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诺一霓娜深情合唱 45位小朋友13种语言致敬《We Are The World》 四海一家歌曲杰克逊

在昨天六一各种节目中,来自世界各地的45位小朋友一起演唱的MJ经典公益歌曲《We Are The World》凭借动人的童声诠释感动了无数观众。这45位不同地域、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小朋友用13种各自的母语共同赋予这一首爱心公益经典一个新的名字——《We Really Are The World》。每种语言种都包含深情,虽然全世界范围新冠病毒疫情肆虐,但孩子用自己真挚动听的天籁之声呼唤友爱,诠释着“四海一家”的爱心观点。在45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小朋友中,细心的观众发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凭借综艺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了》而被观众熟悉喜爱的大峻、夏天、诺一和霓娜都有各自不俗的表现。而这首《We Really Are The World》不仅云集了不同肤色、国籍的小朋友,更是吸引了一种优秀音乐人加盟制作,作为歌曲的策划、发起人——刘烨妻子安娜和崔健经理人尤尤透露,她们召集身边朋友用一个月的时间,和小朋友们一同完成了这首致敬MJ以及一众歌坛前辈大咖的公益单曲,并且在六一国际儿童节的央视活动中一鸣惊人。

当年通过《爸爸去哪了》而一夜成名的小萌娃,当下依然牵动着关心他们的观众,《We Really Are The World》的MV中,他们的表现也格外抢眼。视频一开始就看见了久违的大竣,他认真地谈着钢琴,风度翩翩,颇有梦幻般的王子气质。大竣的音乐前奏之后,紧接着诺一和霓娜就一起出现了,他俩不仅歌声动听,表情状态也很投入,非常深情。诺一身穿蓝色T恤,双手背后,一脸专注的唱着歌,妹妹霓娜则站在最边缘位置,和哥哥一样投入,久未露面的兄妹俩个头都蹿高不少;视频的结尾,夏天小公主作为特邀嘉宾也献唱了。没有刘海的夏天看起来成熟了不少,也许是许久没露面的原因,夏天看起来有点拘谨,时不时抚摸怀中的玩偶。

作为MJ的代表作品,歌迷对《We are the world》并不陌生,它由迈克尔·杰克逊和莱昂纳尔·里奇完成词曲创作,昆西琼斯担任制作人。全世界100多位著名摇滚乐歌星参加了这次歌曲的录制以及日后的义演,他们之中有鲍博.迪伦、保尔.麦卡特尼、布鲁斯.斯普林斯廷、蒂娜.特纳、艾尔顿.约翰、 迈克.杰克逊…… 这次大型摇滚乐义演活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一共为挣扎在饥荒中的非洲灾民募集到5 000多万美元的巨款。摇滚歌星们完成了靠政治家喋喋不休的演说和国际会议没完没了的讨论所根本完成不了的壮举。《We are the world》影响了众多的听者,其中就包括《We Really Are The World》的两位策划人,这两位好闺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完成了这次致敬的公益歌曲策划执行。她们分别是:

尤尤,艺术家经理人,著名摇滚艺术家崔健及歌手谭维维的经理人,电影制片人;热爱摇滚乐,一个6岁女孩的母亲。

安娜伊思·马田,来自法国,住在北京,诺一和霓娜的妈妈;热爱中国文化,主演过舞台剧“犹太城”;同时和民谣歌手小河,万晓利,张玮玮,郭龙一起组建了“河乐队”(民谣歌手小河也担任了本次项目的艺术总监)。

安娜伊思·马田 与尤尤

两位妈妈,两个音乐爱好者,她们从单身女孩到成为人母一直都是好朋友,她们的孩子也成为了好朋友。在这个特殊时期,见不了面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个想法:用音乐,把到不了学校、见不到朋友的孩子们聚集在一起,用爱填满这个共同的特殊记忆——她们决定录制一首闻名全球的经典《We Are The World》,歌唱者是她们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和家人。“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这句熟悉的歌词,此时此景有了新的意义。身处异地、心却相连的孩子们,为这首歌带来了一个新的名字,《We Really Are The World》。 汉语(普通话、粤语)、意大利语、法语、德语、印度语、阿拉伯语、希伯来语、俄罗斯语、英语、立陶宛语、约鲁巴语、哈萨克语、日语……最终,四十多个孩子用13种语言同唱《We Really Are The World》,其中,来自中国的孩子们也录制了重新填词的中文版本。

在这个特殊时期,“宅家音乐会”“云端演唱会”成为用音乐传递爱的新载体,身处不同地域的音乐人,同一时间在线上合奏,共同创造了一个个鼓舞人心的作品。两位妈妈的创意也是由此而来,她们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们在家中录制自己的部分,最后通过剪辑来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美丽、温暖的公益作品。

