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在大运河舟楫千里是怎样的体验 万里黄河第一闸

《潞河督运图》(局部)余冠辰/摄

我们都知道大运河,2014年,中国大运河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我们可能不知道,大运河不仅仅是那条著名的京杭大运河,还包括隋唐大运河和浙东运河,纵贯中国中东部。现代人已经很少从这条水路舟行千里了,但博物馆可以再现这趟古老而浪漫的旅途。近日,“舟楫千里——大运河文化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纵横千里、跨越千年。

大运河始建于春秋时期的邗沟,从开凿到现在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170件(套)展品辅以数字影像和互动项目,系统地展现了大运河的开凿历史、通航功能、漕运管理、工程技术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出土文物不同,大运河至今仍是“活着”的,所以,当我们看到一张张关于大运河的绘画和图纸时,就像陪一位老人翻他的旧照片,看他是如何从历史走到今天的。

明代《运河全图》,纵61.6厘米、横770.5厘米。图幅自右向左打开,以传统的形象画法,描绘了运河及黄河的河道大势、水利工程及沿途城池,用各种符号表示山川、城池、乡镇、寺观、桥梁等,对黄、淮、运交汇地区的描绘尤为细致。

清代《都畿水利图》就更长了,纵32.9厘米、横1018.3厘米。绘制者弘旿,是清康熙帝玄烨第二十四子允祕的儿子。此画曾为清内府所藏,钤有“石渠宝笈”“宝笈重编”“三希堂精鉴玺”等印记。这张图从玉泉山开始,绘其水流源自西山,聚于昆明湖,流经长河,贯绕京城,于城东南入通惠河、潞河,反映了乾隆年间(1736~1795年)北京地区水系分布与水利设施、风景地貌、苑囿城郭等状况。

除了图纸,有的图卷有时间地点人物,更像是定格一段往事。《漕河祷冰图》绘于1818年,清嘉庆年间,讲的是时任户部给事中的陶澍沿运河南行视察漕运,但是天公不做美,途径露筋祠时,北风劲吹,湖水结冰。北上回归的漕船出长江的只有一半,其余船就被冻结在此。陶澍“深恐贻误漕行”,便向“露筋娘娘”斋戒祷告。没想到还真灵,第二天就风和日暖,全河水泮,船只畅行。

《潞河督运图》像是一幅清乾隆版的《清明上河图》,描绘了潞河尾闾天津三岔河口一带的漕运盛景和民俗民风。图中两岸码头、衙署、店铺、酒肆、民居等琳琅满目,画有官船、商船、货船、渔船等64只,官吏、商贾、船户、妇孺、盐坨杂役等820余人,人物形态各异,极富生活气息。

大运河虽是人工,但一样会有水患。顺治六年(1649年),淮安至扬州间的运河决堤,洪水泛滥,酿成大灾。官员高明经过三年的努力,治河成功。当地百姓为感谢高明的治水功劳,特请画家赵澄绘制了一张《高明治水图》,展现了疏浚河道的宏伟场面。画面上的人、河、堤坝、水闸、桥梁、房舍、扁舟、飞鸟,作为施工标志的旗杆,从河道向外提土用的杠杆,排水用的水车,取土用的筐、簸、锸等,无不惟妙惟肖——堪称一张全景式的“新闻图片”。

大运河还将继续流淌,日夜不息,舟楫千里,我们此时此刻能在舟上一览运河风光,也是一大幸事。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2387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