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党史故事】第四十九集:马儿崖悲歌 牧马河

(来源:莲湖党建)

知史爱党、知史爱国,知史明智、知史担责。为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陕西省委组织部、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陕西网、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精心制作了《红色陕西》系列音频,为您讲述发生在陕西鲜为人知的经典党史故事。今天带来 第四十九集:马儿崖悲歌。

马儿崖背靠大巴山,与陕西的镇巴、四川的万源山脉相连,风光秀美。举目四望,山峰入云,北面则是一片小丘陵,水田相连,村落星布,人烟稠密,鸡犬之声相闻。马儿崖独峰挺立,东西形如马头,上有庙宇两座,周围大树成林,山花吐艳,宛如人间桃源。

红二十九军的总部就设在马儿崖的一座庙里。

红二十九军军长陈浅伦,原名典伦,又名潜,字徽五。1906年7月12日生于陕西省西乡县廷水竹园子村。1924年春,考入省立汉中第五师范。1927年2月,他进入国民革命军联军驻陕总部举办的西安中山学院农运班学习。这是在中国共产党帮助下建立的一所专门培养革命干部的学校。6月,他回到家乡开展农民运动。

1928年9月,陈浅伦到上海劳动大学继续接受党的教育。同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为发动上海武装起义,他积极进行宣传工作。后因消息泄露被捕入狱。在敌人严刑拷打面前,他拒不供认,严守党的秘密,因身份未暴露,一年后获释。

1931年春,党派他回西北工作,他先任《西北文化日报》编辑,“九一八”事变后任中共陕南特委书记。他努力恢复和健全党的组织,发动农民进行抗粮、抗捐、抗拉夫等活动,并组织学界举行“红五月斗争”。在他的带领下,汉中地区 13个学校千余学生游行后,捣毁了妄图镇压学生运动的警察局,驱走反动局长谈栖山。为此陈浅伦再次被捕,后在学生们的不断斗争和各方营救下出狱。

1932年12月9日,转移到川陕边的红四方面军抵达城固小河口,陈浅伦即与红四方面军取得联系。陕南各级地下党组织动员群众积极支援红四方面军。在红四方面军的帮助下,陕南党组织在马儿崖周围建立了十多个村庄的苏维埃政权,并成立了西乡城固边区革命委员会(后改为苏维埃政府),游击队也扩大到1000多人,成立了红二十九军川陕边区游击队,陈浅伦任政委。

根据中共陕西省委和红四方面军的指示,1933年2月13日,陈浅伦、李艮在西乡私渡河主持召开军政大会,宣布红二十九军正式成立,陈浅伦任军长,李艮任政委。全军共2000多人。陈浅伦亲自起草《红二十九军布告》,明确了部队的宗旨和纪律。红二十九军还召开了党代表会议,在连队增设了指导员,并派人到红四方面军学习经验。

红二十九军官兵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一日三餐都是用大米和玉米面混合煮成的稀饭,盛饭的碗,是用大竹锯成的竹筒子,菜是从山上拔来的野菜,经常缺盐吃。有一次,红军战士从地主老财家缴获了几头肥猪,由于没有盐,只有吃白肉。

晚上山上非常冷,包括军长陈浅伦每人只有一条被子,战士们一晚上要冻醒好几次,还要轮流担任岗哨。但是年轻的战士们热血沸腾,情绪高涨,这点困难也就不在话下了。

陈浅伦虽身为军长,但他和战士同吃同住,关心爱护战士;战斗时,他总是身先士卒,亲临火线。

陈浅伦说:“我们共产党闹革命,并不是为了当官发财,而是为了天下受苦人都有饭吃,有衣穿,都过上好日子。”

一次,他的一个亲戚来马儿崖看望他,看到他和战士们一样吃糠咽菜,不解地问他:“我以为你当了大官,比往日阔多了,原来你过的是这样的生活。兄弟,你放下家里的好饭香茶不吃,热铺暖床不睡,来这儿住破庙,吃麸皮,到底是为啥?”

陈浅伦笑呵呵地说:“我们共产党、红军闹革命,并不是为了当官发财,而是为了天下受苦人都有饭吃,都有衣穿,都过上好日子呀!”

在陈浅伦的带领下,红二十九军官兵生死与共,同甘共苦,军政素质显著提高。红二十九军以劣等装备和少数兵力,同敌人进行了大小战斗二十余次,以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创造了以弱胜强的诸多范例,使以马儿崖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迅速扩大到400平方公里,牵制了国民党一个师的兵力,对红四方面军在川北的顺利发展起到了重要的配合作用。

红二十九军军部直属的2个团、13个连、1个教导大队,总共 360多人,驻扎在马儿崖。战士们大部分是当地的青年农民,只有四十多支枪。当时的情况是缺枪又缺人,红二十九军急欲扩充自己的力量,收编了土匪头子出身的张正万领导的神团。张是四川人,原先以靠卖苦力为生,欠了一大笔赌债,后来做了土匪,办起了神团。

