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秦始皇帝真是因为“儒生”批评时政才“活埋”了他们吗? 求奇

对于秦始皇帝赵政的事迹,人们最耳熟能详的莫过于统一天下和"焚书坑儒"了。我们所知道的,是因为秦始皇帝怕人们批评时政引致动乱,所以除了治病、种地的书之外都烧了,又把批评时政的儒生们活埋了。

但历史事实真是这样吗?

秦国在历史上一向有"暴秦"之称,所以人们会产生一个刻板偏见,只要和"秦"字沾边的人和事,必定也会人"暴"相关联。

秦之暴,的确是历史事实。但具体事情一定要具体对待,是就是是,非就是非。就像在生活中,不能因为一个人秉性不好,就认为他一生就不可能干一件好事。

现在来看一下"坑儒"的真相。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记载:

卢生说始皇曰:"臣等求芝奇药仙者常弗遇,类物有害之者……真人者,入水不濡,入火不爇,陵云气,与天地久长。今上治天下,未能恬倓。原上所居宫毋令人知,然后不死之药殆可得也。"

于是始皇曰:"吾慕真人,自谓'真人',不称'朕'。"……

侯生卢生相与谋曰:"始皇为人,天性刚戾自用,起诸侯,并天下,意得欲从,以为自古莫及己。专任狱吏,狱吏得亲幸……上不闻过而日骄,下慑伏谩欺以取容……然候星气者至三百人,皆良士,畏忌讳谀,不敢端言其过。天下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贪于权势至如此,未可为求仙药。"于是乃亡去。

始皇闻亡,乃大怒曰:"吾前收天下书不中用者尽去之。悉召文学方术士甚众,欲以兴太平,方士欲练以求奇药。今闻韩众去不报,徐市等费以巨万计,终不得药,徒奸利相告日闻。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今乃诽谤我,以重吾不德也。诸生在咸阳者,吾使人廉问,或为訞言以乱黔首。"

于是使御史悉案问诸生,诸生传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坑之咸阳,使天下知之,以惩后。

这件事发生在秦始皇帝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

秦始皇帝认为自己功绩很大,所以希望能长生不老,方法就是让方士去搞不死之药。

卢生就对始皇赵政说,我们去找仙药和“仙人”,却遇不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把他们伤害了。按方术中的说法,人主应该藏起来躲避“恶鬼”,这样“真人”才会来。人主所在之地要是让人知道了,就会伤害“神灵”。作为“真人”,入水不湿,入火不伤,能驾云,寿同天地。所以皇帝治理天下,还不能做到清静安宁。所以希望皇帝所居之地不要让人知道,这样或许能搞来不死药。

赵政一听这话,两眼放光,立即说,我很仰慕“真人”,所以我就自称“真人”吧,不称“朕”了。

接着就命令把咸阳周围二百里以内的宫殿用空中的复道和带围墙的甬路连起来,赵政到哪里,人都不能透露,否则要处死。

有一回赵政到了梁山宫,从山上看到丞相的车队阵仗很大,就很不高兴。

宫中就有人把赵政的看法告诉了丞相,丞相一听皇帝不高兴,赶紧把随从减少了。

赵政一看丞相的阵仗没以前大了,就认为是宫中有人把自己的话泄露了。于是审问,但没人敢招认。于是他就下令把当时在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杀掉。

侯生和卢生就说,皇帝太霸道了,动不动就用杀人的方法来震慑人民,大臣们只好欺骗他,否则自己身家性命不保。

而秦法中规定,一种方术不能用两次,用两次说明不灵验,就要被弄死。而占星的三百多人,虽然原来都是耿直的人,但就是因为怕犯了皇帝的忌讳而被弄死,所以都想办法欺骗皇帝,更不敢说皇帝有什么过失。

