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药品电子监管码从未如此重要 益丰大药房怎么加盟

一.电子商务

京东掌门人刘强东在接受央视记者陈伟鸿采访时表示,2016年“618购物节”,一个消费者买了部手机,从下单到配送员敲响消费者的家门,只用了7分钟。7分钟,不可能吧?出库都来不及。其实这就是数据的魔力。京东通过大数据,分析各片区主流单品的销量需求,预测到这栋楼里有可能会有人买这部手机。在这个消费者下单前,商品就已经提前运输配送到该区域站点,放在离他更近的地方。当消费者下单后,快递员马上配送,所以只花了7分钟。

电子商务“让线下商品离你更近”这件事,电商鼻祖亚马逊把它叫做“预测式出货”(anticipatory shipping),早在2013年12月亚马逊就获得了“预测式出货”的专利。在专利中,亚马逊表示,目前影响人民网购的一大障碍,就是商品配送的时间太长。通过这项专利,亚马逊会对消费者之前的订单、商品搜索记录、愿望清单、购物车,甚至包括用户鼠标在某件商品上悬停的时间进行分析,进而在消费者下单前,将他们可能购买的商品配送到距离最近的快递仓库,“让线下商品离你更近”,一旦消费者按下购买的确认按钮,商品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到家门口。

每年的双十一,根据全国人民淘宝购物车里的数据,阿里巴巴就可以预测,大概哪些人,哪些地区,会买哪些商品。这些数据虽然不是最终数据,但也八九不离十。利用数据赋能物流和仓储,双十一前的三个月,整个中国的物流业就已经开始动起来了。菜鸟双十一物流数据报告显示,从签收时间看,2013年双十一签收1亿包裹用了9天,2014年用了6天,2015年提速到了4天,2016年则进一步提速,用了3.5天,2017年仅用了2.8天。试想,你在家给男朋友(女朋友)做一顿精美的烛光晚餐,食材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候你发现唯独缺了一款稀缺又不可替代的调料,怎么办,这顿饭不能不做,但是要做得好吃,就必须要那一款调料,这时你一定会想,要是互联网的跨度性和线下的即得性可以兼得就好了。而这个时候大数据赋能现代物流,通过预测你爹购买行为,已经把提前把这款调料放在了你家附近的天猫小店或者别的超市便利店。

二.九州通

2010年,九州通成立了好药师网开始尝试B2C业务,但是九洲通是传统型企业即使是巨头进入互联网行业依然没有流量,没流量的话是很难成功的。因此,2011年7月6日,好药师选择与京东合作,成立京东好药师网站,九州通占股51%,京东占股49%,双方互补,京豆有流量,九州通有品类、资质和证照。传统药企初入医药电商业务,选择和专业电商企业合作,可以节省大量的运作费用。双方合作的结果是,九州通利用中国最大的OTC供应商的身份,丰富了好药师网上销售的存货量,并通过与京东的配送的有效对接,解决了单独配送药品“最后一公里”高成本难题。九州通2012年年报显示,好药师网全年实现销售收入7638.94万元,月均销售增长幅度约20%。

九州通商业模式的特点是低成本的快速流通,即依靠低价格迅速开拓市场,再通过大批量快速运转实现低费用,并用现款交易实现低风险。这是天然的电子商务特色。从过程上看,九州通凭借其线下资源,精准定位,从2004年起,着手布局B2B电商九州通网,2010年开始发力B2C电商好药师,以及未来的O2O买药网。

2013年,九州通在与京东的合作商出现了问题,一方面京东发生战略转型,它也要做平台,京东提出,若要做平台就不能跟九州通一起合资,因为盒子的话其它商家就进不来,最后协商办法是京东撤资,从此好药师便成为九州通集团一个全资的二级公司。这一年,好药师B2C线上业务快速增长,月均增长幅度20%,全年实现交易额2.04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增长167%,净利润192.5万元,实现扭亏为盈。也是在这一年,好药师和微信进行线上业务合作,陆续开通了微信订阅号“好药师健康资讯”和微信服务号“好药师”,成为第一批开通微信支付的医药电商,随后,好药师开发实现了微信到线下药店的O2O业务“药急送”功能,以“滴滴送药”模式患者微信下单好药师就近选择药店快速送达服务,主打30分钟快速送药上门,成为微信上第一个开展医药类O2O业务的项目。O2O业务跟好药师全部线上业务由九州通李彩芬接手。此时,九州通B2B、B2C、O2O业务全部打通。

