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反垄断重锤下,在线音乐市场迎来“黎明前的黑暗”? 时代和华纳公司的合并

作者 / 贝波

反垄断,反内卷是近期资本市场的“主旋律”。

今年1月,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据《反垄断法》与《经营者集中审查暂行规定》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2016年7月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涉嫌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立案调查。

7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查清本交易违法实施集中的事实,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其处以50万元罚款,同时责令其在本决定发布之日起30日内解除独家版权协议,并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无正当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权方给予其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等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措施。

而本案成为我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对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采取必要措施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第一案,也是继本月10日,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禁止虎牙公司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合并后,对腾讯的第二记反垄断重锤。

随后,腾讯回应称将认真遵守决定,严格落实监管要求,维护市场的良性竞争。言辞、态度还较为诚恳。

自此,腾讯音乐独家版权垄断地位被迫打断,中国音乐市场的9年独家版权模式将走向终结。同时,随着本次整改,国内在线音乐市场来到后版权时代,其发展模式和市占版图及格局也将迎来彻底的全新局面。

大版权时代的起航

市场监督总局在公告中称,正版音乐版权是网络音乐播放平台运营的核心资产和关键性资源。

中国音乐市场垄断史追溯于2012年5月,当时律师出身的谢国民创办海洋音乐集团,低价签下大量唱片公司的独家授权;2015年3月13日有媒体报道称,酷我音乐和酷狗音乐早已在2014年4月合并完成,与海洋音乐集团共同组建中国音乐集团,手握近百家厂牌的独家版权,成为版权垄断的开端。

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成为中国音乐产业从盗版时代进入正版时代的分水岭,独家版权成为各平台立足音乐市场的核心资源,垄断现象因此加剧。

2016年7月15日,腾讯旗下的QQ音乐业务与中国音乐集团进行合并,通过资产置换股权成为新的音乐集团之大股东,成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中国音乐集团联席CEO谢振宇、谢国民出任新音乐集团的联席总裁,腾讯集团副总裁彭迦信出任新音乐集团的CEO,并于第二年1月正式完成整合。该合并整合便是此次市场监管总局公告中调查的案件。

随后,腾讯开始了其音乐版权垄断的征程,2020年12月,腾讯、腾讯音乐两次收购环球音乐股份,共持股20%,与三大唱片通过资本捆绑,以独家代理、与其他平台相互授权等形式垄断版权、自定义价格,进而控制音乐市场。

据网娱君不完全统计,现今腾讯音乐已手握三大唱片环球、华纳、索尼,韩国头部公司SM娱乐、YG娱乐、JYP娱乐、CJ娱乐,以及英皇、寰亚、东亚、TVB、滚石、相信、华研、福茂、台湾杰威尔音乐等在内的中日韩国家优质音乐娱乐版权,并对其中部分厂牌进行了投资,腾讯音乐独家曲库资源一度曾占据中国曲库比例高达90%。

另一边,此前与腾讯音乐并行竞争的多个平台多以合并、退场告终。

Fastdata极数报告显示,去年10月虾米音乐的月活数为2236万,QQ音乐和酷狗音乐分别为20122万和18769万。大版权时代,在仅剩的王牌韩国SM娱乐音乐版权转去腾讯后,虾米音乐已失去市场,今年2月5日,头顶阿里系光环的虾米音乐关闭服务。

至此,除腾讯系平台外,在线音乐平台仅剩下网易云音乐、百度音乐等,且其版权、数据、月活均不敌腾讯,腾讯已实现音乐市场的完全垄断。

暴风雨前的变动

根据《反垄断法》第三条的规定,垄断行为包括三种类型,即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其中,经营者集中在平台间最易发生。

2019年8月,腾讯音乐曾因陷入“版权垄断”风波被市场监督总局调查,次年2月相关调查中止。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显示,仅2021年7月,腾讯就已经收到6份反垄断罚单,涉及腾讯违法收购小红书、搜狗、蘑菇街等企业股权。在市场监管局介入的两次调查前后,腾讯音乐经历多次人事变动。

