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磕头认错表情包图片 【春节特辑】“神仙”二哥的故事

平平安安才是春节

最近怎么样啊?是不是留在家里就要憋疯了。再忍一忍吧,这世界上没什么比命更重要的事情了。

这些日子好几个朋友和我说,2020年实在算不上什么好年份,当时我还心存疑窦,直到半夜突然看到科比坠机的消息,我才彻底服气。庚子年就是这么的魔幻,毫不留情的夺走一切我们珍视的东西。

早晨我发了条朋友圈说:“2020年到底是什么神仙年?”我宿舍大哥在下面评论,说我该讲讲“大师”的故事。是啊,说起神仙怎么能少了我曾经大学宿舍里的二哥呢?所以【新春特辑】的第一篇,我想留给我的二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可爱”的人。

我们大学宿舍里一共八个人,按年龄排我最小,上面有七个哥哥。我二哥自然是年龄第二大的人,上面还有一个93年的大哥。

我二哥是个神仙,这句话我没用引号,因为这个神仙的名号不是夸张,而是令整个宿舍楼,乃至整个学员都信服的称号。至于为什么二哥是神仙呢?这一切都要从二哥和硕老狗喜欢上同一个姑娘开始。

硕老狗是宿舍里的老六,我称之为“硕哥”。这个人行事颇狗所以被称为老狗,又因为长得像某类水陆两栖类爬行动物,故被戏称为“蛤蟆”,我们在以后的章节会说到这个神人,他的故事也特别传奇。

说回我二哥啊,话说二哥和硕老狗同时爱上了一个女生,二哥没有勇气表达自己的情感,结果硕老狗成功上位,得到了二哥心爱的姑娘。

这件事情对二哥打击很大,但二哥没有小肚鸡肠,反而很大度地对硕老狗表示了诚挚的祝福。不仅如此,二哥还附赠了一次“开天眼”的机会,说是要帮老狗测算一下运数。

只见我二哥下身扎马步,上身立如松,两个胳膊就像条没了裆的烂秋裤,在空中花里胡哨的乱摆。就在我们惊讶一个胖子为什么能如此灵活的时候,我二哥原本紧闭的双眼突然二目圆睁,活如天王临凡,对着硕老狗大喝一声说:

“你后面背了个老头。

这一吼可把硕老狗吓坏了,甚至引起了应激反应,导致老狗一段时间都听不得老头这个词语,每每听说都会后背发凉,两眼乌黑。

当然你说我二哥到底看到硕老狗背后的老头了吗?

我认为这事情还是要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眼光去看待,毕竟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也没有天眼,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硕老狗身上确实背了个老头。

嗯,没错,真相就是这样。

虽然硕老狗身上背着个大家都看不见的老头,可这并不影响宿舍里团结活泼的氛围,真正让大家感到害怕的是二哥接下来的一系列反常行为:

二哥的第一个反常举动是打坐。

有天二哥突然在宿舍里宣布,他今后要戒掉晚上睡觉的坏毛病,把有限的时间用到无限的修炼上去。至此,二哥开始了他的“反人类”之路。

刚开始,我们大家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可没想到二哥这个人言出必行,当天夜里他真的就没有躺下,而是坐在床上,依靠着墙盘腿“修行”。我们劝他睡觉,他却戏谑地瞥了我们一眼,说到:“尔等凡夫俗子又能晓得什么?

虽然二哥对自己的“修行”信心百倍,可到了当天的午夜时分,我们还是听到了二哥那饱含着冲击力的呼噜声。当我们打开灯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了我们,二哥那肥硕的身体呈现出一种类似瑜伽的高难度动作:

只见他的双腿依旧盘着,稳稳地墩在床板上面,可他的脑袋却精准的落到了侧面的枕头上,整个身体诡异的弯曲,就像一把跃跃欲射的弯弓。有兴趣又闲的无聊的朋友可以尝试一下,难度真的很大。

虽然打坐睡着的二哥活像一个后现代的艺术品,但我们还是无情地叫醒了他。醒来的二哥除了懵逼还有些生气,他责备我们破了他的功法,导致元气尽失,一夜的修为付于流水。

在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阻挠下,打坐计划失败了,但二哥并没有气馁,很快他又卷土重来,将打坐睡着时的身法仔细的研究,开发出了一套全新的拳法。

这套拳法我亲眼见过很多次,总体来说可以用“群魔乱舞”和“乌烟瘴气”这两个词语来形容。我二哥很喜欢在众人面前展现这套招式,尤其是体育课的时候,在女生面前,我二哥时而“醉卧”,时而“空翻”,将节目效果和观众的心弦拿捏地死死的。

