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心流与现金流 五岭逶迤的逶迤是什么意思

心流

指的是一种舒畅、流动

充满活力的心理状态

我们之所以缺少心流

是因为“精神熵”太高

精神熵

其实就是精神垃圾的巨量堆积

前不久,亚杰商会的李岩副会长邀我在他们的年会上做一个演讲,话题与创业者的幸福感有关。

我初听这个话题有点突兀。对于创业者来说,幸福感听起来像是一个奢侈的话题,他们面对的常常是吃不完的苦,而且把苦视为常态,把创业默认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过程。

我曾经问过一个创业的朋友一个“央视问题”(“你幸福吗?”)他的回答是:“创业,要那么幸福干嘛?”

在不少创业者和创投人看来,幸福感对于创业来说,不仅无益,而且有害——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如果一个创业者体会的总是幸福感,那他很可能完全不在创业的状态上。

这些关于幸福与创业关系的“共识”里包含着对幸福和创业的双重误解。

对于创业者来说,成功是失败的弥天大网下的漏网之鱼,成功的路是将一个个侥幸没有坠入其中的陷阱串连起来的一条线。

一个成功者回望来路时,通常会有“惊回首,离天三尺三”的后怕。然而,困难与痛苦是两个有交集但并不重叠的集合。困难并不一定就导致痛苦。

一方面,幸福常常是以“必要的艰难”(游戏玩家都有体会)为前提的。另一方面,没有困难(过度平淡、舒适)也是痛苦的来源。富裕地区得抑郁症的人数远多于穷困地区,引发抑郁的原因,往往不是艰难险阻,而是生活中不再有真正的挑战。

如果你做一件事时遇到的只是困难,而困难给你带来的只是痛苦而毫无快乐可言,你吃再多的苦也成不了“人上人”,失败只是早晚的事。

我们常常误以为成败只是结果。成败首先是一种状态和过程,其次才是结果。

Loser主要是指一种失败型人格,是这种人格导致了相应的结果(如民间所谓“尴尬人总遇尴尬事”)。

同样,Winner首先是指一种拥有赢家心态的人格。拥有这种人格的人,面对艰难困苦不仅不会沮丧,反而可能更加振奋,“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就是一种人格和心态的流露。

“苦逼”不是创业的充分条件,甚至不一定是必要条件。如果我们觉得异常“苦逼”,一种可能是我们选择了一条注定艰难、越来越艰难而且没有前途的路。还有一种可能,是我们不懂得如何管理我们的心智能量,让我们的内心持续地被混乱、无序的念头和情绪所充塞。这样的话,苦就会日益成为我们心的常态,随之,也成为我们现实处境的常态。梦想中的成功和幸福也就遥遥无期了。

所以,对创业者来说,幸福不仅不是一个奢侈的话题,而且是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要赚到钱,工夫在钱之外。

很多年前,远大空调的创始人张跃先生曾对本人说到过他选人时,会尽可能知道这个人对于钱的态度,他决不用总想着钱的人。他说,“脑子里总想着钱的人,一辈子都会是穷光蛋”。值得用的不是那种说到钱、看到钱眼睛一亮的人,而是那种遇到困难和挑战眼睛放光的人,对这样的人来说,赚到钱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

出于以上考虑,我把演讲的题目定为《心流与现金流》。我想与创业者分享,现金流对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心流”(由强大的心智能量驱动,持续地呈现为井然有序、静水流深状态的内心状态)同样重要,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心流枯竭的结果,很可能就是现金断流。学会管理心智能量,尽可能降低随时可能在悄然增长的“精神熵”,是创业者的必修课。

以下为演讲时的部分内容。

有一个很著名的同行,美国著名的创业杂志《快公司》的创始人阿兰韦伯说过,对于初创的企业,支撑企业运行的,除了现金流,还有“情感流”。

企业都是筹到一笔钱之后创立的,创立之后就为如何挣到第一桶金而打拼,总而言之,就是为现金流而奋斗。如果现金断流,企业也就倒闭了。

但我们往往忽略了一个事实:

企业是在聚到了一股激情后才创立的。激情是初创企业的重要能源,它决定了这个企业能否活下来,能活多久。企业的倒闭,直接的原因是现金断流,而更深层的原因,往往是情感(激情)断流。

事实上,很多的企业在现金断流之前情感已经断流了。一个创业者除了要管理现金,还要管理情感。首先是自己的情感管理,其次是整个公司的情感流,很多企业家,尤其是技术出身的企业家,往往不太关注这样一个领域。