再说皇帝本身,白天黑夜都要批奏章,干不完不睡觉。他太贪恋权力了,所以我们不用再为他求什么仙药了。搞不好我们的命也要搭进去。

于是他们就跑了。

赵政一听人跑了,极为生气:去年把不合适的书都收来烧了,又招来方士,希望他们能带来太平,并通过炼丹炼出不死药。

谁知有的跑了,有的花了很多钱也没成事,每天听到他们为奸谋利的消息。

卢生等人,我听他们的计策,也很尊重他们,如今却毁谤我。我察问了咸阳的方士,有人在妖言惑众。

于是把方士拿来审问,他们就互相揭发,一共捉了四百六十多人,把他们全部埋了,使天下知之,以此警示后人。

从历史的记载来看,被杀的人应该主要是方士。

事情的起因是卢生忽悠始皇帝赵政,说求不来仙药是因为有“鬼”才导致“仙人”和仙药搞不来。只有皇帝藏起来,不要让人知道在什么地方,“真人”才会来到。

和图谶、厌胜术一样,这本来就是方术,一种迷信,一种忽悠人的东西。但长生心切的赵政听风就是雨,给个棒槌就当针(真),真就把住处搞得很神秘,不让人泄露他的所在。

但还是有人把他的所在告诉了丞相,结果导致当时在身边的人都被杀。

于是侯生、卢生才议论说,皇帝太残暴了,太贪权力了,众人怕死,就只能欺骗他。这样的人在危险了,为什么还要给他弄不死药?所以就跑了。

赵政是因为他们跑了,之后又扯到先前有人搞不死药,也是跑了,有的是光花钱不办事。于是把恼恨转嫁到方士们身上,认为这些人光忽悠自己,不办实事(你让他怎么办裤带),还说一些毁谤的话,着实可恶,所以都杀了吧。

于是四百六十多人就被杀了。

把前后事情关联起来看,他分明是因为先前听了方士的话,抱着极大的长生的希望,把方圆二百里以内的宫殿全部大修一遍来配合方士的“工作”。但结果却是人跑了,还骂自己。

抱的希望越大,失望时的愤怒也会有多大。

至于批评时政什么的,完全是个借口罢了。

时间倒回一年前。

在赵政的寿宴上,有博士七十人向他祝贺,并说了很多吹捧他的话。皇帝很高兴。

但淳于越却不赞同。

他认为,应当效法商、周时期的分封制,而不要现在的郡县制。因为不效法古代,没有长久的。所以那个吹捧皇上的家伙,绝对不是忠臣。

当着皇帝赵政的面直接批评时政,而且极为尖锐。要知道赵政把一统天下的功绩看得极重,郡县制已在推行。而淳于越却直接说按古代的分封制才好,不按分封制,没有长久的。同时把吹捧皇帝的人也骂了一顿。

这还得了?这简直就是在否定皇帝的丰功伟绩,简直就是在否定现行的国家体系。这差不多就是死罪。

但赵政的反应却是“下其议”——让大家探讨一下看。

淳于越批评时政的话尖锐到那种地步,赵政却没治他的罪,反而让下边的人就着淳于越的话题探讨一番。

探讨的结果也不过是烧书,也没把淳于越怎么样。

那凭什么侯生、卢生发几句牢骚就能导致方士们被杀?显然说不过去。

而《史记》上也记得很分明,皇帝听说卢生跑了,直接就说方士们不干实事,要么骂了人跑了,要么花钱不出工。他们还敢说坏话,所以都杀了吧。

看看他的重点和事情的关联,都是先前卢生忽悠了他,之后又骂了他。本来就想着能长生不死,一直当他的皇帝,这希望该有多大?

但最后却是什么也没弄成,人还跑了。所以皇帝说,“今闻韩众去不报,徐市等费以巨万计,终不得药”,他的重点是“终不得药”。

至于说因为批评时政,不过是借口罢了。如果真的批评时政就被杀,淳于越批评得更加尖锐,不但没被杀,反而皇帝还让人把他的意见拿去探讨。

这就像有些人的女友。男人得罪了她,她有时不好直接说,就会找以别的借口找麻烦把气给出了。

再说“坑杀”。

坑杀应该不是直接活埋。据《资治通鉴》卷五《周纪五》记载,长平之战时,武安君白起打败赵国军队,四十万人都投降。之后将降兵全部坑杀:“乃挟诈而尽坑杀之,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之后又记道:“前后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

投降了四十万人,前后斩首四十五万人,“尽坑杀之”。

从这些记述可知,赵国士兵四十万人投降。加上之前阵亡的人,应该有四十五万人。而这四十五万人,是被“斩首”的,首级有四十五万。

而又记“尽坑杀之”,应该就是杀死后再埋。如果是活埋的,就不应该记斩首四十五万人。

或许有人说了,杀死再活还能叫活埋吗?

问题是那时的“坑杀”应该不是指活埋。因为古人很重视埋葬,即使穷人家,也要用青砖修个简单的墓室,再堆个坟包。

赵国的降兵几十万人,哪有那么多地方和青砖来一一修墓?所以杀了后弄万人坑来胡乱埋了了事。

从《资治通鉴》的记载来看,当时的坑杀应该是先杀再直接埋,没有棺椁、明器和墓室。

秦始皇帝对方士们的坑杀,按当时的习惯,也应当是先杀后再集体扔到土坑里埋起来,不应该是活埋。

----------

本文为江渚小阁原创,侵权必究!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shenghuo/1389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