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天下第二的发烧系统 天下第二

首先要向我所认识的所有发烧们说声抱歉,也许某些人拥有数量众多的铭器、也许有些人身处宽敞舒适的发烧房、也许有些人花了很多心力调整系统,更有些人以天价组合威震武林,但是这些声音未必都能让我感动。前段时间,我在香港听到了自认为毕生所闻天下第二好的音响系统,那种好不是某一个部分特别突出,而是全面性的优秀,把所有音响要素都发挥得淋漓尽致,从而激发起能深深扣动心弦的音乐感动。为什么说是“天下第二好”?第一好在哪里呢?天下第一好存在每个发烧友自己的理想中,不要剥夺大家的幻想乐趣,所以我把实际能听到的这套超级音响系统,只定位为“天下第二好”!

这些器材包括了电源、前级功放、后级功放等,哪一部是什么东西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主人强调这是整体方案设计,少了哪一部分都无法达到理想效果

有机会拜访张教授(朋友都直呼他David),是透过加拿大AVM(Anti-Vibration Magic)涂料研制者Ban Hoang的介绍,他也是David的音响顾问之一。话说五年多前,在加拿大Edmonton的华人工程师Ban Hoang接到来自香港的电邮,洽询AVM避震涂料的详情,并买了几小瓶试用。不久香港的David回复其使用经验,并一口气又订购了几十升的AVM涂料,Ban说这可是一笔大生意,究竟David是何方神圣?他又把滴滴珍贵的AVM涂料用在什么地方?原来David是个事事讲究精确的超级发烧友,曾在香港大学任教,美国留学时师从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李政道。1957年杨振宁与李政道因“宇称不守恒”理论的贡献,成为率先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李政道的研究领域很宽,在量子场论、基本粒子理论、核物理、统计力学、流体力学、天体物理方面的工作颇有建树。David在纽约那段时间除了学术专攻,因为对音乐的热爱几乎每周末都在音乐厅和其他表演场所度过,他想把所学应用在音响上,希望待在家中也能轻松欣赏到现场般的音乐演出。没想到这份期待又过了二十年才真正实现。

目前David主要工作是辅导年轻一辈的香港资优生,让他们有机会进入美国常春藤学府。常春藤联盟(The Ivy League)一般指美国东北部八所大学院校,包括: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及耶鲁大学,绝对是世界顶尖大学的代名词。David说去年他的辅导中心有十几位学生进入常春藤,辅导中心位于港岛利园购物商场附近,有别于铜锣湾四周张扬而喧嚣的氛围,坐落于繁华闹市区的利园闹中取静,四周翠绿成荫,散发出独有的恬静优雅气质,想必租金也是非常“高雅”。能在这种地方开补习班,收费绝对“高贵”,这就说明了David以学者身分,却能豪掷巨资打造音响系统的原因了。

打造?没错,你在文章中看到这一大套超级系统,居然是DIY作品!David给他的心血结晶命名为Veritas Vos(真理,Veritas vos Liberabit是一句拉丁箴言,中文意思是“真理指向自由”,美国霍普金斯大学以此为校训。),在约六十平方黑房中陈列的十几件器材与四件式音箱,从外观设计、线路规划、理论探讨、生产加工,全部都是David的团队一手完成。看起来帅气堪比韩剧都教授的David,经常出没在各种音响展与代理商的试音室中,他买过太多Hi-End器材,始终无法发出打动自己的乐音,最后才走上DIY的道路。一般说DIY总有很多限制,David却组建了一个超越任何Hi-End厂商的梦幻团队,包括有四名博士,近十名硕士,他们在物理、电子、材料方面各有专长,没有任何经费的限制,目的只在创建前所未见的音响。

接待处的一个苹果电脑屏幕,那个脚架是自己订制的,从这些小地方可见其工业设计实力

所有信号线、喇叭线接头都是非常规的定制品,当然连线材也是自己研制的,魔鬼就藏在这些细节里!

David说五年前开始行动时,他们从音箱的发声方式着手,以数学方式展开理论探讨,号角、静电、平板音箱等都以极科学客观的角度做过分析,最后选择了360度发声高音+锥盆中音组成线音源的音柱,低音以八个小口径单元同样做成音柱,并透过电脑来控制其相位与失真。音响的关键基础在电源,所以他们搜集了世界上几乎所有电源处理的理论,一一加以实验论证,最后做出了几个大盒子,在后墙的位置壮观一字排开。功放反倒是最简单的部份,David并没有详述电路特性,但从前级音量的指示灯设计,就可以知道里面肯定大量使用先进科技。只有数码音源这群专家没有“染指”,他们买了一套emm Labs的SACD转盘+解码器,然后拆开进行大量改造,例如所有线路板涂上加拿大AVM避震涂料。