幸福是一种极易被忽略的企业软实力,很多企业经营发展缓慢甚至停滞倒闭,都可能跟这一种软实力缺失相关。我们知道,任何一个数字设备必须是硬件和软件的结合,我们不知道或不在意的是,企业的生命力、活力、竞争力,是硬实力与软实力所结合。

波士顿咨询公司的一个顾问说过,他到一个企业做咨询的时候,先不看报表,而是到公司转一圈,去闻一闻公司的“气味”,凭这个“气味”,他就知道这个公司是在赚钱还是在赔钱。“公司的气味”其实就是公司的“情感流”的外在表现。

公司的领导就是公司最主要的气味源,只是领导者自己不知道。

吉姆柯林斯在研究了一千五百家上市公司连续十五年的业绩后发现,领导者的性格、气质与业绩之间是有关联的。

那些具有持续成长而且是高成长的企业领导人的气质,恰恰不是我们通常所以为的那种英雄主义的、雄才大略的、傲视群雄的领导,而是看上去有点蔫儿的人。他们都有几个特点:

第一,遇到问题看镜子,遇到成绩看窗外。很多倒闭的、无疾而终的企业的领导人,恰恰是倒过来的——遇到成绩看镜子,遇到问题看窗外。

第二,谦卑而执着,羞涩而无畏。这样的领导能够散发一种柔中带刚的气味。我们买股票的时候,不要去买那些领导团队阳气太盛企业的股票,而要买那些领导者具有“谦卑而执着,羞涩而无畏”气质的股票。

原因在哪里?领导者是企业的气味源。领导者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甚至每一个眼神,在企业里都会被过度解读,有些你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的信息,以你不知道的方式释放出去,对此你是没有掌控力的。它会借助于一个你不知道的杠杆,放得很大很大。

这就像做传话游戏,最后的失真率都会非常高。某些信息被你看不见的信息扭曲机制吞噬,某些与信息本来无关的东西在传递的过程当中会制造巨大的噪音,这样你发出的信号就会非常低,噪音很多,你要做的降噪工作量就很大,甚至完全没有能力去降噪,你的每一个信息都可能会被大大扭曲。

当有无数个人在揣摩你的意思的时候,你的任何一个表达,你的任何一种暗示,或者是无意当中透露出来的某种倾向,都会被出乎意料地放大。

我常引用爱默生的一句话,:“一个人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让自己幸福起来”。他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不幸福,你就一定会有意无意的给周围的人造成各种各样的痛苦,你的幸福多一分,周围人的灾难就少一分。

作家冯唐说过一句类似的话:你我相亲相爱,就是为民除害。

历史上那些给世界造成灾难的人,都是一些极其不幸福的人,或者是有致命自卑感的人。只有极度自卑的人,才会干出极端显示自己“强大”的事情,只有极端缺乏安全感的人,才会制造种种严苛的保障措施,来安放他那颗怯弱的心。

朱元璋的残暴到底是来源于哪里?据说他一天要批的奏章是二百多个,他不要宰相,本该由手下人干的活都由他自己干,工作极其的繁重,百官未起床的时候他已经起床了,百官已睡的时候他还没睡,每天睡眠的时间极少。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人,会出现习惯性、模式化的暴躁甚至残暴。

我们大大低估了睡眠跟幸福感之间的关系。比尔盖茨有一句话,我犯过的最大错误都是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做出来的。

很多人睡眠不足的原因是因为他不会做删除,不会做减法,所有轻重缓急分不清楚,所有的事往里头加,最后只能压缩睡眠的时间。不知不觉中,他的整个的生活品质在下降。

作为一个领导者,最重要的是你的洞察力,你的判断力,你的决策力。而在心智能量不足的情况下,你是很难保证你有高质量的洞察力、判断力和决策力的。

心智能量管理比时间管理更重要。

我们的心智的能量是有限的,如果没有很好的管理机制,它就会被无意义的耗散,就会导致各种混沌无序的状态。这种状态叫“精神熵”,或者叫“心熵”。

所谓“精神熵”,就是指只要缺乏足够的管理和维护,人的精神状态会自动自发地趋于混乱、涣散、无序。

房子不打扫、不整理,几天下来就会乱得不堪忍受,我们的精神世界是长期缺乏扫除和管理的,并且很少意识到有扫除和管理的必要。我们通常只是感到不舒服、狂燥或颓废,不知道自己的“精神熵”已经增加到可怕的地步了。

