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两种小米啊 谷子牛

近年,有关中国早期文明溯源的资讯颇密集。以中原地区为例,去年10月,位于洛阳不远的偃师,“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开馆,外观很气派。今年9月底,又宣布成立了“河南省夏文化研究中心”。

与之相对应的是,比上古三代更远,9月下旬,国家文物局举行“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和早期文明发源的专场新闻发布会,打头儿第一个说坝上地区──冀蒙交界张家口市下辖康保县境内的“兴隆遗址”,发现有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的定居性聚落,并在此出土了距今7700年左右的碳化黍。这是目前有直接测年数据的粟黍实例之一。遗址发掘证明,这里除了栽培作物粟与黍,还有野生的山杏、大籽蒿和藜。藜即野生灰灰菜、灰条菜,《救荒本草》曰“灰菜”者。而今年的《中国农史》第三期,考古学家赵志军在其《新石器时代植物考古与农业起源研究》一文中,将我国原产的北方农作物粟与黍,直接概括为“两种小米”,即谷粒和黍粒。北方粟黍南方稻,加上菽,中国原产农作物四种,此外麦子西来,是为五谷。

粟和黍──两种小米。这个简化有意思,简约了蒙在两种小米头上的诸多名字,直观解决了一物多名的问题。

新石器时代,农业诞生是人类文化的革新。我国作为世界农业策源地之一,粟与稻,北南两大土着农作物培育出产,奠定了农业中国的基础。司马迁说五谷:“五种,黍稷菽麦稻也。”之后贾思勰和沈括,三个里程碑式的人物,皆曰五谷。而稷、粟、黍、糜、粱、穄,等等,它们和北方出产的用于吃小米的谷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五谷是哪五种?有说:“五谷:麻、黍、稷、麦、豆。”有说:“五谷谓稻、黍、稷、麦、菽。”还有说:“五谷:稻、稷、麦、豆、麻。”

对于北方和中原来说,两种小米相对好理解──粟和黍,又名谷子和糜子,现在仍然在生产种植。谷子即稷和粟,糜、穄、粱是黍。主要用于熬小米粥的谷子,古曰粟与稷,河南、山东现在也大量种植出产,包括年轻人在内不眼生。可是,大颗粒小米即黄米,又名粱、黄粱、黍、糜子、穄,黍的形状,分明不同于谷子。当下于陕甘宁、晋冀以及内蒙古和东北,还多有出产。河南人到山西旅游,当头炮又把马跳,依次是乔家大院五台山,等等,围桌子吃饭,旅游餐里总有一钵黄米稠饭,黏糊糊的,多数人要问这是啥东西?现在,郑州餐饮多了东北饭店,再就是“大槐树”招牌的晋人饭店。山西人主营刀削面等面食之外,一碗黄米饭带着枣子,曰甜米饭或“软饭”。此为成语之黄粱美梦的现实版。两种小米,即小米和黄米,是黄河流域和草原丝路古文明的原产与土产。

小米贴心暖胃,素来也深得南方人喜爱。曹靖华当年为鲁迅在苏联搜集俄国版画,回国之后,也曾到上海看望鲁迅,带着作为营养品和补品的小米。后来又给鲁迅寄家乡伏牛山的小米、红枣和猴头。无独有偶,郑州已故的文物界前辈崔耕先生,也曾经托人给北山老人施蛰存带小米、红枣和小磨香油。“小米加步枪”,不是单一小米,它包括两种小米。延安人至今犹自豪地说“千谷万糜”“谷子糜子”,等等,谷子就是粟与稷,糜子即黍也。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895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