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听《朱提书苑》沈洋新农村建设题材小说《万物生》(31) 红运果

作者:沈 洋

第三十一集

文雅琪听宗泽说苹果村群众上访的事情就是宗泽他爹宗官员搞出来的。

文雅琪用探询的口吻问道,那要不我亲自去做你父亲的工作?说不定会起到一些作用。

宗泽急切地说,千万别,雅琪,那会适得其反的,我只要一提到你的名字,他就会暴跳如雷,先冷下再说吧!顺其自然。

那你说,我们这苹果产业的事,还弄得成不?文雅琪有些担心地问道。

宗泽异常坚定地说,雅琪,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既然定了要做的事,就是前面是地雷阵,我们也要一往无前的,因为,我们已经放出了这话。别看现在这么多群众上访,其实,都是受我爹这股势力的蒙蔽,好些群众,还是在等待观望的。俗话说,人往利边行,只要我们做这件事是真正有利于群众的,要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迟早,他们会加入进来,这一点,你一定要坚定信心。如果你都没信心了,那这事就算是真的完蛋了。雅琪,要特别感谢你,没有你的金点子,没有你身体力行的推动,其实,想要找这些麻烦事来做,都还没有机会呢!所以,不要怕麻烦,没有破,哪有立呢!相信我,我永远支持你,永远站在你的一边。因为,和你站在一起,就意味着我们永远站在了群众中间,我们就有了基石和靠山。

宗泽的一席话,说得文雅琪感动不已,那一瞬间,她不自觉地依偎在了宗泽的怀里,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一阵狂吻。

第二天上午,文雅琪先是约着宗泽一起,向冯书记汇报了跑北京的情况,以及下一步的打算。冯书记对文雅琪开展的前期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并鼓励文雅琪说,文队长,苹果产业的改造提升,这是目前全镇压倒一切的大事,事关鹤镇在十二五期间能否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关键,也得到了市里和县里的高度重视,就在昨天,书记县长还在过问这事的进度呢!尽管目前我们在推进工作中遇到了一些困难,有一些阻碍,但我们相信,困难是一定能够克服的。最近,有几个投资商又准备过来恰谈,就连市里规模最大的红运果行也准备过来看看,到时,你和宗镇长你们好好接待一下,带他们到我们全镇范围走走看看,尽量稳住他们,争取吸引他们来鹤镇投资苹果产业的开发。冯书记最后还强调了一下,要求宗镇长和文雅琪抓紧再做做群众发动工作,冯书记说,前天刘支书来汇报,说村里百分之七十的人家都开始接受这一理念了,都准备把果园流传出来,找一些有实力的企业或者大户去承包,实现规模化经营,集团式发展。只有一小部分群众还有想法,刘支书说他有办法,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好好和几家企业商谈一下合作的事,有合作意向的,你们好好作一下考察,赶紧把合同签一下,秋后把苹果一摘,就赶紧上马,争取在明年全面建成鹤镇的高科技苹果产业示范园。

冯书记还提到了那天上访的事,说为这事,他还当面向县委书记和县长作了检讨,还向市里交了书面检讨材料,幸好没有堵断省领导的车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考虑到下一步还要做群众的工作,市里和县里也就网开一面,不再作追究,只是,由县纪律作出决定,给宗泽副镇长一个记大过处分,纪委的文件都下来了。

冯书记说着,就把文件递给宗泽,说你看看。宗泽也没说什么,接过来看了看,又递到冯书记手中。见宗泽情绪有些低落,冯书记就安慰宗泽说,让你受委屈了,不过,年轻人嘛,受点挫折也不是坏事,好好干,还年轻,机会还多。

冯书记这一说,宗泽倒显得很不自然,尤其想到这事是因为父亲在中间作梗,一手策划,心里更是感到愧疚。宗泽还吃不准,父亲策划上访的事,不知道冯书记是否清楚,要是知道了真象,这事麻烦还在后头呢!宗泽顿时出了一阵虚汗。他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好,想到父亲的所做所为,他真的是觉得万分羞愧,可是他又无能为力,尽管他是主持工作的副镇长,但是在父亲面前,他永远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更何况,要论江湖经验,他宗泽还真是差着父亲一大截呢!

