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尚

专为烈士寻亲服务!清明节前,退役军人事务部新平台上线 寻灵记哥哥图片

4月2日,退役军人事务部在清明节前夕正式上线开通“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

一边是思念亲人的烈士亲属,一边是漂泊在外多年的烈士,如何让烈士和亲人“相见”?南都记者从启动仪式现场获悉,有志愿者从县志等资料入手寻找烈士线索,跑遍全国多个烈士陵园,多年来已帮助413位烈士找到亲属。

退役军人事务部副部长常正国出席启动仪式并致辞。曹舒昊 摄

除了社会力量的帮助,信息化新媒体手段也必不可少。自2019年起,各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和今日头条签署合作备忘录,把烈士信息精准弹窗到烈士家乡,提高寻亲成功率。

据了解,此次退役军人事务部决定开通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是在以往基础上又一次新尝试,该平台集成烈士寻亲申请发布、纪念设施查询、法规政策等功能,运用大数据新媒体手段,充分调动退役军人事务系统力量。截至目前,平台已公布100条烈士寻亲信息,并向全社会征集线索。

2020年9月27日,第七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新华社资料图

为烈士寻亲做了哪些探索?借互联网技术精准弹窗

2019年10月,一场跨越时空的“相见”在四川达州进行。

来自湖南永州82岁的唐竹祥和77岁的唐领祥两位老人在苦寻48年之久后来到这里,来到烈士唐纯信墓碑前,将自家酿的红薯酒倒入墓园,以此完成母亲遗愿,了却半个世纪对亲人的思念。

“这是我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和今日头条合作寻找到的第一例烈士亲人。”四川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副厅长余远友在启动仪式上介绍,近年来,四川各级烈士陵园收集整理有名有姓有籍贯的烈士信息资料,采取点对点方式,向烈士家乡政府发送信函、全网查找、电视台发布寻亲信息、烈士陵园相互协作查找,帮助烈士寻找亲人。自2019年9月与互联网企业合作开展烈士寻亲活动以来,一年半已成功为69名烈士找到了亲人。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重庆。姚景山、姚景海,是一对来自黑龙江的一对亲兄弟。58年前18岁的哥哥姚景山应征入伍,弟弟姚景海坐着马车相送,之后哥哥当工程兵随部队到了重庆,于1969年不幸牺牲后,他们的父亲去重庆吊唁后事,但随着父亲的离世、陵园的搬迁,大哥的安眠之处也不得而知。

2019年6月,重庆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与今日头条签署合作备忘录,联合开展“英烈精神归故里”公益活动。依托精准地理位置弹窗技术,头条寻人“寻找烈士后人”公益项目陆续把这些烈士的信息弹窗到烈士家乡,其中就包括哥哥姚景山的信息。

经姚景海确认后,当年7月,71岁的姚景海跨越3000多公里来到重庆,在大哥墓前喊出了那句“大哥,我们来看你。”

重庆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王鹏表示,截至目前,该局已整理烈士名单313人,成功为38位烈士找到亲人。

亲属与烈士“相见”背后:志愿者曾跑遍全国烈士陵园

除了各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让烈士和亲人相见也离不开社会力量尤其是志愿者们的帮助。杨宁就是这样一位志愿者,他是辽宁省鞍山市台安县博物馆的一名退休职工,为了烈士寻亲奔波了多个年头。

谈及最初萌生为烈士寻亲的想法,杨宁说,2007年他参加了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在他所在的普查区域内有多处烈士陵园,几十年来很少有烈士亲属前来祭扫,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烈士为国家牺牲了,亲人却不知道他们安葬在何处,如果能够准确告诉他们烈士的安葬地,这是对烈士英灵莫大的安慰。”他说。

杨宁清晰记得,刚开始寻亲难度很大,关于烈士安葬地公开信息很少,只能骑自行车到陵园寻找。他从自己的本职专业入手,从各地县志及相关资料中查找烈士线索,重点关注辽宁省特别是鞍山周边地区烈士。他把烈士信息一一编号,再去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和烈士陵园逐一核对,确认了烈士姓名后,再去烈士家乡走访调查,就这样慢慢开始找到一些烈士亲属。

在寻找烈士亲人的过程中,杨宁身边认识的人也热情高涨,会把自己知道的烈士信息告诉他,就这样开始口口相传。

在杨宁看来,每次陪烈士亲属到烈士陵园祭拜更增加了他继续从事下去的决心。慢慢地,杨宁为烈士寻亲的范围从辽宁省内的烈士陵园扩展到黑龙江、天津、河北、广西等省份。到目前为止,杨宁总共帮助全国各地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413位烈士找到亲人。

平台已公布100条烈士寻亲信息,向全社会征集线索

如何让更多烈士和亲人“见上面”?据统计,目前我国有196万余名登记在册的烈士。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开展烈士登记工作的过程中发现,由于种种原因,一些烈士的信息不够完整准确。另一方面,一些烈士家属、后代只知亲人牺牲,不了解详细信息,不知其安葬地址。

此次退役军人事务部决定开通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用信息化新媒体手段为烈士寻亲。据了解,平台已公布100条烈士寻亲信息,向全社会征集线索。

南都记者从现场获悉,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以来,在为烈士寻亲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比如,指导各地根据事务部门梳理摸清底数,建立完善数据库,逐步实现烈士、烈士墓和烈士墓数据的动态化信息化管理,分阶段组织开展建设数据采集工作,目前已经掌握5053处县级以上的烈士纪念设施,58.7万座烈士墓的详细信息。

2020年9月27日,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工作人员擦拭烈士英名墙。新华社资料图

同时,退役军人事务部还以专项活动为着力点。据退役军人事务部褒扬纪念司司长李桂广介绍,2014年至今,中韩双方顺利交接共716位烈士遗骸,通过对遗骸进行DNA鉴定比对,成功为6名志愿军烈士找到亲属并组织了认定仪式。2019年开展湘江战役红军烈士遗骸收殓保护活动,共收殓烈士遗骸82具,零散骨骼残片7465块,全部进行了DNA鉴定,并录入了数据库。

除此之外,退役军人事务部还注重线上线下相结合,指导各地利用大数据互联网技术,探索开展烈士寻亲,鼓励地方与媒体单位合作,利用其平台优势和定点推送技术,提升寻亲的成效,此次上线的“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是又一次新尝试。

走完烈士寻亲最后一公里,打造纪念烈士寻亲综合平台

南都记者实测发现,在手机微信搜索“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后进入一个名为“英烈褒扬”的小程序,该小程序汇集了查询服务、业务办理、纪念活动等板块,覆盖烈士查询、纪念设施查询、各地英名录、寻亲信息发布、法规政策公示等功能。

小程序将如何助力烈士寻亲?李桂广表示,烈属可以在小程序上随时记录,后台处理之后可随时查询工作进展。退役军人事务部将在小程序上公布整理出长期无人照顾的烈士墓,向全社会征询线索。

收到寻亲线索之后,将利用后台数据比对、大数据远程推送、档案资料分析、实际摸排走访等手段,依托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和各地的退役军人服务中心,联合社会力量,逐渐缩小范围,走完烈士寻亲前的最后一公里。“未来我们将进一步完善,打造纪念烈士寻亲等宣传互动功能为一体的综合平台。”他说。

南都记者王凡 实习生陈萌发自北京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ishang/1077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