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三十而立”的风雨纪实路——专访首纪协会长陈大立 上海欣欣管理培训机构

(来源:首都广播电视)

前言 :投身于纪录片行业的陈大立,自上世纪90年代初起拿起摄影机,到今天已三十年了。从最初一个人拍摄编导,到创办北京国际电影节纪录片单元,他是万千纪录片人的一个缩影。从他身上,我们得以窥见北京纪录片行业的起步与发展的印记。

首都纪录片发展协会理事长 陈大立

地域造就行业优势

作为北京纪实频道创始人,当提及北京纪录片行业的特点时,他认为“纪录片行业的特点是一致的,没有地域之分,就是“在场”“见证”“执着与坚守”。而谈到行业的发展,陈大立认为,北京所拥有的地域之优是得天独厚的”。北京不仅有北京的市属地方媒体,还是央媒的所在地。另外,一些大的互联网站,还有颇具资质的国企、民营纪录片制作公司,大部分都集中在北京。”

国家扶持政策使纪录片成为产业

沿着上面的话题讲,其实,北京也好,中国纪录片的生产也罢,从一个“行当”真正成为一个“行业”或者称之为一个产业,我认为是有章可循的。它的发展与繁荣实际上始于国家对纪录片扶持政策。

2010年北京市广播电视总局下发了一个关于纪录片产业的扶植政策,在这条扶植政策出台后不久,以频道为建制的纪录片播出窗口逐渐打开。

2011年初,央视纪录片频道开播,北京纪实频道也开播了。2014年,北京、上海、湖南不但有了专业纪实频道,而且当年的6月之后陆续上星播出。此后,国企、民企,央媒、地方媒体的纪录片生产创作逐渐汇聚,再后来互联网异军突起,发挥了产业生力军的作用。有了稳定的全天候的播出渠道,有了多元的纪录片生产的创作力量,纪录片的才真正从“行当”变成了行业,产业规模也才逐渐形成。那一年被有的学者称作“中国纪录片产业升级的元年”。

最开始接触纪录片时,他最为关注的、印象最深刻的纪录片是《莫让年华付水流》。

“这部纪录片讲的是改革开放后,大家非常振奋,记录了各行各业,而且告诉年轻人珍惜时光,莫让年华付水流。这是影响我很深的一部纪录片,再后来就是《 话说长江》还有《望长城》。鸿篇巨制,文化底蕴极为深厚。那些作品都是我的仰慕之作。

此外,在那些鸿篇巨制推出的前后,也是正是改革开放逐步走向深入的年代。那个时候一些纪录片创作者开始追求纪录片的个性化。

当时有一个概念,叫纪录片人的集体无意识的上山下乡。原来的纪录片由于从业人员少,投入拍摄的片种不多,很难触及到边远山的深处。但是从在那个年代开始,从开创先河的作品《沙与海》开始,陆陆续续的一些纪录片人扛起摄像机,“上山下乡”,这是一个集体无意识但是很自觉的一个过程。”

由于这个这样的一个开启,大约十多年的时间,一大批带有鲜明特色的个性化纪录片,比如《藏北人家》、《大红枣》、《平衡》、《三节草》、《舟舟的世界》、《流年》等陆续问世,很多作品还在国际纪录片节展上斩获了大奖。

“第二代”的历史回忆

陈大立笑称,自己是步入前辈后尘,看到前辈们大作品的第二代。

“最早的时候,有人认为纪实影像的存在就是纪录片的开端,当时有人叫专题片,有人叫纪录片。从行业学术认知的角度讲,其实不该有如此划分。全球的纪录片都叫documentary,而我们之所以这么分,是有一定历史原因的。这个概念不细说,但是大家都有一个基本认知,就是专题片基本上是主题先行,按照导演的意图“摆拍”,那是特殊年代的产物。纪录片虽有导演意识,导演对主题的把握,节目呈现有导演的个人诉求,但是总的原则是尽量不去干预生活。客观记录是纪录片人的学术规范,也应该是基本的业界素养。”