从冯书记办公室汇报出来,文雅琪心情很是沉重地说,真是对不起你,都是因为我,提出啥苹果产业的事,才导致了你背个处分,这对你以后的升迁都会受到影响的。

宗泽反而倒过来安慰文雅琪,说别这样想,只要能够真正为鹤镇做出一两宗事来,让群众受益,我背个处分也值得。没事,你不是还要开指导员的会吗?你去开就是,这真的没事的,别放在心上。

听了宗泽的话,文雅琪感到心里一阵温暖,此生能遇到宗泽这样的人,还真是幸运。

随后,文雅琪又回到新农队办公室,召开了全镇指导员的碰头会,主要是向各位指导员传达一下北京之行的情况,以及镇上冯书记的意思,希望大家都认真开展工作,把下半年的工作做好。

听了文雅琪的介绍,大家都很振奋,感觉一个全新的苹果村、鹤镇呼之欲出。

毛成卫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站起来挥舞着手说,文队长,还不赶紧交待,你是不是去北京见老情人了,去这么多天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想死人了!

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咋听咋别扭,比如一向沉默寡言的刘从良。可是从这个叽叽喳喳的毛成卫嘴里说出来,效果就不一样了,不仅没有别扭之嫌,反而觉得这人挺真实,挺像真人似的。文雅琪这样想着,脸也一下子就红了,仿佛自己在北京见康梦的事被他毛成卫偷看到了一样。在这个没有隐私的年代,还真是让人有几分担心,整个人都好像没有穿衣服一样,像个透明人。但是他毛成卫怎么可能跟到北京去跟踪自己呢,自己又不是明星大腕,更不是达官显贵。不过,文雅琪还是有些心虚,以至于被毛成卫这么一说,就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张珊就反击毛成卫道,你这人也是,你又不是文队长肚子里的蛔虫,咋知道人家就是去见老情人了,一天正事不想,专门想些歪三斜四的事。大家就附合着议论开来,一时间气氛热闹,相互斗嘴。牛文卓一直歪靠在椅子上,歪着头吸烟,笑咪咪地看着文雅琪,听着大家伙开玩笑。见大家说得差不多了,才坐直身子,开始汇报他的文化建设方案。

牛文卓咳了两声,把烟头灭掉,塞在了烟灰缸里,开始慢吞吞地说道,文队长,下面,我说下苹果村文化建设的事。你去北京这几天,我和刘支书他们又商议了几次,刘支书有个想法,他们村每年的六月六都要举行盛大的祭龙仪式,结合村里正在进行的苹果庄园的打造,村里的饶千万准备自己拿出钱来,在望月山上自家的地里建一个祭龙的文化广场,把龙的九个儿子的雕像竖在广场周围,以后,每年的祭龙仪式,就在这个广场进行,刘支书还准备把这个仪式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呢,他说已经咨询过市县非物办,得到了他们的肯定和支持。

牛文卓喝了口水后接着说,这里给大家简要介绍一下这个饶千万,其实这不是他的本名,他的真名叫饶强喜,这人有四十多岁,6组的人,早年在城里工地打工,后来当小包工头,现在赚了几千万钱,有点底气,热衷于村里的公益事业。他已经找规划设计院的专家作了规划,设计图纸都已制作完成。我昨天看了图纸,感觉不错,在这个祭龙文化广场的周围,还规划了亭台楼阁,规划了休息娱乐餐饮区,其定位就是成为乌蒙城和周边居民周末度假的农家乐。走工薪消费路线。饶千万还把自家的几亩水田无偿让出来,建设了荷花池,整体感觉很不错,清新、雅致,是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我也给刘支书提了一些建议,想在文化上作点文章,比如,在荷花池中建一个古色古香的乌蒙作家藏书楼。还有那些亭台楼阁的牌匾,到时我们也可以帮助请些书法家来题写,这样,就可以大大提升文化广场的品位。

听了牛文卓介绍,大家热烈地展开讨论,就如何建好这个祭龙的文化广场,各抒己见,最后文雅琪讲了自己的看法。她说,刚才听了牛文卓的介绍,感觉很高兴,说明这些天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也充分说明,我们的牛作家,真的牛。文雅琪的话惹得几位工作队员哈哈大笑,话里带有调侃的意味,当然分明充满了赞赏的成分。

文雅琪接着说,依我看,这是很好的一个项目,这与我们打造苹果庄园一点也不矛盾,只会极大地丰富苹果庄园的内涵。只是,我觉得不做就不做,要做就要好好指导刘支书和那个老板饶千万,规划一定要精致,不贪大求洋,做得别致、精巧,做得耳目一新。

牛文卓点头表示赞同。

文雅琪接着说,而且,我听说你给刘支书提了建议,想建一个乌蒙作家藏书楼,我认为这是个非常有创意的建议,大家想想,就是在乌蒙城里,也没有建一座像样的乌蒙作家藏书楼,这事你要是建成了,必然成为乌蒙的唯一,不仅可以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还可以成为一个景点,说不定还会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旅游参观呢!

