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大胸姐”吴优:胸怀有多大 胸就有多大 蝶澈

就像吴优自己说的,她真的很爱吃,结果就……

运动是吴优解压的重要途径之一。

《余罪》剧照

《鲤鱼》剧照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幻城》中,大家会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蝶澈”吴优。提到吴优,可能你还有点模糊她是谁,提到她的上一个角色“林宇婧”,很多人依然会感到茫然。但她的另一个称号“大胸姐”却是这个夏天最火的名字。

因在网剧《余罪》中饰演林警官“大胸姐”,今年刚刚23岁的吴优迅速走入大众视野。剧中的“大胸姐”干练、严肃,而生活中的吴优却活泼得多。在接受新京报演员新势力采访前,她正在接受一家视频网站的采访,女记者提出能否现场量一下胸围,吴优笑着跟记者“撒娇”,“啊,不要量了吧,不方便。”女记者追问,“那能说一下你的胸围到底有多大吗?”吴优依然笑着卖萌不回答,女记者继续追问,“A?B?C?”吴优大笑着接下去,“D、E、F、G……”

吴优说生活中的她其实是个女汉子,采访中她也流露出敢于“自黑”的豪气,提到要努力赚钱买大房子好把家人接来一起住时,她马上说,“所以希望自己不要那么早过气啊!”而“大胸姐”的称号,她也假装耿耿于怀,“开始我不太能接受,觉得这不是损我吗?”至于“大胸姐”的胸围究竟有多大?采访结尾她还是回答了,“胸怀有多大,胸就有多大。”

大二就拿了金鸡百花奖

喜欢音乐的吴优,从小就开始学小提琴、舞蹈,一心想考音乐学院。高一的时候,声乐老师觉得她形象不错,建议她可以考电影学院,还给她介绍了表演老师。吴优至今还记得第一节课,是学狗喘气,让她觉得既新鲜又有趣。最终,她以专业课第二的成绩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同级的还有周冬雨、古力娜扎。

吴优的第一部戏是部文艺片,学校导演系的师哥拍的,叫《鲤鱼》,凭借该片她拿到了金鸡百花奖短片单元最佳女配角,那时她还在上大二,“片子是利用暑假时间帮他们拍的,一共11天,我记得好清楚。”

但拿了这个奖并没有为吴优后来的演艺事业带来直接的便利。大三的时候她签了经纪公司,为了赚钱拍广告。在她看来,拍广告比拍电视剧还要辛苦。夏天穿着羽绒服,视频、平面一起拍,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因为胖差点错失《余罪》

《余罪》导演找到吴优的时候,男主角已经定了张一山。第一次见导演,对方觉得她不太合适,那个时候她没休息好,加上有点水肿,显得比较胖,刚好跟吴优去的另外一个女演员很瘦,衬得她更臃肿,“导演就觉得,一个演员,吃那么胖干啥?他说,你都比照片肥两圈了,你自己知道吗?”

吴优胃口很好,如果放开吃,一顿饭能吃两三个男生的量。听完导演的话,她心都要碎了,觉得可能是自己太放任了,被导演戳中了痛点。尽管当时已经放弃了“大胸姐”的角色,但她回去后依然开始健身、跑步,少吃,用了一个星期减了十斤。

一次偶然的机会,吴优再次碰到了导演,见到瘦下来的她,导演惊讶地说,“你怎么变化这么大!”瘦下来的吴优精神、干练了许多,平时话不多时有一点严肃,安静下来的样子和“大胸姐”很像,于是,这个角色就这样回到了吴优手中。

张一山从不嫌她长得高

虽然吴优比张一山小一岁,但因为张一山本来就很瘦,吴优个子又高,两个人在一起给人的CP感并不强,反而有一种“姐弟”感。吴优说,她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大胸姐’大概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我要比她小四五岁,这四五岁的分寸其实特别难拿捏。”

好在张一山并不介意一个比自己高的女主角,“师哥(张一山)自己还会加词调侃呢。因为‘大胸姐’在剧情的前半部分做警察的时候都是穿平底鞋,后来做了卧底才开始穿高跟鞋,我就一下子显得更高了,剧里有一场戏,余罪(张一山饰演)看见‘大胸姐’穿了高跟鞋,师哥当时说,‘呦,不错啊,比我还高。’”

两人既是师兄妹,又是生活中的朋友,在一起演亲热戏难免略有尴尬,也会经常笑场。据吴优回忆,那场著名的“床戏”,拍摄的时候其实很尴尬,因为原本张一山贱贱的叫声应该是吴优发出来的,但是她觉得不太符合林宇婧这个角色,现场导演和张一山一商量,就把剧本改了,最后变成余罪来叫,“没想到效果比剧本里写得更好。很高兴大家喜欢我们这段戏,现在我看,还是觉得挺逗的。”

一提动作戏就吓得傻眼

尽管平时喜欢滑板等一些轻极限运动,但说到动作戏,依然让吴优有点吃不消,“我平时也爱运动,本来觉得打戏应该还可以。但开拍前,武术指导把我们叫到练功房后一下就傻眼了,一个人面对三四个人,我被打得都不行了。”《余罪》拍第一场打戏,吴优的小臂就被打得满是淤青,以至于后面再拍戏的时候必须要用大量粉底液,才能遮住伤疤。

而同样有着大量动作戏的《幻城》,则让吴优感受到了“吊威亚”的厉害,“我有恐高症,绑着威亚衣,身体很痛,整个被吊起来后,手上还要拿着十斤重的道具琴,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害怕得要死,一直在空中乱喊乱叫。”

新鲜问答

Q:现在在上海拍戏,喜欢吃上海小笼包吗?

