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西雅图是一个形容词 西雅图

在之前的文章中,学霸君分别给大家介绍了纽约、洛杉矶、波士顿等美国城市的生活体验,不少小伙伴在评论区“提名”要看自己读书的城市。的确,对于留学生来说,大学所在的城市,应该可以称得上是自己的「第二故乡」了,毕竟要在这里读四年书,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今天这篇文章就由@Iris带大家走进西雅图的生活。

文 | Iris

From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微信号:LABUNIQUE

在这3年里,我对西雅图又恨又爱。割舍不了,偶尔想起又满心欢喜。

很多人提到西雅图,总是因为《西雅图不眠夜》或者《北京遇上西雅图》,以为会遇到Frank和文佳佳的浪漫爱情,其他人可能还会想到Space Needle, Pike Place Market,又或者是微软、星巴克、波音。

只可惜,我的生活不是热门景点。

对我来说,西雅图是一种生活方式,夹杂着最初的野望和决心。

建在雨中的城市

那年刚到SeaTac机场,正值圣诞。门口灯火辉煌的高架和来往的车,让我恍惚中又回到梅雨季的上海。

没错,所有人对这座城市的印象都是连绵不绝的雨。

我们都戏称西雅图为“下雨图”,一年365天有300天在下雨,剩下65天?在大夏天的烈日暴晒中下雨。

刚来西雅图的时候,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天干湿交替四五次。到了后来,就从“今天怎么又他妈下雨了”进化成“这点雨打什么伞”,走在街上不碰点水都不舒服。

后来学开车的时候,滑个胎能吓得半死,但真的拿到驾照时,自然而然就学会了溜冰驾驶术,在空旷的马路上,还能上演360度原地甩尾。

在西雅图,谁还不是个漂移小能手——

即便自娱自乐,下雨也总是会使人抑郁的,这也是西雅图自杀率连年第一的主要原因。

所以,与其期待晴天这种小概率事件,不如自寻美食聊以慰藉。

城里的煲仔饭,镇里的韩国大妈

对我而言,西雅图的美味绝对不亚于上海。这里的街角总是藏着令人惊喜的餐厅, 一种没有长时间的居住经历是无法解锁的美味。

每次周末的傍晚,我跟室友总想着“今天是周末,必须得出去干点儿什么吧”,而我们host阿姨也秉持“年轻人怎么能天天待在家里不出门玩呢”的心态,为我们的深夜出巡增添了底气。

Chinatown

我到现在都记得,狭小逼仄的A+厨房总是挤满了排队的人,那里的煲仔饭需要20分钟。

当然这里排队也排不过Boiling Point,从夏天到冬天,Boiling Point总是那个“门口集聚了一大帮人也称不上什么人间绝味”的餐厅,但大家就是一直在排队。

最深处的Dim Sum King在东成市场旁边,总是清早飞进来满屋子的鸟,我习惯起大早,一边吃早茶一边看鸽子和麻雀四处翻飞,老板娘从来不打扰它们。

Chinatown

亚洲超市Uwjimaya有事没事都会去一下,也没啥要买,就是不去难受。当时追星,买专辑时还认识了同是粉丝的美女cashier。

Blue Sushi在西雅图简直满地都是。下课后直奔downtown任意一家Blue Sushi,成了姐妹们和我的weekend routine。

知道downtown的人多,知道小镇美味的人很少,不得不提的就是Federal Way,一个韩国料理的集大成之地。

Red Stone Tofu House

Red Stone Tofu House简直百吃不厌,这家店的豆腐汤永远都是鲜香的牛肉汤底,扎实的牡蛎和大虾,绵软的石锅拌饭。每到冬天哆嗦走进去,一口汤饭下肚,浑身上下瞬间充满力量。

这些韩国大婶简直把我们当自家孩子,就算和朋友唠嗑到半夜也从不催我们,在一旁收拾等我们吃完,然后到门口关照我们路上小心,看着我们Uber来了上车走人,再关门歇业、开车启程。

