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观察丨电竞?网瘾?“青少年与网络游戏”这道难题,如何破解? 越长大越喜欢简单的生活

上周一的语文课上,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浙江宏达南浔学校教师宋国萍很自然地与学生们聊起了周末的热点事件——“EDG夺冠”。11月7日凌晨,来自中国LPL赛区的EDG战队赢得了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仅在哔哩哔哩平台,这场比赛的直播就吸引了3.5亿人,当天的微博热搜也被它牢牢“承包”。

在这场随性的聊天中,宋国萍捕捉到了几个亮眼的观点——“电子竞技拿到冠军很厉害也很辛苦”“我们平时打打游戏可不等于电子竞技”。“其实现在的学生比老师、家长都要懂得多,我都是大方地表示自己不懂,让他们给我答疑的。”宋国萍说,在“人人触网”时代,面对00后、10后这一群成长于互联网大潮中的网络原住民,没必要一谈网络游戏就色变。

杭州市青蓝小学语文教师魏榕与学生谈论网络游戏时,则要显得更“专业”一些。上学期,为了了解毕业班学生写下的“当一名职业电竞选手”的职业规划,她曾专门前往杭州一家知名电竞俱乐部实地调研,旁观职业电竞选手的日常,并写下2400多字的长信送给学生。但魏榕的心里仍旧有着重重困惑,在她看来,以电子游戏为载体的电子竞技已经进入亚运会,但同时又迎来了史上最严网络游戏新规,矛盾的现实导向使“青少年如何与网络游戏相处”这道题变得更复杂,也更具挑战。

▲魏榕写下的2400字回信

触网低龄化

谈“上瘾”却没那么简单

这学期,魏榕重新回到一年级带班。她坦言,与六年级学生相比,一年级学生即使玩网络游戏也是偏益智类的,不需要太多的关注和干涉。

但前不久,她让学生造句,一名学生的造句是:我可以用手上王者。“当时班级大部分学生听到‘上王者’这个词还都是一脸懵的状态,所以我只是告诉他这样造句不对,简单淡化过去。”但这也提醒了魏榕,随着数字时代的发展及家长年轻化等因素,学生接触网络游戏的年龄在大幅提前。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未成年网民规模持续增长,触网低龄化趋势更为明显。2020年,我国未成年网民达到1.83亿人,互联网普及率为94.9%,高于全国互联网普及率(70.4%)。超过三分之一的小学生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而且呈逐年上升趋势。

魏榕并没有太担心这样的现象,她始终认为要以客观开放的态度来看待青少年打游戏或是接触网络,“真正令家长和教师害怕的还是沉迷”。

2021年3—4月,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在全省范围内随机抽取2所小学、2所初中、2所普高、2所中等职业学校,开展青少年网络成瘾现状调研。根据调查对象的自评结果,网络成瘾者总检出率为16.5%,其中,中度网瘾检出率为14.9%,重度网瘾检出率为1.6%。

在杭州师范大学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研究所所长骆宏看来,网瘾一词是教师与家长不能轻易说出口的。“真正的网瘾判断有着严格标准。比如,家长往往会从玩网络游戏时间的长短来看孩子是否游戏成瘾,其实是不科学的,更重要的是看孩子是否失控。如果孩子做好了思想准备要痛快玩上一天,那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只是想要玩1个小时,却两三个小时都停不下来,就意味着有失控的风险。”

骆宏认为,除了“是否失控”以外,“是否将网络游戏当作所有事情的优先选项”“网络游戏是否影响了日常的学习生活”等都是衡量孩子是否游戏成瘾的标准。“如果家长和教师轻易地给孩子戴上‘成瘾’的帽子,有可能会真正将孩子推向网络成瘾。”

史上最强游戏“限时令”

“监管关”绕不开家庭

伴随着“双减”政策落地,8月底,一份针对未成年人的“史上最严网络游戏新规”出台:要求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

▲今年8月31日,王者荣耀官宣防沉迷升级公告

更重要的是,不少游戏企业平台在“一周3小时”的限制里又加强了自己的防沉迷监管系统,例如腾讯利用“全天巡航”系统,专门针对“孩子冒用家长身份信息绕过监管”的问题,对所有可疑账号重新进行人脸验证。

