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觐见清朝皇帝要跪拜吗?看荷兰、沙俄与英国使者,怎么处理? 朝和

自明朝中后期开始,中国与西方国家的交流逐渐加深,不少西方国家也向明朝、清朝派遣使节。

在明朝的时候,西方国家还没有那么傲慢,但是等到清朝的时候,西方国家越来越在意礼仪问题。

其实说穿了就是要不要跪下磕头的问题。

这个问题贯穿了清朝从入关到鸦片战争之前,不同国家对于磕头问题也反应不同,咱们今天就来看看:

清朝和西方国家都是怎么应对磕头问题的?

1、二话不说就磕头的荷兰使者

顺治十二年(1655年)的时候,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督约翰·马绥克,派遣使臣彼得和雅克布等人出使清朝。

希望能跟清朝皇帝,达成在广州或其他地方的商贸协议,以及协商下合作对抗郑成功的问题。

荷兰使者在抵达广州后,受到藩王尚可喜与耿继茂的热情接待,双方也初步达成在广州贸易的意见。

随后荷兰使者北上前往北京,最终于1657年七月的时候抵达京师,并受到礼部等官员的接待。

根据荷兰使者的记述,他们于8月22日的时候,被礼部官员邀请到礼部衙门,然后对他们进行礼仪培训。

其实就是教他们面见皇帝时,务必跟清朝官员上朝时一样,对顺治皇帝行三跪九叩的大礼。

我们在那里必须下跪三次,并低头在地上叩头三次。

”(《荷使初访中国记》)

而且荷兰使者对这一大礼有详细的记述。

按照礼部官员对他们的培训,进入宫殿面见皇帝的时候,一旦听到“叩见”的发音,那就是皇帝做好接受他们磕头的准备了。

如果听见“跪”的发音,那他们必须弯下膝盖跪好;如果听见“扣头”的发音,就必须低头朝地面磕三下;听见“起”的发音,就表示他们可以整理衣服站起来了。

然后再循环以上动作,直到三次以后才算是完成,这就是三跪九叩的基本要求。

在行完大礼之后,听到“归”的发音,就可以离开磕头的地方,站到两边听皇帝训话了。

荷兰使者对三跪九叩的礼节并不反感,也没有任何感觉是侮辱人格的地方,反而觉得是可以彰显他们对清朝皇帝的顺从。

因为只要能够讨得皇帝欢心,并在接下来的会谈中签订商贸协议,就算是让他们五体投地,荷兰人也会二话不说的照办。

这是为了保存在这里的皇帝的威仪举行的,外国使节每次都要如此致敬。

”(《荷使初访中国记》)

除了荷兰使臣觉得磕头没有问题外,东印度公司高层对于磕头也不排斥,甚至他们还鼓励使者按照清朝要求办事。

毕竟磕头这些礼节都是小事。

能不能取得在清朝商贸的资格,以及取代郑成功、葡萄牙人,垄断中国大陆对日本和东南亚的贸易,能不能让公司赚得盆满钵满,才是他们真正需要考虑的大事。

在古殿前按规矩三叩头、九鞠躬,以表示对皇帝的忠诚与敬仰之心,是人们在觐见皇帝之前,必须经过的一番仪式

。”(《荷兰人在福尔摩沙》)

但是跟荷兰人一起出使清朝的,还有来自沙俄的一队使者,也是想跟清朝方面进行商贸。

只不过这群罗刹有点倔强,不管礼部官员怎么劝导他们,就是不愿意给顺治跪下磕头

结果就是没有见到顺治的面,就被强制驱除出境了。

不愿按照这个国家的律令,在皇帝的圣旨前进行下跪、磕头,所以不得不离开这个国家

。”(《荷使初访中国记》)

得知因为这点屁大的事谈判破裂后,荷兰使者忍不住嘲笑这群罗刹脑袋不灵光,怕不是在西伯利亚把脑袋冻傻了吧?

这尊严还能比赚钱重要吗?

有些人就是那么高傲,使他们为了保持那种自以为是的尊严,而不得不付出重大的代价

。”(《荷使初访中国记》)

此后无论是康熙年间还是其他皇帝在位期间,荷兰使者的表现都堪称乖宝宝,在三跪九叩这个环节从不含糊。

2、愿意有条件下跪的罗刹使者

在顺治年间因为三跪九叩的问题,沙俄使者跟清朝官方闹掰了,然后被荷兰使者看了笑话。

然后在康熙年间,尤其是雅克萨之战后,沙俄与清朝的官方沟通并没有断绝,沙俄在康熙后期还多次派遣使者出访。

在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的时候,沙皇彼得大帝派遣伊斯梅洛夫伯爵出使清朝,希望能跟康熙帝建立两国之间的密切交往。

信中透露的意思是,沙皇渴望加强迄今为止,已与皇帝建立的两国之间的良好默契。

”(《清廷十三年》)

梅洛夫的使命就是把这封国书,亲自递交给皇帝过目并得到答复,最好能签订一个相关的“俄中条约”。

那既然要面见康熙帝的话,三跪九叩的礼仪问题自然绕不过去,然后梅洛夫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当公使被要求向皇帝谢恩,也就是习惯上的跪拜时,他拒绝了。

”(《清廷十三年》)

梅洛夫给出了拒绝理由也简单。

公使声明说,他代表自己的皇帝,与中国(清朝)皇帝在级别上是平等的,他只能按照俄罗斯的习惯来完成觐见。

”(《清廷十三年》)

康熙帝对于沙俄派人出使这件事,那是相当热情和开心的,但对于使者不愿下跪磕头的事,自然也是一百个不乐意。

在让礼部接待官员进行劝谕无效后,康熙帝只能表示这事没办法让步,实在不行你哪来的还回哪吧!

