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美国撕裂!特朗普狂怼非洲籍女议员:哪来回哪去 奥马尔去哪了

原创首发 | 时代周报(Timeweekly)

文 | 马妮

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14日到15日连发多条推文,要求明尼苏达州民主党国会众议员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为首的四位民主党女议员“回去”,回到她们的来源国。

他很快遭到女议员们反击。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Ocasio-Cortez)连发四条推文,说特朗普之所以“生气”,因为他不相信“四人组”这样的女性当选议员的美国。“你生气,因为你无法想象一个包括我们的美国。你要一个受惊吓的美国供你巧取豪夺,”她写道。

在遭到反击后,特朗普随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表演讲称,“不爽随时可以走,离开美国,走了我们还更高兴。”

1

特朗普说了啥?

7月14日,特朗普在推特表示:“(这些议员)所来自的国家,其政府糟糕透顶,她们应该回去帮助修复那些国家,然后再回来告诉我们怎么做的。”

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Ocasio-Cortez)

随后的7月15日,特朗普再发推:“这些女议员对我们国家说出了这么不好的话,而且她们这么真情实感的放肆的讨厌以色列,把她们的对手全部定义为 ‘种族主义’。”

“如果民主党继续说这些言论,那么他们2020年必败。这四个分别说不同语言的议员必须向我们的国家,以色列人民和美国总统及他的办公室道歉。”

“这些说四种语言的议员,让以色列人民觉得,他们被美国抛弃了。她们像谈论暴徒一样谈论以色列。”

“我们不会给非法移民医保,你不满意可以滚蛋。有些人就是讨厌我们的国家,他们反对以色列,支持基地组织,对9·11事件发表一系列言论。还想开放边境,这明显会带来毒品、绑架、犯罪。”

“美国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强大,重建的军队、新高的故事、非常高的就业率,更多的人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根据特朗普的推特内容可以看出,本次特朗普在推特对女议员发起抨击的主要重点为:第一、女议员们并非所谓的“纯种”美国人,而是移民或移民后裔;第二、这些女议员对以色列的敌对言论;第三、边界和移民问题。

2

犹太人:别拉我下水

在共和党内,大部分议员选择了沉默。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罗伊(Chip Roy)在推特上表示,特朗普说法“不妥”。

特朗普在国会的主要盟友之一、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则向总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总统先生,您对她们政策的批评是对的,您对她们将把这个国家带往哪里的判断也是对的。只是,眼光要高一点。”Graham在福克斯新闻台的节目中说。

格雷厄姆为特朗普在党内的重要盟友

宾西法尼亚州共和党参议员帕特(Pat Toomey)发表声明称,特朗普的言论是“错的”。“我们应该依据是非曲直攻击她们的主张,而不是基于她们的祖先。”

除去政治人物外,特朗普的言论也引发了许多民众,尤其是有色人种的不满。“分享因为是有色人种被欺凌”这一话题被顶上推特热搜。在众多分享中,墨西哥裔、中东裔及华裔美国人纷纷分享了自己在学生时代遭受的类似霸凌。

民主党人也纷纷攻击特朗普,此前与科尔斯特吵得不可开交的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也表态支持科尔斯特,她说:“特朗普想‘让美国再次变白’”。

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回应这些评论时,他将总统描述为“一个说谎者、一个骗子、一个自恋者和一个恃强凌弱者”。

桑德斯已经宣布参加2020年大选

密歇根州民主党众议员斯洛特金(Elissa Slotkin)表示:“这些评论是种族主义和仇恨的。让一群有色人种的美国女性回到自己的国家,从根本上讲是不符合美国精神的。”

众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的纽约州众议员哈基姆·杰弗里斯表示:“种族纵火者再次发动攻击。闭上你那毫无遮拦的嘴!”

特朗普2016年大选的竞争对手,希拉里发推文说:“她们来自美国,而有一点你说对了,目前他们的政府就是彻头彻尾的灾难。”

希拉里虽在2016年败选,但总票数多出特朗普18万张,目前仍有一定威望

甚至连犹太人群体,都反对特朗普此次替他们“伸冤”。

共和党犹太联盟表示,他们同意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的评论。即“我们不需要讨论发表言论的人是什么身份、背景,只讨论她们的政策。”

美国犹太民主委员会则由执行主任哈莉·索伊费尔(Halie Soifer)发表声明谴责特朗普的这番言论,称他是“美国的‘首席种族主义者’”。

美国犹太人委员会在回应川普的言论时表示:“当然,我们可以在这个国家进行政策辩论,而不用对对手的身份或出身进行抨击。”

西蒙维森塔尔中心说:“每个美国人都来自不同的地方,是时候让华盛顿特区的每个人放下身份政治和种族主义了。”

事实上,根据盖洛普(Gallup)今年3月的一项民意调查,超过70%的犹太人仍然不支持特朗普,现在只有16%的人认为自己是共和党人。

3

四位女议员何许人也?

