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周先鹏王玮接棒,东风商用车能否回魂? 东风商用

撰文 / 张 南

编辑 / 黄大路

设计 / 师瑜超

出任总经理1年5个月的王强结束了在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简称“东风商用车”)的任职。

9月1日,东风公司董事长竺延风、副总经理乔阳、总经理助理周先鹏出席东风商用车干部大会,宣布王强不再担任东风商用车总经理、党委书记、党委委员、工会主席职务,另有任用(调任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工会主席兼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党委书记);周先鹏兼任东风商用车党委书记,推荐周先鹏任东风商用车董事长;推荐王玮任东风商用车总经理。

而新上任者所面对的,是一个正在遭遇多重失落的东风商用车。

沃尔沃独资建厂

8月23日,参股东风商用车45%的沃尔沃卡车通过收购由江铃汽车100%控股的江铃重汽,将在中国建立独资的沃尔沃卡车生产基地,从而“更好地服务于中国这一全球最大的卡车市场”。

从 2022 年底开始,沃尔沃卡车将在太原为中国客户生产沃尔沃 FM、FH和FMX 系列重型卡车。

自两家公司2015年合资以来,沃尔沃一直站在东风商用车背后,对管理、技术进行支持。东风商用车也没见引进沃尔沃的驾驶室、动力总成甚至进口车型。

2019年,东风商用车发布“龙擎”动力总成品牌,共4款发动机、2款变速箱,分别是:DDi13发动机、DDi11发动机、DDi50发动机、DDi75发动机以及DA14自动变速箱、DT14手动变速箱。四款发动机产品涵盖160—580马力动力段,满足多种城市工况的动力需求。

在自主研发的背后,也可以在这些产品上看到不少沃尔沃技术能力背书的身影。

沃尔沃独资建厂,看中的是,到2025年,单价在55万元以上的重卡在中国市场占比会接近40%的市场判断。

也就是说,在未来更高端、更具价值的产品竞争中,沃尔沃将从东风商用车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成为站在它对面的竞争者。

相比之下,同期引入德国曼恩的中国重汽,已经依托曼恩的技术开发了价格达到55万元的汕德卡,而同期合资的福田戴姆勒,在利用双方技术拓展福田品牌产品的同时,也在2020年底在合资公司引入梅赛德斯-奔驰重卡的国产化项目。

追兵渐近

2008年到2015年,东风商用车是中国中重卡市场上一直的王者。直到2016年,一汽解放将重卡的王座夺走,并持续至今。

到了2021年,东风商用车不仅没能在重卡市场追赶上一汽解放的脚步,身后的追兵又已渐近。

中汽协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7月,中国重卡市场销售112.08万辆,同比增长17%。

其中,一汽解放销量29.97万辆,市占率为26.74%,比2019年提高3.3个百分点;东风商用车(含乘龙、华神)销量21.61万辆、中国重汽销量21.25万辆,两家市占率均近20%。但与疫情前的2019年相比,东风下降0.5个百分点,中国重汽提升3.74个百分点。

如果再从近几个月的单月销量走势看,中国重汽已多月单月销量力压东风商用车。

以7月为例,中国重汽销量2.08万辆,同比增长27.25%,东风商用车(含乘龙、华神)销量1.28万辆,这个销量也仅比排名第四的陕汽集团多出400辆。

照此趋势,今年8月若被中国重汽超越,东风商用车全年在重卡市场的排名将会再降一位。

在东风商用车赖以起家的中卡市场,尽管这一市场的规模不断缩小,但东风商用车也同样面临市场被逐步抢占的风险。

2021年1-7月,福田戴姆勒中卡销售5.63万辆,同比增长164%,市占率为47.05%,比2019年疫情前提升22.38个百分点;大运中卡销售1.42万辆,同比增长11%,市场占有率为12.18%,比2019年下降4.38个百分点;东风商用车中卡销售1.11万辆,同比增长17%,市占率为9.24%,比2019年下降6个百分点。

在细分市场,东风商用车处境也并不轻松。

在蓬勃兴起的天然气重卡、国六柴油牵引车市场,据第一商用车网发布的终端销量数据,东风商用车均落后于行业和主要竞争对手。

其中,在天然气重卡领域,2021年1-7月,一汽解放、中国重汽、陕汽集团和东风商用车的市占率分别为26.64%、22.60%、19.47%和13.34%,东风排名第四,一汽解放销量是东风2倍。

在国六柴油牵引车市场,一汽解放销量8951辆,同比增长567%,市场份额升至29.4%,市占率同比增加近9个百分点;东风商用车销量7752辆,同比增长143%,排名第二,市场份额为25.4%;但它身后,中国重汽681%和福田戴姆勒1301%的增幅均高于东风商用车。

未来的筹码?

2021年7月,中国市场重卡销售7.6万辆,同比下降45.2%。

一位汽车分析师向汽车商业评论预测,“2020年利好卡车市场的高速公路免收费、法规排放换车潮、基础建设拉动经济复苏等利好因素都不存在了。”

因此,市场又一次进入了不能“靠天就能吃饱、坐下就能躺赢”的调整周期。

如何在存量市场竞争中实现销量提升?

一方面将考量企业的领导力、产品力、体系力和品牌力,更重要的要看企业是否准备好了应对下一轮竞争的筹码。

正如此前文章提到的,在面对更高端、更比拼新技术的竞争中,东风商用车失去了沃尔沃的全力支持。

同时,在下一个市场阶段,更高效的发动机技术、新能源动力总成、辅助驾驶、智能座舱等也将成为新的竞争焦点。

尽管在东风集团十四五规划中提及了要致力成为智慧物流的先行者,在2020年已经和中远海运、中国移动联合打造了厦门5G港口无人驾驶集卡智慧物流解决方案,又推出东风无人驾驶品牌“无限星”,产品将覆盖L4、L5级别的无人驾驶智能集卡。

但相较一汽解放曾在2019年推出哥伦布计划,福田戴姆勒一直推进并已进入3.0阶段的超级卡车项目,东风商用车缺少在公司层面的规划和未来展示。

在新能源领域,东风集团在集团层面与东风技术中心计划开发8吨、12吨、18吨三款燃料电池商用车。

但在8月14日,在河北保定容易路氢能重卡示范线上,投入运营的20辆东风天龙KL氢燃料电池牵引车搭载的是长城未势能源的大功率燃料电池系统。

因此,对于未来,新的管理团队需要向外界传递出自己的实力和想法。

东风商用车是“东风之根”、“东风之魂”、“东风延安”,也在集团内被称为十堰基地“压舱石”、东风发展“稳定器”。

现在,如何弘扬2008年至2015年连续8年卫冕中国中重卡市场第一的精神?40年前东风追赶一汽的那股劲头、20年前东风商用车“中国第一、世界前三”的豪情,还能在十堰这个“东方底特律”找回它当年的精气神和雄心壮志吗?

这是新继任者们面临的紧迫难题。

9月1日,东风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竺延风在十堰召开的东风商用车大会上特地重申了东风的马灯精神。

“观念是生产力,观念是竞争力,如果没有世界一流的观念,就不可能有世界一流的企业,我们要自觉变革,形成观念上的创新。”竺延风说,“要以卧薪尝胆的马灯精神,把每项工作落到实处,穷尽自己的思想与能力去不断的追求战略目标与愿景。”

换帅、换将,显然东风已经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821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