人”或“圣战者青年运动”。

索马里青年党在索马里、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三国交界地区的活动依然猖獗,但主要在索马里活动,控制着索马里中南部大部分国土。该组织目前共有约7000至9000名武装分子。

索马里青年党的前身是"伊斯兰法院联盟"。1991年1月索马里的西亚德·巴雷政权倒台后,索马里局势持续动荡,并催生了包括“伊斯兰法院联盟”(下文称“联盟”)(ICU)在内的大量武装派别。2004年,信奉原教旨主义的宗教极端组织“联盟”成立并在短短两年内击败各派军阀,控制了索马里东部和南部大部分地区。

艾哈迈德·阿卜迪·古丹资料图

2007年,"联盟"被逐出了大部分占领区。“联盟”的失利导致内部分裂,坚持强硬路线的青年人从该组织中分离出来,组成“索马里青年党”,且实力不断壮大并一度占据索马里中部和南部的大部分地区。青年党前领袖艾哈迈德·阿卜迪·古丹2012年宣誓“效忠”“基地”组织头目艾曼·扎瓦希里。后来,古丹被美军无人机击毙,青年党现在由艾哈迈德·奥马尔领导,此人又名阿布·乌贝德。

组织架构

青年党的最高权力机构为“协商委员会”,负责重大决策的制定。下设执行委员会,执行委员会设有专门负责政治、军事、治安和宣传等方面工作的专门组织; “协商委员会”在索马里各地设立青年党的支部,负责军事行动、筹建据点和招募成员等事务。

政治目标

该组织是索马里境内最主要的反政府武装组织,政治目标是通过对内推行伊斯兰教法统治、对外发动对西方和埃塞俄比亚基督徒的“圣战”,在索马里、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三国交界的索马里人聚居区建立“东非伊斯兰酋长国”。这个目标让周边国家十分不安。

在2009年宣誓效忠基地组织后,青年党完全接受了”基地”组织的全球圣战理念。"青年党"的领导人声称: ”基地组织是索马里圣战的母亲……我们的大部分领导人都在基地组织训练营受训。”

残暴的恐怖组织

索马里青年党以残忍袭击著称,曾宣布效忠本拉登,不断对非洲之角基督教和苏菲派穆斯林人口中的“伊斯兰敌人”实施恶毒的自杀式炸弹袭击和其他暴行。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具威胁的恐怖组织,是同"基地"组织有关联、使用恶毒手段破坏索马里和平和民权社会的恐怖组织。2008年2月26日,该组织被美国认定为恐怖组织。英国、美国、挪威、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阿联酋也确定该组织为恐怖组织。

反世俗、反西方、反对多元文化

索马里青年党的前身“伊斯兰联盟”深受极端保守的沙特瓦哈比派的影响,反对苏菲派的多神信仰和祖先崇拜。青年党继承了“伊斯兰联盟”的政治理念,奉行萨拉菲(尊古派)极端主义思想,企图推行严格的伊斯兰教法统治,主张采用暴力革命方式,通过“圣战”实现伊斯兰的复兴,在本质上具有反世俗、反西方、反对多元文化的特征。

倒行逆施

索马里武装分子石刑处决通奸犯

为了强制推行原教旨主义宗教法,青年党用石刑处死所谓的“罪人”,这一做法令其声名狼藉。2017年10月,一名8个孩子的母亲因被指控对丈夫不忠而被以这种方式处决。5个月后,另一名30岁的女性在被指控犯有重婚罪后以相同方式被处死。为了追求“正义”,青年党还切下窃贼的手掌并执行斩首。

索马里青年党最初靠承诺为这个二十年间没有稳定政府的国家带来安全赢得了公众的支持。但好景不长,2011年这片土地遭受干旱和饥荒的袭击,但索马里青年党却意外地拒绝了国际援助,加剧了索马里人民的困境,造成多人因饥饿而丧生,也使其颜面尽失。

资金来源

资金是组织运转的血脉,联合国2011年7月发布报告称,在控制了基斯马尤港的转口贸易后,索马里青年党每年能获利3500万到5000万美元。此外,分布在中东、欧美等地区的地下筹款网络,也在源源不断地向索马里青年党"输血"。仅2011年,该组织通过非法征税获得近1亿美元收入。

