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专访黄征:登山就像过人生,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 博客来

搜狐娱乐讯(前方报道组/图文视频)近日,“搜狐新闻雪山行”启程,黄征作为此次明星登山队的一员跟印小天、X玖少年团夏之光、杨九郎、李慧珍、周韦彤、任重等一起向岗什卡雪峰进发。

在海拔约4300米的大本营,黄征接受采访,谈他两次登雪山的感受及人生感悟。黄征说,登山是非常好的事情,对他事业上,孩子的教育上都有过很大帮助。最重要的是心灵上的启迪。十年间,两次登山,让他悟到了“登山就像过人生,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学会了做减法,人因此变得更简单,更快乐。

接受采访后的下午,黄征跟着队伍向海拔约4800米的C1营地出发,缓冲后准备第二天的登顶。但行至三分之一路程时,因之前的腿伤复发,在专业教练的建议下下撤至大本营。他觉得有点遗憾和不甘,伤好后下次可能还会再挑战一次。

搜狐娱乐:你挺爱运动的,以前也爬过雪山,这次知道来登冈什卡雪峰是什么心情?

黄征:其实还是有一些忐忑的。虽然十年前爬过四姑娘山,但是每一座雪山它的属性、地貌、气候是完全不同的,每次在面对新的雪山的时候,都充满未知,所以对我来说还是有一些忐忑。再次来之前也做了一些简单的功课,希望可以顺利。

搜狐娱乐:其实也没有队友们想的那么有经验,那么自信。

黄征:对。如果相对我现在这些新的队友,像任重、印小天,我是有一点点经验,毕竟之前爬过一次四姑娘山。但是这个经验在登山界来说,还是属于初级阶段。所以对我来说还是需要增加知识储备,包括你整个的思考,还是需要有很大的上升空间的。

搜狐娱乐:还记得之前那段登山的经历吗?

黄征:当然。我觉得那次登山是我人生中一定不会忘却的一段宝贵的记忆,那次的经历对我后来的很多思考,包括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包括我在面对事业上的一些挫折或者压力的时候,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搜狐娱乐:你之前说参加了搜狐的两次活动,生了两个孩子,挺神奇的,能讲讲这个缘分吗?

黄征:这其实是一个笑谈,开玩笑。第一次是十年前,受到搜狐的邀请和查尔斯一起爬四姑娘山,当时我还是一个菜鸟,完全没有经验,第一次爬山,成功登顶,然后回到北京没多久我就生了我第一个大儿子,当时感觉很有缘分。

第二次跟搜狐一起去长白山跑马拉松,顺势爬到长白山的天池上面,然后回了北京我就生了我的姑娘。所以后来很多朋友都跟我开玩笑,说你跟搜狐的渊源很深,而且你跟山的缘分也很深,从一座山回来你就可以生一孩子。这次他们开玩笑说,那你爬完冈什卡雪山,你是不是再来一个三胎。这个问题我还得保留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一年之后我的第三个孩子又来了(笑)。

搜狐娱乐:是真的有三胎计划吗?

黄征:没有,没有,这完全属于开玩笑,两个已经让我把我全部的心血都扑在他(她)们身上了。

但是我会跟我身边这些来登山的,像任重还没有结婚,像韦彤也还没有孩子,所以我跟他(她)们就开玩笑,说想求姻缘,想求子,要多参加搜狐的活动,可以使你的家庭更加和谐,可以让你多子多孙。

搜狐娱乐:到山顶会不会许一个愿望?

黄征:当然了。这次如果真的能够登顶,希望可以有一个小的心愿,但是心愿埋在心底,还不希望马上分享。但是这次其实也有一个客观的因素,就是在来之前,我的腿部受了一些皮外伤,十几天伤口也没有愈合,这对我来说也是需要面对的一个困境,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吧,争取克服掉。

搜狐娱乐:你上一次爬雪山是十年前,十年后第二次,年龄感在你身上不同的体验是什么?

黄征:其实体能对我来说倒没有特别大的反差,我坚持健身已经快三十年了,健身已经成为我生活中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的必需品,所以我体能的储备一直很好。但是每个山的属性和它的气压是不一样的。我记得十年前我第一次爬四姑娘山的时候,到大本营的第一晚,我觉得还OK,高原对我的压迫感我都觉得能接受。而这次来到冈什卡的第一晚让我觉得比较难挨,我那晚基本没睡,我整个人都是在一种清醒与不清醒,梦与现实之间游荡,整个脑部都是有疼痛感、压迫感,所以第二天起来以后都觉得整个人是疲惫的。

搜狐娱乐:你有哲学地思考过人为什么人要爬山要登顶吗?

