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犀利呱:就任300天,“拜登新政”在美国31年来最高通胀下趋破产 成风是什么意思

原创:犀利呱/文

历史会告诉白宫,美利坚建国以来所有威胁中,最大的威胁均来源于自身。

11月10日,美国劳工部公布最新报告显示,美国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连续第17个月上涨,同比上涨6.2%,均超过市场预期,创下31年最高。

拜登专门为了这一份报告发表了讲话,讲话的内容依旧充满了“美国式智慧”:

一、通胀不严重:“通货膨胀比上个月有所增加,通胀损害了美国人的钱包。”

二、有人在搞鬼:“联邦贸易委员会应该马上解决任何市场操纵或价格欺诈行为。”

三、我没有责任:“大多数美国人只看到物价上涨,而没有看见自己工资在上涨。”

四、我有大功劳:“我就任以来失业率下降70%,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创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最低水平。”

总统拜登不仅完美地解释了31年来美国最高通胀,还犀利地指出了有人搞鬼,甚至还骄傲地展现了自己的政绩,最后他意气风发地提出了自己解决通胀的绝招:

“虽然刚刚通过了1.2万亿美元基建法案,但美国国会应该尽早通过另一项1.75万亿美元的提案,让更多美国人有就业的机会。”

拜登总统啥意思呢?

意思就是说,要解决这么高的通胀水平,就必须再投入更多的美钞,用海量的美元解决通胀问题。

那么一个灵魂拷问来了:

解决通胀的法宝就是用更多的货币解决?

“拜登新政”效果趋于瓦解

众所周知,通货膨胀的本质就是货币贬值,货币贬值的基本原因就是货币超发。拜登想用发行更多美元货币,来解决通胀问题,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脑回路?

实际上,数十年前,美国的确有总统通过海量的美元,解决了美国的通胀问题,并一定程度上奠定了美国崛起为超级大国的基础。

1929年10月24日,从“黑色星期四”开始,美国经历了黑暗的“大萧条”时期,8.6万家企业破产、0.55万家银行倒闭,这种情况下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于1933年上任。

罗斯福上台即祭出了“罗斯福新政”,放弃金本位制、大兴土木、发救济金等等一系列方式,成功扭转了持续4年的大萧条,将几乎崩溃的美国拯救出来。

只需要稍微对比一下,就能发现,数十年后,拜登对美国所实行的政策,很大程度上就是在效仿“罗斯福新政”。

但问题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美国深层次结构问题,早已不是当年的美国单纯因为金融和产业的问题导致的大萧条。

截至目前,光是本届拜登政府就已经投入了数万亿美元资金,用于刺激经济。但是这些大水漫灌的实际效果,全世界也看到了,最新的效果就是让美国的通货膨胀达到了31年来的最高水平。

究竟是什么让“拜登新政”无法重复“罗斯福新政”的辉煌呢?

衣食住行,大水漫灌推动美国物价正走向极端

尽管说美国通胀达到了31年来最高值,但毕竟不够直观和真切。实际上,美国目前面临的实际通胀,还远远高于这个“31年来最高”的噱头。

来自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美国目前的汽油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49.6%,作为一个“车轮上的国家”,这意味着什么意见不言而喻。

民以食为天,肉类、禽类、鱼和鸡蛋的涨幅达11.9%。以猪肉价格为例,目前美国猪肉价格比去年同期涨了14.1%,牛肉的价格同比上涨了20.1%。

居住成本暴涨,根据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11月10日公布的数据,单户现房的销售价格中位数同比上涨了16%。

……

事实上,若非美国是一个极端成熟的消费型国家,并且总体量巨大,这样的通货膨胀规模,已经足够酿成一场巨大的社会动荡。

为什么美国物价会涨得这么离谱?

