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疫情三十天,卖农产品的我,不放弃,也没想过放弃! 想米

我叫钱云锦,57岁,是一名榧农,在绍兴山里种植和加工香榧。

2020年的1月16日,腊月廿二

傍晚,我像往常一样从深山里的竹溪村去三十公里外的赵家镇上寄快递。

靠近年关,快递马上要停运了,我心里有点着急,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开的飞快。每次都是挨到了快递车快要发车的时候,我才赶到镇上。

因为晚出发5分钟,儿子就可能多发过来一个单子,而多寄出一个包裹,也许会早点迎来回头客。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得意。

香榧是家庭主要收入,春施夏剪秋摘冬炒,日子忙碌而充实。虽然比不上城里打工挣的多,收成也算稳定。这不,从成年分家开始,盼了40年的新房子,今年终于立了起来。趁着春节这个香榧旺季,把家里剩下的香榧子卖完,等正月满了就有钱把外墙刷的雪白了。

兴冲冲地寄完香榧,晚上八点我才回到山里。山村格外安静,只有村里的广播,还在不知疲倦地播着前两天访问缅甸的盛事。国家强盛,百姓才能安居乐业,我这个粗野的山民,也是分外自豪。

不过,武汉好像出现了流感病毒。

2020年的1月18日,腊月廿四

吃完晚饭,隔壁村的钱大哥来串门了。他是附近的香榧种植大户,为人仗义厚道,对我们家的恩惠也不少。农忙的时候,摘香榧,运香榧,洗香榧,晒香榧,只要我们忙不过来,喊他一声,一定会来搭把手。

在火炉边一阵寒暄后,钱大哥递上一支中华,便开门见山地道出了原委:我的销路好,能不能帮忙收个一两千斤,年关了他好去还了承包香榧林的欠下的债。

今年前段时间香榧行情俏,价格节节高,他家中新采收的五六千斤香榧便不舍得卖掉,想多挨几天买个好价钱,毕竟香榧种植投入的肥料和人工成本都很高。谁料进入腊月十五后,市场行情突变,上门的收购商并不多。

钱大哥的香榧平常管理的好,这是远近闻名的,况且平常又时不时受他的恩惠,我便答应去他家看看质量如何。果然,钱大哥的香榧,粒粒均匀,颜色发亮,条纹清晰,是上等的好货。既然看中了,我便挑了其中最好的部分,上磅过秤,装上了车。

回来的路上,我盘算着把这批香榧炒熟卖掉,也许能赚个两三万,很是高兴。从腊月末到元宵节,是我们本地的香榧销售旺季。自家年货,登门拜年,请客送礼,宴席庙会,哪个场面少得了香榧呢?这不,昨天城里王老板还打来电话,初六要嫁女儿,摆酒五十桌,每盘要配2斤香榧;镇上的李老板,回来拜访亲朋好友让我年三十送100个礼盒过去。。。

这两天的广播里面,关于武汉疫情的消息一点点多了起来。虽然有点难过,但我相信很快就会过去的:武汉毕竟是大城市,医疗条件好,那么多医院,那十几个病例会很快好起来的。

2020年的1月19日,腊月廿五

今天接到了几个需要快递的单子,客人都希望年前可以收到。因为赵家镇的快递都停了,我便只有跑更远的路,去枫桥镇上寄顺丰快递了。

到了枫桥,才发现平常热闹的大集镇,今天却行人寥寥,唯有药店门口在排长龙买口罩。若是换成其它东西,我说不定也去排着凑热闹。不过口罩我却没有兴趣,家里还有好几百个,都是儿子从上海寄过来的,说什么炒香榧包香榧的时候,得带上口罩和手套,这样对身体好,食品也卫生。

看新闻上说,武汉还举行了聚餐,热热闹闹的

2020年的1月20日,腊月廿六

广播里说病毒出现了人传人,让大家出门一定要戴好口罩,避免聚餐和串门,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午就接到了王老板的电话,嫁女儿的宴席要延迟了,让我香榧先不要送过去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希望武汉安好。