两大后台

索马里兰,一个宣布独立16年却一直未受认可的“共和国”

索马里青年党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恐怖团伙,许多外部力量都在积极插手和暗中支持。据悉,索马里青年党背后至少有两大“后台”。首先是厄立特里亚。该国是1993年从埃塞尔比亚分裂出来的一个小国,1998年至2000年,双方还因边界争端爆发了局部战争,造成数十万人丧生。

出于宗教感情(厄近半数民众为逊尼派穆斯林)和对抗埃塞俄比亚的需要,厄方向索马里青年党提供了大量武器、资金。另据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表示,在他们抓获的索马里青年党战俘中,曾发现有一些厄军士兵。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也报道,厄政府曾每月资助索马里青年党8万美元。

其次是离心倾向严重的“索马里兰”。“索马里兰”是不被承认的索马里境内的分离主义势力建立的国中之国,据美国国际战略协会报告称,“索马里兰”领导人与索马里青年党高层私交甚笃,不仅私下庇护该组织的武器供应商,还直接派兵助阵。

东非“环保恐怖组织”

索马里青年党最奇怪之处在于它对环保问题的投入。青年党此前曾明确反对索马里的伐木业砍伐稀有树种,还谴责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任期内应对气候变化不力。同时,该党还通过其主要宣传机构安达卢斯电台宣布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理由是它们“对人畜构成威胁”。这让青年党被一些黑色幽默讲述者戏称为东非的“环保恐怖组织”。

同其他恐怖组织的关系

索马里青年党被认为与伊斯兰马格里布地区的“基地”组织分支和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组织都保持着联系。2009年和2012年,该组织先后两次宣布效忠"基地"组织并接受其领导,还曾发誓效忠于本•拉登。

但是,青年党与“伊斯兰国”并没有联系,它抵制这一组织。这一决定在青年党队伍内部造成分裂,最终分离出一个小的派系,即“东非阵线”。这个派系承认“伊斯兰国”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为“所有穆斯林的合法哈里发”。

打击青年党任重道远

2006年底,埃塞俄比亚出兵索马里打击索马里青年党,使得青年党元气大伤。但是,2009年1月埃塞俄比亚从索马里撤军后,与海盗集团联手的索马里青年党趁势反扑,并在同虚弱不堪的索马里过渡政府对阵中屡屡得手。到2010年底,索马里青年党已基本控制了包括摩加迪沙、西部重镇拜达博、南部重要港口城市基斯马尤在内的索中南部大片国土。

2011年,肯尼亚以北部旅游胜地频遭越境袭击为由,向邻国索马里出兵,在乌干达、埃塞俄比亚和布隆迪等其他非盟国家部队协助下将青年党武装赶出摩加迪沙。

2012年9月,索马里组建新政府,新政府在非盟维和部队协助下,逐渐将索马里青年党武装逐出重要城市,特别是将其赶出港口城市基斯马尤,这对该组织来说是一次重大打击,因为从该港口的木炭贸易中抽成一直是青年党的重要收入来源。这致使其势力大减,不得不退入偏远地区。

曾经在索马里折戟沉沙的美军目前在索马里保留500人驻军,肩负着协助索马里政府打击青年党的重任。多次发起突袭,击毙了包括前头目艾哈迈德·阿卜迪·古丹在内的大量恐怖分子。2017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授权美军对青年党进行精准打击。

仅2017年,美军就在索马里开展了30次空袭,多数为无人机空袭。2018年,美国又对青年党进行了47次精准打击。2019年2月24日,美军在希兰州贝兰德文市以东23英里处对青年党实施了空袭,击毙35名武装分子。

2019年2月2日,索马里安全部队在索马里南部的下谢贝利州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打死40名索马里青年党武装分子,摧毁了多个索马里青年党的据点,并缴获大批武器。

按照计划,今年,索马里国内安全部队就将从2.1万名非盟士兵手中接过维和职责,但是考虑到这些部队装备落后、训练和经验不足,可能会加剧的袭击让邻国倍感忧虑。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197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