毛成卫插嘴道,牛作家,不愧是作家,竟然想得出这样的点子,我看,你可以去当旅游局局长了,我看你这个藏书楼可以收门票,一定赚钱不少。

牛文卓斜了一眼毛成卫,说去你的,生意人一天眼里就只盯着钱。牛文卓的话惹得大家只是好笑。

待大家笑够了,文雅琪又接着说,我看,除了藏书楼的事,乌蒙不是有那多么的书法家吗?我看市里还没有一处像样的碑林,在这个文化广场和荷池边,还有刘支书去年发动群众种的那片葡萄园里,完全可以竖上百块碑石,把滇北市和乌蒙县的知名书法家和诗词家们请到苹果村来,好好为这个地方撰写点诗词,刻在石头上,这样,把乌蒙知名的诗词和书法家的作品,都留在这个碑林里。同时,还可以建一个书画展览厅,把来苹果村的书画家们留下的作品,全部展览出来,供游人观赏,这样,再配以苹果村的全家福幸福墙长廊,整个文化广场不就成了一个文化大观园了?不知大家觉得我说的是否可行?

毛成卫又是第一个抢着发言,文队长,你这个脑壳给是抹了润滑油的,愣个滑刷,还说这个牛作家有创意,我听下来,你不是作家也胜是作家了,说话一套一套的,照你说的整出来,不要说咱滇北市,我看怕是在全省,也是第一村了。

张珊、汪杰、江小英听了也非常振奋,就连不爱说话的刘从良,也兴奋地一个劲说好。

牛文卓也对文雅琪的建议给予肯定,认为可行,只是觉得这样做的话,可能资金会增加不少。就对文雅琪说,文队长,如果照这个思路来做的话,还是得请你出面给刘支书说,这样可能才会引起他的重视,说白了,在苹果村,只要他刘支书定了调,没有做不成的事,那个饶千万,要别样没得,要钱,不在话下。更何况,照这个思路实施,多增加不了几个钱,但绝对可以把那广场做成农村一流,这样的话,也可以带动他的那些收费项目升值。我觉得是个既有社会效益又有经济价值的大好事。

文雅琪说,这事我去和他说,我也会找机会向冯书记和宗镇长汇报,我倒觉得这事做起来没啥障碍,因为是人家饶千万自己拿出土地和资金来做,不花国家一分钱,而且符合当前中央提倡发展庄园经济的思路,只是有一点,用地手续,一定要按照有关规定办理,不能违规操作。

牛文卓说,土地的事,你倒是不用担心,搞家庭农场和发展庄园经济,现在都有些优惠政策,这个,刘支书和饶千万可比我们研究得透了。

最后,文雅琪对大家说,最近,果农对砍苹果树重建果园的事有些波动,还不太接受,请各位指导员继续深入一家一户做思想发动工作,多给群众讲建高科技果园的益处,让他们充满信心。几位指导员也分别表态,说一定再接再厉。

牛文卓最后说,还有一事,苹果村的那些店铺名,刘支书已经收集起来了,但我觉得好些店名取得不太好,不是太直白,就是太俗气,感觉没有文化品位,这样的店名,即使请书法家写出来,也感觉很别扭,要不,我发到你电子邮箱里,请你帮助修改一下。

文雅琪听后,想了想说,要不这样,你跟刘支书对接一下,开个群众会,我们几个指导员都下去参加,面对面的和群众商量,帮助他们取一个既让他们满意,又有文气的店名,要不然,我们主观武断地给他们改了店名,人家还不高兴,我知道,有些人家的店名,还要请懂易经的人测过的,很有讲究。牛文卓说,这种办法当然更好,只要你有时间,我们就一起去和群众开个会,免得群众不满意。其他几位指导员也一致叫好,说这个办法整得成。

见大家都觉得好,文雅琪自然高兴,她想这种帮助群众面对面取店名的事,说起来还真是有趣,也许在其他地方的农村,都不会多见吧,为此,文雅琪还觉得有些得意呢!

