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壕!主业巨亏却巨额盈利!揭秘苏宁易购的资本魔方! 菱重

李小沐|作者

观点 花儿财经|素材

PE早餐团队|整理

近日,苏宁易购公布2019年年报,虽然业绩再次盈利,却也被发现扣非净利润猛降,主业连续6年都没怎么赚钱,盈利多靠各种变卖股份、资产,甚至不乏“左手倒右手”的关联交易……

眼下,还出现机构将其评级下调,因此也有不少人好奇,苏宁易购的各种“资本游戏”,还能让公司的业绩漂亮多久?

诡异的财报数据

4月17日,苏宁易购发布2019财报。表面上看,这份财报的确足够亮眼。

财报显示,苏宁易购2019全年营业收入2692.29亿元,同比增长9.91%,实现商品销售规模3787.40亿元,同比增长12.47%。

苏宁易购2019年实现归属净利润(该指标反映在企业合并净利润中,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所有者)所有的那部分净利润)98.43亿元,且从2014年至2019年,这一指标均为正值。

数据来源:苏宁易购财报

在这组华丽的数据背后,苏宁易购的真实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2019年,苏宁易购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57.1亿元,同比猛降1488.82%。

对比主业数据,2019年苏宁易购线上平台交易规模2387.5亿,同比增14.59%,相比2018年64.45%的增速明显下降;其中自营商品销售1584.4亿,同比增5.77%,几乎只有2018年53.7%的十分之一;集团开放平台商品交易规模803.1亿,同比增37.14%,而去年的增幅是100.3%……可以说在多个方面的增速都存在明显下滑。

事实上,表面上似乎年年都有盈利的苏宁易购,其扣非净利润,从2014至2018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2.5亿元、-14.6亿元、-11亿元、-0.88亿元、-3.59亿元,到2019更是扩大到-57.1亿元。

这意味着苏宁易购的主业已连续6年出现经营亏损。

数据来源:苏宁易购财报

深挖财报,我们或许能找到苏宁易购实现由巨额亏损转向大幅盈利的秘密。

财报显示,2019年6月24日,苏宁易购向Suning Smart Life Holding Limited出售苏宁小店100%的股权,这次交易增加了苏宁易购2019年度净利润35.70亿元。而Suning Smart Life Holding Limited的实控人则是张近东之子张康阳。

2019年9月27日,苏宁易购旗下苏宁金服增资扩股17.857%新股,这次交易增加了苏宁易购2019年度净利润98.57亿元。

关联交易,稀释股权,闪转腾挪......曾经的家电王者——苏宁易购,不断用轻车熟路的魔幻财技将业绩扭亏为盈。

因此也有人吐槽,苏宁易购的“购”字,与其说是购物的“购”,不如说收购的“购”来得贴切。

话说:家电卖得好,不如资本玩得好!

事实上,这不是苏宁易购第一次美化财报数据了。

根据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苏宁易购的总营收为人民币2449.57亿元,同比增长30.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高达133.28亿元,同比增长216.38%。

业绩表现如此优秀,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2018年,苏宁易购出售了阿里的股票,在扣除初始股本金以及股份发行有关的成本费用后,共实现净利润110.12亿元,而仅仅是这一部分利润就占到了全年总净利润的82.63%。

作为上市公司,苏宁易购面临着非常大的压力。这种压力除了来自于业绩层面,更多的是来自于投资者。重压之下,美化财报数据虽然是一件较为常见的事情,但还是逃不过投资者的火眼金睛,苏宁易购也一度被质疑“枪里究竟有没有子弹”。

回天乏术的主业

扣除这些非经常性损益之后,苏宁易购恐怕早就退市了。

苏宁易购的一季度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苏宁实现营业收入578.39亿元,同比下降7.07%;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1亿元,上年同期为净利润1.36亿元,同比下滑505.45%。

造成苏宁易购营收和利润双下降的,除了疫情,还有苏宁易购早已显现的痼疾。

1990年,张近东在南京宁海路开了第一家苏宁空调专卖店。

乘着消费大潮的东风,到2004年,苏宁易购(当时称:苏宁电器)登陆深交所中小板A股市场。

那时候,淘宝才成立一年,京东的电子商务尚处于起步阶段,拼多多的黄峥刚刚硕士毕业。彼时的苏宁,唯一的对手只有国美。

轰轰烈烈的“美苏大战”(国美VS苏宁)以国美老板黄光裕的入狱拉下帷幕。但就在苏宁为胜利而干杯的同时,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兴起,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正在迅速崛起。

