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梧桐,梧桐! 梧桐

文/芨芨草

又是一年秋天到!窗外,成排的梧桐悄然耸立,微黄的叶子随风飘落。我坐在三楼的窗边,看落叶飞舞,看秋色肃然。

还记得,一年前,你我还时常挤在一个窗口,为着哪棵梧桐比较漂亮而争论;还记得,有同学抓拍了我们在梧桐下窃窃私语,相片上我们那样亲密地依偎在一起!可是如今,我到哪里去找你?

有一只美丽的鸟掠过窗前,飞进梧桐林。我情不自禁地呼喊:梧桐,快看!可是,身后一片悄然。我回过头来,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坐位,忍不住又是一阵伤感。转头看窗外,泪已挂满了脸颊。我对着窗外,轻轻低呼:梧桐!梧桐!

记得第一天上课的时候,我为了坐个靠窗的位置,早早就抱了书来到教室。我以为我是最早的,不想却在教室里看见了你。你坐在窗边,侧着头看窗外的梧桐。我站在离你二米外的地方看你,你仍没有发觉,只留给我那半边脸,恬静,安祥。

这神态,让我不忍打扰你,于是我选了最后一桌的窗边,静静坐下,静静看窗外绿树成荫。我没有打扰你,你也没有打理我。

直到有同学三三两两走进教室,直到老师来了,新生班会开始。我的旁边还没有坐人,我正窃喜可以自己拥有一只书桌的时候,你走到我的桌边,脸带微笑,说:嗨,我是梧桐。

从此,我看着梧桐,也叫着梧桐。其实,你的本名并不叫梧桐,你的身份证上,清楚地写着:蒋青桐。可是,你执意要我叫你梧桐,因为你说,青桐,也是梧桐。

你告诉我,你的父母都是培植梧桐的专家,你是在梧桐树下出生的,并且,你的妈妈,因为一次意外,最终长眠在梧桐树下。所以你对梧桐,有一种深入骨髓的爱。你说,这爱,如母,如命。这话,让我震撼。

我想我还是很难体会这种情感,也许我对梧桐的爱,没有你的深刻,尽管我也爱,但我只是因为读了丰子恺的《梧桐树》。

因着这梧桐,我们相知如故。甚至一下课,我们就携着手奔向那片梧桐林。我在树下转圈,然后高叫着:梧桐——梧桐——

你也笑,然后一遍一遍地回应:嗨——嗨——

呵,梧桐,你看,我又想起了我们初识的情景了!我还记得,那时的你一袭白裙,一头长发,眉目清秀,举止优雅。我总是想,你其实不是梧桐,你应该是凤凰。只有凤凰,才配栖在梧桐之上。

在美术系里,没有人画梧桐胜得过你,因为你就是梧桐。你说,你的梧桐不在眼睛里,而在脑里,在心里。你画的梧桐,树干如少女肢肤,光滑紧致;叶繁茂,如心似掌。每棵梧桐,又都各有风韵,无一相同。

而我总是画不出梧桐的神韵。你告诉我,只有心有,笔下才有。你的才情,让我折服。

学期开始不久,你就在校园里带头成立了梧桐保护协会,并自任会长。除了上课,除了睡觉,你所有的时间都在梧桐下度过。同学说,不怕找不到你,只在朝窗子的梧桐林一喊,你准会回应。

那时,我就像一个跟班似的跟在你的身后,看你为梧桐施肥除虫。你告诉我,梧桐的主要害虫有木虱、霜天蛾、刺蛾、疖蝙蛾等。若虫危害时分泌白色棉絮状蜡质物,将叶面气孔堵塞、影响叶部正常的光合作用和呼吸作用,使得叶面呈现苍白萎缩症状,会出现树叶早落、枝梢干枯、表皮粗糙脆弱、易受风折的现象。

你还教给我预防的方法:采用在危害期喷清水冲掉絮状物,可消灭许多若虫和成虫,在早春季节喷65%肥皂石油乳剂8倍液防其越冬卵。

这些知识,我从来不知道。但我终于知道,原来,爱与爱,真是有区别的。你听了我的话,白了我一眼,说,我是什么出身的啊,你忘了么?