特朗所针对的4位女性议员,全部为有色人种。

这四名众议院议员分别为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众议员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纽约州的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Ocasio-Cortez)、马萨诸塞州的阿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和密歇根州的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特朗普在推特提到了其中两人的名字,奥马尔和科尔特斯。

奥马尔在2018年的议员选举中胜选也震惊了当时美国政坛

在这四人中,特朗普尤其针对伊尔汉·奥马尔。奥马尔在儿童时期入籍美国,为索马里裔。她不仅是首位索马里裔国会议员,同时也是首位非洲出身并归化入籍的国会议员。此外,她还与拉希达·特莱布一同成为了国会历史上前两位穆斯林女性议员。2018年11月6日,她又成功当选代表明尼苏达州第五国会选区的联邦众议员。

科尔特斯出生于于纽约市布鲁克斯的一个天主教家庭。她的父亲是在纽约布鲁克斯出生的波多黎各裔,而母亲则是生在波多黎各。2016年美国大选时,科尔斯特曾是伯尼·桑德斯团队的志愿工作人员。2018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中击败共和党候选人安东尼·帕帕斯(Anthony Pappas)胜出纽约州第14选区,成为美国众议院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议员 (当时年仅28岁)。

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女议员

普莱斯利是民主党重要选区马萨诸塞州第七选区议员。她所在的选区曾经由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和蒂普·奥尼尔(Tip O'Neill)担任民主党议员。她是第一位当选为波士顿市议会议员的黑人女性,也是马萨诸塞州第一位当选国会议员的黑人女性。她出生于俄亥俄州,在芝加哥伊利诺伊州长大。其父母为非裔美国人。

普莱斯利被认为是进步女性的代表

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为首位巴勒斯坦裔国会议员。此外,她还与伊尔汗·奥马尔一同成为了国会历史上前两位穆斯林女性议员。特莱布本人出生在底特律,父母为巴勒斯坦移民的工人阶级。母亲出生于拉姆安拉附近,父亲出生于东耶路撒冷。

由于时间先后,特莱布成为首位当选美议员的穆斯林女性

从法律上来讲,四位议员全部为合法美国人,除去奥尔马之外全部出生在美国,否则也无法参选议员,特朗普所特别针对的应该为奥马尔和特莱布的祖籍。

普莱斯利说,她和其他国会议员不会被川普的冷嘲热讽所左右,他们将继续努力,阻止川普政府推出“可恶的”政策。“我鼓励美国人民,以及在这个房间内外的所有人不要上钩。“这是对美国人民关注的问题和后果的破坏性干扰。

众议员伊尔汉·奥马尔则说特朗普声称她爱基地组织、憎恨犹太人的言论“荒谬可笑”,并补充说:“这是他让我们彼此对立的计划。”

4

他们究竟在吵些什么?

四位女议员中,特朗普尤其针对奥马尔。奥马尔的穆斯林身份,使她成为美国国会中反对以色列的急先锋。

今年2月,奥马尔说,亲以色列的游说团体“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正在收买议员来支持以色列。她声称:“议员们之所以支持以色列,是因为得到了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的资金支持。”

奥马尔是“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的核心支持者,该运动旨在就巴勒斯坦问题向以色列施压,此前曾多次谴责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领土的定居点政策和军事行动。

此番言论很快惹来了各方批评。包括民主党党内大佬、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内的众议院民主党领导层表示,奥马尔“对以色列支持者使用反犹主义措辞和带有偏见的指控是非常无礼的。我们谴责这些言论,我们呼吁国会女议员奥马尔立即就这些伤人的评论道歉。”

特朗普与奥马尔2月份就发生过冲突

奥马尔随后对她言论中的“反犹”部分道歉,但她坚持对以色列游说团的看法,“这个问题已存在太久了,我们必须愿意解决它。“

对于奥马尔的道歉,特朗普当即表示不满,他表示“她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认为奥马尔应该辞去国会议员职务或者至少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辞职。与女议员早有积怨,此番特朗普炮轰女议员的举动,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

另外,最近特朗普的移民议程遭遇挫折。最高法院否决了在2020年人口普查中询问受访者是否是美国公民的提案,为此,特朗普甚至打算撤换商务部部长罗斯。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对罗斯管理的商务部下属的人口普查局感到不满。

德克萨斯州难民营内景 图/CNN

虽然争取普查的努力失败,但特朗普坚称他不会放弃统计美国有多少非公民的努力,并已要求政府机构从现有数据库中挖掘出公民身份信息。

且特朗普上周末承诺的大规模移民突袭行动未能以重大规模实现。他放弃了对墨西哥征收关税的威胁,但表示,如果墨西哥不采取更多措施阻止移民流动,他将关闭南部边境。

此外,特朗普政府将开始对美国的庇护条例实施全面的新改革。他承诺,不再考虑那些通过符合申请庇护资格的国家的人提出的庇护申请,即申请者即便来自符合资格的国家,申请也将不予批准。如果实施,这一改变将主要影响逃离国内暴力犯罪和经济困境的中美洲移民。

南部边境难民营内景

此前,这些移民必须经由墨西哥前往美国。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和其他组织表示,他们将立即在法庭上对这一举措提出质疑。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Civil Liberties Union)移民权利项目副主任李·格勒恩特(LeeGelernt)说,“特朗普政府试图单方面改变我们国家保护那些逃离危险的人的法律和道德承诺。”“这项新规定显然是非法的,我们将迅速提起诉讼。”

特朗普炮轰的这四名女议员,全部为开放边境的支持者。今年6月,这四位议员带头投票反对人道主义援助和安全紧急追加拨款的南部边境,边境45亿美元拨款法案。该法案要求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制定卫生标准等人被拘留标准”医疗紧急情况;营养、卫生和设施;和人员培训”。

这四人发表声明称说:“把更多的钱投入那些犯下侵犯人权罪行的组织,以及指导这些侵犯人权行为的政府,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是我们自己的领导造成。“她们认为应当直接取消边境的拘留制度。

奥马尔在当选议员时即表态要求废除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今年3月,奥马尔对媒体Politico表示,特朗普的边境墙计划是“种族主义和罪恶的”。

编辑 / 沈寂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2093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