到了周五,我们会直接去Federal Way逛逛Hmart,然后去Toboki吃部队锅和Sweet Potato Cake。

饭后就算再撑,Cafe Noir的甜点也是少不了的。十几分钟遛个弯,来一大盘Green Tea Shaved Ice,女生的胃永远有位置留给甜品。

Cafe Noir

后来听说,有些餐厅在BLM游行时被砸,有些餐厅因疫情而停业。聊及此事,没有人因为中餐厅被砸而惊讶(因为西雅图的潜台词就是“不太平”),全是深夜食堂倒塌的痛心疾首与遗憾。

20岁的年纪,80岁的步速

我们学校在距离downtown将近以半小时的山上,生活在小镇里,干什么都不紧不慢。

每天按照惯例,在学校Starbucks买Vanilla Latte去上课,难得天气好的时候,会在草地上躺一下午。下课后,跟朋友去学校前的小店来一碗pho。

Gas Works Park

村里的生活过于朴实,所幸还有华大。

对我而言,每年必不可少的项目是3月去华大看樱花,这简直是每个西雅图人的春日祭。每逢春天,走进华大,就像误入《秒速五厘米》片场,到处都有慕名而来的游客和小网红打卡——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除了华大以外,Public Market是每一个攻略都提到的热门景点,那里有全世界第一家星巴克和全美最好吃的海鲜(波士顿人勿杠),顺着Harrison Street,就能走到Space Needle和玻璃博物馆。

解锁这3处地方,西雅图的地标基本就逛完了——

Chihuly Garden and Glass

Space Needle

Pike Place Market

但是,比起这些地方,我们更爱去Great Wheel。

这是一个“夜间出巡”的必备景点,每次在栏杆上被海风吹的脸生疼。

在摩天轮里看着对面的熙熙攘攘,就莫名其妙很想家,甚至想着对面每一盏黄色的灯光里都有什么故事。

The Seattle Great Wheel

有人因为向往《北京遇上西雅图》而来,却发现跟电影里完全不同。我来了以后才知道,原来电影里除了Space Needle的标志性远景,其他场景全都取自隔壁的两座城市,Bellevue和温哥华。

可能是嫌西雅图市井有余,繁华不及吧。

这和LA的灯红酒绿或NYC的忙碌繁华截然不同:人们在NYC扩展欲望,匆匆于街头巷尾。人们在LA夜夜笙歌,party like no tomorrow. 人们在西雅图躺着,听听雨声,在海边偷得半日碎片阳光。

西雅图是一个形容词

没有人不想留在西雅图,但僧多粥少,一份西雅图大厂的offer背后,有几十上百双觊觎的眼睛。每一个收到offer的西雅图码农,背后都是日日夜夜刷代码、刷leetcode、掉头发的努力成果。

和国内的996的拼命阵仗比起来,西雅图的互联网巨头们并没有这么吓人。以Amazon为例,除了on call周以外,几乎不加班:10点到公司,5点下班,schedule里做不完的工作,放到明天做就好,没人会逼你做完。

相对安逸的节奏,小富即安的生活,是西雅图中国码农们的常态。

Amazon Seattle

然而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也避免不了无聊。

中国人总爱报团取暖的,留学如此,工作亦然。像Microsoft、Amazon这样的大厂,有很多的中国同胞群,他们结成稳定的圈子,经常组织活动打发无聊的时光。

爬山、桌游、健身、吃中餐厅,成了他们每周末的必备项目,也成了唯一的消遣项目。

起床睁眼,好山好水好无聊,看看国内,好脏好乱好逍遥。

生活在西雅图的中国人就像一座座社会里的孤岛,他们相互抱团、生活稳定,对未来是否回国,毫无头绪。

当你背井离乡,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独时,你会发现,曾经厌恶的许多事物,正是精神世界的必需。

但我总觉得,人生就是由一个个分段的节点完成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一段故事,这些填补空缺的故事,零零碎碎拼凑成一个完整的人。

回国也好,留守也罢,对我而言,西雅图就是这段故事中的形容词。

很多人到了陌生的城市开展生活,从陌生到熟悉,再到怀念。

之所以有温度,是因为人赋予了城市意义,各种情感串联起了这座城市专属的回忆。

而很快,我们又会在新的地方遇见新的人、新的事情、新的期待。

但是唯独忘记不了的,还是回到故乡的那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

本文经授权发布,By Iris,From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微信号:LABUNIQUE。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北美学霸君诚意推荐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729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