我没有忘,可是我知道,有些东西,也是需要自己去用心的。就像你,不止画画得好,文字书法,都一样让人惊叹。

你的文,如你的人,飘逸灵动,字里行间充满灵气;你的字,如你的人,娟秀清爽,一横一捺,清脆干净。我喜欢你给我在画上写字。而你无论多忙,对于我,总是有求必应。那时,你已是学校记者站的站长,还是书画协会的助理,你的生活,那么的忙碌。可是你说,我们,是彼此的梧桐。

我除了画画,什么特长都没有。你鼓励我,读好书,画好画,人生就是成功了。我其实想和你一样的多才多艺,可是我没有你那样的天赋。我想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就如你的气质,如梧桐一样的高贵。

你还记得么?我们坐在梧桐树下,我画画,你写文章。我支着画架,你摆着小桌子。我们各自静静地,互不干扰。可是你不知道,你就那样跌落在我的画中——那个秋天的落叶,飘落在你的身上,你也不动,有时甚至仰面亲吻那些正在跳舞的叶子。那场景,让我感动。

你的美丽和才情,打动了很多人,包括学校里那个最有女人缘的男孩。可是,面对你,他连表达的勇气都没有。他找到我,让我把情书转给你。你看后轻轻一笑。

你说,你要找到一个和我一样,也和你一样爱着梧桐的人,不是表面的爱,也不是因为你的爱而爱,你要他对梧桐的爱,也是那种出自内心的。我常常开着玩笑,说我要是男人多好!

你说,不,你喜欢的是这样的我,而不是男人的我。我们因为共同的喜爱而相知,这样的友谊最好,不需要刻意。你说,真的,什么都不要刻意。

是的,你这样说了,可是,你自己,为什么要刻意呢?你说过凡事应该顺其自然的,可是为什么,你那么刻意地让自己走上那一条路?

梧桐,你看,我又埋怨你了!我又怪你了!你曾经告诉我,无论你做了什么,都不要怪你。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此刻,我因为想念你,而责怪你。

我想这世上,没有人如我一样理解你对梧桐的感情。所以,当你气喘吁吁地跑来告诉我,学校要砍掉那一片梧桐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你眼里的怒火和心中的疼痛。我知道,你舍不得!你如何舍得?片那一片梧桐林,倾注了你多少心血!

可是,学校决定的事,作为学生,哪里有权去阻止?那些天,我和你一起,奔波在学校各个领导的门口。我们想用薄弱的力量,来保住这一片精神家园。

那些夜里,你常常从梦中惊醒,口里叫着:梧桐,别砍!别砍!求你了——

你在梦中,绝望得浑身抽搐。我抱着一身冷汗的你,眼泪忍不住唰唰地流。梧桐!梧桐!我们如何才能救你?

我们的奔走还是没有效果,却有沙土和机器已经进了场。眼看着那一片梧桐真的保不住了!那些日子,你和我一样,上课没有了精神,我们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默不作声。我画不出画,你也不再写字,甚至,你停掉了学生会的各项工作。你说,你要守着梧桐最后的日子。

有一天下课后,你一个人站在梧桐树下发呆。我默默地走近你,和你一起分担这哀伤。你抬头望着那些翠绿的叶,泪水从你脸庞滚下来。我听见你说,梧桐倒了,我也就走了!

我吃了一惊,我以为,你要转学,因为你说,你喜欢有梧桐的地方。我冲过去抱住你,哭着说:你不可以走,你不可以丢下我!

你回过身来抱住我,我们俩人在一起抱头大哭,为着这片梧桐,为着我们共同的爱!那个夜里,你说想要自己睡一张床。我记得,二年来,你或者我,自己睡一张床的时间少得可以算出来的。可是这个夜晚,你告诉我,你想静一静,想一些事情。

临睡前,你拍拍我的脸,强笑着告诉我:或者明天醒来,梧桐就不用砍了!我听了你的话,忽然也充满了希望。我带着憧憬沉沉入睡,丝毫不知这个夜里,你做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天亮时,你已不在床上。我正想找你的时候,已有同学冲进宿舍来对我叫着:梧桐——梧桐——自杀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样跌撞着来到你的面前的。我看见你的时候,你还是穿着那身白裙,长发凌乱地扑散在你的脸上。你的右手握着那把我们常用的剪刀,此刻它正准确地插在你的心脏上;你的左手,握着一封信,一封给学校领导的信。你说,你愿意用生命,来换回这片梧桐林!梧桐,你好傻!

梧桐啊!你知道不知道,本是春天的季节,树叶正茂的时机,却在那一天,狂风大作,树叶纷纷飘落,覆盖住了你的全身。那是天在发怒么?还是天在悲伤?我只知道,我没有了泪,我只知道,我执起那把染着梧桐鲜血的剪刀,对着自己的胸口,朝着围在你身边的学校领导和老师狂吼着:如果真要砍掉梧桐,我就跟梧桐一起去了!

梧桐啊,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的死,这片梧桐真的保住了!学校最终放弃了砍掉梧桐林的方案。你终于可以安心了!

我常常坐在梧桐林下,轻轻呼喊你的名字。我原以为,因为你的自杀,不会再有人喜欢到这里来。可是梧桐,越来越多的同学来到了这里。他们在这里读书,谈心。他们和我一样,时常,来陪你。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5053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