面对电商的围剿,苏宁并没有坐以待毙。

一方面,苏宁逐步大力打造自己的电商APP,开始进行移动端的用户积累。

据花儿财经统计,截至2019年底,苏宁易购注册会员数量为5.55亿,年度活跃用户数规模同比增长20.52%。2019年自营商品销售规模达到1,584.39亿元(含税),同比增长5.77%,开放平台商品交易规模803.14亿元(含税),同比增长37.14%。

另一方面,苏宁主动进军“新零售”。

2017年,张近东提出未来零售就是智慧零售,并明确,苏宁易购将结合线上流量与线下门店布局的优势,打造智慧零售新业态。

但尴尬的是,作为智慧零售新业态的重要组成部分,苏宁小店却一直处在亏损之中。

据腾讯证券数据,2017年苏宁小店仅有32家,到了2018年末,已扩张近4300家,至2019年门店数已达 5400家,开店速度惊人。

但根据 2018年1-7月的数据,苏宁小店878家店共亏损2.96亿元,平均单店月亏近5万元。

看着苏宁小店止不住的亏损,苏宁易购挥刀割爱,在2019年6月将其剥离出了苏宁易购的财务报表中。

除此之外,苏宁易购主营业务增速已经出现明显下滑。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苏宁易购注册会员5.5亿,同比增35.1%;线上平台交易规模2387.5亿,同比增长14.59%;其中自营商品销售1584.4亿,同比增5.77%;开放平台商品交易规模803.1亿,同比增37.14%。

而在2018年,苏宁易购的线上平台交易规模为2083.5亿,同比增长64.45%;其中自营商品销售1497.9亿,同比增53.7%;开放平台商品交易规模585.6亿,同比增100.3%。

苏宁易购的业绩疲态显而易见。

进军线上,是苏宁的新战略。

但情况似乎也不乐观。以下图为例,苏宁营业额为总营业额,线上部分占60%,只有京东的大约1/3。与天猫的差距就更大了。

图源:猪先生666

而苏宁易购曾经引以为傲的线下,也遭遇节节败退。

据市值风云统计,2019年,苏宁易购直营店关闭了1757家,新开222家,年底仅剩下833家;而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则新开2731家,关闭216家,年底达到4586家。

事实上,快递物流业务也是其近两年撒钱的重点。

在2017年,苏宁易购收购天天快递后,不断加码构建自有物流体系。截至2019年12月,苏宁物流拥有仓储及相关配套面积1,210万平方米,快递网点25,881个。报告期内苏宁物流新增、扩建13个物流基地,完成13个物流基地的建设。

与此同时,快递物流业务的亏损也在逐年扩大。自从将天天快递收入麾下后,天天快递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不断扩大。2017年,天天快递净亏损5.8亿元;2018年,净亏损13亿元;2019年,净亏损17.9亿元。

除此之外,苏宁易购前几年大力宣传的消费金融业务,净利润在2019年也出现了大幅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苏宁消金净利润为0.1亿元,相比于2018年的0.45亿元,同比下滑77.7%。

这意味着在获客成本极速上升的流量枯竭时代,苏宁消费金融业务在今年,或许很难继续保持盈利。

线下折戟,线上又有心无力,苏宁易购的主业,两眼茫茫。

物流亏损,金融很难大幅盈利,苏宁易购的产业链上下游拓展,前途渺茫。

根据苏宁易购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受疫情影响,预计今年一季度苏宁易购归母净利润亏损4亿元至6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36亿元,由盈转亏。

神秘的资本魔方

显而易见,苏宁易购的主业并不挣钱。换句话说,苏宁并非依靠产品挣钱。

传统的商业模式,是把主业做大做强,通过产品优势形成竞争壁垒,以此占领市场,实现盈利。

而苏宁易购的模式,似乎正好相反。

苏宁易购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资本如戏,全靠财技。

但靠财技变出来的盈利,就好像海市蜃楼,虚幻缥缈且不长久。资本水汽消散之后,苏宁易购的仓皇与羸弱无处可躲。

复盘近6年的财报,苏宁易购的主业经营盈利能力可谓极为孱弱。

数据来源:苏宁易购财报

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2019年,苏宁易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除2015、2016年为正值外,其余年份均处于大幅亏损的状态。且在近三年,亏损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尽管如此,但苏宁易购每年仍能保持数十亿,甚至上百亿元的归属净利润。

这一正一负的背后,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苏宁易购巧妙的资本运作。

在对外投资方面,苏宁的一切战略决策都是围绕一个“全”字,几乎是非常执着要把大海烧干,要做到 “全渠道融合”,从店面端、PC端、移动端、乃至于家庭端,都要统统打通。