这也让不少家长有了新烦恼。“到底要不要帮孩子重新认证?”一位初中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孩子之前常玩的一款网络游戏是用自己的身份证验证的,新规刚出台时并没有受到影响,但后来这款游戏需要重新验证,自己也陷入了纠结当中。

当技术和政策已经尽可能在未成年人与网络游戏间树起一道强有力的屏障后,“自控关”和“监管关”成了许多家庭面临的最终考验。

许多家长认为,网络游戏导致孩子成绩下降、不求上进,甚至视之为亲子关系疏离的最大诱因。但省教科院的调研结果显示,在不同陪伴人维度上,网络成瘾检出率最高的是陪伴人为亲戚、教师,由父母共同陪伴长大的孩子网瘾检出率则最低;在不同家庭背景维度上,检出率最高的是时常吵架的双亲家庭,为25.77%,而生活在幸福美满的双亲家庭的孩子网瘾检出率最低,为14.41%。

“不能单纯说是父母的问题,也不能单纯说是孩子的问题,更应该关心的是这些因素之间是如何互相作用的,才能更有效地找到适合一个家庭的方法。”骆宏说。

丽水市家庭教育讲师刘永贵则认为,面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家长要用不同的“招”。他提到,幼儿园阶段家长应该尽量做到不在孩子面前玩手机或游戏,小学阶段可以与孩子协商玩游戏的时长、次数,中学阶段的孩子一般具备了自我管理能力,家长则要一边放手一边适当干预,“但最重要的是,不论什么阶段家长都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要试着理解孩子的感受和立场,允许孩子出现顶嘴等现象,在约定的规则中,逐步建立孩子的规则意识”。

那位初中学生家长最终还是决定帮助儿子完成人脸验证,她说:“有时候让孩子痛快玩上几场游戏,反而沟通更顺畅,亲子关系也更好了。”

“网络”并不止于游戏

“双减”提供更多解题可能性

▲吃播、短视频等多样娱乐方式

“我们班学生打游戏的比较少,但是他们爱刷短视频,喜欢看吃播。”宋国萍笑着说,这也是学生们主动告诉她的。这种时候她仍旧是装作“小白”,请全班一起来聊聊。“有时候对于教师说的话,学生会有逆反心理,但同龄人之间畅所欲言,他们反而会客观地来看待很多事情。”

一直以来,网络游戏在中小学生的网络娱乐行为中占据首位。但随着互联网功能的不断扩容,现在越来越多类似刷短视频这样的娱乐方式开始占领他们的空闲时间。

“其实很简单,现实世界比网络世界好玩,小孩子自然不会沉迷了。”宋国萍认为,学校和家庭能做的就是丰富学生的课余生活。她提到,在“停课不停学”期间,学生必须要与网络世界亲密接触,她靠上一次“才艺展示台”、秀一张“阅读分享单”等丰富多彩的班级活动,顺利“抢占”学生们的空闲时间。她也会常常与学生们分享经典书籍、电影、音乐,不断提高他们的审美能力,更好地去辨别五花八门的网络世界。

而现在,“双减”政策落地,学生们多出来的空闲时间更是给家校社三方提供了一个共同发挥的大舞台。

▲遂昌县梅溪小学组织观看家庭直播课

近日,一堂《“双减”下如何引导孩子正确使用电子产品》课在幸福丽水家庭教育线上直播课堂向全市中小学家庭推送,观看人次达5.9万。而这正是遂昌县教育局与妇联、关工委、家庭教育学会合作的一次新尝试。

“‘双减’政策的出台,正是为了解决阻碍孩子健康发展的各种问题,使每个孩子都能有快乐幸福的童年。”遂昌县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邱根松表示,这样的举措能够架起家校沟通的桥梁,形成一股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合力,共同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新时代好少年。

来源|《浙江教育报》2021年11月15日四版

浙江教育报记者|张纯纯

本期编辑|许天怡

投稿|zjjyb1@163.com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1955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