群众会说开就开,地点就在老组长祝天寿家,时间定在晚上九点。文雅琪觉得奇怪,问为啥定这么晚,刘支书说村里的大多数人家都在城里工地打工,回到家都很晚了,做点饭吃以后,基本就是八九点了。

祝天寿家的小四合院显得雅致,从思恩路边一道铁门进去,穿过一条小巷,眼前豁然开朗,一个有一百平方米左右的院坝呈现眼前,四周摆了上百盆花草,靠南边的围墙边,还种有一小片菜园,墙角种了一颗桃树和苹果树,都结了果子,在灯光下看上去圆润诱人。一排正房属砖木结构瓦房,共两间,一间客厅,一间卧室,靠东边是一排小平房,房顶边缘也摆放了十几盆花草,小平房主要是堆放杂物兼做厨房和卫生间。在苹果村,大部分人家都建了沿街小楼,一楼铺面,二楼人住,有这种四合院的人家并不多见,这让文雅琪和几位指导员都感到吃惊,夸老祝家的居住环境太好了,又有这么多的房子,关键还有这么个诱人的院坝,可是老祝却一脸的不自在,显得有些窘迫样,一个劲地说自己住不起小洋楼,只能住这种砖瓦房了。文雅琪就羡慕地说,祝组长,你这样的房屋和院坝,要是在城里,就是那些百万富翁都不一定能住得上呢,要是在老北京,要住像你这样的四合院,没有上亿的身家,是永远不可能住上的,还有,你老人家可不要小瞧你这砖木结构的瓦房,冬暖夏凉呢!

祝天寿一听高兴了,说你这姑娘还真是懂行的嘛,还真被你说着了,我就喜欢住这个瓦房,冬天不热,夏天不冷,安逸呢!我姑娘儿子家在城里住,叫我们老俩去跟他们住,我们去住了一久,成天就像是关在雀子笼里一样,难过得要死,后来我们就回到这小院住了,唉哟,我们这些乡巴佬,还是享不起那个清福呢!祝天寿的话,惹得几位指导员和围过来的群众哈哈大笑。

这时,村上的几个村干部全部来了,群众也来了十多个,祝组长的老伴徐大娘正在从家里往院子里搬草墩,文雅琪赶紧上前去帮忙,其他几个指导员也跟着忙起来,七手八脚的,不大一会工夫,就把屋里的十几个草墩给搬到了院坝。草墩摆成两摆,遥相呼应,一边坐指导员和村上的干部,一边坐着群众,没有草墩的村民,就围在后面站着。文雅琪起眼一看,院子里一下子聚集了一百多位村民。

刘支书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探照灯,说是哪家工地上用的,把个院坝照得亮晃晃的。那些村民,男男女女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说笑话,说得嘻嘻哈哈的,其乐融融。那灯光照在每个人的脸上,一个个脸膛红润,笑容满面。

见村民到得差不多了,刘支书就提高声音说道,乡亲们,请大家安静,要开会了。本来在村子里开会,群众是很难安静下来的,可是在苹果村不一样,一是这个刘支书在村里威信极高,只要他吼一声,村民就再也不敢造次,都听他打招呼。再则,今晚上有文雅琪和其他的指导员参加会议,要给大家的店铺起名,这气氛就不一样了。

刘支书见大家都安静下来了,就把召开会议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说今天把乡亲们请来,就是想请镇新农村工作队的文队长和各位指导员,帮助大家把自己家的店铺起一个好听点的名字,名字起好了,文队长他们还要去请乌蒙最著名的书法家帮助我们题字,然后制作成牌匾,挂在你们的门头上,自然就吉利了,吸引力就更大了,又好看,又文雅,你们的生意就会翻几倍。

大部分村民一听,一个个两眼放光,都觉得这是个大好事,注意力也就更加集中了,一时间,整个院坝静得连掉下一颗针去,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时,吴国国站起来说,刘支书,不要给我说啥子书法了,起球的作用,一点破纸飞飞,贴在墙上几天,被娃娃些都要扯撕球掉,风一吹,就不叫事了,还做牌匾了啥的,不要哄人了,还要花钱费米的,你们整点实在点的事给要得?尽做些马屎二面光的鸟事,好看不中用。紧随着,吴国国的的表弟也站起身来,气愤地说,走球了,啥狗屁书法,有球的用,老子家那个店,啥名字也没有,还不照旧开了五六年,生意还好得很呢,不要在这里磨阳光了,老子还以为是啥子好事呢!早知道,来都不来球了,走了,打老子的麻将去了。两人说着,气冲冲地离开了会场。

吴国国和他表弟的搅局,给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弄得很紧张。大家都面面相觑。刘支书见状,也没发火,不急不躁地说,不管他,他们不做,不代表我们大家都不做,这叫一颗耗子屎,搅坏一锅汤,继续开会,你们想想嘛,凡是想给自己店铺起个名的,就举个手。

片刻后,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站起来,说文队长,我家是买铺盖行头的,请你给我家的店起个名字嘛!

