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网红薇娅掩护,梦洁股份前老板娘“割韭菜”套现?

导语:开盘即跌停,薇娅也带不动了。

薇娅来了,梦洁股份(SZ:002397)8天股价翻倍,引来深交所关注。

曾连续多个交易日一字涨停,5月25日却开盘即跌停,已被重点监控之后,薇娅也带不动了。

薇娅来了,股价8天翻倍,前任老板娘忙套现

网红女主播薇娅(左)

上周五,深交所发布的监管动态称,对连续多日涨跌幅异常的 “梦洁股份”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其实,早于5月18日,梦洁股份就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深交所要求梦洁股份结合近期接待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调研情况,特别是移动互联网营销业务和社交电商服务业务,自查是否通过非信息披露渠道向调研机构及个人投资者透露内幕信息,是否存在违反公平披露原则的事项,是否存在违反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和《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相关规定的情形。梦洁股份均表示不存在相关情形。

关注函还特意提到了与薇娅的这次合作,要求梦洁股份披露其过去两年与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的详细合作情况、对公司经营业绩及成本费用的影响,本次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内容与过往合作情况是否存在实质差异。

5月11日,梦洁股份宣布与淘宝第一主播薇娅所在的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除了直播带货外,薇娅还将为粉丝需求参与到梦洁家纺的设计与品控;梦洁股份线下门店与线上网店,也将有权使用薇娅肖像权。

消息传出后,短短8个交易日内,梦洁股份的股价就已翻倍,此间,梦洁股份连发4份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多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梦洁股份董事长姜天武

傍上网红女主播薇娅,市场也将其捧至“网红”,不过,更令市场质疑的是,梦洁股份此举是否为前任老板娘套现打掩护?

深交所关注函要求,梦洁股份就是否存在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以迎合“网红直播”热点,配合股东减持等情形展开说明。梦洁股份在公告中虽予以否认,但无法回避的是,近期其股东的确出现了减持。

上周五(5月22日),梦洁股份发布的公告披露,5月12日至5月18日期间,股东伍静减持公司股份1419.91万股,持有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由14.03%变更为12.18%,套现近亿元。伍静是公司前任老板娘,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姜天武的前妻。

2017年1月25日,梦洁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姜天武与伍静签署《离婚协议》,姜天武将1.27亿股公司股票分割至伍静名下。(注:当时市值约10.24亿元)也就在那年春节后,梦洁股份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由于市场找不到上涨原因,且距离“离婚公告”时间较近,于是有人调侃,梦洁股份为“董事长离婚概念股”。

姜天武(右1)在今年开工时和梦洁家纺员工在一起

此次,除股东伍静,5 月 14 日,公司董事张爱纯之子周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了公司股份 76959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0.01%。另外,公司副总经理成艳及其配偶张戬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减持了公司股份 140,366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0.02%。

带货网红,变为拉动股价飞飙的“肾上腺素”,狂欢之余,在给深交所“回复函”中却露馅了。事实上,薇娅直播3次带货仅812万,却吹涨了八个涨停板、近45亿市值。

数据显示,梦洁股份与谦寻文化旗下主播“薇娅”共合作 7 次。其中,2019年合作3次,累计带货469.25 万元,公司支付费用为 104.22 万元。2020年以来合作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共 4 次,5 月 18 日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因结算周期原因暂未结算,其他 3 次累计销售金额为 812.12 万元,占公司 2019 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 0.31%,公司支付的费用为 213.24 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的营销费用的 0.30%。

从带货营收和相应费用支出对比来看,让资本追逐的网红经济之财富神话大为褪色,也不是那么美好。

去年初,梦洁股份掌舵人姜天武说,布局“大家居”产业,转型拥抱新零售,好戏还在后头:“2022年,我们要达成100亿的市场销量,这不是简单的数字,更是梦洁奋进的实力和决心。”

62岁离婚,已过花甲之年的姜天武之“有滋有味”日子

梦洁家纺厂区

说起“梦洁”,总会让人勾起对家的幸福念想。

在一次电视节目中,姜天武曾对自己高管们那30年不离不弃的忠诚大加褒扬,他说,梦洁股份的高管没有离婚的,没有离职的,人与人之间那种真诚的情感是更加重要的。

人常说: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2017年时,已是62岁的姜天武,为什么和妻子伍静“劳燕分飞”?都过了花甲之年,咋就无法不离不弃呢?