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连续两届总统,接力式地对美国经济采取大水漫灌的方式进行所谓的“刺激”。

在疫情的不利影响下,从特朗普总统开始,美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总体方针就是两个字“补贴”:

失业者要补贴、家庭要补贴、小雇佣者要补贴、大企业要补贴、行业也要补贴,所以拜登可以信誓旦旦地表示在美国,不管有没有工资的人,收入都上涨了。

如果这种全美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每一个行业收入都在增长的情况下,物价不上涨那等于是天方夜谭。

事实上,6.2%的CPI价格指数并不是什么突如其来的上涨,最近的连续5个月里,美国的物价一直以超过5%的高位增长。

“拜登新政”的无限死循环

拜登在禁忌策略上基本在沿用特朗普的思路,两人如出一辙地试图模仿当年的罗斯福新政,认为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对普通民主的救济式补贴,可以带动美国经济走出困境。

以今年3月,拜登提出的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为例,可以看看“拜登新政”中这张超大支票,救济为美国经济带去了什么。

第一、向大多数美国人提供最高达1400美元/每人的支票,累计超过5000亿。

第二、1300亿美元用于补助全美学校重新开放。

第三、3500亿美元用于补助地方财政。

……

按照当时拜登的说法,这些经济刺激计划,将使今年美国经济增长额外提振3个百分点,并增加300万至350万个就业岗位。

但令人尴尬的现实问题是,因几乎全美民众新年就能又获得了这么一大笔普惠性资金,加上疫情的现实威胁,导致了美国民众更加不愿意出门工作,因为留在家里的收到的救济金远比扣税后的工资收入高。

目前,全美货车司机的缺口达到了不可思议的8万人。

而11月5日美国劳工部新鲜出炉的数据显示,美国10月份有近1千万的工作岗位空缺。

这种情况决定了一件事:

即便美国将全世界的产业链全部搬到美国本土,但是依旧无法凑够开启这些产业链所必须的人手。毕竟,美国目前自有产业都有高达近1千万的工作岗位闲置。

对美国企业来说,疫情肆掠、原材料成本上涨、人工成本上涨,再加上人手不足和物流运输受阻,每运行一天可能都意味着巨额亏损,而停产则有相应的补贴救济。

所以,“拜登新政”最大的死循环就是巨额的补贴,不仅没有刺激到美国人的工作欲望,相反极大阻碍了美国人的工作热情,从而陷入到了:

“越补贴越导致失业,越是失业率高越是能享受到高额补贴”的无限死循环。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国内政策顾问,同时还是布鲁金斯学会高级学者的比尔·格斯顿(Bill Galston)毫不留情地对“拜登新政”公开表示:

“我不认为你可以用‘通过我的这些法案,通胀指数就会降低’来证明自己的说法。”

“我真的不认为对公众而言,这是一个可信的说法。”

风起云涌的美国罢工风潮正摧毁“拜登新政”

“拜登新政”还没施行一年,就已经走到了末路,但摆在他眼前的已经没有了选择。

员工不工作,等待救济;企业不生产,等待补贴。拜登新政进入到一种“继续印钞,慢慢死;停止印钞,立即死”的两难境界。

与罗斯福新政时期,美国民众普遍都是被迫失业的社会矛盾不同,如今的美国社会,已经是出现了极为明显的“主动失业”群体。

在这个群体中,失业并不是单纯的经济环境影响或疫情影响,而是基于对美国经济模式、政治博弈和福利政策的吃透掌握后,一种精确计算之后的理性选择。

尤其糟糕的是,这个庞大到如今已有千万人之巨的群体,正在不断侵蚀美国社会花费百年才树立起来的工作伦理、职业伦理和价值体系。

10月中旬,美国知名农业机械和重型设备生产商约翰迪尔(John Deere)公司,一万余名工人自发组织了一场声势极为浩大的罢工运动。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家历史悠久的农机公司历史上基本没有罢工文化存在。最近的一次罢工,还需要上溯到上世纪的1986年。

那么这么上万名工人罢工的基本诉求是什么呢?