这时,所有村民都把目光对准文雅琪,期望她能够立马说出一个令大家欣喜的好听名字。这确实有点考文雅琪了。其实,这之前,她也从来没有面对过如此阵势,一下子面对着这么多的村民说话,她还真是有些虚火。

不过她动了下脑筋,想想后觉得,这农村人都把床上用品如棉被、床单了啥的叫做铺盖行头,铺盖行头这四个字就挺好,通俗易懂,人人明白,雅俗共赏。你莫说,这名字就是跑到市里省城,也不一定能见得到呢!接地气。想定了后,文雅琪就对老人说,老人家,依我看,就叫“铺盖行头”好嘛,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老人默默念了两遍,自己感觉玩味了下,觉得还好,就兴奋地说,哎,文队长,你莫说,多读点书就是好,人家文队长起这个名字就是好,要得要得,就叫铺盖行头了,又好听,又好记,我咋个打破脑壳都想不出这个名字呢,哈哈,谢谢文队长了。

文雅琪说,你老人家喜欢就好,我到城里请一个最好的书法家,给你写好字,做成牌匾,挂出来,安逸得很。

文雅琪话音刚落,就听一坐在地上的小男孩自言自语地念了一遍铺盖行头,哈哈哈,太好玩了。没想到,小男孩这一句稚嫩的话,竟然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笑声还没完全消退,一个中年妇女站起来,红着脸说,文队长,我家姓丁,是开电焊门市的,请你给起个名嘛?

此时,院坝内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想听到文雅琪的答案。文雅琪沉思片刻后,灵感来了,说道,我看你家姓丁,干脆就叫“丁得稳电焊”好嘛!文雅琪正欲解释,没曾想,人群中又是一阵哄笑。

有个婆娘扯长脖子说,文队长,你也太有才了嘛,这种名字都想得出来,哈哈哈!这婆娘的话又惹得大家一阵大笑。

刚才那丁姓妇女也一脸喜色,连忙道谢,说起得太好了,又实在,又好听。

这时,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姑娘站起身来,说文队长,我家姓蔡,是养鸡的,专门卖鸡蛋,就是绿壳壳那种,还没有厂名,请你给起一个嘛?

绿壳壳的,我一时还想不出来呢?要不请牛作家给你家起一个嘛,他是秀才,脑壳灵得很。文雅琪说着就转过头来对着牛文卓,扬了下手,示意他赶紧给人家起名儿。

牛文卓还沉浸在刚才起名的快乐气氛中,没回过神来,见文雅琪把皮球踢给了自己,又当着这么群众的面,也不好太推辞,只说自己起不好,哪有文队长这本事!可是实在推不脱,就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动脑筋。嘿嘿,还真有了,小妹子,我给你想了个很妙的名字,就叫“蔡姑娘土鸡蛋,”而且广告词我都给你想好了,就叫做“蔡姑娘土鸡蛋,自己下的,热乎乎的,健康呢,放心吃!”保管你一宣传,鸡蛋立马火。这下更是惹得众人笑弯了腰,有的还抱着肚子,说是笑得肚子都扭着疼呢!

毛成卫就站起来发言,说牛作家,你这个名字怕不行,人咋会自己下蛋呢?你莫闹笑话哈!莫害人家!

牛作家一脸正经地望着毛成卫说,哪个说这鸡蛋是人自己下的了,我说的是自己喂的鸡下的蛋,你莫想歪了,哈哈哈!

刘支书也兴奋起来,高声大气地说,文队长、牛作家,我倒觉得这个名字最好,现在打广告,你太老实巴交的,整不成,没人信,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就是这个名字好,广告词一发布,看过的人绝对过目不忘。蔡姑娘,就是这个名字好了,明天就赶紧去工商部门把册注了,整晚了就被别人给注册掉了。

蔡姓姑娘自然高兴得不得了,一个劲地说太好了,太好了,好喜欢呢,就这名字了,明天就去注册。

整个院坝的气氛又一次推向了欢乐的高潮。

这时一个少妇站起身来说,文队长,我家是卖手机的,请你给我起一个名字嘛?

一听是买手机的,在文雅琪的印象中,好象要么就是中国移动,要么就是中国电信或者联通啥的,还很少见着过那种很有特色的名字,可是想来想去,还是想起一个更好的名字,文雅琪就转过头去望着刘支书,说支书给他想一个吧!