“我个人接触纪录片的时期,其实是在90年代初。那时候,北京电视台有一个5分钟的日播栏目,叫《今日精华》,同时间段央视有一个5分钟的片子叫《神州风采》,记录改革开放后祖国各地的各行各业的变化,欣欣向荣的景象。节目播出的时间,是现在称之为超黄金的时段。就是新闻联播、天气预报之后”

刚开始做纪录片时,摄像、撰稿、后期制作(除了配音配乐)陈大立和他当年的同事,几乎都是一人包揽了所有的事。在将近三年的时间里,他把视角对准普通人,记录下当时最真实的场景。

“我当年拍过一个画天安门毛主席像的人。片中记录了他绘画的过程中,带出了一段毛泽东的故事和一段难忘的历史,央视的《神州风采》也在同天同时段播出了这部纪录片。记得播出之后很快得到了反馈,这部片子还引起了外媒的关注;当年拍了一部纪录片叫《第二职业如是说》,主要拍摄地就是北京朝阳区东大桥的三角地,现在已经看不到原来的样子了。那是改革开放之初。从事第二职业在职职工,利用业余时间在东大桥三角地摆摊,热闹得很,五行八作,商贩,也就是从事第二职业的人们来自各个行业。如果有机会可以把片子调出来看看,我们可以用今天的视角去审视那些历史的截图。当时镜头对准拍摄对象,有的人很坦然,还有人就回避镜头说,拜托你千万别给播出去,不然领导会找我麻烦。各种心态在东大桥那个三角地展现。当时只是觉得这事情很有趣,时过30年,如果我们重新审视那个特殊的时代,触摸那个时代的剪影,感触一定特别多。”

技术提升迎来纪录片的转型

技术设备和制作手段,在如今都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这些都在影响着纪录片的发展。

“技术设备的改造升级,迎来了纪录片的转型。央视有一部纪录片叫《故宫》,它通过情景再现展示当时皇帝怎么生活;还有三维动画还原一个非常立体的故宫。这些设备的升级带来了纪录片的转型。

设备升级换代之后,出现了一大批内容不俗、画面精美的人文纪录片。从《故宫》开始到今天,起步于“高清”,发展至“4K”格式的优质纪录片真的是太多太多了,以至于我都没办法张嘴举例。因为这不是一两部、三五部、十部八部的事情。优秀画质、优质题材、超赞内容的纪录片真的可以称之为不胜枚举,挂一漏万。每一年的代表作。建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从网上获取国内各大纪录片节展、国家各类纪录片奖项的年度获奖名录。在网页上观看。

凝聚人气与创造的舞台

关于北京纪实影像周,陈大立表示,“北京纪实影像周是凝聚行业人气和创作力的平台,它给纪录片人提供了一个平台。”在这里,创作者们交流创作体会,互相观摩片子,论坛上谈自己的感受。

9月16号到22号举办的六场论坛,多角度、全方面为创作者提供分享与聆听的空间。“主题论坛叫做大时代中的纪录片人的使命,不同的历史时期纪录片人的“不缺席”留下了不同的历史截图。

“发布”环节引人瞩目

在本届纪实影像周开幕式之后的第二天,有一个令人瞩目的“发布”环节。我认为这个环节是本届纪实周最大的亮点,里面“干货”很多,亮点很多。由于“发布”环节是由活动主办方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发声”,因此,目前我这里还需要暂时保密。我只是客观地做个提示,发布活动中会有很多值得期待的爆料。

