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碳中和的交易配置逻辑和投资机遇 分维

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 王忠民

来源 | 华西金工

碳中和的交易配置逻辑和投资机遇

碳中和这个概念,把碳、ESG、环境价值一下子提高到比我们的经济价值、GDP、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等都高出一个维度的价值地位。如果到这样的高维度以后我们就会发现,它对我们的投资,对我们的资产配置,对我们的每一个投资人的选择,当然也包括对一级市场二级市场资本的流动、资本的聚集都会产生庞大的影响。

最近大家看到我们跟美国之间在体制、在贸易、在金融市场、资本市场都多有博弈,但是在碳中和这件事情当中两国之间就有更直接的接触,说明这个维度已经成熟。最近所有的论坛包括这两天在博鳌亚洲论坛中也在探讨这样的事情。我们今天谈这个事情主要是从金融投资的市场角度来谈,我从两个大的逻辑角度出发。

一个逻辑是短期我们市场的反应逻辑,另外一个是长期的,特别是我在标题当中已经给出的交易逻辑,会引来投资、引来资产配置、引来市场发展的重大变化。在这两方面我整体上分五个方面去展示它,我们先看近期的市场在碳中和这件事情中的影响。第一个方面我们先来看看近期市场的投资波动及波动背后碳中和的冲击和影响。

我们知道最近的市场发生了较大的波动,在春节后这一轮回撤过程当中,市场选择了碳中和这个版块逻辑,在去年的时候我们看到好多碳中和概念中的股票已经突飞猛进,而相反的是在石化能源这样的股票大幅下跌。去年年底大家开这类会议的时候一定会感觉到宁德时代的市值超过中石油,隆基股份的市值超越了神华,这是典型的新碳减排概念的产业和公司超过了传统的石化能源的公司。但是最近这些碳减排的概念股票都在回撤,而且回撤的力度都在20%、30%甚至更多的幅度。这是怎么产生的?如果我们从需求角度看,一定是需求发生了变化,疫情也好,前期的投资资产配置产生的新的需求也好,关键看是否有新的供给之间的交叉关系,这个过程当中最关键的是供给端的资本流量的影响,最终造成了股票价格终端的一次市场反应,如果我们看整个中国突然宣布要在2030年实现碳,2060年实现碳中和。这个任务放在全球来看,全球一些发达国家碳达峰历程已经走过了,现在正在实现碳中和。而碳中和的时间欧洲是需要60年,美国45年,中国提出30年实现。在中国,如果是我们最高决策层确定一个目标的话,这个目标一定是要立马在全部的投资端口、全部的资产配置端口发生时代性根本性的改变。所有的投资端口、所有的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投资端口,投资人的第一决策是对于未来负贡献的高碳产业一律中断不再投了。特别是一级市场,不管是VC还是PE。

如果过去的国有企业、中央级、地方级的资本在投资板块中,高碳产业的占比越重,它一定是首先反映不再投资。如果这个投资中断了,加上疫情的影响,我们相信上市公司在它的产品终端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当疫情开始减弱,特别是在注射疫苗进展快速而有了根本解决疫情问题的趋势后,所有这些停止投资的东西终端的价格是涨还是跌呢?供给少了,价格一定要上涨,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发现,钢铁涨价了,水泥涨价了,有色金属涨了,铝涨了,期货市场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就是因为短期需求增长而长期投资全部中断以后市场的第一反应。如果这些终端产品价格涨了,生产这些产品的公司,盈利情况一定会有所改善,所以这些股票在原来下跌的基础上就不会再有更多的下跌空间了。所以在今年年初市场大幅回撤过程中,它们表现出较高的抗跌性甚至较强的反弹。而减排、减碳这样的一些领域当中,由于过去涨幅比较多,特别是这些资本当中含有境外资金,当美债收益率水平开始上涨,而且是趋势性上涨的时候,就会出现大量资金的撤出,而这个过程中股票价格会出现较为明显的下跌。这个时候反倒是过去涨幅比较好的一些低碳的领域中的一些竞争力比较强的公司,开始出现了下跌。这就是我们今年的一季度证券市场中出现的格局。