刘支书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文雅琪都开腔了,想想不起也不好,就战战兢兢地说出了一个名字,说就叫个顺风耳手机你看看如何。文雅琪念了两遍,顺风耳,说嘿嘿,很好的嘛,又好听,又顺耳,千里眼,顺风耳,这不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事吗?就这个名字好了,大姐。只见那少妇一个劲地笑,笑得眉都弯上眼角去了,直说安逸得很,就这名字好了。

场内的气氛越来越热闹了,举手的人不断,有的见举了手还轮不到自己发言,就多次站起身子来。金老汉还举起了双手,就有个婆娘打趣道,你这是在投降不是?惹得众人大笑。

这次终于轮到金老汉了,金老汉看上去虎背熊腰,一脸胡子,一看就是个粗俗之人,他说我家是卖百货的,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金发财,二儿子叫金富贵,三儿子叫金满堂,我家那个店风水好得很,再起个好听点的名字么,我家三个儿子就飞黄腾达,升官发财了。你看看起个“飞黄腾达店”如何,或者就叫做“富贵发财店”,实在不行就干脆起个“升官发财店”得了。说着就坐了下去。

一听金老汉这话,大家伙笑得打滚,有人说你龟儿也太神了嘛,你自己就起得这么好了,还请人家文队长,你这不是逗着闹吗?

刘支书一听觉得太不雅了,就说,老金,你家那些儿子不拿去好好读书么,我看起再好听的名字也无聊,还当官了发财了的,俗气得要死,太难听了。你还是请人家文队长他们给你起个雅一点的。

文雅琪见状,赶紧站起来解围道,刘支书,你看,老人家姓金,又喜欢发财了啥的,要不就起个“金福源超市”如何?

刘支书一听,觉得很满意,就说要得要得,就这个好了。老金一听也喜欢,就站起来摆着两只手说,要得要得,就叫“金福源”好了。人群中的笑声,这才停了下来。

这时,种葡萄的老孙站起来说,文队长,我家那个葡萄园,你是去过的,你看看,帮我家起个啥名好,我就是想拿去注册商标呢?

众人都把目光聚到文雅琪身上,文雅琪想了想说,你家那葡萄是红玫瑰品种,又甜口感又好,我看,就叫“甜咪嘻”嘛?老孙你给喜欢?

老孙一听,念了一遍,说“甜咪嘻”,太好了嘛,一听口水都淌出来了,就这个名字好了,我叫我儿子抓紧去注册商标。

这时,牛文卓也补火道,好,这个名字好,到时,我去城里请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作家夏老师给你题写商标,他老人家名气可大了。我再去请著名书法家张老师给你题写一首赞美红玫瑰葡萄的诗,请他写了,你拿去印到包装箱上么,你的葡萄不火都不行哦。老孙一听,高兴得嘴都合不拢,说有这样好的事么,还哪里去找,就请牛作家帮这个大忙了,等我家的葡萄上市,就请你们全部去品尝。

尽管只是说说,还没有落实到行动上,但在场的村民无不投来羡慕的目光,有的说,你孙猴子这回发了。有的说,你老孙狗日的瞌睡来了遇着枕头了哈。大家一说二闹三嘻哈,感觉好不热闹。

文雅琪也高兴了,补充道,老孙,你那葡萄园我去过的,葡萄品质又好,就差包装了,等葡萄成熟了,我们把乌蒙的知名作家艺术家请来,为你搞个开园仪式,到时,请新闻媒体的记者来一宣传,保证你家的葡萄卖得火。

老孙一听,欢喜得笑成一团,脸上的肌肉都扭在一起了。

后来,又陆陆续续有不少村民请文雅琪给他们起名,啥修得好摩托、跑得快摩托、跑跑猪饲料、大洋芋铺、喜鹊茶室、火得很服饰、好凉粉、红棉被作坊等,一个个神来之笔让在场的村民乐得合不拢嘴。

老胡激动地说,文队长,太感谢你们了!你们起这些名字,真是太安逸了,我们农村人,就喜欢这些名字,听上去巴巴实实的,又不花哨,又好听,意思又吉祥,我看跑通整个乌蒙城,打着灯笼火把怕也难找着愣个好听的名字嘞。我活这七十来年,今天算是开眼界了,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

文雅琪和几位指导员听了,满脸堆笑,很有成就感。刘支书也高兴得大声武气地说,老胡,我就说,你要好好拿你孙子读哈书,你看看人家文队长他们,个个都有金点子,人人都有好主意,人和人给一样?哈哈哈!老胡抹了一把胡子说,支书说的对,没文化,只有天天吃泥巴了。

