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

那个在KTV上班的女人

作者:我是九爷

来源:我是九爷(ID:qingaishitang)

“她,很伟大”

(温岚 - 同手同脚)

过了好些日子,苏心凌才见到了她听旁人嘀咕过的,姐姐苏心月的男人。

那些日子,苏心凌偶尔穿过巷子时,会听到左邻右舍那些女人们凑在一块儿嘀咕。

说苏心月找了个男人,如何如何的……

然后她们在苏心凌经过的时候,会把声音刻意压低。

再用眼角余光,有一下没一下地去瞥苏心凌。

慢慢,苏心凌也听了个大概。

总之,她姐找的男人不是个正路子的,大概就是地痞流氓啥的。

跟她姐苏心月一样,鱼找鱼,虾找虾……

有一次,苏心凌到底没忍住,还是问了。

她问苏心月:

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结果,被苏心月一指头差点儿戳趴下。

苏心月说:

长本事了啊,劳资的事儿你也敢问,不少你吃不少你穿的。

好好念你的书,下回敢再考出前三名,小心劳资敲断你的腿!

苏心凌不吭声了。

苏心凌是真不敢吭声了,自从奶奶去世后,苏心月的脾气越来越烂。

有一回苏心凌英语考砸了,苏心月二话没说,一耳光就抽到了她脸上。

苏心凌是真怕苏心月,尤其苏心月已经是她唯一的亲人,她别无依赖。

她们姐妹俩,命不好。

没多大时,爹妈便在一场车祸中同时丧命。

那时苏心凌都不大记事,之后姐妹俩便跟着奶奶生活。

靠着当时车祸赔偿款,奶奶节衣缩食地把姐妹俩拉扯大。

但苏心月不争气,也不想念书,初中没念完就在外头找活儿干了。

那年苏心月16,苏心凌才12。

然后没等到苏心凌也长到16,奶奶又没了。

苏心凌生活里只剩了苏心月这么一个亲人,吃穿用度全靠比她大4岁的姐姐。

苏心月脾气暴,但生活上从来没亏待过苏心凌。

同样年纪的女孩有的,苏心凌也都有。

苏心凌大抵知道,开始她姐在饭店端盘子,后来去了一家KTV。

具体做什么,苏心凌也不清楚。

只知道去了那家KTV后,苏心月拿回来的钱比以前多了。

但是她开始化妆,穿怪异的衣服,并且还经常喝酒,脾气越来越暴躁。

苏心凌不知道,晚上苏心月什么时候回来。

早上她去上课,苏心月都在睡觉。

偶尔,苏心凌在门缝里看到苏心月东倒西歪地在床上蜷着。

一脸残了的妆,都觉得有些陌生。

她不知道,她姐干嘛非找这种工作。

整条巷子的人都指指点点,在外头她也不敢跟任何人说。

十七八岁的少女,又读了这么多年书,苏心凌心里,有她的荣辱观。

苏心凌太渴望,她姐能从那种环境里脱离出来。

可如今,竟然又多出来一个被说成那样男人。

苏心凌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只是苏心月不让她问,苏心凌也就不敢再吭声了。

直到差不多个把月后,那个周末的早上。

苏心凌一早起来温习功课,已经进入高三,时间紧得要命。

当时,苏心月还在睡觉。

差不多快九点的时候,苏心凌听到了梆梆的敲门声。

敲门声巨响,把苏心凌吓一跳。

家里很少来人,这些年,连亲戚都怕被染上穷气,渐渐断了往来。

苏心凌想不出是谁。

隔门问了一声,敲门的人不吭气,又是梆梆两声。

怕吵醒苏心月,苏心凌把门打开一条缝,还用身体挡住了敞开的部分。

没想砰一下,来人把门推开了,门板撞到苏心凌脑门上,剧痛。

苏心凌哎呦一声,捂着脑门儿一抬头。

瞅到眼前一个年轻男人,高得像棵树。

苏心凌有些来气,皱着眉头问你谁啊?

来人说:

你是心凌吧?我是你姐夫。

苏心凌傻眼儿了。

男人叫方晋,二十三岁,倒不是那种流里流气的男人。

相貌也不凶巴巴,只是个头高,壮实。

脸部轮廓比较锋利,看上去有些桀骜不驯。

裸露处的皮肤是棕色的,左手臂有纹身,像是条鱼。

苏心凌脑门儿疼,瞅了两下也没瞅清楚。

方晋倒是一点儿不见外,自报家门后便径直朝苏心月的小卧室走去。

家里房子小,之前苏心月跟苏心凌睡一屋。

奶奶过世后,苏心月和苏心凌便分开睡了。

方晋轻车熟路,显然苏心凌不在家时常来。

然后就在苏心凌愣神的空儿,方晋已经进了屋,咣一声把门关上了。

随后屋里头苏心月嗷了两嗓子,紧接着就悄无声息了。

苏心凌愣了片刻,才回了自己屋。

但怎么都专心不下来,两个房间隔一堵薄薄墙壁,不太隔音。

苏心凌捂着耳朵,还是听得见隔壁房间那些诡异凌乱的声音。

突然有那么一下,苏心凌心里生出了强烈的屈辱感。

一把抓起手里沉重的课本,砸到了墙上。

咣一声,隔壁安静下来。

片刻,苏心凌醒悟过来,也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

却听房间门一响,苏心凌转头,看到苏心月披头散发地站在门口。

懒洋洋地说:

我有事儿出去了,中午饭你自己弄吧,下周生活费给你放桌上了。

话音没落,方晋隔空喊了一嗓子:

多吃点儿,小姨子,多吃点儿,有劲儿砸墙。

苏心月一回头:

滚蛋!

方晋哈哈笑了。

苏心凌没接话,刚刚发泄出去的屈辱再次席卷而来。

俩人一走,苏心凌差点儿哭了。

苏心凌对自己说,她要摆脱他们,越远越好。

苏心凌不能接受,被那样的苏心月和方晋捆绑在他们的人生里,她不要。

更没想到,能那么快再见到方晋。

那天下了晚自习,苏心凌跟同学小韩一起走了一段。

那是个相貌清秀温暖的男生,成绩也好。

他是苏心凌沉闷人生唯一的出口,也是苏心凌拿来跟身后的家庭抗衡的动力。

苏心凌喜欢小韩。

他身上,有她这么多年最渴望拥有,却一直不曾拥有的阳光和明朗。

他们的少年情怀,也渐渐明朗,已经约好了考同一所大学。

是一个遥远的城市,苏心凌特别期待。

等到离开就好了,离开了,苏心凌就更有勇气面对明朗的小韩。

她在等。

为此,忍耐身后的种种屈辱。

也不是每天晚自习后都一起走,每周也就那么一两回。

小韩绕路送苏心凌一小段,结果那晚就撞上了方晋。

当时,苏心凌并没看到方晋。

他跟几个哥们儿在街角的夜市喝啤酒,已经喝到了兴头上。

结果那么随意一扭头,就看到苏心凌跟她的小男朋友肩并肩地一起走着。

方晋放下啤酒瓶子,起身就朝俩人去了。

走到身后,方晋没喊苏心凌。

反倒啪一下扣住了小韩的肩,说:

小子,你给我站住!

小韩还没反应过来,苏心凌已经听出方晋声音,顿时一惊。

赶紧转身把方晋的手从小韩肩上扒拉下来,说:

你干嘛!

同时,小韩说:你谁啊?

方晋没回答苏心凌,先回答了小韩:

你说我是谁,我是苏心凌姐夫。

你谁啊?大半夜地尾随未成年少女。

小韩哪见过这阵势,顿时蒙了,转头瞅苏心凌:

他……他谁啊?

苏心凌快气疯了,把小韩朝身后一扯,指着方晋吼道:

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方晋却不依不饶,一把就把苏心凌扒拉开了:

我是你姐夫,有人对你图谋不轨,我必须管。

方晋手指头直接戳到了小韩脑门上:

小子,你给我听着,再骚扰我小姨子,腿给你打断,滚!

苏心凌被气哭了。

小韩更傻了眼,又害羞又害怕,掉头走了。

苏心凌哭着吼了一嗓子:

方晋,你个混蛋!

方晋伸手扯住苏心凌胳膊:

死丫头,给你姐省点儿心吧。

以后别搞这些小动作,攒劲儿念书。

不然用不着你姐,我就收拾你,信不。

苏心凌恨死方晋了。

差不多整晚没睡,苏心月回来苏心凌都听到了。

心里头一时有些害怕,怕方晋跟苏心月说了,苏心月来找她爆炸。

但并没有,苏心月关上门就睡了。

睡不着的是苏心凌。

想着小韩委屈和惊异的眼神,她不知道她该怎么跟他解释。

心里头乱蓬蓬地长满了杂草。

偏巧第二天早自习,不偏不倚地在进校门时就碰上了小韩。

苏心凌还是喊了他一声。

小韩扭头看了苏心凌一眼,神情略尴尬。

苏心凌说:

对不起啊,昨晚的事儿。

道歉是必要的,苏心凌觉得不管怎样,是因为她惹的麻烦。

小韩才开口,说:

没事儿的,又不是你的错。

苏心凌心里头略一松缓,听到小韩又问:

那人真是你姐夫吗?你姐是干啥的?

