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身高1米45就能当兵?战败前的日本,征兵标准一降再降 雄根

作者:近现代风云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1939年5月,日本东京的征兵检查

(一)日本老兵回忆录引发关注

近来,一部日本二战老兵的回忆录引起了广泛关注——《活着回来的男人》。书中描写了主人公小熊谦二(作者的父亲)在侵华战争前后的亲身经历。

1944年,小熊谦二被征兵送往中国东北,加入关东军,苏联出兵后,他遭苏军拘留于战俘营,在严酷的西伯利亚劳动了三年。

战后他被遣返日本,又在残酷的工作环境中染上了当时视为绝症的肺结核,只得养病数年。

失去一半肺叶的谦二,以三十岁的“高龄”重归日本社会,所幸赶上了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才得以从“下层的下层”爬到“下层的中层”。

如今头发花白的小熊谦二,不断谴责日本当年的战争罪行,他甚至与身在中国延边的吴雄根共同成为原告(吴是日本当年在原朝鲜征召的士兵),向日本发起战后诉讼赔偿。

虽然境遇悲惨,小熊谦二毕竟还是返回了家乡,并没有死在中国战场或者苏联战俘营。相比而言,跟他一样被日本征召的士兵,很多都没能回来。

日本侵华时期,为了鼓动民众参军,日本通过降低征兵标准、宣传战争荣耀,不断怂恿日本的青壮年男子奔赴战争前线。

在这些战争狂徒的推动下,日本进入“举国一致”的战时体制,上下抱团,形成一股不计后果的战争狂热。

下面我们就仔细看看,日本是怎么征兵的。

(二)征兵标准不断减低

九一八事变时,日本现役军人31万人,随着战争规模扩大、日本侵略战线越来越长,征兵数量也不断猛增,到1945年投降前夕竟然飙升至719万人,增长了20多倍。这是怎么做到的?

1942年,昭和天皇巡视日本陆军

日本近代征兵的历史,要追溯至明治维新之初。

明治维新刚开始,日本便迅速制定侵略政策,征兵工作也立刻进入“法制化”轨道。

1873年,陆军大臣山县有朋参与制定了《征兵令》,其标准虽然几经变化,但“全民皆兵”的原则一直没有动摇。

1884年,日本出版《征兵令解》,以阐述其征兵政策,忽悠民众踊跃从军,上前线,当炮灰。

《征兵令解》

按照日本的《兵役法》规定,日本的兵役分为以下四种:

1、常备兵役(现役、预备役);

2、后备兵役;

3、补充兵役(第一补充兵役、第二补充兵役)

4、国民兵役

日本《兵役法》规定,凡是年满20周岁到40周岁的男子,都适用于该法。

1934年的征兵标准如下:

到1940年,因为各条战线吃紧,日本便扩大了征兵范围。

征兵年龄放宽至19-45岁。之后又再次放宽,包括退役的老兵又再次召回部队。

身高标准全面下降5厘米。也就是说,1.45米以上的成年男子都在征召之列。

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又决定在台、朝两个殖民地开放征兵。比如在台征召我高山族同胞,组建“高砂义勇队”前往菲律宾作战,伤亡惨重。

1942年3月,高雄应征入伍的第一批“高砂义勇队”队员,在临行前的合影。他们中有些只有十五六岁。

到1944年10月,日本日薄西山,征兵年龄再次下降——当局规定,17岁以下便可以成为“特别志愿兵”,就这样,“娃娃兵”也要被送上前线。

到最后,日本叫嚣“一亿玉碎”,连大中学生也被鼓动参军,千方百计送至前线,简直荒腔走板。

从“高标准”到“低标准”,从“有标准”到“无标准”,日本在兵源上的捉襟见肘,由此可见一斑。

1944年10月后,不到17岁的“娃娃”也进入征兵行列

(三)军事训练与战争宣扬

为营造战争氛围,提高部队的作战力和城市的防空能力,日本陆海军经常举行军事演习。

除军队日常演习外,日本的普通民众(包括老幼妇孺)都要参加军事训练,时刻准备像正规部队一样投入战斗。

日本妇女也要参加军事训练

陆海军大演习时,退役军人(在乡军人)多被所属联队召集,青年、妇女、学生等则以援护部队的形式被动员参加。

与此同时,为了推动民众“积极参军”,日本还通过各种文艺作品进行军事宣传。

1937年8月,日本内务大臣要求各大电影公司进行战时动员,电影企业也被全部收归国有。

1938年1月,一部名为《五个侦察兵》的电影在日本热映,内容为几名侵华日军在中国的生活场景。类似这种为侵略战争叫嚣的电影,屡屡获奖。

日活电影《五个侦察兵》。因为墨索里尼的“肯定”,获得1938年威尼斯电影节大奖。在日本国内也获“文部大臣奖”。

1939年,日本通过《电影法》,在“电影就是武器”的口号下,记者、摄影师、导演、编剧等纷纷到前线拍摄新闻纪录片,东宝、松竹等电影公司制作了许多歌颂日本侵略的影片。

日本战时军歌盛行,充满了军国精神的《皇国之母》《靖国之妻》等歌曲广为传唱。

日本宣扬战争的电影

不仅如此,日本还在教科书上做文章(看来早就有这个习惯),把一些鼓吹战争的内容编入学生课本,从小培养孩子为天皇效忠的“战争情怀”。

当然,宗教也是日本利用的工具,最典型的便是“靖国神厕”——祭祀战死者,作为给活人看的“荣耀”,由天皇钦点后的军人之魂,可升格为“神”。这一切都是在宣扬侵略“圣战”之伟大,作为忽悠活人参军的幌子。

日本民众和遗族参拜

总而言之,日本全面侵华时期,对国民的利用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他们通过广泛深入的军事动员与思想动员,把整个国家推进了巨大的战争旋涡之中。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471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