毫不夸张地说,我二哥如果将这套拳法用于实战,不光是那个一招KO药水哥的一龙,就是拳王泰森在一拳之后也得跪着向我二哥磕头认错,痛哭流涕的求我二哥别死。

这就是实力,功夫人的事情,毋需多言。

虽然有了武力傍身,但我二哥并没有停下修炼的脚步。古人有云:“社会摇里没有将与帅,只有实力这一块”。

二哥为了磨炼自己的意志,提升自己的实力,开始像风餐露宿的苦行僧和中世纪的修道士一样,用体罚的方式来折磨自己的肉体,企图得到灵魂的升华。

所以在军训期间,二哥离开了他柔软的床,义无反顾地住到了宿舍的平板桌上,用现在很励志的话说,他跳出了自己的“舒适圈”,身体力行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全身酸痛。

如果你认为二哥的苦修仅限于此,那你就太小看我二哥的意志力和创造力了。某天的一个中午,二哥用一个曲别针扎破了自己的额头,任由我们用无知而惊恐的眼神看着他脸上滑下的滚滚血珠。

怕血的徐老狗当时眼前一黑就昏倒在地上,宿舍里的其他人也都乱做了一团。还是宿舍里的大哥反应快,刚想阻止,却被苦炼拳法的二哥一掌推翻在地。

没有人能从正面的阻止二哥,除了他自己和隔壁宿舍里圈养的违禁藏獒。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我二哥气定神闲,将流下的血液粘于手指之上,鲜红的液体连同黝黑的食指一并填入口内,这个人顿时仿佛轻盈了许多,两眼享受的上翻,就像品尝到了蟠桃会上的琼瑶仙丹。

正所谓肥水不留外人田,我二哥虽然磨炼意志却时刻牢记着国家倡导的“光盘行动”,堪称节能小标兵、三八红旗手的代表人物。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最后一下吮吸停止,只听得“呛啷啷”一声,我二哥从口中拔出泛白的手指,提臀收腹,从丹田中祭出一股真气,生生将额头的血脉封死,原本滚滚下落的血珠顿时荡然无存。

二哥收了神通还在运气,这时我们才发现,宿舍门外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无知群众。这些人都是些凡夫俗子,哪里见过大师用功,刚刚是被真气震慑不敢靠近,眼见二哥大事已成,都嚷着冲进宿舍,围着二哥问这问那。

我二哥也是茅房拉屎脸朝外的汉子,曾经也和香港记者谈笑风生面对眼前大批的追随者,二哥面不改色,不仅给他们细心解释修法的奇妙之处,还亲身试法,用曲别针再次刺破脑门,运功尝血,直到额头上再找不到一块好肉这才作罢。

从那天开始,二哥的名号正式在学院里打响了,没有人不知道我二哥神仙的称号。正所谓“为人不识我二哥,便称英雄也枉然”,不论多大的身份,哪怕你是学生会主席秘书的大表哥,见了我二哥也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大师”。

那之后,二哥就离我们渐行渐远了,他搬到了马路对面的公寓,除了上课很少能见到真人。

二哥再次来找我是在即将毕业的那个夏天,那时候我帮了二哥一点小忙,他非要拉着我去市中心吃牛排。那是我第一次单独和二哥吃饭,也是最后一次。

那天我点了一块西冷,二哥点了一块藤椒的鸡排。

饭间二哥和我说,他这个人看起来傻乎乎的,其实心里清楚得很。他知道大家虽然叫他“大师”,但其实都把他当傻子一样的看待。

我问二哥,你既然什么都明白,为什么要做那种哗众取宠的事情呢?二哥给我分享了一个他的故事:

二哥来自一个小县城,家里父亲做点小生意,生活过得还算滋润。那时候的他是个学习勤奋、智商超群的孩子,用他高中老师的话说,“这孩子就是个清北的苗子”。但就在高考即将到来的时候,二哥开始莫名其妙的发烧,他会毫无征兆的头晕,甚至有天突然晕倒在班级的走廊上。

等二哥再醒过来的时候,他早已不是哪个名牌大学的苗子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自己无法操控的大脑傻X。他没办法让自己的大脑集中精力,那种感觉就好像陷入了永不散场的酒局,对二哥来说,每天都是酩酊大醉后的归途。

“人没有办法自己做出选择,这个世界设计好了一切,我们只能选择接受,或者妥协。

临走的时候二哥笑着和我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大学毕业,我再没有见过他。

后记

每次回忆起二哥,我总能想起一部由王宝强主演的小众电影《HELLO,树先生》。二哥和片中的树先生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他们也许不够可爱也谈不上可怜,但他们足够可叹。

里面一段王宝强抽烟的镜头被很多人做成了表情包,也许你没听过这部电影,但你可能见过这个,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围城”的这段时间里看一下这部电影。

最后,莫子落在这里祝愿大家春节快乐,身体健康,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个不平凡的新年。本文精选评论中点赞最多的一位朋友将会收到由公众号提供的精美礼物一份,期待大家的踊跃发言呦!

团团圆圆 过新年

新浪微博:@莫子落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203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