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酱紫FM】长在树上的佳肴 有芽

记忆里,父母几乎不种其他树,只种香椿树。因为香椿芽是一道菜,一道长在树上的美味佳肴。每年春天来时,我便是站在树下踮起脚尖摘最高处的树芽的人。我心安理得地摘着,仿佛一棵香椿树就该给我这些嫩芽似的……

酱紫FM出品

值班主播 |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郑紫薇

春天来了,阳光明媚,春暖花开。在这个万物生长的季节,香椿芽冒上来了。芽是暗红色的,仿佛一股汁液喷上来,把每片嫩叶都充满了。

(图源:视觉中国)

如今,村子里的人外出打工的多了,这院内的香椿芽,留守在老家的爸爸妈妈当然是来不及吃的。所以,每年三月,我总要回趟农村老家,摘一大包香椿芽回来。

记忆里,爸爸妈妈几乎不种其他树,只种香椿树。不是因为它能成材,而是因为香椿芽是一道菜,一道长在树上的美味佳肴。现在,我和哥哥都进城了,爸妈依旧将那些香椿树伺候得生机勃勃,专等我和哥哥在节假日时回家采摘。

不知为什么,香椿树是传统文学里被看做是一种象征父亲的树。对我而言,香椿树是父亲,也是母亲。每年春天来时,我便是站在树下踮起脚尖摘最高处的树芽的人。我坦然地摘着,心安理得地摘着,仿佛一棵香椿树就该给我这些嫩芽似的。我的手指已习惯于接触那柔软潮湿的初生叶子的感觉。

那种攀摘令人惊讶、感叹。那不胜柔弱的嫩芽上似乎能把得出大地的脉动,所有的树都是从大地单向流动的血管,而香椿芽,是大地最细微的血管之一。我把主干拉弯,那树忍着;我把支干扯低,那树忍着;我把树芽采下,那树依旧默无一语;我撇下树回头走了,那树的伤痕上也自己努力结了疤,并且再长新芽,只待我下次攀摘。

我把香椿树芽带回城里,放在冰箱里,不时取出几枝,切碎,和蛋一起炒得喷香。放在餐桌上,我的丈夫和孩子都争着吃,嚷嚷我炒得太少。

我把香椿挟进嘴里,急急地品味那奇异的芳香气味,世界仿佛一刹那凝固了下来。浮士德的魔鬼给予了种种尘世欢乐之后仍然迟迟说不出口的那句话,我觉得我是能说出来的:“太完美了,让时间在这一瞬间停止吧!”

(图源:视觉中国)

不单是为了那树芽的美味,也为那背后种种因缘。这可以吃的香椿树芽,来自象征着养育了我的父亲和母亲的树。它以另一种爱的方式,滋养了我的身体,让我感恩和铭记。( 2021年03月21日A8版 责编:易芝娜)

来源 | 《羊城晚报》

文字 | 鲍海英

图片 | 视觉中国

编辑 | 天骄

校对 | 谢志忠

审核 | 周乐瑞

签发 | 鲁钇山

猜你喜欢

按以下步骤

把羊晚君设为“星标”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911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