梦洁股份最早成立时间是1981年4月9日,2010年4月29日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IPO文件显示,2001年梦洁改制之前,其前妻伍静曾是股东之一。公司上市时,伍静的姐姐伍伟,是发起股东之一。离婚后,拿到逾10亿市值的伍静和姐姐伍伟两人的总持股数,比董事长姜天武的持股数还多。

以至于三年前那次离婚后,市场会有个疑惑:梦洁家纺到底是姓姜的,还是前老板娘姓伍的?截止于今年3月31日,在十大股东中,第二大股东为前老板娘伍静,占股比例为14.03%,第一大股东姜天武的持股比例为19.21%,今年56岁董事伍伟减持后的持股比例仅剩下0.80%(减持比例达6.70%)。

伍伟,生于1964年,她现为公司结算中心总监,此前为公司采购中心主任。追溯股权架构的变动,或可以导出这个企业最原始的创业形态,从历史上的占股结构来看,伍伟、伍静姐妹在梦洁创业史上具有不可撼动之地位。

梦洁股份实控人姜天武

弹指一挥间,近40年过去了,那个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时代早已远去,梦洁那个“家”的记忆已不止于老棉被,家纺用品是老百姓生活体质的缩影。

应该说,伴随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企业家姜天武,对于企业及企业成长的信心仍是越来越充足,已过花甲之年的他曾说“做得有滋有味”,2022年百亿目标也许是他创业“第二春”的开始。

姜天武,长沙人,生于1955年。当年,他获任长沙市棉麻土产公司被服厂厂长之前,当过机修的焊工、车工,也干过总务、车间主任。湖南企业家多有吃得苦、霸得蛮、敢为人先的奋斗精神,他也不例外。

将一家地方棉服厂带到上市公司这个规模,一路上着实不易。离婚风波那段时间,梦洁副总经理李军告诉新华网记者说,老板和老板娘伍静离婚,并不是外界传说“几年前的事”,“我们老板是一个干事业的人,基本上一天到晚吃住在公司,他认为妻子思想跟不上他的节奏,他想撸起袖子加油干,一心一意将精力用在事业上来。”

1976年10月,姜天武被招工进入长沙的电机制棉厂工作,后来工厂改名长沙被服厂,他第一份工作是推着板车拉垃圾,后来烧锅炉,再后来是机修工、焊工、车工、到总务等,他几乎将被服厂所有的工种做过一遍。姜天武是个苦孩子出身,并没有什么家庭背景,小时候父亲早逝,是母亲拉扯他兄弟姐妹艰辛过日子。

梦洁品牌,始创于上世纪90年代初,厂长变老板,和很多人一样,姜天武也得益于改制之福。从梦洁前身的企业史来说,湖南梦洁家纺股份有限公司最早可追溯至1956年。姜天武出任长沙市棉麻土产公司被服厂厂长的时间,是1987年,1999年国企改制,2000年姜天武又主导成立湖南梦洁集团。

家纺业竞争的“江湖”,从南至北、由西到东,自产品、到品牌、营销模式,从线下门店到线上、乃至渠道铺设布局,处处“刀光剑影”。

在这个竞争充分的市场,行业大佬非剑侠,即为刺客,不乏有草莽称王的,但如果算扎根行业时间最久的,可能是这二个人,一个是梦洁的姜天武,另一个是出身工商世家、罗莱创始人薛伟成。

(作者:一波君,来源:一波说)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182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