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阿富汗局势将进入新阶段,卡塔尔身份优势来了 穆罕默德·阿塔

阿富汗塔利班称一两周内完成“组阁”

澎湃新闻记者 刘惠

继美军完成撤离、塔利班庆祝阿富汗获“完全独立”后,有消息人士8月31日透露称,塔利班将在9月3日宣布组阁。作为回应,卡塔尔副首相兼外交大臣穆罕默德8月31日表示, 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并非当务之急,重要的是与塔利班保持联系。

卡塔尔副首相兼外交大臣穆罕默德 人民视觉 图

最近几周, 卡塔尔在阿富汗局势中的影响力愈发凸显。有外媒称,这个波斯湾小国是西方国家与塔利班之间的长期调解人,近期也被视为唯一有能力说服该组织与世界保持接触的政府。因此,当美国8月30日宣布暂停在阿首都喀布尔的外交存在后,一个在被改组后用以管理对阿人道主义援助等事务的新团队转移至卡塔尔首都多哈继续运作。

卡塔尔与塔利班的关系可以追溯到2013年,阿塔自当年起在多哈开设政治办事处,负责开展阿富汗内部谈判,同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保持沟通等。从2020年9月起,阿富汗原政府与塔利班在多哈展开和平谈判,但因双方分歧巨大,谈判进展缓慢。今年8月15日,塔利班拿下首都喀布尔,夺取阿富汗政权。

卡塔尔充当地区“权力掮客”

总部位于多哈的半岛电视台8月31日报道称,塔利班表示,阿富汗新政府的组建进程已进入最后阶段,因为美国已从该国撤出最后一批部队。“(阿富汗)政府将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成型。”塔利班高级领导人阿纳斯·哈卡尼(Anas Haqqani)告诉该媒体。

在塔利班组建新政府的消息传来之际,卡塔尔外交大臣穆罕默德正在接待来访的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在双方8月31日举办的联合记者会上,卡塔尔和德国呼吁在阿富汗建立一个扩大的、包容的政府。穆罕默德称,与塔利班保持接触可能会带来积极结果,这是卡塔尔及其盟友和朋友的共同立场。

《华盛顿邮报》8月31日报道称,卡塔尔与塔利班在过去几年间的来往反映了两者间的亲密关系,以及前者成为地区“权力掮客”的意愿。在过去几周内,卡塔尔在阿富汗局势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包括帮助美国及其他国家将数以万计的公民和盟友从阿富汗撤离出来等,其独特的地位也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两周前,塔利班一接管喀布尔,卡塔尔的影响力便显而易见。这些历史性事件在半岛电视台的新闻频道上进行了直播,这个卡塔尔媒体的记者可以独家访问塔利班官员,甚至获取该组织战士进入喀布尔总统府的场景。

卡塔尔与塔利班的联系也使多哈成为寻求在阿富汗施加影响的国家、试图离开祖国的绝望的阿富汗人以及寻求撤离援助的新闻媒体从业人员和非政府组织的首选联系对象。当喀布尔被占领时,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恳求卡塔尔人不仅要带他们离开这个国家,还要帮助他们安全地通过塔利班的路障和机场周围绝望的人群。

据《华盛顿邮报》披露,卡塔尔政府给一些希望离开的阿富汗人发了电子邮件,告诉他们在卡塔尔驻阿富汗大使的酒店集合,然后他们挤上了大使馆安排的车辆。卡驻阿大使赛义德·本·穆巴拉克·阿尔·哈亚林(Saeed bin Mubarak Al Khayarin)和几名大使馆工作人亲自带领车队穿过了喀布尔市区,他的存在使得这些车辆顺利通过了塔利班和美军的检查站。

“我们(卡塔尔)作为调解员的角色使我们可以在不同的检查站为事情提供便利。”一位熟悉该行动的人士说,由于她无权与媒体交谈,这位官员匿名接受了媒体采访。

不仅如此,卡塔尔还将一所女子寄宿学校的250多名学生和工作人员装上一辆公共汽车,然后跟在卡驻阿大使的汽车后面悄悄穿过喀布尔的车流,由此完成了撤离工作。一位知情人士称,这辆公共汽车还载着面临塔利班威胁的女权活动人士。

“卡塔尔的行动使多哈获得了它长期以来一直寻求的国际认可和声望。”《华盛顿邮报》解读称,“但分析人士表示,假使外界认为卡塔尔过于迅速地接受一个残暴的塔利班政府,该国也面临着名誉受损的风险。”

如穆罕默德在31日的记者会上所陈述,卡塔尔呼吁塔利班组建一个包容性政府,引入阿富汗其他政党,该国同时还敦促外国政府拿出“与阿富汗新统治者合作的意愿”。“不接触,我们就无法达成任何协议……无法在安全方面或社会经济方面取得真正的进展。”穆罕默德说,“倘若我们开始设定条件并停止这种接触,我们将留下一个真空,问题是谁来填补这个真空?”

卡、土或与阿塔共管喀布尔机场

多年来,喀布尔国际机场一直是外部连结阿富汗的关键节点,也是各国外交官和救援人员进入阿富汗的主要渠道。随着阿富汗局势持续发酵,喀布尔机场可否继续正常运转?谁将掌控机场运作?这些已经成为国际社会重点关切的问题。

阿富汗当地时间8月30日23时59分(北京时间8月31日03时29分),最后一架美军运输机从喀布尔国际机场起飞,标志着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美军在阿富汗发起的20年军事行动正式结束。塔利班随后在机场部署特种部队,完全接管了机场。假使塔利班可遵守此前许下的承诺,那么拥有外国护照和居留证的人可以通过机场离境。

然而,管理机场并非易事。很多欧洲人道救援组织选择了留在阿富汗,其中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国在阿救援组织负责人告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目前(喀布尔)机场情况还非常混乱……不论是物资还是人员流动,机场没有正常运作,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据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Anadolu)此前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透露,塔利班向土提出管理喀布尔机场的建议,但土耳其还没有作出决定。在埃尔多安发布该消息之后,喀布尔机场发生了导致至少170人死亡的自杀性爆炸袭击事件。

目前,已接手机场的塔利班与第三国共享喀布尔机场管理权的前景正变得越来越现实。除了土耳其可能接手外,一直扮演阿富汗和平进程调停者角色的卡塔尔也被认为是可能的参与方。半岛电视台8月31日报道称,塔利班正在与卡塔尔、土耳其商议共同管理机场事宜。

穆罕默德31日就此回应说,有关卡塔尔参与管理和运营喀布尔机场问题,目前仍在商讨和评估中,因为涉及许多安全和技术层面的问题。他认为,喀布尔机场重新开放对阿富汗而言是塔利班兑现其允许民众行动自由承诺的最重要问题之一,也是国际社会确认阿富汗恢复稳定的一项重要指标。

本期编辑 邹姗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2093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