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浙商银行归母净利降4.76%,因罚单被质疑以虚假出表掩盖不良贷款 万亿达

10年时间,浙商银行资产总额从3000亿飙升到了2万亿,但其间不良贷款率却相对稳定。直到去年9月收到监管1.012亿元巨额罚单,被质疑通过虚假出表手段掩盖不良贷款,外界或才了解到其中的“财技”。

浙商银行归母净利降4.76%,资本充足率承压

3月30日,浙商银行发布经审计的2020年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浙商银行集团资产总额近2.05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3.74%;实现营业收入477.03亿元,比上年增长2.89%;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123.09亿元,比上年下降4.76%。

盈利下降的背后,是该行净息差、净利差等指标的下滑。 2020年净息差为2.19%,较上年下降0.2个百分点,净利差为1.99%,同比下降0.14个百分点。另从营收结构看,浙商银行2020年利息净收入370.95亿元,比上年增加24.33亿元,增长7.02%;非利息净收入106.08亿元,比上年减少10.94亿元,下降9.35%。

此外,在资本充足情况上,浙商银行也面临着较大压力。截至2020年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2.93%,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8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75%,分别较上年减少1.31个、1.06个、0.89个百分点。

整体来说,虽然归母净利下降,但在去年疫情和监管要求让利实体的情况下,浙商银行上述业绩已属优良。

资产总额飙升,不良贷款率却基本稳定

但拉长周期看,浙商银行的部分财务数据却存在不合常理的地方。

过去10年,浙商银行资产规模迅速扩张。2011年,浙商银行总资产仅3000亿元,2015年总资产跨入万亿的行列。截至2020年末,该行总资产突破2万亿达2.05万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高速扩张,浙商银行曾经大力发展同业投资,其投资一度超过贷款成为其最主要的资产来源。长期以来,同业投资一直是银行绕开监管的主要手段。但到2017年后,金融去杠杆及资产新规等严监管下,浙商银行也不得不降低对同业投资的依赖。

同时,理论上讲过快的扩张会导致不良贷款率上升。但从浙商银行公布的财报来看,其不良贷款率虽有上升,但增幅并不大,且在同行中属“中上水平”。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42%,较上年末仅略微上升0.05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为170.4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8.98亿元。更早的2019年、2018年,其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7%和1.20%。

曾因亿元巨额罚单被质疑掩盖不良贷款

2020年9月4日,银保监会网站披露的罚单显示,浙商银行因31项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款高达1.012亿元,该银行7名责任人员被警告直至警告并处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

浙商银行的违法违规案由包括:“不良资产虚假出表、通过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实现本行资产虚假出表、通过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帮助交易对手实现资产虚假出表”以及“以保险类资产管理公司为通道,违规将存放同业款项倒存为一般性存款”等。

以上处罚案由,应可以解释浙商银行在高速扩张中还能降低同业投资、稳定不良贷款率的原因。

某大型股份行人士分析“虚假出表”时透露,银行常见的做法是把信贷资产(多为不良资产)卖给SPV(特殊目的载体),然后发行理财,用理财资金从SPV买回上述资产。由于这种理财属于表外业务,不计入资产负债表,这样一来,该笔不良资产不会显示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银行借此实现了不良资产虚假出表。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孟庆斌表示,银行这么做很有可能是为了掩盖真实不良贷款率,逃避监管。

同时浙商银行的违规案由中“以保险类资产管理公司为通道,违规将存放同业款项倒存为一般性存款”是因为保险资金期限长、成本低,保险公司在银行类金融机构的存款计入“一般存款”科目而非“同业存款”。有分析人士分析指出将同业存放资金当作一般性存款,就完成了监管指标套利,虚增了存款。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此前多次发文禁止银行类似行为,浙商银行算‘顶风作案’。其高达亿元的罚金,大概率也说明浙商银行以上违法违规行为涉及到的资金规模不小。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829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