2020年的1月24日,除夕夜

除夕夜,老婆做了一桌子菜,但我吃了两口就饱了。

过去的三四天,我陆陆续续接了十几个本地客户的电话,几乎都是来取消单子的,或者是说推迟几天等到正月再来拿。我看着仓库里堆着的香榧,感觉一块烫手的山芋。

春节联欢晚会说,武汉封城了。

2020年的1月25日,大年初一

新年来了,日子还是得继续。

我有点自怜,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卖糖葫芦的老大爷。新闻上说,他戴着口罩推着车,因为封村了大街上空无一人,卖不出去一串冰糖葫芦。最后还被村里的监督员特别严厉的训斥着,他只能把糖葫芦一个一个摘下来放到箱子里,悻悻然走了。

我能够理解他,能多卖一串是一串。

这个春节空荡荡的,几个妹妹都没有从杭州回娘家。她们说躲在家里不出门,躺着就是为国家作贡献。虽然理解,可我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朋友圈里都在发,留在武汉的是英雄。

2020年的1月26日,大年初二

下雨了,冷飕飕的。

半夜还没熟睡,就被儿子慌慌张张地喊醒了,当干部的表哥来通知,明天一早去诸暨的路就要封了。干部党员设卡,只出不进。我迷迷糊糊地没有反应过来,将信将疑。

爸,我们赶紧把香榧运出去吧!

我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昨天在村里的微信群,喊破了嗓子好说歹说,才卖出去了3斤香榧。非常时期,香榧还是要靠快递邮出去呀!

我拨通了赵家镇上兄弟的电话,连夜把香榧运到了他家,一路浓雾。我戴着口罩小心翼翼地搬货,告诉兄弟我儿子没有去过武汉,让他别害怕。

2020年的1月27日,大年初三

路果然被封了,我有些庆幸听了儿子的话。今天天气好转了,甚至还有了白汪汪的日头。

中午正做着饭,大哥打来电话,让我赶紧去村里供销社买大米,据说通往嵊州的路也要封了,米要买不到了。我立马催促儿子去跑一趟,谁想米已经卖空了。

儿子也不气恼:爸,等我家米吃完了。我们就吃香榧当主食,不愁!我有点欣慰,这小子心态比我好。

下午,我提着一些熟石灰,打算给池塘杀毒。昨天走过,发现门口池塘里的一条胖头鱼,仿佛得了皮肤病,一摇一摆地游的很吃力。皮肤病要及时消毒,不然会整个池塘传染开。

可是,我还是来晚了。满池塘里的鱼,已经统统翻了白,死了。我有些不寒而栗了,武汉的朋友们,他们还好么?

2020年的1月28日,大年初四

香榧虽然运出去了,不过也得想办法推广。

看新闻上说,口罩是稀缺品,得排队两三个小时才能买到5只,那我就试试买香榧送口罩,土味红薯干是我家的拿手绝活,那也和香榧搭配成套餐一起卖。

看到武汉有餐馆在给医院义务送餐,记者问老板为什么要这么做,老板说没为什么就感觉应该做呀。希望好人一生平安。

2020年的1月29日,大年初五

儿子说要捐一些香榧。一线人员那么辛苦,我们得给他们加把劲。我很支持他的想法,香榧堆在家里,不如送一些给需要的人。

作为农民,我特意嘱咐了他,不要通过政府或者红十字会去捐,最好是直接点对点快递过去。一方面,前两年的郭美美看得我咬牙切齿,另外,辛辛苦苦的劳动果实,实在不忍心看到被堆在哪个仓库里。

