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这就是我至亲至爱的爸爸

作者简介:

北北&东东妈妈,女儿北北6岁,儿子东东8个月,喜欢安静地生活。

孩子出生后,她把每日发生的事情都用文字记录了下来,平实的文字让人暖心。

一直想提笔写“我的爸爸”,但一直都不敢动笔,往事涌上心头,泪水总会无声地滑落。

今年的父亲节,我尝试努力写一下。

我想说,我的爸爸是一个好儿子,一个好丈夫,更是一个好爸爸。今天,我只想写“爸爸”这个角色,而且是“我的爸爸”这个角色。(我还有个弟弟)

幼小时的记忆并不多,爸爸常年出差在外,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上海。从小我就签收电报,几乎每周都签收,我会在邮递员递给我的单子上端端正正地写上我的名字。

那时候电话还是稀罕的,只有电报和信件。我上小学甚至还是学前班时,刚认字不多就开始给爸爸写信,就像《金婚》小说中的南方给她爸爸写信一样,内容不外乎是生活的琐事,要说到爷爷、妈妈、弟弟和我,都是单句。

比如“爸爸我很想你。弟弟说他也很想你”“爷爷昨天买了肉”“妈妈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近年有次回家,在杂物间的书堆里居然找到一封信,就是从前我写给爸爸的信,内容不足百字,我看着泪流满面,那是怎样的一段聚少离多的日子啊。

1989年我的生日。爸爸提前来电报,说22日冬至归,结果22日快晚上十二点了,也没见到爸爸的身影。妈妈疯了一样拉着我去姑妈家,姑妈家有电话(她当时是电话局的工作人员)。打了一夜电话,我们仍然联系不上爸爸。那时候的电话并不像现在这么方便,而是需要一转再转。

24日(我生日)晚上快九点,爸爸回来了,还给我带了小蛋糕。真是开心啊。我长大后才明白1989年上海发生了什么事,全中国发生了什么事。

爸爸年轻时,报名参军,空军,几轮淘汰选拔都没有问题,最后因鼻炎没通过。爸爸转而当了陆军,教导大队中队长,还是文艺骨干。

小时候我常看见爸爸随着电视放的音乐边歌边舞。不知是不是遗传了爸爸的文艺细胞,我从幼儿园起也常参加各种文艺演出。那时候的化妆品是非常粗劣的,胭脂被浓浓地抹在脸蛋上,很难洗掉。爸爸每回看完我演出,把我接回家,都会仔细地帮我洗掉。市场上出现洗面奶后,爸爸给我买了一瓶,但平常不让我用,说是伤皮肤,只有卸妆(当年用的是不是卸妆这个词呢)时才用。

我参加的每一次演出爸爸都会尽量到场观看。有一次大概是小学二年级,元旦晚会。我一直注意着我那两张票的位置,它们一直是空的。爸爸没有来。晚上十点多,伙伴们有的已经被家长接回家,有的跑到台下和父母一起观看。我很难过,最后决定自己回家。

走出剧院,远远的,远远的,我在台阶上就看见剧院大门口的那个路灯下,站着的就是我的爸爸,我亲爱的爸爸,穿着我熟悉的褐色军大衣。

冬夜的细雨一直在下着,我飞快地跑过去,爸爸把我抱起来,放到自行车上。我迫不及待地问:“爸爸,你为什么不进去?”爸爸回答:“我没找着你的票。”

啊,原来是我这个笨蛋不知把票放哪儿了。爸爸怕我出来时没见着他,就一直站在路灯下,一直在寒冷的细雨中等待着。

后来爸爸不出差了。每天早上他都是家里第一个起床的,为全家人弄早餐。他从来不让我和弟弟在外面吃早餐,一是不卫生,二是营养不足,我想还有一个原因是家里做早餐也比较省钱。

爸爸做一星期的早餐都不重样。我和弟弟的口味不一样,比如弟弟吃面条要咸的,我要甜的,爸爸就各做一份。

天热时,爸爸会把盛好面或粥的碗浸到凉水里,我们洗漱完毕正合适吃。现在每年回家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就是可以吃到爸爸做的早餐。

