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东道热评:错换人生28年事件再起波澜!真相愈发接近,双方有无和解的可能? 可生

近日,“错换人生案”再次登上各大热榜,就关于接下来“双方能否和解”这一话题展开热议。不知不觉,此案自曝光至今已有1年之余,今天东道律师事务所就来大家一同简要回顾本案。

热点关注:“错换人生28年”案件回顾

主人公姚策是一个在江西九江长大的小伙,2020年2月姚策在医院被查出肝癌晚期,医生建议其尽快进行肝移植手术。为了挽救姚策的生命,姚策母亲许敏决定“割肝救子”。可术前检查时,医生发现姚策和父母血型不匹配,姚策父母都没患有乙肝。于是他们在司法鉴定中心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抚养了28年的姚策并非是许敏夫妇的亲生儿子。

经调查,江西九江的许敏女士与河南的杜新枝女士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同一天生产,相隔十几个小时出生的两个男婴竟然被“错抱”,两个家庭的命运轨迹由此发生改变!由于姚策生母杜新枝患有乙肝,“错抱”可能导致姚策未被及时采取乙肝母婴阻断措施进而导致其罹患肝癌。

2020年7月23日,姚策及其亲生父母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2020年12月7日,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宣判,判决淮河医院赔偿姚策与亲生父母总计76万元。2020年12月28日,姚策及其亲生父母提起上诉。

2021年2月8日,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二审终审宣判,上诉人姚策及杜郭夫妇获赔偿总额突破百万。本以为事件可以告一段落,2021年2月24日,网络上对“错抱”还是“偷换”又引起波澜。今年6月,郭威、许敏、姚师兵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纠纷,并将杜新枝追加为共同被告,该案在9月18日开庭,尚未宣判。

今日,上海东道律师事务所就本案中涉及到民事的收养、继承、侵权、赠与及刑事等相关法律问题,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和各位读者逐一进行分析:

法律分析一:姚策与许敏夫妇、郭威与杜新枝夫妇是否构成法律意义上的收养关系?

在我国收养关系的成立是需要具备法定条件的,无效的收养行为自始没有法律效力。根据《民法典》中有关收养的法律规定,被收养人要符合下列条件之一:

丧失父母的孤儿; 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未成年人; 生父母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的子女。

此外收养是民事法律行为,当事人之间必须具备收养合意,收养人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收养关系自登记之日起成立。本事件中姚策和郭威不属于丧失父母的孤儿,也不属于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未成年人,因此不符合被收养人的条件,而姚策的养父母许敏夫妇一直认为姚策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并没有收养的意愿,不构成法律意义上的收养关系。

如果是“错抱”,那郭威的养父母杜新枝夫妇也跟许敏夫妇一样,没有收养郭威的本意,不构成法律意义上的收养;如果是“偷抱”,更不可能产生收养关系,甚至涉嫌构成拐骗儿童的犯罪行为,应依法承担刑事责任。

法律分析二:许敏夫妇为姚策购买的房产所有权属于谁?许敏夫妇能否主张返还购房款?

许敏夫妇是卖掉自己名下的房子又在外面借钱给姚策买的婚房,交完首付后,按揭贷款也一直由许敏夫妇归还,而房子却是登记在姚策名下。

根据《民法典》第二百零九条规定 :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该套房子目前登记在姚策名下,姚策为房子的所有权人。姚策生前的遗嘱已将遗产全部由妻子熊磊继承,没有将房屋归还许敏夫妇也没有让许敏夫妇继承房产份额,在我国遗嘱继承的效力是优先于法定继承的,房子由姚策妻子依照遗嘱继承。

那许敏夫妇能否主张返还所付的购房款呢?这就要看购房款是被认定为借款还是赠与。如果有充分证据表明许敏夫妇为姚策购买房屋时的意思表示只是临时借钱姚策夫妇周转,甚至有借条或者在转账上有备注借款,那么即便是姚策老婆继承了房产也要将许敏夫妇借给他们的购房款归还。但如果被认定为赠与,那就要看是否为可撤销的赠与行为。

根据《民法典》第六百六十三条规定: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一)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近亲属的合法权益;(二)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赠与人的撤销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行使。

由此可知,没有上述情形撤销赠在法律上还是有一定困难的。根据《民法典》第六百六十六条规定:赠与人的经济状况显著恶化,严重影响其生产经营或者家庭生活的,可以不再履行赠与义务。如果许敏夫妇因为赠与行为导致生活困难,则可以主张撤销该赠与。

法律分析三:医院的侵权责任如何认定?