这二个物件一个是高音的外置分频器,一个是低音柱的控制电脑,制作之豪华与技术之先进都是前所未见

其实David几乎没有透露这套Veritas Vos系统的任何细节,他认为音响是用耳朵听的,而不是用嘴巴说的,在不停的追问下,我尝试归纳出几个设计的重点:

●把所有震动做最彻底的消除或隔离Veritas Vos系统的功放使用整块约500公斤的航空铝材,以CNC车制出所要的形状,完成后的机箱仍接近300公斤重。音箱也是分成几段用航空铝材车制出来,瘦瘦高高的却是几个人都搬不动,所有可能的震动都毫不妥协的进行处理。机架部分David暂时没有自己制作,他使用美国HRS,HRS总工程师Michael Latvis原先是在航天与国防业界的振动处理工程师,在他的观念里面,音响器材的振动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空气传来的振动,一种是器材本身或音响架、房子所传来的振动,HRS选用金属与特殊合成胶垫的组合来与这两种振动对抗。即使这么好的产品,David依旧认为有很多“改善空间”,他吹毛求疵的态度可想而知。

●把各种电源问题尽可能解决。在Veritas Vos系统中可以见到几部PS Audio的Power Plant Premier再生电源供应器,一般人有了这个处理器已经很奢华了,David当然觉得不够,所以又对电源进行了更深入的处理,结果就是总数将近十个大机箱,当然也是航空铝材车制。如何处理我不清楚,但手段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

●把各种失真尽可能降低或消除失真有物理与电子二部分,解决的方式各不相同。物理上的譬如精选喇叭单元,并让它们在最线性的范围内工作,David舍弃与音乐没有太多关连的极低频部分,但从30Hz以上要求一切都线性、可控。为解决低音常见的延迟、相位失真,除了采用小口径单元,并以电脑进行监测、修正,所以播放打击乐器时各种细微的震动效果让人大开耳界、播放管风琴时空气的流动又叫人大呼过瘾,我们听到了最难表现,却最真实的低频表现。电子的失真主要是减少任何传输过程的信息丢失,所以David对所有信号线、喇叭线接头进行改造,让它们有最紧密可靠的连接,当然线材也全部自己制作。

这二张图可以更清楚看到整套音响系统的庞大与复杂

以上归纳的重点其实是老生常谈,任何一家Hi-End公司都能挂在嘴边,只是没有人这么彻底的去实践。五年来整套Veritas Vos系统经过几次改变,我欣赏的已经是第三代成品,觉得不理想而放弃的半成品数量就更多了,难怪David无奈的表示,都不敢去计算总共花了多少钱!David说Veritas Vos和他非常幸运,很多发奇想的东西能得到实现,都是因为有多位在各个领域很有天赋和才能的同事陪他发疯,把很多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究竟整套Veritas Vos系统能发出什么样的声音?让我这么说吧:平常我们去发烧友家里串门子,边泡茶边闲聊边听音乐,顶多就是几个小时,在David这里听音乐,一个晚上不够,第二天接着又是一早上!香港住宅寸土寸金大家都明白,不太可能在自宅中弄出一个六十平方的听音房,所以David在港岛南区的黄竹坑租了一套工业厂房来改装,专门用来接待朋友或自娱赏乐。装饰非常简单素雅的听音房全部漆成黑色,音乐声响起灯光熄灭,眼前一个比例与规模感堪比音乐厅现场的舞台浮现。没有饮料、没有闲聊、David一边说明他对唱片与音响的理解,一边更换不同录音,每段音乐都带来深深的震撼!

如此美妙声音只能是绝世孤品?不,主人现在愿意开放接受订制。每套价钱在一千万元左右

我没想到从CD中居然可以听到那么多信息,没想到CD居然有如此美妙音质,更没想到CD提供的动态一点不输给蓝光的24Bit/96kHz格式。意外不仅仅如此,那么逼真的舞台形状,那么完整的空间细节,那么触手可及的乐器与人声结像,那么明确的舞台前后定位,甚至是一些我们不以为发烧的唱片,现在听起来都有阵阵头皮发麻的感觉。同行的某女士坐在我后面,一段古琴演奏的荡气回肠,让她触动情怀而不禁潸然泪下。此时已经无关音响要素了,如此自然生动的旋律可以让人陶醉,音乐家热情真诚的演奏可以引发共鸣,这才是音响的最高境界!如果以“音响二十要”来客观审视,我认为整套Veritas Vos系统每一项都可以接近满分,已经到了无可挑剔的程度。这是一个科学家,用严谨的科学态度所完成最具感性的作品,在我的心目中它是“天下第二好声”的音响系统。第一好声?没有!

David看起来比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的都教授更真实、更帅气!

■张教授联系方式:dazzziq@hotmail.com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585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