那时候,每天夜里,爸爸都会起床看看我和弟弟,给我们盖好被子。后来我们搬进了大房子(我们家一共搬了五次家,其中建过两个大房子,两个都是爸爸一手设计的哟。

爸爸转业进工厂时是负责做设计的,设计厂房,也设计瓷器上的图案),我睡四层,弟弟睡二层,爸爸妈妈睡三层。有时晚上我看书睡着了,爸爸就会上来把我抱到床上,盖被、熄灯。

这温暖一直持续到我考上大学离开家。

爸爸对我的学习一直非常关心,他坚持用红铅笔批改我所有小学初中的家庭作业、寒暑假作业,等我返校交上去就是满分了。

考试卷发下来,如果是满分,爸爸会在卷子上写“戒骄戒躁,再接再厉”,然后再签上名字。如果不是满分,爸爸会把整张卷子誊抄一遍,让我重新做,如果还出错,那这步骤还得重来,直至全部正确。

说起来也有趣,我那时候很喜欢学习,觉得学习很轻松。小升初,我没去看成绩,爸爸第一时间跑去看的。中考放榜,我在疯玩,又是爸爸第一时间骑车去看的,回来很高兴地告诉我:“不错。”

这里必须补充说一下,我和爸爸是中学校友。爸爸是67届高中毕业生,我是99届高中毕业生。

不过爸爸的成绩比我强多了,“同窗三年,这么多次数学考试,只有一回,你爸爸是第二名,其它都是第一名。”爸爸的同学——我的中学校长曾对我这样说。

恢复高考第一年,爸爸从部队回来参加高考,他一直记得他因记错水的比重,以致理化卷丢了14分,最终因1分之差无缘清华。因家境贫寒,兄弟姐妹六人,再加上所谓的“家庭成分问题”,他只得工作,没再参加第二年的复考。比爸爸成绩差一截的堂伯父在78年复考考取北大。因为爸爸出来工作挣钱养家,我姑妈、姑姑先后考上大学。

说回我吧。高中,长大了不少,想的事情也多了,对发生在自己周遭的事情,尤其是家里的变故有了自己的想法。而爸爸正为家里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批改我的作业就显得吃力了。

高一时,爸爸还有时间抽查,发现我成绩下滑,就找我谈话,找班主任谈话。后来,爸爸更忙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我买学习辅导资料。高二,高三,我过的非常抑郁,我只想离开家,数次想着“流浪去”,只要离开就好。我再没能那么专注地学习了。(今年春节回家,我整理东西,发现一封当年我没有寄出去的信,我很为当年的自己心痛,不得不承认有悔恨。)

高考成绩出来,爸爸猛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为时已晚。录取的学校离家很远,我决然收拾简单的行李离去。

四年大学,三年不归。

大三那年一天晚上,我突然很难过,很想家,打电话回家,我只是拼命地哭拼命地哭,什么也说不出来。爸爸说:“今年春节回家好不好?”我哭着回答:“恩!”回到家爸爸才告诉我他要做手术。血缘的心有感应,科学界尚难解释吧。

大年初八,我送爸爸进手术室,用力握着爸爸的手,强忍着哽咽说:“爸爸,不怕。”爸爸笑着回答:“傻女儿,爸爸怎么会怕。”爸爸手术顺利进行,七天后拆线回家,爸爸即催我返校,按时开学。那年起,我决定每年都要回家至少一次。我做到了。回家,看看爸爸,多美好!