在一些高碳领域的公司,过去用金融市场来对冲各种逻辑解决问题,但是现在我们参与市场的逻辑和方式不足以熨平当中的价格波动。我们会发现,因为疫情原因、周期原因、以及资金大量的进出产生的波动,更多表现在我们的现货上,如果期货价格是以境外的期货市场为定价机制的,比如石油,石油的市场很大,在早期的时候慢慢的下跌,我们国家之前在100多美元的时候,就储备了很多,后来发现它的价格回升,从结果看当时可能是对了,然后就又在这个领域中加重相关产业的比重。这一次市场终端又给了一个幻觉,让我们以为这个高碳产业还有真正的需求,这些产业还会有重大的发展,这些产业还会给我们更多的市场空间,让我们把原来投资更多的捞回来,还会有投资收益率,其实本质并非如此。

注意最近一个月,发改委的投资板块在发生一些变化,好多城市的地铁开始中止不让建了,因为建了太多以后边际效益不够。我们好多的小城市城际之间的高铁没有大量的物流和人流,过去因为基建的高碳的原材料,高碳的基础能源那些东西从投资端口已经发生变化,不能因为这一次短期的市场价格上调就改了,这个上调过去产生过幻觉,现在依然会产生幻觉,以为这个领域中会有长期机会,这会造成重大问题。

我们看第二层逻辑,原来的这个零碳,在欧洲已经普遍实现了,中国要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在这个过程之中就要求每一个市场主体,每一个企业,每一级政府,每一个产业都要尽快的向零碳迈进,所以零碳成为一个广泛的各种主体追求的目标。这个时候就会出现所有的微观主体,围绕2030、2060目标实现自己的零碳目标。所以零碳现在成了我们所有主体的理性逻辑和理性目标。

一个家里,你能不能做到这在欧美是说个人消费行为,个人的活动能不能做到零碳,这个成了一个人有没有社会价值,有没有社会目标的一个典型的社会形象。如果某一个企业,有这方面的影响的话,那么他的影响可能会更大,特别是如果这个企业是一个庞大的社会产业链的时候。我们可以想到去年的时候,苹果创新到iPhone12以后,大家拿到iPhone12一看感觉没有比iPhone11有很多大的进步,没有惊喜的东西。但是去年苹果市场占有率提高了,与此同时华为被挤出去了,华为从百分之十几的市占率降到了百分之四,苹果只用了零碳的这个概念,开始就说我在苹果的产业链当中,要求我每一个供应链的用户,每一个供应商,每一个链接者全部都做到零碳。

如果产品有相应的竞争力,只是它的技术水平相对慢了,但是我用一个社会价值目标和社会责任跟别人竞争,我跟你一样甚至比你好一点我再加大社会责任,这个时候推动的力度就不一样了,零碳在龙头企业当中的标准就形成了。

我们国家现在不仅是碳达峰到碳中和的这个时间比较短,更重要的是我们单位GDP碳排放是全球平均水平的3倍,时间又短,单位GDP的比别人高出3倍,我们每减排一个东西反过来对我们GDP的影响是最大的。从正面角度来看是要改善环境,要尽快的做到碳中和,但是反过来说,每一个微观主体单纯的GDP的责任,你要不要少产生GDP,为此要不要增加投资。

前两天央行行长易纲算了一笔账,我们要做到碳达峰,每一年对中国的投资是2.2万亿,从碳达峰到碳中和每一年的投资至少3.7万亿,一方面减少了很多的GDP,另一方面你还要增加那么多的投资,这都是国民经济从我们投资端口从资产配置的端口来的。我们要拿出更多的资本,更多的货币财政政策去做这样的事情,放到每一个主题,就是你的现金流要不要往这里面去,这是一个庞大的盘子。如果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企业、每一个行业、每一个政府部门,每一个市场部门,每一个区每一个县都做到零碳,这是所有人今天的理性行为,因为这个目标符合趋势,符合社会价值,也符合你自己未来资本和资产的盈利的选择。

这个就会存在基本的逻辑,如果做到零碳,在我们投资和企业端口有它的逻辑,我找技术,什么技术能够改变,所以所有的有利于低碳减排的技术一定会被现有的高碳企业用来驱动加以解决。另外在技术之外,治理结构也起到重要的作用,如果是民营企业,这些减排以及盈利就会算到资本的回报当中。越市场化的东西,短期的压力和长期的追求目标更容易做到股东利益和收益利益的一致性,而国有的逻辑是长期来说与它工资水平没有任何关联的时候,只是政治和社会压力的,而不是自我利益的追求。