大时代面前纪录片人不能缺位

在这届纪实影像周的论坛“方阵”里,除了主论坛“大时代中纪录片人的使命”,探讨纪录片人的使命与担当之外,其中有一场论坛叫做“脱贫.小康-,纪实影像中的时代记忆”。

今年是脱贫攻坚年,纪实影像留给了我们很多、很丰富的时代记忆,也产生了有很多很优秀的作品。像创作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红旗渠》,我们不仅可以看到“战天斗地”的农民修建的红旗渠,也可以看到在当年物质匮乏的年代中国农村基本的生活状态好农民们的精神状态。半个世纪过去了,50年后,我们再看看今天的中国农村,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一部优秀的纪录片加作《拉林河畔》,是反映富裕了的黑龙江农民的纪录片。谈吐、穿着、他们想的东西,完全是走向小康的新时代农民的一种状态——这样一个以脱贫.小康的视角讨论“三农”问题的纪录片学术论坛,据我了解还是第一次。

“提案”是纪录片市场属性的一种鲜明体现

对参与创作的企业和纪录片策划创意者来说,一个值得关注的环节是提案。“策划人在提案大会上讲出一部全新纪录片的创作动意与策划,每人15分钟,下面是决策人。供需双方面对面,这是市场化才开始。寻找具备市场前景、市场潜力、投资潜力的纪录片来投资。这也是未来纪录片行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展映”——观众最值得期待的视觉盛宴

纪录片展映也是本届纪实影像周的特色活动之一,很多优秀的纪录片作品可以在影像周期间与观众在大屏幕上分享。

如今很多观众习惯于在网上观赏纪录片,但到影院去,在大屏幕上观赏,至少目前还算不得是件常态化的事情。本届纪实周汇聚了一批高质量的纪录片,既有近年来央视的优秀作品,也有民营纪录片机构的扛鼎之作。集中时间,在大屏幕下集中观看一些优秀作品,无异于一次如约的视觉文化盛宴。

“研讨”值得关注的“未来”

这届纪实影像周还有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亮点,就是由北京市广播电视局主办,首都纪录片发展协会、国家图书馆影视中心、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中心协(承)办单位举办的研讨会:纪录片与口述史的文献价值——《口述国图》研讨会。

虽然是一场学术研讨,但它不仅关乎到一部纪录片《口述国图》的宣推,还关乎到日后纪录片的创作。它如何既符合传播规律,又值得国家图书馆在新时代的文化生态下,对非纸质文化“读本”的收藏需求。

“培训”前瞻性的学术环节

培训环节是这届纪实影像周派生出来的一个具有前瞻性的环节。它是对“纪录片创作的“后来者”进行策划、选题结构、影像呈现表达等多个课题进行培训,从年轻的创作者们提供学习交流的平台。

陈大立对北京纪实影像周的期许

对北京纪实影像周,陈大立满怀深情期许!

“首先,希望一届比一届更丰富、更精彩、更有影响力。其次,期待未来纪实影像周的主题越来越明确。——保护环境,保护古都,奥运城市促进,城市治理,主题应该越来越明晰。

再有就是评奖,面向北京、全国,甚至面向全球征集作品,使得参与的作品更加丰富,评选出来的作品更具代表性,那么将来的展映可能会更精彩。这是一届成熟纪录片节展的抓手。

另外是提案,它有了一个很好的起步,但只是一个开始。”

“纪录片人要不缺位,要在场。

所有重大事件的发生我们都要在场,要坚守。”

对未来的纪录片行业

陈大立同样表达了自己的期待

“走出去”迎接更精彩的未来

面对更加广阔的纪录片市场尤其是国际市场,他回忆起曾发生在戛纳纪录片节的一幕,“大概十年前去戛纳纪录片节,它有很成熟的提案大会,也有为时几天的面对面销售谈判环节。当年,BBC的谈判制片商,似乎占了会场一半的位置。那时候我就感触很深。

当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中国纪录片的销售能在国际纪录片市场上占有那样的规模,让中国纪录片大踏步走出去,那将是一番怎样的情景。我们的纪录片一定要做成播得出,售得好的作品;我们只有做好中国纪录片市场,甚至国际市场,让中国的纪录片销售成为贸易顺差,才能更好地让中国故事“走出去”,让世界了解中国。所以我也在期待北京纪实影像周做得越来越大,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国际化,市场越来越成熟。”

来源:宣传管理处

编审:祖敏 吴淼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2093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