皇上让我们(充当翻译的意大利籍传教士马国贤)告诉公使:鉴于他在递交沙皇国书之前,拒绝面见皇帝(下跪磕头),陛下既不会接受信件,也不会接受沙皇送他的礼物,他最好还是回俄罗斯去。

”(《清廷十三年》)

但是梅洛夫说了,他必须完成沙皇使命,而且他坚决拒绝下跪;康熙也来劲了,我不管你怎么觐见沙皇,反正必须给我磕头。

然后事情就僵持在这了。

最后这事还是通过折衷的办法解决了,在内阁、礼部、总管太监,还有几位充当翻译的外国传教士的共同努力下,清朝方面终于给出了解决办法。

你沙俄使者既然来到清朝了,就应该按照清朝礼节觐见;等我们派遣使者去沙俄的时候,清朝使者就按照你们的礼节觐见。

这样双方都不算是吃亏。

将来皇帝派遣使节觐见沙皇时,一定答应给沙皇行脱帽致敬礼,尽管在中国(清朝)除了有罪的囚徒露出头颅外,没有人会脱帽

。”(《清廷十三年》)

在得到清朝方面的这个答复后,梅洛夫终于同意给康熙帝下跪了,他觉得这也不算是拉低沙皇的逼格。

公使这次满意了,答应按照中国(清朝)的规矩,行使叩拜之礼。

”(《清廷十三年》)

康熙帝得知梅洛夫愿意磕头后,虽然感觉到很欣慰,但心里还是有点不爽,所以在正式觐见的时候,故意刁难了梅洛夫等人一把。

本来按照规矩跪下磕三次头后,就可以抬头起身进行第二次叩头了,但是康熙偏偏让他们跪在地上不准动,隔了好几分钟才允许他们站起身接着磕。

这可把梅洛夫等人难为坏了,差点跪的腿抽筋,没有康熙的命令还不敢起来。

正好可以羞辱他一下,就让他在这个特殊的姿势上,停留了一段时间。

”(《清廷十三年》)

照康熙的意思看,你小子不是不想磕头吗?既然现在愿意跪下了,那我就一次性让你跪个够!

最终这次康熙帝如意得到了三跪九叩,至于派遣使者出访俄罗斯的事,那就等到猴年马月再说吧!

3、坚决不愿意下跪的应该使者

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的时候,英国政府派遣马戛尔尼使团访华,这段历史就比较有名了。

乾隆与马戛尔尼使团关于跪不跪的问题,堪称是清代历史的著名公案,因为马戛尔尼一行拒绝三跪九叩。

在马戛尔尼使团一行抵达承德避暑山庄后,就由乾隆的宠臣和珅接待了他们,并且洽谈了关于行礼的细节。

他们认为,外国使臣谒见中国(清朝)皇帝,行叩头礼是惯常礼节。

”(《英使谒见乾隆纪实》)

但是当马戛尔尼提出,让清朝官员以同样的礼节,去叩拜英王的画像时,也得到清朝官员的拒绝。

最后双方闹得是不欢而散。

特使在(清朝)钦差的威胁下,仍然坚持要么双方对等行礼,要么必须按照独立国使节的谒见礼节。

”(《英使谒见乾隆纪实》)

不过最后得知马戛尔尼参拜英王时,需要单腿下跪,清朝官员仿佛是看到的希望。

毕竟单腿跪也是下跪了嘛。

而且最后经过再三交涉,乾隆皇帝也同意了单膝下跪,这让马戛尔尼一行大为惊讶。

中国(清朝)方面最后通知说,皇帝陛下已经允许特使,行单膝跪地礼节。

”(《英使谒见乾隆纪实》)

在正式朝见乾隆的时候,马戛尔尼不但获准单膝下跪,而且征得乾隆的同意后,还直接将国书递到了乾隆手中。

特使依照礼部侍郎的引导,恭敬的将放置着英王书信的珠宝盒捧在头顶,至宝座旁拾阶而上,单膝下跪,简单致辞后呈于皇帝手中。

”(《英使谒见乾隆纪实》)

清朝方面与马戛尔尼使团的礼节交锋,就以这样折衷的方案最终解决,不过乾隆本身对于礼节并不在意。

之所以没有同意马戛尔尼的通商要求,完全跟双方的礼节争议无关,而是跟马戛尔尼等提出的过分要求有关。

其中包括对英国商团免税、割或者租借土地等破坏清朝主权的要求。

乾隆自然而然地要拒绝,只不过因为叩头的事闹得大,所以好像拒绝磕头跟拒绝通商,有因果关系一样。

不过总体来说,乾隆在处理磕头问题的事务上,也算是灵活解决了。

(一家之言,求同存异,感谢您的阅读)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852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