黄征:这个事情每个人的认知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人认为去健身房有这个必要吗,天天在那撸铁,在那一跑跑十公里,大汗淋漓的,不如在空调房间里吃着冷饮,看着手机,玩着游戏多舒服。

因为这件事对每个人来说,他的认知是不一样的,所以你的付出就不一样,最后结果一定也是不一样的。这次爬山,包括上次爬山,给我最深刻的印象也就是我认为爬山这件事给了我心灵的启迪。

很简单的例子,我们从山脚下背着行囊和补给开始往上山爬,当你爬到大本营的时候,你的补给的重量一定会减少,除了留下你在登顶过程中唯一的或者必须要陪伴你的这些补给和必需品以外,其他的很多东西都可以把它放下。

这就像我们人生一样。

我们在都市里,大家都想要更多的占有,这个东西别人有,我也要有,别人没有,我也要有。这个东西本来不属于我,但我要把它抢过来。在都市生活中感觉你越来贪欲越大,什么东西都想拿,都想要,你就会觉得人很累。

上山的过程中,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我从山脚下到大本营,我的行囊减掉很多东西,从大本营到C1(介于大本营和峰顶的一个缓冲区营地)我要减掉很多东西,从C1到冲顶的时候,我只留下我的水和我饱暖急需的一些东西,其他东西都可以放下,我的减法已经做到了非常极致的状态。

在这过程中我就会慢慢思考,如果从山上登完顶,再回到都市里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能去做减法,让我们的生活也变得简单,让我们的人变得简单,让我们的心灵变得简单,这样不好吗?

其实每次登山回来我都会跟自己心灵有这样的对话,这也是登山带给我的,在心灵上的最好的一种启迪和收获。

搜狐娱乐:在山下大家开玩笑说如果真的登顶了,这件事可以吹一辈子。你觉得登顶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吗?

黄征:对我而言,我觉得很重要。因为登山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今生经历和尝试的一个过程。我有幸在十年前就开始登过一次五千多米海拔的山,进行了人生的一次历练和提升,我觉得这是特别荣耀的事情。

而且我也会把它看作是我和我孩子们交流的一个特别好的教科书。我有两个孩子,我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跟他们一起互动,陪他们玩,也希望用我的很多想法去影响他们,教育他们。很多时候家长会经常在耳边说你要努力学习,你要用功,你要碰到困难不要认输,你有多少真的会去领悟,去做,去实现他所说的这样的话?其实寥寥无几。

登山以后,再跟孩子去交流,你与其在他耳边不停的说教,不如身体力行,你去做,让他看。他看到爸爸在遇到高原反应的时候,呼吸都很困难的时候,还在坚持往上爬。当我的腿有很大面积伤病的时候,我还在坚持,直到我认为我能力达不到的时候,但只要我能达到,我一定不会交枪,不会妥协。这种过程让孩子们看到了,捕捉到了,比你说一千句一万句教育他的话都管用。

我甚至都想,如果下次还有机会再来爬山,我想把我的孩子们带上,让他们感受登山的困惑和遇到的挫折挺过去,咬牙坚持,绝不妥协的人生态度。

搜狐娱乐:在生活中你对孩子是严父还是慈父?你希望在他们身上培养什么样的品质?

黄征:更多的我还是个慈父,到现在我儿子九岁多了,我女儿五岁了,我没有动过他(她)一个手指头。但是碰到我认为他们做错的地方,或者在他们的养成教育上有一些不够好的地方,我也会非常严厉,会站出来跟他们说,会让他们去认识。我觉得这是作为父亲一个非常重要的培养他们的底线,不能说慈父就没有这个底线。

到现在我儿子九岁了,不玩手机游戏,不玩ipad游戏,ipad更多的他是去看他喜欢的一些东西,他喜欢汽车,他就去看一些汽车方面的视频,我觉得很好。到现在了,他同龄很多孩子还在玩手机游戏,但他没有玩。我儿子现在也是一个运动小健将,也在打冰球,也在打散打。我认为我是在这方面给了他很多还不错影响的一个父亲,我希望在我身上尝到了甜头或者受益的一些事情,可以延续到他们的生活里面。