村民们有些走了,还有些年轻人久久不想离开,是乎这一场起名的活动还有下集一样,个个围着文雅琪一行,摆哈闲话,拉拉家常。二十岁出头的姑娘莲花还拉着文雅琪的碎花连衣裙,羡慕不已,说文姐姐这裙子,也只有你穿出来,才出彩,要是套在我身上,一样灰不溜秋的。惹得文雅琪只是好笑,说妹妹说话挺有趣的,还问这方言灰不溜秋是啥意思,那女孩子就笑得十分灿烂地给文雅琪解释,说大概就是霉烟烂渣的。文雅琪又是听得出神,整不懂是啥意思,又问莲花,连花就嗯嗯的说不清楚,觉得太好笑了,人人都听得懂的话,咋到了文队长这里就像是外国话一样,觉得很好玩,只是抿着嘴笑而不答,她大概是怕又答一个文雅琪不懂的词出来,那就更是把笑话闹大了。

牛文卓就出来解围说,文队长,这灰不溜秋和霉烟烂渣意思差不多,人家莲花表述得很准的,意思就是不新鲜,不起眼,甚至有点陈旧的意思。看来,你还是官僚了,正是“四风”整治之列呢,是得在这苹果村好好改造哈嘞!惹得在场的村民都哈哈大笑。

那一瞬间,文雅琪突然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站在群众中间,是件多么简单而又幸福的事。

似乎在一夜之间,鹤镇就热闹起来了,俨然变成了一个大工地。

最近,文雅琪的顶头上司高局长引进了一个苹果醋的加工企业,叫科农集团,说是有海外关系,要在苹果村流转一万亩土地发展高科技苹果庄园。县里可重视了,就连书记县长都亲自陪同,姚副县长就更是亲力亲为,每一次贾总过来,都鞍前马后的侍奉得妥妥贴贴。高局长也亲自陪同,来了好几次鹤镇,每一次来,一见到县里的常桦副书记、组织部的卫国部长、镇里的冯书记,都要夸赞文雅琪一番,说她在乡下如何辛苦,这次是专门来看望她的,同时,为了支持文雅琪在鹤镇的工作,市农业局准备把科农引进到鹤镇来,好好支持鹤镇把苹果示范园建好,也算是市农业局为鹤镇做了一件大好事。

高局长见着文雅琪,也倍加亲切的样子,大老远就主动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文雅琪的手,一个劲地说,小文,辛苦你了,你来鹤镇,确实做了很多具体实在的工作,全局的人都看在眼里,上次听你回局里汇报,说村里缺少龙头大户,我就一直放在心上,这不,这次专门给你引进了这家叫科农的大公司,这下,可以为你解燃眉之急啦!说着,就给文雅琪介绍站在旁边的贾总。这是一个接近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微胖,穿一身深灰色的西装,戴一幅金边眼镜,剪一个平头,看上去精干、稳重,一看就是个在商海里拼打了很多年的商人。这样的派头,看上去确实让人心生踏实之感。贾总也热情似火地说幸会幸会,以后还要请文队长多多指导,多多支持,早就听说你是一位资深的苹果专家呢!说得文雅琪都有点不好意思。

贾总每一次来,文雅琪和镇里的冯书记、宗泽等几位领导都全程陪同,又是考察地块,又是和村上签订土地流转协议啥的。好几次,文雅琪陪同考察完地块后,高局长、姚副县长和冯书记一行就陪贾总到城里吃饭去了,也礼节性地叫了几次文雅琪,文雅琪本来就不喜欢应酬接待,自然推脱,高局长也就不再多说,自顾自上车进城。

贾总的出现,显得有些突然,之前似乎都没有啥征兆,直到文雅琪从北京回来后,这事才冒出来。文雅琪还清楚地记得,刚办完母亲的丧事没几天,她就突然接到高局长的电话,说要她回局里一趟,有个关于苹果产业的事要和她商量。在文雅琪的印象里,高局长虽然为人随和,但他说话,还是第一次使用“商量”这个词,这让文雅琪觉得很不自在,突然之间有一种受宠若惊之感。

也正是在高局长办公室里,文雅琪见到了贾总,同时也见到了高公子,就是那个从小就在文雅琪身上打主意的高公子高弥。好久不见,两人突然相遇,有些不自在。高弥个子高大,清瘦,文气,戴一副宽边黑框眼镜,看上去更像一个诗人的样子,反而不大像搞建筑设计的人。在文雅琪的印象中,凡是搞建设设计的人,似乎都是一脸胡子拉渣的样子,看上去很粗犷的感觉。有时,文雅琪自己都觉得自己还没有长大似的,都工作六年了,还是一个文艺青年的头脑。见到高弥,两人相似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高弥坐在侧面的沙发上,像个记录员一样拿着个小笔记本,作会议记录的样子。文雅琪这才发现,高局长并没有通知局办公室的人来,觉得有些奇怪,倒像是家人聚会一样。正这样瞎想着,高局长发话了。

