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基金报

作者:文夕

  A股市场又上演“实控人去哪了”戏码。

  在11月13日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后,和科达18日晚间作出回复。该公司表示,无法与实际控制人赵丰取得联系,公司尚未能了解赵丰具体失联原因。而此时距离赵丰入主和科达不足3个月。

  记者梳理发现,赵丰在资本市场并非生面孔,在通过成立不足半年的平台公司控股和科达之前,其身影已出现在上市公司东方网力(退市)、兴民智通身后。而在更早的券商投行生涯中,赵丰与近日被带走调查的中天国富前董事长余维佳共事多年。

  曾与余维佳多年共事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前中天国富证券董事长、现世纪证券董事长余维佳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一位深市退市公司董事长赵某,该公司于今年6月退市。

  深交所随后关注到这一事件,并在13日对和科达下发关注函表示,报道中所提及赵某的身份与和科达新实际控制人赵丰的背景高度吻合,并要求公司何时赵丰是否已被有权机关带走调查、采取留置措施或其他强制措施。

  在18日晚间,和科达对深交所关注函回复称,公司于近期关注到媒体相关消息后高度重视,并在第一时间协同公司法务、董办等部门开展相关工作。经多方联系,截至本函回复之日,公司仍无法与实际控制人赵丰取得联系。

  

  和科达方面表示,公司已与控股股东深圳市丰启智远科技有限公司(丰启智远)及实际控制人家属取得联系并进行核实。截至回复之日,上市公司尚未能了解具体失联原因。这也将实控人失联这一事件锤实。

  实际上,赵丰曾任职于中天国富证券,并曾担任东方网力董事长,而东方网力于6月终止上市并摘牌。根据此前媒体报道,余维佳配合相关部门调查或源于东方网力的资本运作。

  记者从公开信息发现,赵丰与余维佳职业生涯存在不少交集。1998年,余维佳加入招商证券, 2003年起担任常务副总裁、首席运营官,期间分管资管、自营、投行、研究、经纪、国际业务等各项业务。余维佳随后在2016年转投中天国富证券,任该券商董事长职务。

  

  而赵丰自2008年7月起,任职招商证券投资银行总部高级经理,曾参与保荐依顿电子和金一文化,而随后曾任职中天国富证券总裁助理。很显然,无论在招商证券还是中天国富证券,上述两人均共事多年。

  前述媒体报道中所提及的东方网力成立于2000年,一直专注于安防视频监控行业,是国内领先的视频管理平台与安防人工智能平台的提供商;公司2014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2020年,赵丰担任东方网力董事长。其后,因东方网力未能准确披露2020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涉及差错金额重大,导致净资产正负性质发生变化,情节严重,时任董事长赵丰作为主要负责人未能勤勉尽责,而受到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赵丰于2021年6月13日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

  2022年4月26日,东方网力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随后在今年6月,东方网力因为2019、2020年两年净资产为负,被勒令退市。

  资本玩家现身多家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赵丰在进入东方网力之前,便已开始为资本运作铺路。赵丰的资本运作主要通过深圳市丰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丰启控股)进行,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主要业务为投资及管理,2018年和2019年均未开展实际业务,资产总额不到百元。

  2020年,丰启控股总资产增至7359万元。工商资料显示,赵丰目前实控青岛丰启、丰启控股、丰启实业等23家企业,其重要合作伙伴有何乐花、何炳二人,其中何乐花与赵丰为母子关系。

  在入主和科达之前,赵丰便取得A股上市公司兴民智通控股权。根据兴民智通公告,2021年7月,赵丰担任兴民智通董事长职务。2022年1月,其通过管理层收购方式,正式获得兴民智通实际控制权。不过在今年8月,赵丰辞去了兴民智通董事长职务。

  不久,赵丰通过大量资金融资的方式获得和科达实际控制权。公告显示,9月15日,和科达控制权变更相关的股权转让事项过户完毕,公司控股股东由益阳市瑞和成控股有限公司(瑞和成)变更为丰启智远,实际控制人由金文明变更为赵丰。

  而丰启控股旗下的丰启智远这一平台在今年7月才设立,其成立目的在于对和科达进行资本运作。此次和科达公告也提及,丰启智远系专为收购公司而设立的投资主体,成立时间较短,未开展实质性经营活动,尚未编制财务报表。

  根据和科达此前公告显示,丰启智远受让和科达股份数量为1600万股,转让价款共计4亿元。收购款项中2亿元来源于自筹资金,融资利率达到9.6%(逾期利率14.8%),融资期限12个月。和科达在回复深交所公告中称,实控人失联未对丰启智远偿还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不过,蹊跷的是,股份转让事项完成后不久,丰启智远很快又将和科达股份质押。根据和科达11月3日公告,新控股股东丰启智远已将所持上市公司全部1600万股股份质押。

  其中,丰启智远所持800万股质押给安徽新集煤电(集团)有限公司,用于为瑞和成与安徽新集股权转让事项相关的保证金返还、标的物交付等所有责任和义务以及相关违约金、赔偿金等提供担保。

  剩余800万股质押给益阳高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为原实际控制人金文明欠益阳高新投的债务提供担保。此外,8月17日,丰启智远与瑞和成签订了借款合同,为瑞和成提供1.6亿元借款。

  上市以来业绩多年不振

  反观和科达过往,这家上市公司近年来频繁易主,基本沦为“壳公司”。公开信息显示,和科达于2016年10月登陆中小板,在珠三角主营清洗业务,生产全系列超声波清洗机、高压喷洗机、碳氢化合物清洗机、电子玻璃平板清洗机等清洗设备。

  上市的第二年也就是2017年,公司业绩就开始下滑,营收虽然还保持在3.48亿,但净利润下滑46%。到了2018年公司净利润又下滑60%。2019年,和科达营收也开始大幅萎缩,净利润归零,开始出现亏损。

  此时创始股东开始套现。2019年12月,上市3年锁定期满后,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覃有倘、龙小明、邹明向瑞和成转让持有的公司股份合计29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99%,转让款6.6亿元。转让前,3名实控人合计持有和科达324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47%。

  当时成立刚刚15天的瑞和成接盘,实控人即为自然人金文明。不过这并未改变和科达业绩不振的局面。2019、2020年,和科达连续亏损。2021年,为了避免连续3年亏损被退市,和科达出售子公司苏州市和科达超声设备有限公司100%股权,借这份收益扭亏为盈。今年前三季度,和科达连续3个季度亏损,累计亏损3461万,且营收同比下滑了4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