搜狐娱乐:你这次上山带了吉他,给网友唱了歌,在高海拔的地方唱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黄征: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体验。在四千多米的海拔上唱歌、弹吉他,也是特别偶然,就是直播的过程中,就Q到说那就唱一首呗,没想到要唱好几首,而且没想到唱完了以后有那么多网友互动,可能这样的方式跟平时看我们表演完全不一样,他们平时也很少看到在这样的自然地貌下,雪山、白云、蓝天,我用这样的方式引领他们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和神秘。以至于将来可以有机会,他们也像我们一样,从舒适圈里走出来,去体会大自然的魅力。这种感觉是无穷的,是快乐的,我觉得是人生非常宝贵的瞬间。

搜狐娱乐:随着年龄的变化,你作为创作者对音乐的感受有哪些变化?

黄征:我经历了华语乐坛最辉煌的那个时期,我当时就是作为创作人参与其中。后来到我自己做歌手发唱片,到现在已经发了十张唱片,创作了近400-500首歌曲。

我是见证了华语乐坛从鼎盛,到后来很多音乐人会感慨音乐已经完全不是当年的那种繁荣,音乐市场已经倒退,甚至有人悲观到说音乐环境已经死了,这个过程我完全是个亲历者。我的确感觉到为什么现在很多好的作品,大家传唱的,在每个人内心的音乐世界里还残存的那些好的作品,往往都是经过时间洗涤,留下的那些经典。

而当下,各种媒介所带来的最快的这种文化信息所产生的音乐作品,往往都是迅速的来,迅速的敲击着你的耳朵,但迅速又会被你忘掉,或者被下一首这样的快餐音乐又给占据,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的经典作品被别人传唱和流行下来,这就是大家值得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当年我们写过很多脍炙人口的歌,十年、二十年还会有人唱,还会有人想起它,在KTV还会有人疯狂的点。而很多这种快餐的音乐,可能当时你会觉得它来的很迅猛,可能一瞬间大家手机里响的都是它,但是它的寿命好像最多也就一个月,然后马上就会被别的这样的音乐盖掉,别的音乐也是一个月以后又被下一个音乐盖掉。我觉得这是值得大家去考虑的问题。

也可能说现在每天的生活节奏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我们本来已经很累了,不想再去研究歌词讲的到底是什么,去分析这个歌手在唱这首歌的时候要表达的是你的人生态度,我不想关心你的人生态度,我每天活的很辛苦、很累,我就想听一下简单的音乐,也有很多人是这样的想法。

我们的时间是每天不停的旋转,我们与时俱进,但是与时俱进的过程中,为什么很多历史会传承下来,会影响到一代一代的人,为什么我们国家宣扬我们千年的文化是我们炎黄子孙的宝贵的财富,那我们的音乐何尝不是呢?当过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曾经的很多经典音乐还在被后人所记住,所纪念和传唱,那何尝不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如果现在每天这样的快餐音乐充斥着你,一千年以后没有音乐再留下来了,那人类多可怕?作为一个音乐人,我是有这样的思考,也有这样的担忧的。

搜狐娱乐:以前音乐的渠道是发专辑,开演唱会,去音乐节,现在主流的是数字音乐,粉丝去打榜,卖的也挺好。还有就是歌手的选秀节目很多。你怎么看这种变化?

黄征:首先对这种变化我是非常认知和赞成,因为我们的时代每天变化,就像我们这次爬山,和十年前我爬四姑娘山有特别大的变化,十年前我们只能靠拍一些照片,或者发博客来传递你登山的讯息给更多关注这件事情的人,而现在我们可以全程直播,你在山顶的每一秒钟,刚刚做的事情,万千的网友第一时间就知道,这是特别好的现象,我完全理解,我也特别愿意跟上时代的节奏,和大家分享时代带给我们的这种便利。

我也不认为综艺节目有什么不好。如果你让大家了解了你这个节目本质以外,更多的传递出一些有营养的音乐知识或者音乐氛围,让观看这个节目的年轻朋友们有很大的收获,而不是只看到了所谓的那些流量,那些毛皮,那些花哨的东西。