高局长说,小文,上次你回到局里给我汇报的苹果示范园的事,我觉得很好,这确实是一个大好事,有你这样的积极推动者,再有我们市农业局作为你的坚强后盾,尤其是这位贾总,今天算是新朋友,以后,大家都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他有意到鹤镇投资建园建厂,这样的机会真可谓千载难逢。我今天把你请回来,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看是否可靠,想听听你的意见,看如何操作更好。

文雅琪一听,虽然这事有些突兀,没有思想准备,但心里却十分感激。文雅琪说,高局长,感谢你为我们鹤镇引进这个优秀的老总。上次我就向你汇报过,我们苹果村,没有苹果种植的龙头大户,果农对苹果这个没落的老产业,也没有多少积极性,如果有科农这样的大企业进入苹果村,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呢!这叫雪中送炭,救了我们的急。

高局长很高兴地说,小文,你这样想,我就有信心了。我想给你说的是,科农以前主要做马铃薯产业,对于苹果产业,他们有很浓厚的兴趣,也有坚定的决心,但是在技术层面,他们还没有一套成熟的经验,所以今天请你来,就是想要你在这方面,多给他们一些指导。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专家团队作支撑,但你是地道的乌蒙人,人熟地熟,现在又是鹤镇的副书记、工作队长,有你在,这事就不会有太大障碍。

文雅琪听高局长这么说,觉得太高看自己了,赶紧谦虚地说,高局长,你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我文雅琪是啥人,我这种小角色,哪担得了如此重担。不过,在鹤镇,凡是能做的事,我肯定会尽全力配合做好的,这是我的工作职责,至于技术方面,我觉得倒不是太大问题,前几天,我刚到北京去找过我的老师祖教授,有他的团队支撑,在国内也算得上一流,这一点,我倒是蛮有信心。其实,我们鹤镇的苹果产业打造,主要还是缺资金,缺少一个有经济实力的企业入主开发,至于群众工作和技术方面的问题,我相信我们有这个能力解决好。

文雅琪这一番表态,尽管带有强烈的谦虚色彩,但其信心满满的态度,还是让高局长和贾总吃下了一颗定心丸。高局长说,小文,你是谦虚,不过说的也是真话,客观。其他的事,包括土地流转、厂房建设啥的,这些较宏观的事,我已经跟县里姚副县长和你们的冯书记对接过多次,已有妥贴的实施方案,你不用太担心。你只要做好群众工作和技术把关就行了。其他的难题,我来协调解决。

听了局长的话,文雅琪感觉肩上的担子轻松了不少,同时,也信心百倍。她一手设计的蓝图,眼看着就要实现了,这是一种何等充实的成就感。文雅琪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此刻这么幸福过,成功过。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一月时间过去了,这一月,鹤镇可谓大干快上,有市农业局高局长在推动,县里自然十分重视,姚副县长又陪着贾总跑了好几次,镇里冯书记和宗副镇长,自然把此事当作头等大事,高度重视,抓得很紧,村里的刘支书和宗主任,也带着村三委一班子人没日没夜地做群众工作,协调施工,干得轰轰烈烈。

作者简介

沈洋,70后,云南昭通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昭通市文联副主席。在《中国作家》《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校园文学》《广州文艺》《四川文学》《安徽文学》《绿洲》《黄河文学》《橄榄绿》《散文选刊》《边疆文学》《滇池》等报刊发表作品百余万字。已出版长篇小说《大救驾》《万物生》等8部文学作品集。中篇小说《包裹》被改编为同名电影(编剧之一),入围第35届埃及开罗国际电影节“金字塔金像奖”、第四届澳门国际电影节“金莲花”奖,获评为教育部和广电总局第30批向全国中小学生推荐的十部优秀影片之一。电视剧《锻刀》文学原创作者之一。曾获云南文化精品工程奖、云南省政府文艺基金奖一等奖、云南文艺基金贡献奖等奖项。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昭通电台乌蒙之声”公众号,并保留原作者姓名。更改删减内容请知会小编

资料来源:@文学故乡 微信公众号

图片来源:网 络、别样网

编 辑:娜 娜

实习编辑:田朝艳

编 审:佳 枫

哟一一

原创文章,作者:手帕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sp-4u.com/keji/512914.html