大学四年,爸爸每周六早上都会往宿舍打电话,后来我想那电话最大的目的应该是想确认我平安健康。每周我都会收到爸爸用钢笔或软笔写来的信,有时还会夹着剪报,每封信都是满满的四页纸以上,关于思想、心理、学习、交友等等各方面,只要爸爸能想到的,或我回信中提到的。

每隔一段时间我还会收到爸爸寄来的包裹,大到毛毯,小到保济丸。这些东西不是我所在的城市没有卖,爸爸只是觉得我习惯用家里的了,而且考虑我可能不方便去买到这些东西。一个陌生的城市,爸爸不放心我到处跑。

后来的后来,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幸福,至少我还没发现我的同学朋友有每周都能收到爸爸的来信的。

再后来就是恋爱、工作。我仍然是那么的任性和率性。

每当我情绪触底时,爸爸就会来电:“傻孩子,不要哭,还有爸爸,不要怕。”

爸爸说:“不管发生任何事,都要记得爸爸在,你就什么都不用怕。”

爸爸说:“别怕,爸爸一直在你身边。”

爸爸说:“回家吧,爸爸在家等你。”

另一方面,爸爸又是那么的开明大度,他把该讲的话给我讲清楚,最后的决定权还是交给我,他说由我来决定自己的幸福。

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爸爸对我如此放手,大概是觉得我继承了他的性情,爸爸年轻时也是那么的一意孤行,考学、参军、进工厂、做技术员、下海,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辛,但每一步又是那么的执著甚至顽固。

离家十年有余,每次生病,大病小病我都会给爸爸打电话,爸爸会很冷静地告诉我吃什么药,怎么做。

因为这事,有回我还被弟弟教训:“你不要有点小病小痛就往家里打电话,你知道爸妈多难受吗?多担心你吗?你要学会照顾自己,你长大了。”

婚前,我带杰回家多次。每次晚饭后,爸爸都约杰一起散步,我一直不知道他们散步聊什么。去年有好友要去见他的未来老丈人,向杰讨教经验,问未来老丈人会聊些什么,问些什么。杰回答的内容令我震惊无比,心里充满对爸爸的感激。

这就是我的爸爸,当他要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另一个男人时,他会把自己的爱与责任也传递过去。原来杰对我的包容与疼爱,有我爸爸的嘱咐。这让我想起在教堂里,爸爸把女儿的手交给另一个男人,这种交接仪式,爸爸是主角,是不可或缺的。

后来就是结婚,换工作。爸爸一直叮嘱注意身体,保重身体,可我还是病倒了,严重到做手术。手术前我的情绪糟糕得无以复加,“恐惧”“崩溃”“绝望”都可以形容彼时的我。

手术前夜,医生给我开了安定片,我没有吃,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睡着,一定要好好配合完成这个手术,因为我还有很多的责任没有完成,比如赡养父母,让父母享受晚年的天伦之乐。我的生命不是我个人的。

那一夜辗转反侧,终于入睡,做了一个梦,整个梦很清楚,醒来时我都记得。爸爸说:“不怕,不怕,赶走它们就好了。”一觉醒来,东方既白,护士开始例行查体温。我内心充满宁静,祥和的宁静,泰然的宁静,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就是今天了!”手术顺利,我康复得很快。后来我告诉爸爸那晚的梦,爸爸呵呵地笑。

妈妈说,自从我离家后,爸爸每看到中小学生上学,他都会驻足许久,有时他会说:“我女儿还读中学该多好。”今年回家爸爸跟我说:“如果你还是小孩该多好,你想不想一直做小孩?”我转过身,哽咽得答不上话。

这就是我的爸爸,我至亲至爱的爸爸。我生命的守护神,最强大的守护神。

深深地谢谢我的爸爸!

爸爸,节日快乐!

写于2010年6月20日父亲节

(爸爸和女儿)

后记:

2012年3月,我女儿出生。2017年8月,我儿子出生。

我爸爸特别喜欢这两个孩子,每次一起玩时都情不自禁说:“你看,北北的小脚丫跟你小时候的一模一样。”“你看,东东的眼睛也跟你的一样,大眼睛长睫毛,多机灵。”

看着爷孙欢乐情景,我满心幸福,感谢父亲一路的爱与陪伴!

阅读更多:

北北日记之暑期游香港——香港历史博物馆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186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