好药师在上海开通200多家药店二维码、微信下单支付服务,以及线上线下药急送服务,同时在北京进行O2O试点。用户量和交易额以每月100%的速度高速增长。好药师和京东的O2O有相似的逻辑。京东O2O合租伙伴主要是便利店,京东为这些便利店贡献垂直的流量,打通实现数据共享,京东通过便利店可以实现15分钟的极速物流,打通面向用户的最后100米。当越来越多的药店加盟好药师在微信的药急送O2O平台时,就会组建成为一个药店联盟,联盟将为九州通打通面向购药用户的最后100米的关键。九州通合作药店14年已达10万家。仓储物流已经覆盖到县一级单位,部分恩地区的药店能够做到一天两送,比较偏远的地区可以做到一周三送。九州通到药店的距离已经完全打通,只差药店到用户最后100米尚未打通。微信药急送O2O的意义在于打通最后100米,这也是好药师O2O项目的终极目标。然而,在医药电商模式以及品类极其同质化的今天,打通最后100米的终极目标必须依靠电子商务的“核武器”——大数据。

三.中信21世纪——阿里医药梦

2014年1月23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联手云锋基金(马云是创办人之一),对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21世纪有限公司进行总额1.7亿美元(约合10.37亿元人民币)的战略投资。具体操作为,阿里巴巴联合云锋基金认购中信21世纪增发的44.23亿新股,对其完成1.7亿美元战略投资。交易完成后,阿里和云锋基金将持有中信21世纪54.3%的股份,成为控股股东,阿里巴巴集团持股38.1%,云锋基金持股16.2%,此前的大股东中信集团持股降至9.92%。这起投资时间在当年被称为医药电子商务的“世纪大并购”。

中信21世纪为一家综合性信息及内容服务供应商,主业为系统集成及软件开发及电信增值服务、提供电子监管网PIATS业务(内地销售药品产品提供鉴定及追踪的物流信息化服务)。核心资产实际上就是为生产企业,药品行业及消费者提供电子监管类信息服务。旗下运营的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从2010年开始为药品监管码提供平台保障。

2008年,为了保证药品在流通环节的质量,国家药监局欲对整个流通过程进行监控,设置了监管码。之后,这一国家级项目交给了中信21世纪。随着2009年基本药物制度推行,药监部门为了监管质量安全、质量回溯流程,要求进入医保目录的药企必须改装生产线,为了服从监管,基本药物目录中的药品都实现监管码的流程监控。监管码的监控流程为:每一盒药品都会设一个码,从生产线打码、赋码,到第一批出库进入经销商库房时,都要扫码再入库,到二级经销商再扫码入库,证明这盒药品到此商家了。直到零售商、药店、医院环节,仍需要扫码,显示药品的流通信息。这能打击假药、防止串货、提升管理,帮助企业构建药品质量追溯体系,同时药品监管码也致力于促进药品物流标准的建立。

每一盒基本药物都设有监管码,也就是说每一盒销售的基本药物,真个流通过程的全部数据都掌握在中信21世纪手中。可以这么说,只要利用全国药品流通的海量数据赋能医药电商,包括好药师“药急送”O2O送药在内的所有医药电商项目,可以无限接近打通患者购药的最后100米的距离的这个终极目标。

实际上,中信21世纪的监管码数据,自此一直托管在阿里云。但没有中信21世纪的许可,马云无法动用。而中信21世纪获取利润的方式,就是在企业上报的数据证书里收费,企业、个流通环节需要不断的上报数据。中信21世纪要向每个数字证书收取300元的服务费,全国40多万家的终端药店,一年下来费用1.2亿,这还不包括医药流通以及医院的收费。