综艺很好,可以让大家在休闲当中去体会娱乐,但是你的综艺是要影响很多人的,作为艺人你参加这个综艺,你要去影响很多人,他们看到你要从你身上学到一些好的、正能量的艺术方面的才华,对待艺术的专业的态度,这些如果在综艺节目中广泛被宣传和推广,我是大大的给这样的综艺点赞。

如果相反,你宣扬的并不是这些东西,你只是宣扬如何去快速成明星,明星能有怎么样的生活,明星的人生是怎么样,那些东西我觉得会影响很多人的对生活、对他自己人生的一些判断。那样的话,我觉得是不好的现象。

搜狐娱乐:你平时会听孩子们听的当下流行的歌吗?会怕自己跟不上时代吗?

黄征:可以与时俱进,但是不能盲从。比如说现在流行什么歌,我坚决不让我儿子听。因为我认为那样的音乐并不是好东西。有一次我家里一个阿姨在放,我儿子在听,我马上就终止,我说阿姨从此以后不要在他的音乐世界里放这样的歌。阿姨说现在很流行,我就跟她说,流行的并不一定是好的,你要判断什么样的东西是好的,你要让他去感受。

我不认为每天大家打开都在听的就是好东西,综艺天天都在追的就是好的东西,不是这样,你要冷静的分析。但是现在很多人他没有这样的判断力,可能都在看,都在听,都在说,他就认为这是好的。

但是如果你还有思考,你还是一个有判断的人,你还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那你应该知道你要用什么样的东西去让你的孩子感受,才能使他将来成为一个至少在思想上,在行为判断上,在人生的审美上是有格调的人,我是希望我的孩子将来是这样的人。

搜狐娱乐:比如你的孩子有自己喜欢的年轻偶像,他说老爸你碰到他帮我签个名,你会怎么引导他?

黄征:可以。我小的时候也有我喜欢的偶像。他喜欢谁这是他的权利,你作为父母没有权利去扼杀他。但是你可以帮助他如何有节制的去做喜欢的事情,而不是一个没脑子苍蝇乱撞,不是天天的可以荒废学业,可以把自己该做的正事都抛弃,做一个无脑的天天去追逐你喜欢偶像的一个脑痴、脑残,那样谁都不愿意看到。

这种情况,你作为父母,你要帮助他去正确的喜欢他,因为有很多好的正能量的明星,他在艺术上很有追求,那你喜欢他有什么不可以吗?

就像当年有我的歌迷,因为知道我上学是考的北师大,结果他考上北师大了,我觉得这就是很好的一个影响,这就是偶像跟你的受众之间形成了一个特别好的桥梁。

搜狐娱乐:除了歌手,你还是个演员,在演戏这方面你是什么样的心态?比如说我必须得演一些收视好的剧,或者票房高的电影,或者拿一些奖项获得业内的认可。

黄征:当然了,如果一个演员能够在你的演艺生涯中碰到好的作品,好的导演,好的剧本那是幸事。我也是一心期待着能够碰到这样好的作品,全心的投入去表现。但是这样的作品往往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那你只能在你平时拍摄的日积月累的过程中去做好每一天应该做的事情,每一场拍摄的戏和每一次台词的表达,你都要认真的专注的去做。

你不用想哪天能碰到一个让你可以一夜被大家熟知的,或者成为你人生中一个代表作的这样一个角色,你只有在日积月累中去让自己充实起来,养成对艺术表达非常纯正的、初心的这种态度,那样的事情有可能才会落到你头上。

如果你每天都在投机,都在用ABCDEFG当台词,用1234567当台词,就算有那样的作品也不会找到你。因为那样的好作品,也都是专业一堆人在做,一定不会让不专业的人进入这样专业的事情。

搜狐娱乐:影视行业前几年很火爆的时候,资本追逐流量,后来被反噬,慢慢变成都在谈论演技,一些戏好的中年男演员的春天到了。你觉得是这样吗?

黄征:我觉得是这样的。可以允许有流量的或者年轻的演员出现,因为我们作品也是百花齐放的,不同的表达才能组合成我们现在想看的各种不同类型的作品,这样是对的。但也不能说某一天开个电视全是那样的所谓流量充斥着我们的荧屏。我觉得一些中老年演员他们都有自己很多艺术上的表现空间和价值,大家应该看到不同的作品,而不是单一的,只有一个年龄段的,那样的话,大家的审美也会疲劳,对吧?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338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