陈浅伦枪毙张正万的干老子、作恶多端的地主恶霸熊某时,张曾求情,陈浅伦不准;张搜刮了群众二十多石包谷,被红军依法分给了群众;张霸占别人的老婆,陈浅伦严厉训斥了他。对此张耿耿于怀。尤其是红二十九军开展的肃反工作,更使张正万寝食不安,遂决定“先下手为强”。这时,汉中绥靖司令部派人和张接上头,并许以重金,要求张正万和他们里应外合,消灭红二十九军。

1933年3月31日,红二十九军和边区苏维埃政府在马儿崖召开军政联席会议。当时,由于国民党军和西乡县反动民团分四路向马儿崖根据地发动围攻,红军的大部分兵力被派往根据地边沿作战,同时,李家坪也经常遭受一股土匪骚扰,主力红九连已被派去剿匪,军部兵力空虚。张正万探知这一情况后,纠集亲信爪牙张万贵、张登祥、黄朝汉、曾安发等十多人,密谋发动叛乱。

陕南革命史上最为惨烈的一幕——马儿崖事变发生了。

4月1日,会议还在进行着,国民党一零二团两个营在民团的协同下,分兵四路向马儿崖冬青树、垭河、五里坝、五台寺、邱家山等主要据点发起进攻。张正万则率领一群叛匪直奔马儿崖祖师殿。

距军部最近的五台寺方面首先响起了枪声,正在开会的陈浅伦、李艮、程子文、孟芳洲、杜润滋等同志听到枪响,情知有变,立即持枪向外突围。哨兵余兆征见张正万率领叛匪气势汹汹地向马儿崖上殿扑来,立即开枪阻击,掩护军首长突围。不料叛匪张登祥从背后夺去了余的枪支,余兆征全力与叛匪扭斗厮打。叛匪张文建赶来一马刀砍在余兆征的一只臂膀上,余兆征顿时血流如注,他用剩下的另一只手臂,全力与敌人搏斗,直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其他四十多名指战员也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仅有军部的几位领导在枪林弹雨中冲出重围。

陈浅伦、李艮、程子文等从马儿崖陡壁直下山脚,涉过牧马河,躲进森林,摆脱了叛匪。但是,叛匪没有放弃对他们的追捕。程子文藏在薛家洞附近,次日黎明被叛匪刘忠信捕去。陈浅伦、李艮转入桃园子,藏身于玉佛洞。5日拂晓,因饥饿数日,到尹家岩路边一户姓曾的家中,掏出四个银元,要求弄些饭吃。不料曾家儿子过去在二十九军当战士,因抢劫群众财物,拒不交出,被陈浅伦按军纪处决。曾家夫妇怀恨在心,就暗使女儿向张正万告密。张正万、王国安、曾明发等人前往拿捕。陈浅伦举枪击毙一名匪徒,但终因力寡弹尽,而落入魔掌。李艮、程子文等也被捕获。

4月6日,叛匪把陈浅伦等带到磨子坪,押上刑场,并强迫附近群众前往观看。陈浅伦在临刑前大声斥骂张匪:“张正万,你这狗东西,杀死我一个,杀不完红军。红军会给我报仇,我在鬼门关等着你,看着你的下场。”

张正万给叛匪刘忠信两个银元,令他立即枪杀陈浅伦。陈浅伦说:“要打就快些打。”他和李艮、程子文一起昂首阔步,走向河畔。刘忠信心中紧张,双手发抖,第一枪打在陈浅伦的锁骨上。陈浅伦挺立不倒,再次高呼:“乡亲们!不要怕,等红军来了,有冤申冤,有仇报仇。共产党万岁!”

突然,枪声又响了,陈浅伦倒在了血泊中。

汉水悲咽,巴山垂泪。红二十九军军长陈浅伦壮烈牺牲了,年仅27岁。

当时,正逢清明节赶会,猖狂的敌人把陈浅伦、程子文两位烈士的头颅,送到国民党五十一旅司令部请功后,又装进木笼悬挂在西乡城南门外河坝的柳树上“示众”,围观的土豪劣绅高兴得手舞足蹈,而穷苦百姓则莫不失声痛哭。

陈浅伦的亲人因为家中出了个“赤匪”头子而备受牵连。陈浅伦的妻子唐素贞、兄长陈明伦、以及内弟都参加了革命。马儿崖事变后,国民党下令捉拿家属,唐素贞的外祖父下狱,父亲逃往他乡,唐的弟媳被迫改嫁,陈、唐两家倾家荡产,一家大小东躲西藏,妻离子散,陈明伦后在四川牺牲。

陈浅伦等英烈虽然牺牲了,但他们所为之奋斗的陕南革命事业却不断发展。马儿崖事变后,红二十九军部分余部被编进了红四方面军,参加了长征;红二十九军的第三游击大队、汉江纵队等则长期坚持战斗在巴山、秦岭之间,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红二十九军的辉煌业绩,是对他们的创建者——陈浅伦军长的忠魂最好的告慰。

来源:陕西先锋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885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