房间乱得像垃圾场的时候,我们一方面会感到明显的不舒适甚至狂燥,我们在房间的生活品质会大大下降;另一方面,我们做事的效率会大大降低,你不停地在房间里找东西和因找不到东西而不知不觉地拖延各种事情。

精神熵,其实就是精神垃圾的巨量堆积。其自然的结果就是,我们的心智能量持续地耗费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而且永无结果,一直无法摆脱混沌无序的状态。

这就是幸福感的明显缺失。或者说就是日常化的痛苦感和隐痛感。你的生活就陷入到一种“忍痛生活”的常态,你的工作也陷入一种“带伤作战”的常态。在这种常态下,本来并不大的障碍对你来说就会是巨大的障碍,克服一些并不大的困难会让你苦不堪言。

简言之,你的生活自然而然地成了一种低品质生活,你的工作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一种费时费力又低效率的劳作。

“精神熵”是《心流》这本书的关键概念。心流,指的是一种舒畅、流动、充满活力的心理状态。我们之所以缺少心流,就是因为“精神熵”太高。

血压高、血脂高、胆固醇高的人知道找方法去降低这“三高”,但精神熵高的人,不仅想不到去寻找抵挡“熵增”的方法,甚至根本意识不到有“精神熵”这回事。这就不难理解幸福感缺失、心流缺失为什么越来越普遍了。

简言之, 获得心流的方法就是如何降熵,即如何通过心智能量管理,形成“精神负熵”。

我们不妨想象一下一条河流和一个沼泽地的区别。我们的精神状态在很多时候更像是沼泽地,而不是河流。我们借一些刺激偶尔获得点快感,但很快就消失了。偶尔的快感不是幸福感,因为幸福感是持续有序的流动。

古人用“思君如流水”确切地形容处于恋爱中的人的心流状态,这是一种沉浸感,专注中的沉浸感。

恋爱比婚姻更能让人体会到这种专注中的沉浸感。对不少人来说,恋爱与婚姻的差别,就是河流与沼泽的差别。

幸福缺失的时候,我们常常用代偿性的方法来寻求所谓的幸福。享乐,刺激引发的快感像水洼一样,无法形成流动性,所以不可能是真正的幸福。

享乐和刺激就像音符,再不会弹钢琴的人,只要按键就能出来音符,但这并不表明你能弹钢琴,因为你没法把这些音符组成一个流动性的,具有像流水一样有连贯性、旋律性的音符,我们的生活逐渐变成享乐和刺激的杂乱的音符,弹奏不成乐曲。

塔里木河这些年变好了,但曾经出现过严重的断流。断流的原因很简单——沿途的各种开发,各种分流灌溉,到下游就断流了。这是一个关于心智能量管理的隐喻。

我们的心智能量就那么多,但是我们经常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刺激,各种的享乐,把我们的心智无节制、随机性地分流、耗散,导致了心智的断流。

碎片化正在成为我们生活、学习、工作的常态。这种常态使我们的心智能量耗散于无形——能耗巨大,能效极低。

我们经常误解两个东西,幸福的能力和幸福的资源,我们常常把幸福的资源当成了幸福的能力,我要是拥有了什么我就幸福了。其实这叫条件,而且它的关联度并不强,就像你买来了一架好钢琴只是拥有了好的资源,但要弹好钢琴是能力。幸福是需要能力的,而不仅仅是拥有了资源。

要拥有幸福的能力,就需要被培养,被“驯化”。

当我们全身心的投入驯养一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反过来被那个东西所驯养。这就叫“人磨墨,墨磨人”。你在养花的时候花也在驯养你。我们现在的教育中有太多知识的灌输,缺少能力的驯养。

所谓刻意练习,就是在持续的乏味的劳作中保持一贯性,而不是用各种杂乱的刺激让自己开心。中国古代教育中特别注重琴棋书画,就是在刻意、乏味的练习中被持续驯化,逐渐获得内生性快乐的能力,而不是因外在刺激带来的碎片式快感。

创业的人,被各种急迫的任务追逼着的人,往往会觉得幸福没有用。无用之用,是谓大用。一方面,幸福是活着的最终的目标,是“大用”。

另一方面,幸福在提高领导者自身的生活品质的同时,也在提高你的下属、你的同伴的生活质量——你的痛苦指数下降意味着与你息息相关的人的痛苦指数下降。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作为领导者,你在相当程度上是公司的能量之源——既是正能量之源,也是负能量之源。我们要学会让自己成为一个打造自己心流的人,让自己幸福起来,让自己作为一个散发心流的“路由器”,保持公司的正向情感流不断流。这和保持公司的正向现金流不断流一样重要,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3125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