ESG,环境、社会责任、治理,这三者在零碳的这个逻辑当中,要通过公司治理,要通过关心环境,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资源配置、企业股权结构、资产分配发挥着一系列的作用。典型的逻辑是如果一个企业在减排当中贡献越多,发展越快,技术的深度广度越好,短期就会产生出两个账本,一个是竞争力的账本,这个技术采用了以后你的市场竞争力会得到有效的回报。还多了一个社会价值对你的接受,这是社会价值和企业价值和微观主体之间的价值高度有效性。

最近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顺丰的业绩报表,居然去年的收益率大幅下跌,二级市场居然跌停,是什么原因?因为它原来的这个商务票据和签证、签字的时候过去都是拿着纸本签字盖章以后,通过快件的方式运行,这是一个高端商务的市场。突然之间这个高端商务市场被线上的逻辑全部替代,在线上也可以签字可以确认。这块是是顺丰过去重要的一个市场领域,而且市占率很高,突然之间被数字化的签字认证替代,再也不需要邮递的方式,这样就节省了碳排放,不需要人不需要汽车,而且在线上更安全更可靠。如果这一个东西被替代了,那对这个企业产生巨大的影响。

这两天上海的车展,大家也看到特斯拉出了一个女孩去维权,结果被现场的保安就强制带走了,居然没有影响特斯拉的销量,去年我国全市场的特斯拉的销量比我们的前4位的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之和还要高出很多,它一定有它的可取之处。在中国,做新能源车已经成为投资界的第一选择,有人说恒大也要造新能源车,恒大一家引入投资的金额就不小,这就是产业环境的巨大变化。

现在全球的汽车保有量是几亿辆,如果每一年新能源汽车对传统汽车的替代率是10%,每年就是几百万辆。汽车产业的庞大数量远比我们的手机等产业链在碳领域当中影响要大得多,这不仅是中国的故事,而是全球的故事。中国不仅仅是横空出世了像蔚来、小鹏这些造车新势力,更重要的是在于产业链发生变化,比如宁德时代,宁德时代现在在市场当中的影响和地位已经足够大。电池这样的产业在中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仅是终端当中的电池,包括电池背后的电,隆基股份作为光伏发电龙头,现在做到一毛多钱一度,通过高能电池把它传输到所有终端当中。大家想想这对我们过度消耗的化石能源是多大的替代,包括现在我们好多人高压输电看得多么的重要,未来可能连高压线都不需要,我就只有高能电池和分布式电池,每一个分布式电池可以是交互的,可以卖可以买。

水电和光伏,比起来,哪一个更低碳,中国现在是水电大国,光伏我们现在跃跃欲试了,最简单从碳的角度来看,水电更低碳还是光伏更低碳?光伏一定比水电更低碳。水电产生一个极好的社会效应,连当年做水电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这跟我们低碳有很大的关系,为什么在人类所有的有害的环境问题当中,把碳放在第一位?是因为我们可以找到一个逻辑,它是工业排放当中最多的,对环境气候变暖起着关键作用,但是气候变暖这件事情,跟我们水电有什么关系,如果气候变了,冰川、高海拔的冰就往下流,如果我们再把那些所有的水坝修起来,这些水就可以在中游、上游全部聚成高水位的大气当中的水存在了,如果这个时候全球气候变暖了,那个水表的气温,和水下的这个温度的温差就大了,水表温度越高这个水就蒸发云层,这个事对水坝所在地不好,但是对西北太好了,水温一高,云层跨过秦岭,那个地方跟江南一样。中国北方地区,新疆受益最大,新疆的沙漠向外一年退100公里,几年退了400公里,谁会想到原来低碳做的水坝发了电还有这样的好处。

我们现在看看这个产业的影响,汽车产业我们的占比是多少,新能源汽车我们的占比多少,新能源汽车里的电池占比多少,背后光伏风能我们占多少?我们会感觉到如果零碳到了这样的一个产业生态体系中那就重要了,重要性在于这样的东西向下又延伸一个逻辑。

在座的都是证券基金行业,大家看到今年开始说把原来科创板报上的公司全部要清理一遍,清理的过程之中,原来我们只强调技术,你要的那几个技术和技术应用,现在这个技术必须匹配什么东西,低碳、减碳。过去证监会没有注意ESG没有注意低碳的逻辑,现在反应到这个逻辑了。