吴优:喜欢。小笼包、小龙虾、生煎包,都是我最爱吃的,而且我特别爱吃面食。

Q:剪了短发是因为接新戏吗?《余罪》第三季会以短发形象出现吗?

吴优:如果有第三季,我会以短发造型出现。其实第一二季时剧组曾希望我剪短发的,但因为《余罪》之前我已经签了别的戏,那个戏要求必须长发,所以《余罪》剧组也很照顾我。我从来也没有剪过短发,我妈也不让我剪,但是突然有一天我就觉得我一定要尝试一下短发,不然人生都不完满了。

Q:你可以接受的,作品中最大限度的尺度是什么?

吴优:没有最大尺度,只要我喜爱的角色,都可以去尝试,去演绎。

Q:因为《余罪》,突然多了那么多粉丝内心是什么感受?

吴优:很感动。我也会尽量多看一些他们的留言,多了解他们的想法。

Q:你的偶像是谁?

吴优:凯特·布兰切特。她很女神,演技很棒,我想做一个像她一样的女演员。

Q: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或者喜欢与什么样的人交朋友?

吴优:活泼一点的,性格幽默一点的男生。之前我不太活泼,话也比较少,因为认识了一些开朗的朋友自己慢慢也好了。

Q:以后会不会考虑和粉丝谈恋爱?

吴优:额,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每个人都有机会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只要彼此合适,这些都不是障碍。

Q:失恋时怎么发泄?

吴优:听音乐,一个人闷在家里,吃点好吃的。甜的,巧克力。

Q:运动方面,除了滑板和极限运动,还喜欢什么?

吴优:羽毛球、保龄球,但最多的还是滑板,因为滑板最能释放压力,有时候我就一个人戴上耳机去滑板,出出汗。

Q:你最喜欢和不喜欢自己身体的哪个部位?

吴优:最喜欢锁骨,吃再胖锁骨在也显得没那么胖。最不喜欢手和脚,因为我瘦的时候手和脚也都是胖胖的,不像个女生。

Q:你最喜欢异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吴优:孝顺、诚实、幽默。

Q:天性中的缺点是什么?

吴优:优柔寡断,星座原因吧,双鱼座,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Q:你最恐惧/害怕的是什么?

吴优:怕黑。

Q:亲情、爱情、友情、事业、健康,你会如何排序?

吴优:亲情、友情、事业爱情并列,最后是健康。

Q:给比你小10岁的人一句建议,你想说什么?

吴优:比我小10岁那就是13岁,13岁应该在上初中一年级。那我要告诉你:未来的路还长,好好珍惜这段时间,我十三四岁的时候觉得每天都很开心,这段时间过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Q:从小到大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吴优:上学时迟到吧。但现在想想都是小事情,当时还是很害怕被骂的。

1

每次叫“大胸姐”都有点隐隐作痛

说到“大胸姐”这个称呼,吴优笑言,最开始自己也不适应,会觉得不好意思,“就是隐隐作痛,觉得为什么要这么损我?”甚至在转发微博的时候,会偷偷用“大凶姐”偷梁换柱,替换掉这个让人略显尴尬的称呼,但现在她已经完全适应了,“包括我现在在拍的剧,组里很多人都直接叫我‘大胸姐’。我的朋友也经常拿‘大胸姐’来调侃我,我已经习惯了,‘大胸姐’一叫,我马上回头。”

吴优说,她自己觉得还挺开心的,因为扮演的角色被人记住了。还有的网友喊她“笨队友”,她也不生气,因为剧中“大胸姐”确实并不擅长做卧底,面对爱的男人受到威胁,总是忘了自己是个警察,而变成了个傻女人。

2

私下最爱中性风朋友叫她“优哥”

面对采访,吴优偶尔也会卖个萌,“采访的时候我总要像点样子嘛!”生活中,她说自己其实也挺女汉子的,喜欢穿中性风的衣服,因为性格爽快,朋友们私下都叫她“优哥”。她自己也非常喜欢网友给她的“新攻主”称号,“我觉得我不是那种小巧、甜美的女生,所以我也很喜欢《余罪》里的角色,应该是更像我自己的爽快利落吧。”

不过,“大胸姐”总是爱摆臭脸,吴优则是个笑点很低的人,如果遇到余罪这样的人,贫一句嘴,她就直接春光灿烂了。至于喜欢的类型,吴优说,生活中找男朋友她可能也是喜欢余罪这样的,颜值不重要,幽默一点,有才华,想法比较多的人。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393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