云锋基金的另一位创始人虞锋称,中信21世纪旗下平台准有大量医疗药物的数据,而医疗市场发展空间庞大,跟阿里巴巴结合,可以更好地处理信息数据,发展线上线下的领域。另外,此次并购直接影响中国医药电商格局。2012年,天猫退推出天猫医药馆,随后,包括海王星辰,金象大药房等,104家拥有B2C网售资质的连锁药房,74家入驻天猫医药馆。2013年,天猫医药馆销售额2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00%。控股中信21世纪集团,名下国内首个第三方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平台95095顺利成章成为天猫医药馆医药直销的牌照。95095医药平台上写着:“全国首家与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合作的网上医药商城。所有药品全部赋有国家药品监管码确保正品,安全可靠放心买!”换句话说,95095医药平台上未来销售的药品全部赋有电子监管码。

马云收购中信21世纪,标志着医药电商进入大数据时代。

药品电子监管码在转化医药电商大数据的征途可谓波折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四.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码制度大事记

2005年,国家食药监局开始推行“药品电子身份证”监管制度

2006年1月份,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宣布对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实行电子监管,委托中信21世纪公司做特药监控系统。中信方面称“我们做这套系统没有向政府要一分钱,全部是免费投入。这是我们中信集团回报社会、回报人民,回报国家的一项工作。”

↑ 2007年10月,时任国家药监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的颜江瑛介绍特药监控系统

2008年,药品电子监管扩大范围。国食药监局规定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对血液制品、疫苗、中药注射剂及第二类精神药品等重点药品的生产、经营情况实施电子监管。从2009年起,逐步将已批准注册的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生产、经营纳入电子监管。

2011年4月1日起,国家食药监局对307种基本药物实施电子监管。药品电子监管开始从特药走向基本药物。

2014年1月,阿里巴巴联手云锋基金获得中信21世纪54.3%的股份(其随后更名为阿里健康),获得药品电子监管码运营权。

2015年1月,国家食药总局发布关于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实施药品电子监管有关事宜的公告,要求2015年12月31日前,境内药品制剂生产企业、进口药品制药厂商须全部入网,2016年1月1日后生产的药品制剂应做到全部赋码。

2015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湖南老百姓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公开向国家食药监总局建言,立即停止药品电子监管码系统由企业运营的做法,将系统交由国家食药监总局运营管理,在没有解决信息安全问题之前,停止强制企业向电子监管平台上传数据的做法。

↑ 湖南老百姓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在2015年两会期间直指阿里健康

2016年1月26日,湖南养天和大药房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养天和)以原告的身份,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起诉国家食药监总局并公开了起诉状。

2016年1月30日,三大药品零售上市公司——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SH.603883)、鸿翔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Z.002727)、益丰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SH.603939)随后发布联合声明,要求取消药品电子监管码,称现行药品电子监管码制度缺乏顶层设计,“不合法、不合理、不公平”。

2016年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书,对湖南养天和大药房企业集团起诉国家食药监总局不予立案,不过食药监总局也首度表态,在其官网回应表示:“将妥善解决电子监管码等历史遗留问题”。

2016年2月20日,国家药监总局宣布暂停执行药品电子监管码。

2018年8月24日,要求,各省(区、市)可结合监管实际制定实施规划,按药品剂型、类别分步推进药品信息化追溯体系建设。重点产品、重点企业应率先纳入追溯体系,并优先将基本药物、医保报销药物等消费者普遍关注的产品纳入追溯体系。2022年底基本完成药品信息化追溯体系全覆盖。国家重新启动药品电子监管码。食药总局重启药品电子监管码 实现全链条追溯(点击查看当时报道)

至此,药品电子监管码执行到底,实锤,这也算是国家局对药品可追溯体系的坚持不动摇,同时亦可谓是以文件形式确定了马云一家独大的医药电子商务全程数据的垄断。纵使,药品连锁A股4大再怎么反对,医药电商头部项目再不情愿,倘若没有马云的药品电子监管码,也会有阮鸿献的药品电子监管码,也会有谢子龙的药品电子监管码,还会有刘宝林的药品电子监管码。

参考:刘润:《新零售》 李亚《医药电商实务》曾灿:九州通医药电商业务开始盈利 证券时报 2013-05-27 温鈊:马云的“医疗帝国梦”起航 经济观察报 2014-02-15 庞倩影:京东将好药师退还九州通套现超4亿元 新快报 2013-07-30 牟璇:九州通年报披露与微信合作 公司称管理层未参与 每日经济新闻 2014-04-30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2031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