本来在尤尤的最初想法中,这首致敬MJ的歌曲并没有想用“专业阵容”担纲制作。“其实我们最初的动机非常简单,就是因为喜欢MJ,也喜欢这首群星演唱的公益歌曲。我和安娜是20年的好闺蜜,最早认识她的时候还在香港。那时候我和老崔、杜可风去参加活动,她在一家电影公司上班,后来回到北京,我们更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们的孩子自然受到了我们两人的熏陶,疫情过后,大家都在呼唤互助爱心的公益主题,我们就想到让孩子们一起致敬前辈,演唱一个全新版本的《We are the world》。最初的阵仗没有这么大,我找了两位好朋友,想让他帮助我们简单做一个编曲,演唱者就是安娜的孩子,还有我的孩子。但不巧的是,我的两个朋友有事,我最终找到了周侠,他是非常出色的音乐人,在老崔乐队弹键盘。后来安娜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民谣音乐人小河 ,而小河又组织了一些世界音乐家,于是一个正规、厚重的音乐框架便搭建起来,而演唱者也变成了我们身边的45位不同国家的小朋友。”

虽然比不上《We are the world》中,昆西琼斯领衔的巨星制作团队,但《We Really Are The World》的幕后名单同样强大,这些参加录制的音乐家包括——青年钢琴、键盘合成器、电子管风琴演奏家,著名音乐制作人,VISCOUNT签约艺术家周侠。作为国内顶尖爵士风琴演奏家,周侠 2010 年之后几乎参与并包揽了国内所有的爵士风琴演奏和录音。他的演奏被誉为古典与爵士的交汇,传统与创新的交织;著名音乐人、实验民谣代表小河,他也是寻摇计划的发起人;著名巴基斯坦Tabla player Amoos Khan;职业Bass手、音乐人天佑、著名吉他手Pierre Brahin 、来自以色列的oud琴乐手Idan Toledano,音乐制作人侯文波则和小河一起完成了整首作品和制作和后期工作。

两个爱音乐的女人,此时她们的孩子也都各自待在家里,远离学校,远离朋友们,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里有一种特别的记忆,录制一首全球著名的歌曲 We are the World ,邀请了她们在世界各地的朋友和家人在各国用自己的语言来演唱。她们的灵感是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们在家中录制自己的部分,最后通过剪辑来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美丽,温暖的作品。她们觉得必须说它是一个没有任何商业目标的业余音乐爱好者的项目。

“在当下的环境中,制作一首完全‘单纯’的作品其实是很难的,我们也非常纠结——如果上线、宣传,就一定会有很多商业环节。但我们最初的动机却是做一首简单的公益歌曲,让因为疫情原因不能走出家门自由奔跑、畅快呼吸的孩子们有一个放声歌唱的机会。后来身边的朋友推荐了央视六一特别节目,安娜和我一下子变得压力陡增,每天都是凌晨三点睡觉,四个小时之后又起来继续关于这首歌曲的制作工作。我们最大的快乐在于看着孩子录制歌曲时候开心、释放的状态,这些小朋友们有的紧张拘束,有的开朗活泼,但在录音棚展现出的歌声都是动听的,释放出的童真都是感人的……”尤尤表示,为了体现一视同仁的效果,他们所有其他的不同国家,地区的孩子都是通过手机录制,而不少孩子的人声也通过手机录制完成。“孩子们的演唱是最动听的,他们每个人几乎都是录制了整首作品,我们再从中节选适合的唱段,剪辑成了最终的版本。我们也希望做到整首作品的画面和音色统一,不让人赶到厚此薄彼。”可别小看这群“不专业”的孩子们,他们的背后,是一群专业的叔叔阿姨——整个作品是在两位妈妈的众多专业音乐人朋友的帮助下完成的。这个作品将成为特殊时期里最独特的记忆,用音乐打破了时空的限制,让大小朋友们心心相连。这个作品将成为她们记住生命中这个特殊时刻的独一无二的作品,也让她们在这个封闭的时代与他人保持联络。让孩子们记得这一点温暖一点光。

13种语言,童声版本的《We Are The World》,在这个特殊时期,为我们留下了爱的见证。对于未来,尤尤依然有着自己的想法:“孩子们爱歌唱的天性是不能被泯灭的,这首致敬作品之后,孩子们非常兴奋,录制的工作加深了他们的友谊,同时也让我们充满信心——我们需要适合孩子们传唱的优秀作品,而孩子们也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演唱他们热爱的歌曲。所以,接下来,如果时间允许,我们还想录制一些有深度、适合孩子们演唱的作品。”

作为中国摇滚教父崔健的经理人,尤尤自然有太多和老崔合作“摇滚儿歌”的可能。这样的猜测,似乎也极有可能被她促成。“其实《We Really Are The World》DEMO出来的时候,我就给老崔听了,他表示非常好玩,也很有意思。当谈及究竟哪一首崔健的作品会被孩子们翻唱的时候,尤尤的态度坚定明确:“每一个孩子都是艺术家,我们不能泯灭他们的歌唱天性。在适合孩子演唱的前提下,我不太喜欢流行化的歌,倒是很希望可以翻唱一首有深度的作品,让孩子从小就接受摇滚乐的洗礼,形成正确健康的审美观。”介绍中,尤尤还透露了一个好玩的细节。“其实我的女儿和我一样,也喜欢老崔的歌,她从小就爱听。但是最近她好像喜欢上了逃跑计划乐队,她的审美很特别,不喜欢热门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挚爱的作品是《一万次悲伤》。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2372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