我一直在找,是谁把这个翻译成碳中和的,和是一个很中式的概念,碳达峰之前的总额是还在成长,但是里边的结构发生变化,碳中和的逻辑是总额不能成长了,但是里面的结构千差万别。

中国和的思想最好的一句话是叫和而不同,我跟你观点不一样,但是大家在一起不争吵。碳达峰的逻辑不是说我现在让高碳的东西还可以高歌猛进,而是说社会整体的总容量还在往上成长,但是总容量里面的结构已经大幅在调整,如调整过程中弱减排的回报就越高,尽管这个时候总容量还有但是你的趋势还是要下降,里面不同主体的总量是上升的,而不是现在所有人的总量都上升。将来总量是一分都不能增长,但是主体之间的利益,你有可能是国民经济有可能是生存,有可能是当中最主要的,但是又不得不排碳,那么给你一些碳的指标,人家低碳的东西,你就足够的自给,你从低碳那买来的指标成本就高了,而交易主体当中是每一个微观主体的行为就可以推进社会的进步。让真正需要碳的但是有价值的东西你可以在市场买到碳的份额你就可以存在,因为社会认同你,如果你买不到碳你只有减碳减排,就会出现一些专门的卖碳的事,我就把这个份额专门是给别人的,森林覆盖率这就是我们碳中和覆盖的产业,真正的工业制造业不可能消失,但是如果它要用碳的时候,是通过我植了多少的森林,像在蚂蚁中你换多少的信用可以做,这当中已经出现微观主体的平衡,是通过无数交易来实现的,而交易就可以找到新的激励新的逻辑,交易可以分层可以分维,这是我们组成碳中和的深层逻辑。

交易、总量可控,总量的曲线向着有利于社会经济发展的逻辑去发展,同时解决了微观主体之间彼此的激励和彼此的资源配置,碳的配置,碳逻辑和真正做这方面贡献的人就可以得到激励得到回报得到收益。特斯拉现在每年当中来自于减排的收益比来自于自己的产品竞争力还要多,这就是市场对它的奖赏,市场就促进这样的产业,这是来自交易环节的东西。

巴黎协议推动不同的国家,把交易总量的值拿出来,而交易活跃与否我们6月底交易市场才开盘,6月底之前这些还都是准备,这个准备当中现在都是国有的这种大型的公司,交易还不活跃。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在微观主体的激励和配置当中还做不到,这背后的深层逻辑是碳和其他东西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的说,即使是减碳,零碳,你是用把碳拿出、控制和再利用的方法,还是拿到终端根本就不用另外的方法,也都取决于社会技术、社会商用,放到前面产业的角度中,我们看前面的隆基股份的市值波动,原来说它一季度的利润要下降,突然一季度一报没下降,这背后有一个谁也不可能把风力、太阳能发电的这个逻辑全链条全部占据,谁是这链条当中关键的部位?关键部位在全链条当中得到的市场份额和利润率比其他的环节要重要,如果这个环节技术突破性越强,延展性越强我在产业链当中的分润的逻辑比别人要高,所以一季度出来不仅没降低还提升了。

中国选择前面四个综合的逻辑今天已经开始,而后面的交易性逻辑,还在做酝酿准备,6月碳市场才初步形成。形成之后能不能够大量的参与和引导投资者把碳配置、碳激励,和把碳背后不可知的技术动态进步,和产业的迅速成长和一系列问题解决的商业模式结合起来,最终可以源源不断的有机的产生和发挥社会作用是个问题。6月底开始,直到未来几年这个市场的投资,才是我们每个投资者必须关注必须聚焦必须身体力行的东西。

谢谢大家!

*本文整理于2021投资高峰(福州)论坛 演讲嘉宾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的发言。

● 又双叒叕新高!老板身价超马云,资金却在悄悄撤退?

●私募冠军跌落神坛,彻底崩塌!

●这个股神又来拉“仇恨”,参投公司接连上市,净利暴增94倍,此前连拉7涨停

●贾跃亭的最后一击?FF将在美上市,估值有望冲击1900亿!

● A股上半年收官:沪指全球垫底,创业板创6年新高,股民人均赚3.5万?

● 创业九年,从80万到4000亿,这个巨头低调上市,有人投70万变成70亿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826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