庭审中淮河医院对于“错抱”发生在其医院不持异议,由于淮河医院诊疗行为不规范、管理不善,导致病历资料缺失,未按照原开封市卫生局有关规定为姚策及时接种乙肝疫苗,以及“错抱”事件的发生,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依照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其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如果医院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则应对原告受到损害的人身权利承担侵权的法律责任。医院作为专业的医疗服务机构,对在其处出生的新生儿负有高度谨慎的管护义务,医院也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因此法院认定淮河医院存在重大过错。

一审法院判决支持76万余元,其中包含对姚策亲生父母和姚策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各20万元,并判定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在姚策患病上存在过错, 按照60%的比例承担姚策的后期治疗费用。后姚策及亲生父母又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一致,根据侵权人的侵权程度、侵权人造成的后果、侵权人的赔偿能力等,姚策方申请提高精神损害赔偿一事法院不予支持,仍按照一审判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赔偿姚策精神损害金20万元,赔偿姚策亲生父母精神损害20万元。

针对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承担姚策身患肝癌责任比例一事,二审法院认为当年婴儿错报与姚策身患肝癌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淮河医院当年没有做到尽职使姚策被错抱,法院支持姚策关于医院全部承担自己治病费用的请求,赔偿姚策医疗费、交通费、医疗费等60余万元,姚策其他上诉请求被驳回,二审姚策及亲生父母共获赔百万余元。

法律分析四:如果真相是“偷换”会涉及哪些刑事犯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二条拐骗儿童罪:拐骗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也就是说,拐骗儿童罪的最高刑期为5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法定最高刑为五年以上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的,追诉期限为十年,因此即使查明真相是“偷换”也已经过了追诉期限。

但我们还是从法律角度分析下,如果是“偷换”可能涉嫌哪些刑事犯罪问题。除了上面所述可能涉嫌拐骗儿童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遗弃罪: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行为人有扶养义务和扶养能力而拒不履行作为父母的责任,擅自将其子遗弃于产房内,并导致其所患疾病无法被及时发现、治疗而病发早逝,情节恶劣,构成本罪。

如果是“偷换”,杜新枝夫妇可能涉嫌遗弃罪及拐骗儿童罪,应当数罪并罚。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相关人员可能涉嫌拐骗儿童罪的共同犯罪。

即便上述行为过了追诉时效,如果是“偷换”,那么杜新枝夫妇也可能涉嫌以下刑事犯罪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66条规定诈骗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307条规定虚假诉讼罪: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现在杜新枝夫妇以“错抱”为由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如果错抱理由不成立,那么28年前杜新枝偷换孩子,现在杜新枝夫妇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骗取公私财物的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相关人员涉嫌的刑事犯罪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68条规定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滥用职权罪: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事业单位严重损失,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目前来看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对此事不想进一步查明事实,只想赔钱了事。如果“偷换”事实成立,那么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相关人员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应该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结语:

不管真相如何,“错换人生28年事件”对两个孩子、两个家庭造成的影响都是无比巨大的,造成的后果也是无法挽回的。姚策已离开人世,留下孤儿寡母;许敏夫妇养了姚策28年,死前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为了给姚策买房、看病也是倾尽所有甚至四处借债。

郭威虽然还活在人世,可本应该与自己亲生父母在一起的28年亲子时光不复存在;不论是“错换”还是“偷换”,杜新枝夫妇毕竟也失去了亲生儿子,只能将传宗接代寄托在孙子的身上。东道律所希望医疗机构及医护人员能够严格遵守医疗技术规范,避免母子分离的悲剧再次重演。对此,您怎么看?欢迎与上海东道律师事务所分享您的看法!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1860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