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那个我们曾经熟悉的有趣少年闰土,他后来过得怎么样了? 少年闰土

闰土,是鲁迅先生小说《故乡》中的人物,不过并非虚构,现实原型章闰水。闰土父亲是先生家的帮工,母亲则是先生的乳母,两家关系十分密切。

少年闰土,月光下的勇士

先生和闰土年纪相仿,经常一起玩耍,是少年时候的玩伴。

少年时候,先生性子比较安静,而闰土活泼机灵,懂得很多对于先生来说十分新奇的一些东西,比如我们都很熟悉的月下刺猹: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多么生动的画面、多么勇敢的小哥,少年时的先生对闰土估计有点崇拜,接着雪地捕鸟、海边拾贝、看跳鱼儿更是把先生看懵了,一度变成了闰土的小迷弟。

中年闰土,木讷寡言的贫农

时光是最美好的东西,同时也是最残酷的东西。

转眼间,二十年过去了。

两人再度重逢,先生回想起少年时候的种种,亲切之前油然而生,感叹多年不见的发小又可以见到了。

当先生蕴含欢喜地叫了一声“闰土哥”的时候,得到的回应却是让先生感到极其难受的两个字“老爷”!

岁月真的能把一个人的性子彻底改变吗?或许不会,但是磨难却会!

先生听母亲谈起闰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时,母亲用了:多子,苛捐,杂税,兵匪,官绅,这几个沉甸甸的词来概括了闰土的现状。

那个机智、勇敢的少年再也回不来了,那种无声却真实存在的隔阂让先生无言以对。

中年闰土终究成了一个神情麻木、寡言少语的人。

先生唯一能做的也只能将家中剩余的物件,让闰土根据需要选择拿走。

周家也开始没落,先生要离开故土了,到北京定居。活着,都不容易。

而先生一家的离开,对闰土来说更雪上加霜,失去了稳定的帮工收入,日子更是难过了。

不久后,闰土的父亲也因病去世了,闰土肩上的担子越加沉重,苦不堪言。

所幸的是闰土家还有几亩薄田,也是闰土唯一的依靠了。

晚年闰土,积劳成疾的可怜人

那些蹉跎的岁月里,闰土并没有因为从小的聪明伶俐而学到任何谋生的技能,只会种田,勉强能达到温饱,毕竟闰土养了五个孩子。

但是在那个年代,苛捐杂税很容易就能把一家子人压垮,一次的收成不好就是灭顶之灾。

于是,赶上旱灾的闰土只能将家里唯一的薄田给卖掉了,为了维持生计,只有租别人的田地耕种。

当雇农也少不了剥削,日子更是难过了,从温饱变成难以为继。

接连这么多的打击,闰土终于熬不住积劳成疾,而且还是大病,没有钱可供他得到有效的治疗,最后郁结而亡。

这是那个时代很多农民一生的缩影,他们或者勤劳,却不一定能通过勤劳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生活必然有磨难,但磨难并不能压垮每一个人,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1678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