通过梳理苏宁易购2014年至2019年财报中的出售资产情况(非主营业务)发现,苏宁易购几乎每年都通过处理旗下的子公司与相关股权、股票资产获取收益。

2014年苏宁易购将11家全资子公司(自有门店)全部相关权益,出售给中信金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获得税后净利润19.77亿元。同时,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是中信金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2015年12月,苏宁易购卖掉了旗下14家门店,获得13.88亿元营业外收入。并将持有的 PPTV 68.08%的股权全部转让于苏宁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境外子公司,增加公司投资收益14.47亿元。此外,还通过投资理财获得投资收益2.37亿元。

2016年,苏宁易购向关联方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转让北京京朝苏宁电器有限公司100%股权,增加投资收益13.04亿元。并出售6处仓储物业,盈余5.1亿元。

2017年,出售阿里巴巴股票,获得投资收益41亿元。

2018年,继续清仓阿里巴巴股票,获得投资收益113亿元。

2019年,向Suning Smart Life Holding Limited出售苏宁小店100%的股权,增资扩股苏宁金服17.857%新股,共获得收益134.27亿元。

数据来源:苏宁易购财报

财技下的闪转腾挪,令人眼花缭乱。但不论如何,资产终究只不过是从苏宁易购倒到关联公司手中,钱绕了一圈,最终还是姓“张”。

大方的投资布局

纵观苏宁的发展历程,有一个感觉很明显:“不差钱”。

除了以上列举的交易事项,这些年的投资还有:

2009年,苏宁出资5.4亿投资江苏银行,占股1.79%;

2011年,苏宁投资900万,拿到北京通州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名:北京通州国开村镇银行)9%股权。

2011年,苏宁小试牛刀,投资480万元入股菱重空调,持股15%,取得品牌产品独家代理。

2013和2014年,苏宁两次投资PPTV,以68%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在其悉心栽培下,在2013年亏2.2亿的PPTV,2014年亏4.9亿,2015年成功地进一步亏了11.6亿。2015年12月,公司将全部股权以近4亿美元的对价转让给了关联方苏宁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者为苏宁控股的子公司。

2014年1月,苏宁以700万美元对价收购“满座网”。

2014年9月,苏宁并购好耶(中国)全部股权。

2015年6月,苏宁与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相关股东签订协议,出资人民币5,000万元认购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部分股权。

2015年11月,苏宁与母公司苏宁控股集团成立苏宁润东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持股10%。12月31日,苏宁润东入股中兴通讯旗下努比亚技术有限公司,以现金19.3亿元的代价拿到33.33%的股权。

2016年,苏宁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作价283亿持股苏宁易购19.99%,而苏宁易购以140亿对价持股阿里巴巴1.05%的股份。

2018年,苏宁出资5000万美元参与商汤科技C-2轮增发。

2018年12月,苏宁出资15亿元认购TCL实业控股23.26%的股权。公司表示,将有利于公司与TCL在家电、消费电子等终端业务以及相关配套业务开展深度合作。2019年公司向TCL采购了20亿的商品。

2018年,苏宁出资2500万元认购北京伊电园1.38%股份,一家从事充电宝租赁的公司。

2018年,苏宁参与成立南京合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资1.7亿,持股26.238%,从事位于南京江宁的商业物业开发与建设。

2018年,苏宁耗资34亿元认购华泰证券(601688.SH)非公开发行的股票,占发行后总股本的3.16%。

2018年,苏宁出资3.4亿认购易居(中国)2,700万股H股公开发行股票。

2019年4月,苏宁先后作价近3.5亿元认购申万宏源的H股公开发行股票,出资3.4亿元认购华泰证券的全球存托凭证。

2019年7月,苏宁出资4000万美元认购万达体育3.66%股份。

2019年,苏宁行使优先配售权出资2亿元认购江苏银行可转债。

2019年,苏宁与中国银泰投资等设立之江新实业,出资30亿持有6%股权。

看出来了吗?一个字:壕!

别看人家主业做得不咋样,架不住投资做的好啊?说不定,苏宁可以趟出一条新路:主业亏损,靠投资收益(哪怕是母公司交易形成的投资收益)持续输血,最终打造实业帝国!

这要比单纯运用金融杠杆来发展实业高明多了。

毕竟用杠杆是负债,用投资收益(哪怕是用母公司补贴的)是权益啊,等于夯实了上市公司的实力。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1367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