就是因为工人们要求大幅加薪和奖金,于是该公司提出了一个总额不小的加薪计划:每人加薪5%——6%,另外还每年支付一笔8500美元的奖金。

但是,该公司提出的这些计划被工人们否决,最新的进展是据说工人提出的条件已经达到涨薪10%以上,奖金要求也已经超过1万美元。

按照美国媒体的调查,在近期美国社会一系列罢工事件中,绝大多数的已发生和潜在发生的罢工者,都是第一次选择罢工。

美国媒体秉持政治正确的导向,认为美国工人包括疫情、通胀、供应链危机在内的一系列相关事件,激起了他们罢工的勇气。

“凭什么我们要忍受那么大风险工作却只得到那么少?”

发生在约翰迪尔(John Deere)公司的万人大罢工并不是孤例。

彭博社的数据显示,仅仅9月、10月两个月内,全美国就已经有近40家工厂爆发了罢工事件,而还有10万名工会工人正在罢工或准备罢工。

美国劳工部10月的数据统计,全美8月有430万人辞职,数据创下20年来新高;辞职率高达2.9%,更刷新了有统计以来的最高值。

机械制造、食品加工、医疗机构、餐饮巨头……超过10万名工人正在罢工和正打算罢工。著名调查机构盖洛普(Gallup)7月对美国工人的调查,以非常含蓄的说法称“美国有48%的工人正在考虑跳槽”。

最让美国人感到惊讶和兴奋的事,莫过于喧闹了整个10月份的“好莱坞6万人大罢工”事件。

全球著名的好莱坞,鲜为人知地存在一个名为“美国好莱坞国际舞台从业人员联盟”的组织,该组织拥有高达6万名会员。在美国业已风起云涌的罢工风潮之下,这个“美国好莱坞国际舞台从业人员联盟”也于10月开始酝酿一场规模空前且史无前例的超级大罢工。

他们的罢工诉求是什么呢?

答案是:好莱坞的员工就餐时间太短,平时休息和周末休假不足,生活质量不高。

他们在10月13日就宣布,以“压倒性多数投票结果”宣布,将在10月18日举行全员大罢工。

最终,“美国好莱坞国际舞台从业人员联盟”取得了最终胜利,战胜了“美国电影与电视制片人协会”,即好莱坞电影公司行业协会,其成员包括华特迪士尼、环球影业、华纳兄弟以及大型流媒体公司。

对于那些位于工作鄙视链上游产业的美国从业者中,普遍弥漫着一种愤怒不满甚至悲怆气氛,那就是认为他们在疫情期间工作冒着巨大的风险,理应获得更加丰厚的报酬。

尤其是看到如此多的同事躲在家里享受着不菲的政府救济后,这种不平衡更加导致了工作者的愤怒。

在目前美国劳动力市场上极度紧缺的环境下,工人们此起彼伏的罢工也确实能够得到更多成功的概率——毕竟现在可找不到那么多愿意出来工作的替代者。

“凭什么我们要忍受那么大风险工作却只得到那么少?”各行各业的工人们发出这种反问,也得到了美国众多媒体的支持和声援。

对美国这种超级大国来说,手握世界货币发行权,单纯通货膨胀其实并不算什么;服务业占绝对主导地位,单纯失业率高也不算什么;拥有着悠久罢工文化,单纯大面积罢工风潮也不算什么;控制着世界最好医疗资源,单纯疫情也不算什么……

但是——当这所有的一切,全部、集中地在某一个时期全部爆发时,任你是何种体量的超级大国,恐怕都不会那么简单地善终。

从目前看,“拜登新政”从他上任那天就开始启动,到年底时已经趋于走向死胡同。未来究竟能以怎样的方式拯救这个日趋极化的国度,尚有待观察。

唯一希望的事,是拜登不将这场日益混乱的巨大矛盾,对外转移和转嫁。毕竟疫情肆虐的世界,需要更多的稳定力量,而不是趁火打劫的劫掠。

犀利呱提示

您可以将这篇文章转发给您能想到的某些群。

呱友想吃什么国际瓜,不管是热汤还是冷饭,只管留言提出。

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yule/1003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