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为了防妈妈,我装上摄像头”:宋倩式爸妈,我要逃离你 你是我的,逃不掉

《小欢喜》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整部剧最受争议的角色恐怕是陶虹扮演的单亲妈妈宋倩。看过电视剧的观众估计都能随口说出几句“宋氏名言”:

我都是为了你呀

你可是妈的一切呀

她总是把自以为的好强加给女儿,殊不知,这样的越界,只会让孩子逃离,逃不掉就走上了极端,以死相逼。

今天朗读君要给大家安利的,同样也是这样一部,聚焦于中国式父母亲子关系的纪录片:

《不好说特想听》。

你会发现,有太多没有界限感的父母,是在以爱的名义实施伤害。

01.

空间没有界限,是不安

在纪录片《不好说特想听》中,27岁的天天是一位时尚公关。

当记者正在天天自己家中采访时,天天的妈妈突然到访,没有提前通知,没有预警,就推门而入。而这种“不请自来”,只是天天27年人生中不受尊重的一个小小缩影。

天天的印象里,自己的妈妈像是战士,像是特工。

从小到大,只要是关于他的密码,没有他妈妈破解不了的。日记、手机、信件……他以为用密码可以保护自己的一部分,但却总是发现自己的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掌握了全部情报。

小时候他的房间没有门锁,长大后他有了自己的家,指纹锁也录入了妈妈的指纹,和小时候一样,她依旧可以随时开门。

“我洗澡的时候我妈都会随时推门进来。”

妈妈有密码,会突然造访,天天不得已在房间装上摄像头。他说,这空间是我的,才感到安全,不然受不了。

妈妈没有界限感的入侵,让他的内心早已支离破碎。

我们小时候或许都经历过父母偷看日记、房间门不让锁,或者像宋倩开个玻璃窗,看孩子在干什么。

父母没有界限感,孩子空间上受到侵犯,内心就会不安。如果孩子连安全的空间都没有,又何谈安全感?

就像天天,他需要给每个房间装上摄像头,才会觉得安全。

02.

语言没有界限,是绑架

《小欢喜》中,英子逃课去爸爸家玩乐高,结果被宋倩发现,母女之间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女儿说压力太大了。宋倩哭诉:

你压力大,妈妈压力不大呀......我起早贪黑给你买菜做饭,照顾你的起居,我容易呀,我压力不大呀!

这些话是不是很耳熟?

我们或多或少都在父母口中听过这样的话。

在天天控诉母亲对他造成多少伤害以后,母亲说“你是我的全部”。

“你是我的全部”,这一句话,听起来温暖动人,实则细思极恐,让人承受不来。

你是我的全部,所以你要听我的。你是我的全部,所以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是我的全部,所以你要明白我的苦心。

《欢乐颂》里写道:“为了孩子,父母可以舍得一身剐,自然也会要求更高的掌控权。”

因为你是我的全部,我为你付出了一切,所以做什么都是为你好。

血缘的羁绊,使得以爱之名的绑架,变得理所当然。一旦孩子反抗,就开始贩卖苦难:我为你牺牲一切,所以你不能对我不满。

追剧的时候,朋友曾经在微信里问我,“宋倩是不是和你爸很像?”

我愣了一下,苦涩回道:“一模一样。”

我出生到现在,所有人生中的重大决定几乎都是我爸做的,中考怎么填志愿,上哪一所大学,读哪一个专业,去哪里工作。

爸爸挂在嘴边的永远都是“爸爸为这个家付出了一切,你和弟弟就是爸爸活着的意义。”

我跟英子一样没有反抗的权力,因为我知道他真的付出了一切,我的人生无时无刻不戴着一副名为爱的枷锁。

03.

保持界限感,才是正确的爱

李雪在《当我遇见一个人》中提出:界限,可以说是中国人最缺乏的概念之一。

多少中国家庭在以爱之名,模糊了父母和孩子原本应该有的界限,越俎代庖。父母没有界限感,只因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孩子是一个独立于自己的个体。

龙应台儿子安德烈,对她说:

“你的儿子不是你的儿子,他是一个完全独立于你的别人。”

在情感上,她虽然无法割舍,但还是试着接受。有一次,她去儿子的住处,看沙发上散落着洗好的衣服,想收拾,但还是打住,她对自己说:“不行,我也不能帮你们清理家里。”

父母之爱,归根到底,就是一场不断地退出:

小时候,退出浴室;

青春期,退出他的房间和领地;

成年后,退出他的生活。

父母需知给予生命,不意味着有权力掌控孩子的人生。

要懂得与孩子保持一定的界限感,亲密也留有缝隙,才是健康家庭该有的样子。

英国心理学家西尔维亚说:

父母真正的成功,就是让孩子尽早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从你的生命中分离出去。这种分离越早,你就越成功。

汪小菲在谈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时曾说:

大人不要说“这孩子真像谁”类似的话,也许长相可能会像,但孩子是独立生命的个体。父母可以帮助、引导他树立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但不能左右、控制他,让他去完成我们自己的梦想。

保持界限感,才是父母对孩子正确的爱!

END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2090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