语气急促,这问题应该在小韩脑子里过滤了很多遍。

苏心凌颓然,她一直想盖住这些东西。

至少盖到离开这个地方,再用合适的方式慢慢揭开。

没想到,被方晋提前用最糟糕的方式揭开了。

沉吟一下,苏心凌说:

他是不是我姐夫我也不清楚,我只见过他一次。

我姐她……我姐在KTV当收银员……

小韩啊一声,惊讶万分:

你姐怎么能在那种地方工作呢?那种地方不好,你姐……

原本苏心凌想跟着解释一下家境,却被小韩过度反应堵了回去。

也想过了他会吃惊,但没想到,能吃惊到这种程度。

小韩说:

你知道吗,只有那种女人才在那种地方。

苏心凌突然就火了,大声吼道:

你说什么呢?我姐她不是那种女人,你少胡说八道。

小韩说:

我怎么胡说八道了,我说得不对吗?

正经人家的女孩子,谁去那里工作。

小韩说:

你为啥开始不告诉我,你是故意骗我的对吧?

突然一下,苏心凌心里的火气和难过被泼了下去。

就那么一下,苏心凌泄了气。

她知道自己想错了,不管盖的多好,最后揭开的方式多么婉转。

事实就是事实,事实是男生……万分嫌弃。

那种口吻,说厌恶也不为过。

于是苏心凌笑了,说:

对,我们不是一个正经人家,以后你躲我远一些吧。

没等小韩再开口,苏心凌丢下他快步走了。

那天晚上回到家,苏心凌把苏心月那些乱七八糟的衣服化妆品什么的。

全部划拉到袋子里,丢到了巷子尽头的垃圾箱里。

不发泄出来,苏心凌觉得她会疯。

苏心凌比什么时候都清楚,这辈子她都洗不清这种家庭背景了。

只要她活着,她永远不可能够得着小韩那样的男子,够不到明朗温热的生活。

她成绩再好再优秀也没用,也只能陷在泥沼中。

苏心凌说不出来的恨。

当然,苏心凌也知道这么干带来的结果。

半夜时分,苏心凌被回到家苏心月一把揪起来,二话没说就朝她动了手。

这回,苏心凌没示弱,还击了。

苏心凌比苏心月高半头,苏心月长期熬夜酗酒,比妹妹瘦弱得多。

动起手来,苏心凌并不吃亏。

姐妹俩,随即打成了一团。

最后苏心月被苏心凌推倒在了地上,脑袋撞到茶几的边角上。

嗷了一嗓子,才住了手。

苏心凌没管苏心月,回屋咣当关上门,听苏心月龇牙咧嘴吼了声:

苏心凌,你个白眼狼!

苏心凌没回嘴,靠在门上,眼泪刷刷地下来了。

第二天,苏心凌被方晋揍了一顿。

也不严重。

方晋就是踹了苏心凌一脚,骂的话跟她姐一样,骂她白眼狼。

苏心凌一声不吭地爬了起来。

方晋说:

敢再动你姐一个手指头,我废了你,信不?

苏心凌瞅着方晋,用力点点头:

我信。

方晋说:

滚!

苏心凌就滚回了屋。

三天后,小韩以借读的方式去了另一所学校。

学校没有任何说法。

过了好几天,苏心凌才听到跟小韩关系好的男同学私下说:

小韩被人打了,还受到威胁,如果还在这所学校,就天天挨揍。

打人的是几个小混混,有俩人被拘留了。

但因为都是皮外伤够不上伤害,拘留几天也就放了。

小韩还让同学给苏心凌带了句话:

算你狠!

苏心凌听完一笑,说:

麻烦你告诉他,过奖了。

同学大惊:

苏心凌,这事儿真跟你有关?

苏心凌收起笑脸冷冷的瞥了同学一眼:

所以离我远点儿,不然下一个就是你。

愣了两秒钟后,同学惊慌失措地窜了。

苏心凌突地又笑了一下,心里却一层层下了雪。

再一次,苏心凌知道了,在命运手里,根本翻不出去。

那天起,到高考前,苏心凌整个人埋在题海里。

在学校,几乎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过。

也不跟苏心月说话。

每周的生活费苏心月照旧放桌上,苏心凌一声不吭地拿了。

两个月后,苏心凌参加了高考,成绩下来,不出意外的好。

报了一所无比遥远的城市的大学。

临行前,苏心凌又一次见到方晋。

方晋买了菜来家里。

在一个难得的下午,三个人坐了一桌,开了红酒。

苏心月跟苏心凌交代了两件事。

第一,她跟方晋要结婚了。

第二,这房子当婚房,按房价一半折现给苏心凌,足够她念完四年大学了。

苏心月把存好钱的卡,递给苏心凌。

苏心凌一声不吭接过来,说:

知道了。

苏心月说:

以后你想回就回,不想回,算了。

苏心凌又说:

知道了。

一句多话没说,仨人沉默着把那瓶红酒喝完了。

苏心凌拎起箱子,离开了家。

离开了那条陈旧的巷子。

离开了沉郁逼仄的生活。

大学四年,苏心凌没回来。

苏心凌再回来的时候,已经28了,是一家外企分公司最年轻的业务经理。

凭借敏锐的头脑、狠绝的个性,成为业内精英。

也是这一年,苏心凌遇到一个成熟稳妥爽朗的男人。

男人诚挚地追了她半年多后,苏心凌对男人说:

要么,你跟我回家看看,再决定?

男人讶异万分,业内都传苏心凌是孤儿,却原来是谣传。

惊讶后,男人立刻激动点头:

好好好。

苏心凌一笑:

去过了,再说好,不迟。

男人说:

怎么都好。

苏心凌就带着男人回去了。

一路上,苏心凌什么都不说。

男人猜测出情况复杂,也什么都没问。

过了这么多年,当初的小城变化很大。

当初的老宅子,成了一个大广场。

苏心凌蓦地想起穿着学生服的自己,骑着脚踏车孤单地穿过陈旧的巷子。

恍如隔世。

男人在后头握住苏心凌的肩,苏心凌回头凄然一笑,说:

看,我把家给丢了。

男人说:

会找到的。

又说:

走,找去。

最后,俩人才在派出所那里打听到拆迁后的新小区。

去到小区,苏心凌问了小区保安:

是否有一个叫苏心月的人住这里。

保安想不起来。

苏心凌心头一动,问:

那有没有一个左胳膊有纹身的男的?这么高……

苏心凌在自己头顶位置比划了一下,保安立刻想起来:

有的有的。

你说的那个是方师傅,他开出租车,他老婆不上班,在家带孩子。

他家双胞胎,一对小美女,一个叫月月一个叫灵灵……

然后,告诉了苏心凌具体楼号。

站在苏心月家楼下,苏心凌停下来,跟男人说:

我姐以前在KTV上班,我姐夫在那里看场子。

我父母早亡,我就是用他们在那里挣的钱,念完了高中和大学。

男人还是呆了半晌。

尽管有心理准备,大概也没想到苏心凌会是这样的家境。

这种惊讶,苏心凌并不陌生。

多年前,她在另一个人眼神里看到过。

于是她问:

我就是在这种家庭成长起来的,现在你想好了,还要上楼吗?

男人脱口说:

为什么不?

又说:

苏心凌,你有一个了不起的姐姐,她很伟大。

苏心凌心里狠狠一酸。

是的,她有一个了不起的姐姐,苏心月她很伟大。

为了她,姐姐把清白的自己沉陷于泥淖。

她没有别的能力,来负担一个读高中的青春期的妹妹。

负担她的学费,以及她不输于旁人的生活水准。

为了苏心凌和她自己,姐姐不得不寻求方晋那样一个男人的保护。

万幸的是,方晋值得托付。

他懂苏心月,所以护着她,和她一起看着苏心凌不许她走弯路。

也用了那种最直接低级的方式,帮她检验所谓真心。

就像那次他打苏心凌时说:

你姐姐为了你,把自己都豁出去了。

你知道在那种地方,一个女孩子想洁身自好地活着,有多难吗?

这个世上,谁都可以看不起她,就你没资格!

那时候,苏心凌就醒了,就知道了。

是的,她没资格。

所以这些年,大学里她拼命打工。

除了学费,她姐给的那张卡里的钱,她基本没动。

不是不想回来,是觉得还没有到回来的时候。

她知道苏心月想看到的,是她真正成长成熟。

生活上、工作上、感情上。

曾经的那份少年情怀,除了虚荣,连一分真情真意都没有。

但这次,苏心凌知道她找对了人。

就像姐姐苏心月,她一开头就找对了人。

这时,后头有车鸣笛。

苏心凌一回头,看到身后一辆绿色的出租车。

一个男人在车窗里,探出头来吼道:

喂,二位让让,挡着道儿啦!

伸出的左臂,有纹身。

那是一条鱼。

苏心凌已经知道了,那种鱼叫比目鱼,代表爱情。

正是方晋。

姐夫!

苏心凌喊了一声。

那是她第一次喊方晋姐夫:

是我,白眼狼回来了。

方晋张大了嘴巴,足足三分钟,然后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苏心凌也笑了。

笑得顾不上白领的姿态蹲在地上,眼泪鼻涕都混在了一起。

END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原文

在看

,让我知道你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qinggan/162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