2019年3月8日,吴伟林因个人原因不再担任集团副总裁及版权管理部负责人的职务,改任为集团高级顾问,继续参与版权战略及相关重要项目,其职位由原爱听业务线负责人潘才俊接任。同年5月14日,谢国民因个人原因辞任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董事以及联席总裁和其他所有行政职务,任命公司董事及集团联席总裁谢振宇兼任集团首席技术官。

今年4月15日,腾讯音乐宣布委任彭迦信为集团执行董事长,负责公司的长期战略制定、董事会与公司的整体协调和管理工作;梁柱为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成员,主要负责TME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以及长音频业务线的管理工作。

人事变动是企业业务调整的常见形式,但此举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另有含义。

“这就像之前阅文合同事件一样,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变动。新官上任三把火,为了突出业绩,不断站在政策边界,对市场和大众的容忍底线反复挑衅试探,如果那次合同事件无人反对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有无数类似事件发生,资本会更加蛮横嚣张,它垄断的边界会更广。”资深娱评人海浪说道。

近年两次人事变动之中,2019年腾讯加速在版权领域继续扩张,并在次年3月宣布与阅文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各自平台上向全球发行有声作品,打造产业闭环。而今年腾讯宣布将旗下酷我畅听与懒人听书合并升级成全新品牌“懒人畅听”,整合资源优势布局长音频领域。

在深入拓展事业版图边界方面,腾讯动作一直未停,以便在反垄断重锤落下之时,将影响降到最低。

黎明前的黑暗

在处罚事件发生后,7月26日,港股恒生科技指数大跌。腾讯股价已跌下500港元关口,报496.6港元/股,跌逾6%,市值跌破4.8万亿港元。这也是腾讯继去年8月以来股价首次跌破500港元。

腾讯因版权垄断过度、一张专辑歌曲按首下载付费、用贡献榜等形式带动数字专辑反复购买、以及部分用户反馈其常听的歌曲突然变成VIP的杀熟等行为备受诟病,此次事件一出,网友多数一片拍手叫好。

此次反垄断执法无疑是将腾讯音乐赶出版权王者舒适圈,有效限制国内的独家版权模式,促使网络音乐行业版权费用回归到趋于理性及合理化的市场竞争状态。但对于目前形势,多位业内人士称其为“黎明前的黑暗”。

“政策和标准不可能顾及所有人的利益,所以政策再利好也会损失部分人的利益,等到跟进腾讯解除独家版权之后,在形成新的稳定态势之前,音乐市场必定会经历一段乱斗和泡沫经济期。”宣传总监小米说道。

大版权时代,多数知名唱片公司凭借其握有的版权坐地起价,特别是海外公司,让平台付出了远超国际市场价的高额版权成本,在失去谈判局有利位置后,早期传统唱片公司将失去高额价格市场,中小型音乐业务企业将获得更多竞争机会。

平台方面,此前利用独家版权及歌手的口碑人气“胁迫”大众留在平台消费的手段将逐渐失去效用,平台必须实现产品持续创新以再次占领高地。

对于音乐人来说,《反垄断法》的贯彻实施很大程度避免了阴阳合同情况出现,其版权合同及相关收益将更加透明化、公正化,音乐人会得到更为合理的分成和待遇,有利于行业生态的创新发展。

总体来看,此举实施将限制不良竞争,提高多平台用户存活率,改善音乐创作和市场环境健康发展。但目前,腾讯音乐仍居于市场垄断地位,其旗下多款音乐APP的组合拳依旧有效,且新玩家入局成本依旧过高,混乱之下,在线音乐市场将经历一段漫长的“泡沫经济”期。

今日,相关媒体从某接近唱片公司人士处知悉,网易云音乐正加紧与众多唱片公司洽谈非独家版权合作事宜,以尽快上线此前被下架的腾讯音乐独家歌曲。目前杰威尔、相信音乐、摩登天空、华研音乐等知名版权方都已与其版权团队进行沟通,独家版权霸权已开始逐步瓦解。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2276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