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喜春来|请你吃饭 太子轩

请你吃饭

这天放月假,累了一个月的吴老师打算睡个懒觉,不想一大早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吴老师看了一眼号码,陌生人的,懒得理。那铃声却不肯停,固执地响了又响。吴老师只好接了,没好气地问,谁呀?

吴老师好,我是陈小尘的爸爸,我想……

哦,没什么事,就是想请您吃个饭。

吃饭?

对,就是吃饭。中午十一点半,我在太子轩酒店等您。

过了半天,吴老师还对着手机发怔,口中轻轻念着,陈小尘的爸爸,请吃饭,陈小尘的爸爸,请吃饭……

昨天,刚没收了陈小尘的手机,今天他爸爸就请吃饭,这个饭怕是不好吃呢。会不会是鸿门宴?上个月,一位老师就被学生家长捅了一刀,现在还住在医院呢。前几天,新闻也报道某地某老师被学生家长杀死……

吴老师头上开始冒汗了。他后悔不该一时冲动,跟陈小尘较劲,惹出事端来。当时只要自己忍一忍,装作没看见,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唉,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陈小尘上课玩手机,吴老师叫他收起来,他不但不听,反而开放了声音。这不是公开挑衅吗?吴老师一气之下收了他的手机,还要他写检讨。

这不,检讨还没写,家长就找上门了。

妻子买菜回来,见吴老师愁眉苦脸的,便问怎么了。吴老师就告诉了妻子,让妻子帮忙拿个主意。妻子说,不能去,如果去了人家真的打你怎么办?吴老师思忖了一会儿,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人家真有那想法,迟早会行动。现在去,有准备也许不会太糟。妻子说,要不,咱报警。吴老师连连摇头,哪能乱报警呢。妻子又说,要不,叫个人陪你去,有啥事也有个照应。吴老师想了想,点头道,嗯,这倒行。

吴老师当即给年级主任打电话,简要地讲了陈小尘和他爸爸的事,还说了自己的担忧。年级主任一听,紧张起来,说,这事要谨慎,弄不好会惹出大麻烦。吴老师问,那怎么办?年级主任想了想说,躲是不行的,我们要掌握主动权,先发制人。吴老师更紧张了,问,怎么先发制人?年纪主任说,我们多去几个人,先赔礼道歉,把手机还给陈小尘,看他们的态度再见机行事。

十一点,吴老师忐忑不安地来到太子轩酒店,只见年级主任和正副校长都来了,陈小尘的爸爸还没来。几个人又分析了可能发生的情况,商量了一下具体的对策。

十一点二十五分,陈小尘和他爸爸来了。

见对方只来了两人,而且陈小尘的爸爸块头不大,几个人不觉暗暗松了口气,连忙上前跟陈小尘的爸爸握手,你好!你好!都是我们工作失误,让孩子受委屈了。

陈小尘的爸爸一头雾水,什么工作失误?什么受委屈了?

吴老师诚心诚意地自我检讨,昨天的事都怪我,是我教育方法不对,简单粗暴,让陈小尘同学遭受了心灵创伤,我恳请陈小尘同学原谅,今后一定转变教学作风,保证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

陈小尘的爸爸更是摸不着头脑,扭头瞪了陈小尘一眼,说,吴老师,是不是小尘惹是生非了?吴老师忙说,没有没有。陈小尘的爸爸说,没有就好。我和小尘她妈做生意忙,没时间管他,也没跟老师们交流。今天有空,所以请老师们吃个饭,了解一下小尘在学校的情况。——来,老师们请进,我已经订好了酒菜,我们边吃边谈。

明白了陈小尘爸爸请吃饭的缘由,几个人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了。

接下来,宾主相谈甚欢。陈小尘的爸爸批评了陈小尘,还让陈小尘给吴老师认了错道了歉。吴老师和正副校长年级主任忙说,这也不完全是陈小尘的错,我们也有责任。陈小尘的爸爸说,你们有什么错,学生就应该严加管教。

分手时,陈小尘的爸爸又拉着吴老师的手说,吴老师,小尘您还是要严加管教,学习上也要多督促。吴老师说,当然,当然,每个学生我们都会严格要求,不管是学习上,还是其他方面。

与陈小尘父子俩分手后,校长边脱外套边说,今天这事把我整的,出了一身汗。现在,安全是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一票否决。吴老师,记住了,再千万别跟学生发生冲突,如果被人捅到网上,那我们这些人的饭碗都得砸了。

是,吃一堑长一智。吴老师说,也脱了外套。这次虽然没惹麻烦,但着实受了惊吓,出了几身汗,再借他一个胆,也不敢惹事了。

主编点评

《请你吃饭》以略显夸张的手法,对当下师生关系以及教师安全做了反思,现实意义极强。但对问题的思考还不够深入,缺少对现实的超越。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233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