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阳光沙龙】梦回外婆桥 外婆桥

对讲故事,我并不在行。

当然,我每天面对的都是文字,除了散文和诗歌,译著中自然也有不少故事,但那些都是别人的故事,我只是将别人描述的故事,用另一种语言转述给更多的读者。虽然是倾入情感的再创作,但那不是我的故事,而对于自己的故事,我却不知如何叙说。

朝着岁月回眸,一时间竟是千头万绪,无从下笔。这种感觉,很像乡愁。

起初的时候,故乡的食物、乡音、儿时熟悉的气味,抑或是一处似曾相识的景致都会勾起浓浓的乡愁,但岁月越久,乡愁就越抽象。它不再是一杯酒、一壶茶、一种语言,而像是一缕落在心头的长发,解不开,也拂不去。当青丝终成白发时,它就在心头打上一个永远的结,说不清却再也扯不断。那个结,就是故乡情结吧。

来日本这么多年了,这期间的故事亦是如此。点点滴滴地涌上了胸中,却是全无头绪,只是百感交集。

岁月流沙,笑泪皆花。故事太多,不如就写一下我的起点吧,亦借此重温初心。

二十几年前,我来日本的第一次面试。

考大学时,在笔试之后,还有面试。因为我报考的是文学部,其中的一位主考老师就问我读过什么日本古典名著。当时我来日本的时间还短,年纪也小,日语水平不好,但我一心要报考文学部。所谓“无知者无畏”吧,我硬是去考了。换成现在的我,是无论如何不敢冒失了。笔试成绩不错,然后进入面试。

我记得我当时回答说,中学时读过《源氏物语》。提问老师显得很感兴趣,接着问了我很多,可惜我当时日语听力太差,只感觉他是在问中文翻译方面的问题,于是我就回答说有很多版本,比如丰子恺、林文月。但丰子恺和林文月的名字,我说的是中文,他自是听不懂的。好在那位老师不再追问译本问题,他继续问我最喜欢《源氏物语》中的哪个人物,我回答,喜欢“紫”。老师笑了笑,订正了一句说,是“紫上”。那位面试老师,是我大学时代的导师,著名语言学家―多门靖容教授。

随后,另外几位考官又拿出了当天的报纸,让我读一下新闻,并强调让我读到不会读的地方就立即停下来。我的心紧张到了极点,汉字的日语读音,当时很多都还不会读。我记得我读到第一行就遇到了不会读的字,但我不能就这么停下来,我不能停!那时,我真的不允许自己就这么停下来!我跳过了那个字,接着读,可后面的字还是不认识,于是我再跳过、再跳过、再跳过……,只对自己说,不能停!硬撑着一直读到了最后。老师们并没有打断我,但在我读完之后,一位老师温和地说:“文学部要求日语水平很高,还有古典课程,你这个水平不行啊……”。

我懂,可是我不能停!

为了外婆,我也不能停!

我的外婆,她在我来日后不久就去世了。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业,父母没有将外婆去世的消息及时告诉我,我甚至没能送她最后一程。我始终都没有哭出声,想来是大悲若此。

记得那时我抬起头看着老师,像对外婆,也像对自己说:“我知道我会非常吃力,但我会努力。我,行的!”

走出考场,恍惚之中看见美丽的外婆走在杭州城的青石板桥上,就是小时候她牵着我的手常走的那条,然后她越走越远,慢慢的,就融进天际边的一抹彩云中去了。

一周之后,我接到了录取通知书。

后来的日子,就是夜以继日、埋头读书的日子,古典文学的成绩从不及格到A的过程,就是我大学生活的全部。

曾经问过老师,为什么会录取一个程度这么差的学生?

老师回答说:“你那时告诉我们你会努力,我们就相信,你一定会努力。”

那次面试,可以说是我的一个“起点”。从此二十多年,我没有离开过校园,十载学子之后,“传道解惑”至今。目送了一届又一届通过学习中文而越发喜爱中国的日本年轻人走向社会,他们的背影总是与外婆的背影相互重叠,令人牵挂和不舍。

近几年也写诗,前些年写了一首纪念外婆的诗,下笔即成,想必是那口悲而未发的心头血。好友著名旅日琵琶演奏家涂善祥先生为它谱了曲,著名学者蔡毅教授将它改编成了歌。这首歌通过上海传艺沙龙的老师们和中部日本华侨华人妇女联合会合唱团姐妹们的美妙歌喉,在国内外广为传唱,深受华人同胞和日本友人的喜爱。

我为外婆写的诗,取名为《梦回外婆桥》,公开发表于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个人诗集《你和我-赵晴诗选》。

外婆喜欢看越剧,小时候她带着我看了很多剧目,大多记不清了。只记得《追鱼》中那条追求自由和爱情的鲤鱼,还有《孔雀东南飞》。

外婆出生于温州。据说当时温州城有两位名媛,被称为“金银二钗”,外婆就是那位“银钗”。与那个时代的所有人一样,被命运翻弄,她的故事就是一本书……。

……

昨晚梦中

又到了那座小桥

小时候

和外婆常走的

那座小石板桥

白天

外婆拉着我的手提着菜篮

晚上

外婆牵着我的手拿着戏票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开场那句凄婉的唱腔

连幼小的我

都感到有些悲凉

我不禁向外婆依偎过去

外婆只是抿着嘴笑

拥着我

眯着眼

打着节拍

却不流泪

如今才明白

那其实是

一种不动声色的忧伤

…… ……

读这首诗时,中国朋友哭了,译给日本朋友听,日本朋友的眼圈儿也红了。同样都是“人”,都有“情”。情为何物?故乡的消息、父母的白发、家人的依恋、朋友的挚诚……牵动人心的所有东西,情是生命的原点和力量。

在今年东京举行的第五届亚洲艺术节上,《梦回外婆桥》获得了作词作曲改编金奖。

“外婆桥”,如今成了中日友好之桥,外婆啊,您可欣慰吗……。

昨夜,梦回外婆桥……。

赵晴 于名古屋鸿隐阁

赵晴,翻译家、旅日诗人。出版物有译著《耶律楚材》、《随缘护花》、《近代公园史-欧化的源流》(校译);个人诗集《你和我一赵晴诗选》等多部。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日本中日翻译家协会会员、日本中日诗词协会理事、香港先锋诗歌协会会员。

(来源:阳光导报)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1750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