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第一大客户收入占比过半!鑫远股份IPO负债高企 鑫远

报告期内,鑫远股份以投资运营模式建设的项目逐年增加,因此占用了大量流动资金,并形成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特许经营权等非流动资产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雨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随着环保意识日益深入人心,垃圾回收、废水处理等环保类企业也越来越受到青睐。近日,水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服务商湖南鑫远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鑫远股份)也乘此东风踏上创业板IPO之路。

招股书显示,鑫远股份业务范围涉及投资建设、运营维护、技术应用、环境检测等。目前,该公司主营业务聚焦于生活污水处理,并向工业污水处理、黑臭水体综合治理等污染治理领域延伸,为市政、工业园区等客户提供系统、优质的水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服务,同时能够提供环保工程与环境检测服务。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鑫远股份控股股东为鑫远集团,后者主要经营房地产等相关业务。2015年,鑫远集团曾想通过借壳重组来完成上市,不过由于股权纠纷未能成功。

本次公开发行,鑫远股份拟募集资金3亿元,其中2.6亿元用于长沙市开福污水处理厂(下称开福水厂)三期提标扩建工程,其余4000万元用于智慧化数字水务运营系统及研发中心升级项目。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招股书注意到,近年来,鑫远股份通过收购迅速扩张,营业收入净利润逐年递增。但目前,鑫远股份仍面临经营区域相对集中、单一客户收入占比高以及负债高企等问题。

依靠收购快速扩张

招股书显示,2006年,鑫远集团和长沙排水共同出资设立鑫远股份的前身鑫远水务,建设长沙市开福污水处理项目。2017年以来,鑫远股份进入扩张期,相继收购了淮北鑫远100%股权、衡阳鑫远100%股权等10个标的股权或资产。目前鑫远股份已经形成了“三省八市”的水生态环境保护项目布局,已运营和即将投入商业运营的项目共10个。

2018至2020年(下称报告期),鑫远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1亿元、1.94亿元、2.6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331.66万元、7253.99万元、7767.45万元,均能维持增长。

尽管进行了大规模收购,但目前鑫远股份污水处理项目仍主要集中在湖南地区,且单一客户收入占比较高。2018至2020年,该公司污水处理业务收入中来源于湖南省的比例分别为100.00%、98.16%和96.24%。2017至2020公司第一大客户长沙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收入占比分别为98.91%、86.46%、75.91%和56.36%。

在鑫远股份众多的污水处理厂中,长沙市开福污水厂是鑫远股份的起点也是亮点。招股书显示,现阶段鑫远股份在运营规模54.5万吨/日,其中长沙开福气污水处理厂在运营规模为30万吨/日。2018年至2020年,鑫远股份来自开福水厂的收入占比分别为86.46%、75.91%、56.36%,而鑫远股份对长沙市开福污水厂特许经营权还有15年。

不仅占比高,开福水厂的毛利率也显著高于其他水厂。报告期内,开福水厂的毛利率分别为81.58%、80.17%、81.66%,其他水厂的毛利率集中于40%—50%。2018至2020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5.99%、69.46%和56.77%,逐年下降。查询资料发现近年来公司毛利率逐年下降,一方面是由于新收购项目增加了无形资产摊销,一方面是由于来自开福水厂的收入占比逐年下降,报告期内分别为86.46%、75.91%、56.36%

同为水厂,为何开福水厂的毛利率这么高?首先,在2018年提标改造完成后,开福水厂提高了结算单价,由不足1元提升至1.85元。此外开福水厂的高毛利也与它的会计核算方式有关。

招股书中提及,根据会计政策及特许经营协议条款约定,开福水厂的特许经营权按照金融资产核算。而其他水厂的特许经营权则是按照无形资产核算。按照金融资产核算会导致前期收入确认多,后期由于投资成本的逐年收回使得利息收入逐年下降,在水量、水价等结算因素以及成本不变的情况下,开福水厂单个项目销售收入将有所下降,进而使公司整体毛利率面临下滑的风险。

除了开福水厂,鑫远股份的淮北水厂同样吸引了《投资时报》研究员的注意。

招股书显示,2020年,淮北水厂的净利润为-910.91万元,2021年预计净利润为-972.75万元。2017年鑫远股份1元收购无资产、无人员、无负债的淮北鑫远100%股权。根据淮北鑫远与安徽淮北新型煤化工合成材料基地管委会签订的协议约定,淮北水厂自第三个运营年度起,按照实际进水量低于设计水量的80%给予补贴,在前两个运营年度期间并无保底水量。淮北水厂于2020年8月投入运营,由于进水量不足,实际处理水量低于测算的盈亏平衡处理水量,因此造成了上述亏损局面。

鑫远股份投资运营的污水处理项目的收入占比、毛利占比、产能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负债高企 多家水厂被质押

此外,鑫远股份的负债状况同样值得关注。2017至2020年,鑫远股份合并资产负债率为85.98%、65.25%、65.42%、61.53%。2018年至2020年负债合计分别为8.55亿元、10.01亿元、11.80亿元。同时,招股书中提及,因债务融资等需要,该公司已经将长沙市开福污水处理厂、衡阳市江东污水处理厂、怀化市第二(河西)污水处理厂等特许经营权协议项下的收费权权利,进行了质押担保。

对于负债比较多的原因,鑫远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以投资运营模式建设的项目逐年增加,占用大量流动资金,形成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特许经营权等非流动资产。

同时,目前在建的开福水厂三期提标改造扩容项目、桃源三污PPP项目及玉溪河PPP项目尚需要投入资金。未来如公司未按约定履行还款义务,则特许经营权及其衍生权益存在被债权人处置的风险。

报告期内,为降低融资成本,鑫远股份的母公司曾将鑫远股份股份的股权委托其他公司代持。

据了解,鑫远股份控股股东为湖南鑫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后者主营业务包括实业投资、房地产投资开发等。2006至2013年,房地产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较高。实践操作中,如属于房地产企业控股子公司,银行等机构亦会按照房地产企业的利率标准执行相关融资政策。在此期间内,鑫远股份因建设、运营开福污水处理厂等,融资需求大,为降低融资成本,鑫远集团多次将鑫远股份的股权委托给昱成投资、亨达贸易持有。

对此,本次证监会问询中要求鑫远股份说明上述代持行为是否存在被行业主管部门追责或处罚的风险。

鑫远股份表示,自2006年设立至2013年12月期间,公司主营业务均为污水处理(主要为开福污水处理厂的建设、运营),不涉及房地产业务。在鑫远集团将其所持发行人股权委托给昱成投资、亨达贸易代持期间,发行人融资所得款项均用于发行人自身的生产经营,不会被行业主管部门追责或处罚。

同时,招股书显示,鑫远股份报告期内对控股股东存在多笔资金拆出、实际控制人为发行人垫付薪酬、转贷等财务内控不规范的情形。对比,证监会问询中也有提及。鑫远股份回复称,报告期内,关联方鑫远集团因临时资金需求而向发行人拆入资金,用于日常经营活动。截至2019年4月末,上述关联资金拆借已清偿,之后也未发生新的资金拆借,未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造成重大影响。

鑫远股份近年财务状况

资料来源:鑫远股份招股书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691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