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美国近些年落选总统的人,最后都干什么去了? 杜威为什么没当上总统

两个人的比赛,总有一个赢家,一个输家。

美国总统大选结束后,胜者入主白宫,名字成为各大媒体的热词,败者则淡出镁光灯下,远离人们的视线。

与胜者净水泼街,黄土垫道的待遇相比,那些距离总统宝座一步之遥的败者,去向总是无人问津,他们最后都去干什么了呢?

1948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共和党候选人托马斯·杜威(Thomas Dewey)在民调中遥遥领先,他意气风发,豪气干云,连当时的中国也准备与杜威接触,以便他上任后获得更多援助。传说大选结果出炉前夜,杜威对妻子说:“与美国总统同眠感觉如何?”

杜威夫妇

妻子答:“亲爱的,我真是光荣!”

奈何结果出炉后,剧情大反转,民主党杜鲁门(HarryS.Truman)成功连任。杜威妻子揶揄丈夫:“告诉我,我是去白宫,还是杜鲁门今晚来找我?”杜威羞臊地无地自容。

每次总统竞选,候选人都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财力,巡回演说聚拢人气,还要拉票筹款,然而,在落败的那一刻,所有努力顷刻间化为乌有,落选人不仅要承担个人的失败,还会辜负数百万支持者的期望,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1972年民主党候选人乔治·麦戈文(George McGovern)以巨大劣势败给了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10年后,有记者问他花了多少时间走出低谷,麦戈文略带悲怆地回应:“当我做得到时会告知你。”言语间透露出自己仍未释怀的凄苦。

麦凯恩

2008年,共和党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落选后,形容自己“睡得像个婴儿”,这不是说他如释重负,睡得香甜,而是像真正的婴儿那样——每日只睡2小时,睡醒后就哭,然后继续睡,如此循环。

在上届大选前,希拉里在民调中远胜特朗普,结果却意外落选,她向支持者表示:“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也不是我们努力的目标。我知道你们有多么失望,因为我感受得到……这实在是痛苦,这份痛苦会持续良久。”

希拉里是个体面人,她没有当众表现出自己的痛苦,但所有人都知道,她一定哭过、吼过,甚至做出了更出格的举动。

落选后第二年,希拉里在《发生了什么》(What Happened)一书中提到了败选经历,她表示自己给特朗普打了电话,大方地承认了选举结果,甚至表明愿意尽一切努力帮助对方。

希拉里

她形容这就像打电话给邻居,告诉对方来不了他的烧烤派对,但自己却能听到隔壁的欢声笑语。她坦言之所以如此淡然,是因为一切来得太不可思议,她已经震惊了,情绪陷入麻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态度。

尼克松也有跟希拉里一样的经历,他在败选之后既保持了风度,也没有失去斗志,堪称打不死的小强。

1960年,尼克松败给了肯尼迪后,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曾经建议他不承认选举结果,指控胜选的民主党舞弊。但尼克松拒绝了建议,他认为个人得失不算什么,不能因为自己而影响美国的制度,甚至撕裂国家,最终令自己背负“输不起”的名字,如果自己撒泼打诨,不仅形象扫地,还有碍于日后再次竞选总统。

尼克松

尼克松说到做到,1968年再次竞选,这一次他获胜了,1972年又成功连任总统,但纵观历史,他的遭遇毕竟是特例,对大多数人竞选总统的人来说,一次落败就代表与总统宝座无缘。因为自尼克松之后,再没有人能在落选后再次获得足够党内提名,在往后的大选中再次竞逐总统。

当总统是没戏了,但多数落选人也没有哭哭啼啼,就此沉沦。本来,竞选失败并不意味着政治生命结束,他们不必退出政坛,如败给小布什的约翰·克里(John Kerry),后来就在奥巴马政府当上了国务卿,董事长干不成,降级当总经理总行了吧。除了克里这种曲线救国的,还有另一部分人会转战其他领域,从而走上人生巅峰。

戈尔

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于1980年连任失败后,摇身一变成为国际政治人士,2002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民主党人戈尔(Al Gore)败给小布什后,成为了世界著名的环保人士,2007年赢得诺贝尔和平奖,他拍的气候变化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还赢得了同年奥斯卡,可以说焕发了人生第二春。

纵观那些大选落败者,他们无一不是人中龙凤,距离“地球上最有权势的人”的称号咫尺之遥,但最终遗憾落选,虽然他们能够在其他领域重新找回呼风唤雨的感觉,可毕竟与美国“话事人”的位置失之交臂,这种眼睁睁看着权力如细沙从指缝中滑走的滋味,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尝得出酸甜苦辣。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2094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