想到武汉的朋友能吃上我家香榧,我很期待。

2020年的1月30日,大年初六

今天电视上在疯抢双黄莲,说是可以预防新冠病毒。我们山区一直以来都是信奉中医的,没想到城里人也这么信。

老母亲年轻的时候,由于干多了重体力活,膝盖受损,一到阴雨天气就难受的不行。吃了西药效果不大,最终还是靠的中医,用了膏药和我们山里的草药之后,这两年走路稳健多了。

香榧的榧与肺同音,我们这边一直信奉香榧养肺的说法,我赶紧让儿子去查查典籍,写一篇文章,宣传宣传。

很高兴看到中西医结合的疗法在武汉推开了,不管中医西医,希望都能有效。

2020年的1月31日,大年初七

昨天的文章一发,效果还挺好,不少客人纷纷来下单。不过存在赵家镇的货不够发了,我们得临时新包装一部分香榧,再想办法寄出去。四处打听,去谷来镇的交通还顺畅,邮政EMS还在正常发货,便兴冲冲地赶了过去,生怕错过。

顺利的到了邮政的营业厅,二十多个快递,居然从早上10点寄到下午2点才搞定。每个包裹都要拆开验查,每袋每罐香榧都要在摄像头下摸过,不透明的包装还不给寄,另外快递单也不能扫码自动打印,还需要工作人员手动录入,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

从邮局走出的一刹那,路上空荡荡的,一片萧条。武汉的红十字会,应该也是这样的工作效率吧,真是害人。

2020年的2月1日,大年初八

今天天气很好,还出了太阳。老母亲想去走马岗爬山,听说以前打猪草的山窝窝被开发成了旅游景点,我们几个人的兴致也很高。扛着锄头,沿着诸嵊古道,一路走走停停大半天,欣赏了美景,还挖到了不少冬笋。

冬笋今年可是个稀罕宝贝,因为江西安徽大旱,所以价格水涨船高。于是村里人空闲下来就会去挖笋卖,这段时间就更热闹了,年轻人困在山里,都喜欢挖笋消遣消遣。离我们村子近一点的竹林,竹林就像被野猪拱过一样,水平差一点的生手往往无功而返。

我顺手发了个朋友圈,晒了美景美食,没想到一堆客户来问冬笋卖不卖,他们在城里都买不到新鲜的冬笋。我就又顺手推出了香榧+冬笋的套餐。

武汉的一个客户来留言,让我能不能给他邮一份。我泪水有点打转,去武汉的快递已经停了。

2020年的2月2日,大年初九

冬笋毕竟是野生的,一天到晚也挖不了多少,很快就供不应求了。我想到了袁大叔,他是村里的春笋专业种植户。由于交通封锁,没有收购商上门收笋,导致春笋滞销。他前两天还在村里的微信群低价卖笋,和我一样在自救。

我赶紧连续了他,邮费我来出,不赚一分钱。于是,香榧+春笋套餐,香榧+小核桃仁套餐,都在我的朋友圈里陆陆续续上线了。

非常时期,政府也在帮助卖农产品,不过他们对接的都是大企业,和我们小农没啥关系。我从心底里感激我的客户们,他们的善心帮助了我们。

我帮人人,人人帮我,武汉加油。

2020年的2月4日,大年十一

城里开始出现了菜荒,绿叶菜和番茄成了硬通货,大家都得凌晨12点守在APP上才能抢到。我也不禁感慨,非常事情,农村也有农村的好处,至少青菜萝卜敞开了吃。

和微信上的一个武汉客户聊了聊天,他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走出家门了,市场上也买不到肉,蔬菜水果少而贵。

2020年的2月8日,元宵节

最近除了不放弃的卖货,也在努力的催债。

有些客户年前拿了香榧,一直不结算,催了很多次也没有反应。也许,疫情之下,仿佛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消失吧了。有时候宽慰自己,会不会是因为他们被隔离了,没法用手机吧。

世界上总有好人坏人。武汉的李医生走了,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20年的2月15日,廿二

最近开始忙了,我和老婆天天要上山除草施肥,儿子也回上海复工去了,文章得以后再更了。

一切都好起来了!

详情可关注公众号 香榧宝宝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1130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